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十三章

作者:秋梦痕

乌油心里在想,以“凄厉声”震撼江湖达百年的魔星岛,现在这个美艳绝伦,又功

力高深莫测的第三代岛主,居然为了一个她内心钦佩的敌人而烦恼,说给谁听谁会相信?

他面对这位司马少女叹声道:“司马裳舞!你只要和小海作个朋友?”

“乌老大,你认为我会把烟池柳挤出海天峰身边?”

“哈哈,够意思!可惜,可惜你生在魔星岛!”

司马裳舞也笑道:“不然我就成为武林女神了!”

“你放心,小海虽然与我相处时日不多,但我可对你保证,除了烟池柳不说,你在

他心目中,八成是个红粉知己!不过我得警告你,你那三位美丽的副岛主千万别在江湖

再作出可怕的事啊!小海表面不愿与你言深之故,也许就在这里,总之你对你的‘绝世

门’中人要多加约束,当心把你拖下水。”

司马裳舞摇头道:“本门中人,对门主就如同臣子对皇帝,皇帝手下还有叛臣,绝

世门中不可能有心怀不满之人,最近你听到绝世门中人在外胡来没有?告诉你,除了三

位副岛主、五大执法,加魔星八艳之外,连一只枭都不许离魔星岛啦!”

乌油高竖拇指道:“我早已研判出你不是一个坏姑娘,行!现在我们去找小海!”

“找那坏胎子,我才不!见了面也许我会揍他!”

“哈哈,我知道,你们还有得斗!”

司马裳舞起步要走,但忽又停下道:“我送你兄弟一程。”

乌油看出她表情有异,轻声道:“姑娘定察出什么了?”

“武林疯子!”

乌炭道:“怕他什么?”

乌油叱道:“你有多大能耐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如是老疯子一个人,乌大哥,凭你的‘九鼎神功’,加阿炭的‘固

元神功’和童子功,要互相打成平手并不吃力,我怕江湖狂人也在近处。”

乌油道:“那两个老不死的不分家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难以常理推测,据当年冢师说,这两人是不联手的,但当年老疯子

和家师动手时,老狂一见家师占上风,他就拚命出手助疯子!”

乌油道:“家父曾经说过这故事给我听,令师老岛主就是伤在他们联手之下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我这次登上大陆,其中目的之一就是找他们。”

乌炭道:“我们追上去!”

“阿炭,别生事!”

“怎麽,你不是要找他?”

乌油喝道:“你把司马姑娘当成什么人看?”

司马裳舞笑道:“乌老大,阿炭是直性于!”说着向乌炭道:“阿炭,如在平时,

我还担心找他不著,现在不同!‘天孙’钟、玉盒,加上宏保私通外国等等,理由说来

可长了,不过我们一定要盯下去,走!别让他看到。”

三个人既要盯前方,又要提防后面,甚至还不能不注意到左右两侧,所以他们行动

自然就快不了,直到天色全暗进入深夜,这才使他们伸直了腰。

司马裳舞忽然察出了动静,急向乌油道:“我们快向西北角上穿过去,那儿有激烈

的拚斗!”

乌炭道:“管我们什么事?”

乌油叱道:“阿炭,你的脑子一直至今还不会拐弯,真笨!”

“吓,看看有没有我们的朋友在内!”

司马裳舞笑道:“阿炭,也许有你心目中的英雄啊!”

“小海?不!小海不在这个方向。”

乌油气道:“小海没有腿?就算没有他在内,有打斗就有问题,我们也要看!”

不到半里,三人看到一处石山下,打得黑影翻翻滚滚,距离接近,司马裳舞突然一

顿!

“司马姑娘,其中一面三个姑娘就是你那三位副岛主?”

“没有错,她们为何与泥图十二煞打起来?”

乌炭送:“泥图十二煞就是宏保太监请到的人中一部份,打起来有什么不可以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我是说,因为什么打起来的?”

乌油道:“姑娘,叫阿炭出手,换下一个副岛主前来问问就明白了!”

司马裳舞笑道:“你们辽东六十四寨名气可是响当当啊!阿炭出手助魔星岛,一旦

传出江湖,你想到后果没有。”

“哈哈,大不了说我六十四寨行为不正呀!”说完一推乌炭成:“阿炭,你去换个

副岛主来,出手别留情!不过也得小心,泥图十二煞是独霸一方的高手,大意不得。”

乌炭应声冲出,两个起跃之间进入斗场!

司马裳舞见他势如猛虎,一到斗场也不说话,连连饱敌老拳,转头向乌油道:“阿

炭练童子功有个好处,不怕打,他只顾打人。”

“司马姑娘,他认得大副岛主岳葯,他却不接近?”

“乌老大,他曾经和岳葯动过手吧?他是怕误会,你看,他向左副岛主靠过去了,

莫鱼的性情温和,她在问阿炭了!”

乌油这:“右副岛主武玉姑娘的剑式好凌厉!”

司马裳舞道:“她是绝世门中剑法最好的之一!”

“啊,左副岛主莫鱼姑娘闪出来了!”

白影闪动之下,那个被乌炭替下的姑娘已到司马裳舞面前,只见她拱手低头道:

“岛主召见,有何吩附?”

“莫副岛主,你们因何与十二煞动手?这一动手那是表明我们魔星岛公开和姦阉作

对了。”

莫鱼道:“岛主、大副岛主看到野火带着烟池柳在紧紧盯着一个紫衣红披风的老头,

而这十二煞却奋力抄扑野火,所以岳副岛主首先扑出拦截,我和武副岛主岂有不出手之

理?”

司马裳舞眼睛一转笑道:“岳葯不出手,只怕你和武玉也会出去,好了,事情已经

公开了,我也不在乎宏保,问题是,你们出动将替野火找麻烦!”

“岛主!替野火找什么麻烦?”

“宏保得到消息,必定会向江湖放风声,说野火与恶毒的魔星岛联手或勾结呀!”

莫鱼道:“岛主放心,事先莫鱼曾和岳葯、武玉商量,我们出面是为了查‘天孙’

钟,事先判定十二煞自己仗人多势众,他们不但无法回答,还会出言粗鲁!”

“哈哈,好主意,不愧为副岛主!”

莫鱼回身道:“乌兄,你不怕染上魔星岛的毒气?”

“哈哈,辽东六十四寨岂管那些?”

突然斗场传出群吼之声,十二煞已经出尽了全力!

司马裳舞挥手道:“莫鱼,你再杀进去!”

莫鱼应声出动之霎,突听一个老人阴声道:“小姑娘,令师未出岛?”

司马裳舞闻声回头,只见一个满面神气的老者就在身后数丈之处,她认得此人就是

江湖狂人,立即冷笑道:“乌拉先生!家师仙去了!”

“可惜!可惜!老夫少了一个好对手。”

“乌拉先生,你一点也不少,司马裳舞要替家师收账!”

老人闻言,立即狂笑道:“你?”

司马裳舞连逼数步道:“乌拉鹏,你如果轻视我,那就出手试试看!”

乌油突然出动道:“司马姑娘,你替我押阵!”

狂人一看到达面前的是个黑大汉,叱道:“你是什么小辈?”

乌油运功出掌,大笑道:“你看看老子的拳头就明白了!”

“九鼎神拳!小子,你是‘辽东神拳’乌豹之子?”

乌油大笑道:“还可以派几下用场吧?”

狂人连避十招,大怒道:“老豹死了,还有小豹,好!爷爷我也要收一笔小账!”

说完双掌错开,如电攻上。

乌油一接掌风,立感势如山压,不敢怠慢,全力抢攻!

司马裳舞看了数十招后,心中有数,知道乌油难接百招,立即娇声道:“乌老大,

攻出八成,拳走四面,累死他!”

乌油闻言,拳招突变,忖道:“硬拚硬我就完了,为何没有想到?”

狂人一看乌油展开轻功,又是一声狂笑道:“小子,来溜的也不行,爷爷我是不坏

金刚,看!爷爷比你更快!”

司马裳舞看出狂人身法如电,不由大惊,生怕乌油受伤,立即扑出,大声道:“乌

老大,接班的来了!”

乌油不退,大笑道:“打老狗,棒子要多!”

司马裳舞本想以自己单独试探狂人,看看自己能否和狂人打成平手;但乌油生怕司

马裳舞不利,高手对招,失利就是死亡!司马裳舞如失败,那对他也就危险,狂人绝对

不会放过他。

这时司马裳舞施展的是以快打快,而乌油打的是四面围扰,在五百招过去后,狂人

不但不累,相反,他还连打带吼,真正摆出了疯狂之势。

突然一声大吼,果子里多了一个乌炭,乌油大声问道:“那面如何?”

“老大,十二煞溜了!”

司马裳舞已看到三个副岛主,大声问道:“那批家伙溜掉了?”她忽觉得身后压力

大增,立即闪开幕:“岳葯,一个也未收拾?”

“岛主,有人在暗中发出撤退暗号,十二煞不败就逃!”

“算了,你们注意四周,这里不用你们出手!”

这时鸟炭竟施展连头带拳,硬向狂人碰去,乌油一见大惊,但又阻止不及,只有猛

扑!

狂人一见乌炭碰到,左掌招呼司马裳舞,右拳招架乌油,他空下肚皮,挺身一迎!

乌炭一头碰进,恰恰好,正正当当的撞上狂人肚皮,“篷”的一声!

那怕狂人功参造化,蹬蹬蹬,他也被撞退了三步,可是乌炭可修啦!整个身子抛出

数丈,落地后又是八九个懒驴打滚!

乌炭滚得快,起得也快,他竟连一点伤都没有,原葫芦原瓢,又是朝狂人碰去。

狂人一见,居然也吃惊啦!大声道:“大萝卜头,你练的是‘皮球功’?好!再来,

这次叫你滚二十丈。”

狂人焉有不知乌炭练的是童子功,他却硬说是皮球功,这把乌炭气坏了,一声不响,

势如野牛般冲!

乌油一见厉声喝道:“阿炭,使不得,当心他肚皮有鬼!”

“鬼”!乌炭一惊,这次不用狂人肚皮顶,他吓得想停,但冲劲过激,如何停得住,

只好自己滚!

这一下可把旁观的三个少女逗乐了,在一旁齐声格格笑!

司马裳舞一攻一闪,人已到了乌油侧面,她道:“乌老大,当心,老狂有邪功!”

“姑娘,我已看出!”

“哇!哇!哇!小辈们,看出没有用,今天你们一个也休想活着!”

突然间,老狂腹如牛鸣,同时他的全身已冒出黑气!

正当老狂要发邪功时,忽见空中飘起一道红色气团,同时气中发声大喝道:“老狂!

快随我来,‘天孙’钟有下落了。”

江湖狂人闻言,猛地一拔身,他丢下乌油和司马裳舞,霎时人去如烟。

司马裳舞吁口气,走向乌油道:“好险!”

“姑娘,老狂人会施展什么邪功?”

“乌老大,我忘了家师的交待,狂人炼有黑山‘煤气精毒’,只要他肚皮一收,张

口向敌喷出,其毒烟困住敌人,风吹不散,水浸不消,火烧不化,那怕敌人炼有龟息法,

他总不能一辈子不吸气,吸则毒人气管,立即全身化成煤炭!”

乌炭闻言色变,大骂道:“那老怪不就是煤炭妖啦!”

司马裳舞道:“今后遇上,特别提防他的肚皮,肚皮一旦澎涨,一定要逃避。”

乌油道:“姑娘,魔星岛是炼毒能手,难道不知破除‘煤气精毒’之法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连家师研究了二三十年也没有破解之法,问题是它不怕风吹散,不

怕水浸,甚至不怕火烧。”

忽见大副岛主岳葯走近道:“岛主,‘天孙’钟出现,我们加紧追去呀!”

司马裳舞摇头道:“他们也不会得手!”

乌油道:“刚才空中那一团红光,难道是武林疯子?”

“与江湖狂人搭档的,除了那老疯子不会有第二人,乌老大,我们要分手行事了,

你带阿炭找小海,我要去找‘赤修罗教’教主丑子午。”

“找丑子午?”

“是的,他与他伯父‘鬼面天王’,也就是赤修罗教长老之首,我发现他们叔侄去

过西山宏保私邸,虽然是偷偷的摸进去,我想他们对‘天孙’钟不无关连。”

乌油向弟弟挥手道:“阿炭,我们走!”

当乌油兄弟走出数里时,后面就有两个老人盯上了,其中一个果作苗装,不问可以

猜出,那老苗子就是苗王乌脱古了,只听他向身边老人道:“蒋老兄,你‘剑谷饿虎’

人单势寡,总其量只带有几个弟子,我劝你放弃夺取‘九天银河丹’和‘天孙’钟之梦

吧!”

“嘿嘿!”那老人阴声阴气的笑了两声“嘿”道:“老苗子,你劝我?你这蛮子为

什么不拉泡尿照照自己?你才应该回黑风洞去打山猪过日子才对,宝物不会从天上落下

来,就算落到你的

面前,你一弯腰,人家的脚一踹,你就只有滚的份!”

“古吉八拉!”骂出苗语的老苗子侧身作势,满面狰狞道:“蒋大宏,让你三招。”

“得了,得了!乌脱古,不是要盯那两个辽东佬?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三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