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十二章

作者:秋梦痕

太古魔一走,宋俄妃扶住海天峰问道:“野火,伤了元神?”

“你到底叫什么?”海天峰不答,反而问起题外话。

宋俄妃惊呆了,急急道:“野火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海天峰还在喘气,身体似还在抖动,他摇头道:“你不姓宋?”

“好啦!我姓司马,叫裳舞,这样行了吧?”

海天峰道:“现在是最好的时机了,我身上还有一只玉盒,将来你得到懒狗道人身上的

八只,你就完全得手了!”

“什么,你要我这时杀死你?”

“对,也许将来你就杀不死我了!”

“屁!你放屁!”自改了姓名的凄厉声似是气极了,双足一蹬,人已拔空消失不见。

这面所发生的危机,烟池柳和乌炭居然全无所觉,原来他们看到乌油竟是喷血不止,乌

炭哭叫,烟池柳心挂两头,她竞急得团团转。

海天峰听出哭声,他心中一紧,顾不得调息,抖着身子向那面撑!

烟池柳发觉海天峰走路不稳,奔上扶住道:“你不能动!”

海天峰道:“我死了一次啦!别管我,乌大哥怎么样了?” 

“乌大哥只喷血,小海,你说什么?”

“太古魔刚才要乘机杀我!”

烟池柳闻言惊颤道:“他那去了?”

“别怕,我不是还没有死!幸有凄厉声赶到救了我。”

“宋俄妃救你?”

海天峰点头道:“她的真名叫司马裳舞,不叫宋俄妃。”

烟池柳将海天峰扶到乌油身边,他忍着痛苦,伸手一把乌油的脉膊,立郎道:“快!他

的五脏中了石化邪功,会石化,别怕他喷血,血停了就会死亡,快把他背起狂跑,愈快愈

好!”

乌炭道:“不怕跑断气?”

“混蛋,叫你作就作!”

乌炭被骂,慌了手脚,一把抓起兄长,放脚狂奔,但他不知是直跑还是打圈子,吼声

道:“小海,我怎么跑?”

这一问,烟池柳也楞啦!“小海,快答呀!”

海天峰道:“告诉他,乱跑都可以,只求快,愈震动愈好!”

烟池柳大声叫道:“随便,越快越好!”

海天峰吩咐道:“乔乔!快准备你的丹葯,追着他,当他跑不动时,你要立即把丹葯喂

乌大哥吞下。”

“我--”

“别管我,快去!”

烟池柳没有考虑的余地,地只有答应去做,也把脚步展开,因为她的轻功绝伦,这对她

是轻而易举,只见她如影随形。

那怕乌炭是练童子功的,长时狂奔之下,那大块头也是吃不消的,何况他又生怕哥哥死

去,只见他等于疯子一样。

经过了一个多时辰,烟池柳看出乌炭的脚步有点拖拖拉拉之势,立即将他抓住道:“快

放下!令兄的吐血快停了。”

在乌炭放下时,烟池柳急急运功,同时逼入几粒丹葯在乌油口中,正想回头问海天峰,

但海天峰已到跟前。

“乔乔,你看乌大哥,没有事了!”

乌油的面色渐渐正常,烟女大喜道:“小海,快查查,他的内脏怎么样了?”

海天峰道:“不必查了,那是证明石化邪功消失啦!”说着向乌炭道:“背起令兄,我

们往回走,不到天黑,令兄就能醒过来。”

“小海,回京城?”

海天峰道:“你能到那里去?难道去辽东?令兄还要静养一两天哩!”

烟池柳道:“小海,你不去查查九阴王?假如他在地下复活了怎么办?”

海天峰摇头道:“他的元神都被震散了,连投胎的希望都没有了!”

乌炭道:“小海,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停一停吧!等天黑再走还能赶回京城呀!”

“你懂什么?阉宦宏保如果知道我们在此,他就知道他派往大金国的高手过不了关,假

如再派一批由另外一路出关怎么办?”

烟池柳道:“这样背着一个人在大道走,恐怕不方便吧?”

海天峰道:“乌大哥不出半个时辰就可自己行动了!”

乌炭背起兄长,口中嘟嚷道:“假如在路上又遇强敌怎么办?你不能打,我要背人,剩

下烟姑娘又要对敌,又要照顾大家!……”

“好啦!辽东牛,我已没事了,你担什么心?我明白,你是想要找个地方休息好喂肚

子!”

“小海,这是什么情况?你把我看成饿死鬼了,我大哥尚未醒,我面对山珍海味也吃不

下啊,我是怕大哥醒不来呀!”

海天峰正要说话,但被烟池柳噫叫一声停住。

“小海!那前面不是统领邱四和?”

“噫!他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

这时邱四和如风奔到,一见海天峰就大叫道:“公子,不好了!”

海天峰迎上急急问道:“宫中出事了?”

“不,是皇库!”

烟池柳惊间道:“有人攻进皇库?”

“不,皇库的铁闸好好的,三道火砖墙加内层大理石壁亦丝毫未损。”

海天峰急道:“快说原因!”

邱四和道:“今天早上,皇上不放心库房,吃过早点就亲驾带着我和江通洋去查专藏有

‘天孙’钟的内库房!皇上把各道铁闸门秘密锁匙交我代开,当八道门开开后,讵料小内库

里失去无数价值连城之宝,连‘天孙’钟在内,居然不翼而飞了!”

海天峰大惊道:“你知道,那八道铁闸门的锁匙是有两套。”

邱四和道:“今早皇上回宫去问皇后,皇后保存的那套并未遗失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我明白了,这是施展邪功开锁的,能施邪功开锁的不稀奇,但皇库铁闸门

铁锁与众不同,这开锁之人的邪门不但要高,而且要配合高绝武功。”

烟池柳道:“我如会开锁,我的内功如何?”

海天峰摇头道:“你攻破铁闸门有余,那也只能攻破一道,要使暗劲阴功震动锁机还办

不到,那要功力练到神化之境才行,这人大可怕了!”

“公子,你能在江湖上挑起几个?我们用办案过滤式的说说看?”

海天峰道:“不用张声,我们回到刘家废院再研究,白手、同官保和老通吃可还在?”

邱四和道:“去了北海!和五小龙、少通吃住在一起。”

忽听乌油这时发声道:“小海,谢谢你和烟姑娘,我可以自己行走了!”

乌炭大喜道:“大哥,你没有事啦?”

“放下我!”

乌炭将兄长放下,乌油向邱四和拱手道:“邱大人,你看到我太窝囊吧?”

“乌大侠!你是怎么啦?我只顾公事,忘了朋友了!”

海天峰道:“走着说!”他把经过向邱四和提要一说,又归正题道:“邱四和你回去时

先派出大批密探,查查有皇库失窃风声外露没有?”

烟池柳道:“这是什么用意?”

海天峰道:“如是江湖人下的手,消息绝对保不住,假使外面没有消息,我另有打

算。”

乌油道:“小海!邱大人一到我就醒来了,他的诂我完全听到,你看我怎么样?假使我

有邪功的话!”

海天峰道:“我不怕你生气,你的内功不会比乔乔高多少。”

“好,那太古魔也不行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在二排除过滤?,”

乌油道:“魔鬼再生教主‘阴阳主宰’如何?”

海天峰道:“如是阴阳主宰单独行动,也许他能办到。”

烟池柳道:“还有呢?”

海天峰道:“九阴王已经除掉了!”

乌油道:“赤修罗王!”

邱四和道:“凄厉声!”

海天峰道:“也许都有那份邪能和功力,所以说,我要你多派密探打听风声。”

烟池柳似已看出海天峰有了几成把握,但她不便问。

在进入北京时,海天峰问乌油道:“乌大哥,你暗运功力试试,我看已恢复八成了。”

“小海,我已暗运三次了,每次都有进步!”

“怎么不见大嫂?”

乌炭道:“我嫂嫂带着她义妹沙飞扬回辽东家里去了!”

海天峰道:“难怪!”

乌油道:“辽东六十四寨寨主,听她的比听我的没有两样,大金国攻辽,她不回去不

行,因为她还是敝国王圮的义女。”

海天峰哈哈笑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在天黑前回到了四合院,只见里面居然有不少男女!

邱四和发觉海天峰皱眉头,立即道:“那是我安置的,他们可以替公子等照顾饮食起

居。”

“唉!那又何必,我们又不是在此长住。”

邱四和道:“公子,你不要,烟姑娘要,你就随便吧!”

烟池柳笑道:“邱大人,那我就谢谢了!”

在邱四和要告退时,海天峰吩咐道:“一旦在全城各处查探没有消息时,你就派人暗暗

放出风声,大事宣称皇库被盗,越轰动越好!”

邱四和大惊道:“这怎么可行,岂不是惊动满朝文武和京师百姓?”

烟池柳道:“邱大人,小海要减轻江湖人对皇宫的压力,沽息一出,整个江湖邪门就不

再对皇库感兴趣了!”

海天峰点头道:“我正是这个-意思,不过对皇宫的防备却不能稍有松懈。”

邱四和授意去后,乌油笑道:“小海,你这一着很绝!”

吃过饭,乌炭待不住,又见兄长已完全正常,于是向乌油道:“大哥,我想到街上走

走。”

乌油立郎警告道:“你的脾气太坏,一见事情不合你的心意就忍不住,这是京城重地,

又直武林云集,你要小心。”

乌炭道:“我知道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只不要与官人动手,不要在大街上动手就不会出大事,不必处处忍让,

不要久缠长斗,纵然出了什么事,我会替你负责。”

乌油大惊道:“小海,你这是纵容他!”

海天峰道:“乌炭哥不是小孩,他只要照着我的话去作就行了。”

乌炭大喜道:“这就够了,否则我会憋死。”

乌炭整理一下衣衫,大步跨出四合院,烟池柳出声笑叫道:“阿炭,三更前要回来啊!

巡城军的大旗出现时,你要避开,硬闯是犯法的。”

在乌炭走后不到一刻,忽然海天峰向屋上叫道:“老通吃,来就来了,停在上面作什

么?”

老通吃闻声而下,入屋道:“小海,你当我老人家作壁子鬼?”

“那就是看到什么了?”

老通吃道:“这个地方你们还能住?四面都有邪门派出的爪牙监视!”

乌油笑道:“这还用你老提醒,不必说也明白呀!你老要明白,小海是江湖武林注意的

焦点,他如住到黄圈圈里去,无疑会替内宫带去无穷后患。”

“噫!大乌,听你说来真还有几分道理,我老人家本想叫小海去煤山,他好监视内宫安

全,这样说,我是白来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我打算每个晚上去皇宫走一赵,现在不必去了。”

老通吃道:“你查出‘天字库’失宝的眉目了?”

“还没有,不过宝库被盗后,除非大金国姦细之外,其他为‘天孙’钟而来的武林人物

就不再对皇库有兴趣,宫中安全也松多了,有你们几个老头在内,我还去什么?”

老通吃道:“我老人家此来有第二个理由。”

烟池柳道:“得到了什么惊人清息?”

“一点也不错,而且是非常消息。”

海天峰兴奋的问道:“有人侵入阉宦司礼监宏保的西山私邸!”

这下轮到老通吃惊奇了,嗨声道:“小子,千千万万的事情你不猜,怎么会猜假女人的

私邸去呢?”

海天峰道:“别问理由,是不是宏保私邸大闹盗贼?”

老通吃还是惊讶不已的点头道:“说真的,据深悉京城动态的武林人说,宏保私邸的森

严,比起皇宫内院要增加数十倍,异士奇人少说也有三十几位,一流高手就有五十几人,其

他普通高手根本无数,以这一个龙潭虎穴,昨夜四更天时,居然去了一批无名武林去捋虎

须!”

乌油急问道:“打听到原因和结果没有?”

老通吃轻声道:“统领邱四和在不久前,也就是从这里回宫才得到消息!那批人一共十

七人,有两个是老到出了百岁的老人,一个是赤发赤髯,一个竟是蓝发蓝须,他们去的目的

尚不明白,但结果只剩下两个老人离去,其他全死在宏保私邸!不过宏保私邸也死了二十八

个之多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去宏保私邮的原因我们必须要查出来,这且不说,难道你老连那两人的来

历你都不知道?”

老通吃道:“他们百岁出头了,我还只有七十几,也许他们成名时我才出老娘的肚子,

小子你不是故意找我老人家的麻烦!我不知,包一材和黄老彭照样莫知道呀!”他一急,连

广东话也急出来了!

烟池柳忍不住格格笑道:“小海!八成是数十年前就隐居未出的人物。”

乌油道:“奇怪!赤发赤须、蓝发蓝须?这倒是少见!”

海天峰道:“那不希奇,一个武林人练功,一开始就练某种异功,其毛发、骨格都有变

异之事发生,那不是与生俱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二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