《野火太子》

第十一章

作者:秋梦痕

在京城地区,天一亮,人们就活动频繁,摩肩接踵,多如过江之鲫,海天峰拉住烟女

道:“乔乔,不可放步前进了,当心官人看到带来无谓麻烦,照平常步子走,快收起银面猫

面具。”

烟池柳道:“白天真不好办事!”

赶到南顶庙,烟池柳忽然看到行人中有个小鬼缩头缩脑,立向海天峰道:“你看那男孩

好似在躲避我们?”

海天峰注意一看,笑道:“那是懒狗道人的徒弟迷迷!”他闪身上前,一把抓住唬道:

“好呀,还俗啦!你认为不穿道衣就能瞒过我?”

“野火,野火,请放了我!我要去找巨灵叔叔。”

海天峰沉声道:“你师父被人捉住了?”

“还没有,但已逃不脱了!”

“快说,对方可是两个老人?”

“是的,他们是金国亲王,一个叫金精王,一个叫金德王,家师已负了内伤,现在躲于

一处村中,时间一久,家师伤势会更重!”

烟池柳道:“你师父的“天狼奔”别具一格,最易躲人,这次不灵了?”

迷迷道:“对方轻功也不弱,又是两人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知道巨灵的地方?”

“家师本来要巨灵叔去捉胡一吞,分开抄向一座山坡,但却想不到金精王和金德王从侧

面抄上,硬夺家师玉盒,其实王盒又没有在家师身上。”

海天峰放手道:“快去找巨灵,我也许会去救你师父,但这时分不开身。”

当迷迷小道士奔走之后,烟池柳建议道:“小海,假如懒狗道人落在大金国人手中怎么

办?如果不幸被杀死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懒狗道人之所以今天能在这种恶劣情况之下尚能生存,那是有他一套

的,你放心,他这时只是有惊无险罢了。”

二人走到南顶庙时,一看楞住了,只见人潮拥挤,到处都是香客信徒。

烟池柳道:“好大的庙!这如何去找?”

“人多事小,我们不认识九阴王倒是真难呀??”

就在这时,二人忽然看到香客中拥着两个青年,海天峰指道:“那不是“富贵门”的白

手和“寿喜门”的同官保!”

烟池柳道:“看他们行动急急,脸色紧张,八成有事,也许………”

“也许是在注意九阴王?……”

“对,我们快上去招呼一下!”

同官保忽向白手一拉,道:“我看到小海和烟池柳了!”

白手闻言一喜,回过头,他笑了道:“这对鸳鸯来得好快,我还认为他们还在天台山脉

中打转哩,快过去招手!”

“招什么,他们不是来了!”

双方一见,各把分手后的经过说了一下,商议散开朝庙里走,烟女跟着白手后面,才进

庙,地忽然看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大汉正在向庙外张望,立即一拉白手道:“白兄,看到没

有?”

白手道:“最近见到他姦几次,都是单人匹马,他似没有同伴!”

烟池柳道:“他的目光有强烈的精芒,而且带煞,我们要小心!”

“噫!烟姑娘,你近来内功精进了?”

烟池柳道:“也许是小海的“磐石金丹”之功,我自己亦有感觉;白兄,他向北面厢房

去了。”

白手道:“小海和老同由另外一个方位过去了,他们似比我们早注意到。”

烟池柳忽然叫起道:“白兄,快看,来了不少官府中人!”

“小心,他们是阉官爪牙,全是高手!”

烟池柳大急道:“我们快去找小海,他一点也不明情况。”

追出庙侧,那是一处游人闲散之地,忽然看到海天峰、同官保,还有一批十几个武林

人,当然也有那个无名大汉在内,烟池柳和白手接近海天峰时,却被同官保示意他们不要开

口。一会儿,只见海天峰故意向人少之处走去,烟池柳急急跟上,轻声道:“这里怎么

啦?”

海天峰道:“阉宦派出了大批爪牙,不知要在这里找什么人?”

“吓!该不是你?”

“不!我曾故意与那领队的照个面,他对我毫不在意。”

“我们要找的九阴王呢?”

海天峰道:“只怕难以查出了,人太多,我们又不认识他,也许不在庙中,不过那无名

大汉却出现得太巧了!”

烟池柳道:“是不是九阴王化身的?”

“不!九阴王最少也有八九十岁了,他不可能化成三四十的大汉。”

烟池柳道:“现在怎么办?白手和同官保向庙后去作什么?”

海天峰道:“同官保要我去左安门,但我必须去八里庄武神庙!白大哥和同大哥替我暗

查九阴王,同时限前找到九阴王也不能下手。”

烟女道:“我也是有同感,现在人潮如蚁,绝对不能打斗?。”

海天峰忽然一拉烟女,道:“那大汉在我们前面!”

“噫!他也向武神庙方面走。”

“那好,一方二便,我们远远跟着!”

那个大汉也许是艺高人胆大,他后面虽不止有烟女和海天峰,可是他毫不向后察看,当

他走近一处林子时,只见其身子一晃,人已不知去向!

烟池柳一看不对,立向海天峰道:“他溜了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不是溜,那树林中有他的同党,这时进去会面了。”

海天峰真有先见之明,那个大汉一进树林就见到一位阴阳怪气的老人,才见面,他竟大

发脾气道:“师兄,你该不是要我去逛庙会,那儿哪有什么“赤修罗王”的弟弟?我在人群

中找了半天,这是你的手下谎报!”

那阴阳怪气式的老人连连摇手道:“师弟,消息一点都没有错,赤创确是在南顶庙,那

是我亲眼看到的,当我发现他时,不料野火太子要找我,这时我不能和他动手呀!”

大汉道:“你怕野火太子?”

“师弟,不是怕,而是我没有得到“天孙”钟之前我不愿和他拚!”老人说着,拉着大

汉就朝西奔,无疑,他又看到海天峰了。

大汉有点不耐烦道:“野火太子有什么了不起,我替你收拾他!”

“师弟,这时不行,你得先报了你妹妹的仇再说,现在我又知道那赤创向西走了。”

武神庙离左安门不远,就在八里庄,懒狗道人就躲在镇外的村子里,这时有两个老人正

包围着村子找寻,海天峰一到就看见,他轻声向烟女道:“无理不可出手,我们先找到獭狗

道人再说o”

“如何找得到?村子有上百十几户人家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进村子,装做探亲之人,懒狗道人一见到你,他就会知道我来了。”

烟女装出若无其事,她也不看那两个老人,不过她很清楚,凭两个老人想看到懒狗道人

是不可能的,他们一定还有不少眼线进入村内,否则凭懒狗道人的“天狼奔”轻功,只要避

开两个老人的眼睛,由另外一方逃出毫无问题。

海天峰在烟女进入村子后,他已把那两个老人认识清楚,同时也察出对方的武功确实莫

测,于是他就向另外一方行去。

村子确实不小,当他转了几处屋角时,忽然看到一个三十余岁的青年,身穿一般乡人

装,有意无意似的向他接近,同时轻声道:“公子,我们统领要见公子!”

海天峰闻言笑道:“不必顾忌,你们统颁现在那里?”

青年道:“就在侧面那一家尺屋内!”

海天峰示意道:“请带路!”

那是一家四合院,海天峰尚未入门,立见两个大汉冲着那青年道:“武青!你是宫廷卫

士,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青年冷声道:“你们又是什么东西?只不过是宏保私养的走狗罢了!”

两大汉闻言大怒,双双扑出,但未接近青年,突然不约而同的倒下了!

这时忽见屋中闪出一人轻声道:“武青!快,快把他们拖进屋中。”

海天峰见他是统领邱四和,立即拱手道:“邱大哥!有什么事要找我?”

邱四和要行礼,但忽又改为拱手道:“公子,你刚才施的是什么指力?威力太惊人

了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小意思,你还没有回答我?”

邱四和一看没有碍眼的人,立请海天峰进入四合院,轻声道:“这院子是在下亲戚的,

公子请到屋里坐,公子,你看到大金国八大亲王之二了!”

海天峰道:“他们在村子东面。”

邱四和道:“村子里有二十几个宏保爪牙,个个都是高手,刚才两人和在下有过节,他

们还能活嘛?”

海天峰摇头道:“你如何处理这两个死人?”

“那就容易,公子,你是为懒狗道人来的?他已逃出去了!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邱四和道:“我请亲戚挨户查过了,那道人负了伤,由北村逃走了,他真有一套,居然

避过几十个高手的眼睛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你是为了那两个大金国亲王前来查探的?其实你的责任在内城,以保护皇

帝为重。”

邱四和道:“皇上要召见公子!”

“哼,他不怕我杀他?”

“公子,皇上真的想看到你!”

“免了,你告诉他,我不想夺回皇位已经对他很客气了,见了面,也许我一气就会出

手,你回去罢,没有必要,你不必来找我。”

忽然有人在院子里大声道:“小海,别在这里蘑菇了!快去看一场大战。”

海天峰闻声走出,一看是老花子“南乞仙”,急问道:“什么人大战?”

老花子道:“大金国亲王“金轮王”、“金魂王”和两个大汉!”

邱四和走出拱手道:““寿喜门主”,那是什么样的大汉?”

老花子道:“都不是好东西,一个是“九阴王”的师弟,你大概该知道,他是“森罗梦

婆”的儿子罗森,另外一个是“赤修罗教”教主的弟弟“八修罗功”赤创,这两个家伙的武

功比起赤修罗教主和九阴王更高,他们不知因何与金轮王、金魂王打起来,双方……不,应

该称三方,真是棋逢对手,现在罗森与赤创暂时抛开私怨而联手!已经拚到各出奇功了。”

海大峰道:“我在南顶庙看到一个大汉,他可能?……”

老花子急接道:“他是罗森!小子,烟丫头和白手、同官保先去了,我叫他们不用等

你。”

海天峰急向邱四和道:“你快回内城,当心出事!”说完拉着老花子就走。

老少二人正走着,老花子忽然道:“小海,你看,那面走着一批人!”

在二人右侧奔着十几人,海天峰急急道:“其中两个老家伙也是大金国八大亲王中

人。”

老花子道:“他们是金精王和金德王,因找懒狗道人不着,这时定为得到消沽息而去

的,小海,你这时不能管,最好不露面,一旦赤创和罗森不敌,也许会引出九阴王和赤修罗

教主,这样你就好替苍山姥姥报仇了。”

“你老高见!我们如何才不会被发现?”

“跟着我老人家走,这次包你见到更多的老家伙!”

海天峰轻笑道:“京城地区,现在威严扫地了,敌人侵入,只有眼看到他们横行,江湖

败类却把官府看成无用之物,甚至公开要打抢皇库,这成了什么世界?”

老花子道:“难道你无动于衷?”

海天峰道:“看在大明江山份上,我也只能尽一己之力,能否维持京师动乱还在未定之

天,老花子,请问我能担起全副担子?”

老花子道:“只要你运用得当,听你调度的大有人在,我老花子就是其中一个。”

海天峰道:“目前我只想到先保皇库,如皇库都保不住,京师必定大乱,同时禁宫也将

不保,这样一来,京师就成为战场了!”

“对,京师一乱,大金国就会派兵入关!好,我去找北乞圣和霉气双星加老通吃,找到

后,以我们六人分头通知各路正派武林,小海,看完那一场大斗后我们就分手!”

老少二人奔了近二十里,耳听一阵大震之声,海天峰急问道:“前面是什么地方?”

“小海,你看那一排树?那就是通惠河岸,左为高碑店,右为八王坟,打斗就在正面树

林后,听声音,似已打斗到最紧张的时刻啦!刚才的金精王和金德王八成会加入斗场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以四对二?又是四个老辈!”

老花子道:“大金国八亲王来到北京为的是什么?他们会讲江湖道义?你真是以君子之

腹度小人了,不过那两个大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海天峰把脚步一紧,几个箭步就冲到树林那面,但他一看,楞住了!当老花子跟上时,

似也楞住不动啦!

“小海,金轮王和金魂王原来被截住了!”

“老要饭的,你见过巨灵人?”

“知道,他是懒狗道人的义弟,但和他联手的老儒打扮者又是谁?”

“嗨,你老也走眼了,他就是懒狗道人变化的呀!”

“什么,懒狗道人变化的,嗨!连我老人家都看不出来呀!对了,他不是负丁伤?”

“哈哈,他八成是装的,这老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一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