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十四章

作者:秋梦痕

山峰上似是一遍静寂,但实际暗藏著无数武林人物,香香听到师公提起出来的经过,

一时答不上来,想想后道:“见过的人可多了,谁知你要问年老的还是年轻的?”

“别说了,他们已经接近峰顶啦!我们由原来的地方下山。”

老头子依然挑着蛋担,步履轻灵的朝一处森林中走去,后面的香香却紧跟着问道:

“师公,为何不等他们上来看看?”

“丫头,有什么可看的,他们都是为着‘九天银河丹’和‘天孙’钟而来的!”

香香偶然觉得背后有人飞过一般,一转头,她又急急把头收顾之忧去!

“丫头,你这样会惹人起疑的!”

“师公,是个罗刹老人!”

“知道,你忘了在大湾子那个老罗刹了?”

“不对呀!那个老罗刹穿的是兴安岭人的古牧装,这个穿东北装。”

“丫头,衣服不能换嘛?看人要看面!”

“那很糟,罗刹人的脸,在我看来都是一样呀,高鼻子满口胡子!”

“胡说,他们每个人的区别很大,大体上还有西方种、北方种、东方种,再细分就

更多了!

你是不留心,今后要注意他们民族、人种才行。”

“哎!哎!哎!师公,你把我看成多大啦!我出来还不到一年呀,刚才老毛子到底

是叫什么呀?当教我的你不教,太老糊涂了吧!”

老人闻言哈哈笑道:“丫头,老毛病又犯了,眼睛里又没有师公啦!”

“哼,憋死了!现在呀,除了在人前,在人后呀,你别惹我!”

“好!好!好!现在你还想不想知道那老毛子了!”

“说呀!”

老人看看四外,轻声道:“他们有三个人,但不是同派同党,刚才那家伙叫‘巴特

古’,还有个叫‘可毕沙’,第三者叫‘沃太夫’,可说是坏人中的坏人!”

“师公,你为何不收拾他们?”

“说得真轻松,丫头,师公我出全力也只能和他们其中之一打成平手,师公我犯得

着嘛?”

“喂喂喂!师公,我看到影子佛了!”

“丫头,只有他一个没有用,我们要的是‘南海魔鲸’胡一吞。”

“嗨,师公,你真笨啊!有了影子佛不怕问不出胡一吞呀!”

“对呀!丫头,那我们盯着他!”

祖、孙两人直向森林中央追下去,及至森林尽头,祖、孙两人突又停住了,显然被

什么东西阻止他们冒然出林。

“师公!这怎么办?”

“别出声,丫头,你要知道的第二个邪门罗刹人就是他,他叫‘可毕沙’,现在影

子佛被他拦住,我们只有藏在这里看结果了。”

“师公,影子佛会是可毕沙的对手?”

老头子想想之后,分析道:“影子佛在江湖上,以往常神出鬼没,认识他的人不多,

因为他是少林寺的驱逐之僧,武林人很少留心他的动静!不过师公我却很清楚他,此人

深沉多谋,凡事不形於外,只怕武功不比可毕沙差到那里,武功纵然差一点,但练有绝

无仅有的影子功,可毕沙要想杀死他?只怕没那么容易!你看,他们不是动手了。”

“吓,可毕沙打的是什么功夫?”

“香儿,仔细看,那是北极异功,可毕沙炼的是‘冰熊功’,一举一动,举手投足

都像熊!看是笨,其实一旦近身,其变化玄妙至极,当他如处下风,那就须提防他的嘴,

一张嘴,就有无数寒光射出,中者全身如僵,厉害无比。”

“吓,那影子佛太危险了!”

“师公不是说过,影于佛无法占优势,可毕沙就不会拿出绝活,同时影子佛又是老

江湖,你不见他出手何等小心!加上他有影子功,就算到了最后关头,他撤身一走毫无

问题。”

“师公,还有两个老毛子炼的是什么功夫?”

茶叶蛋笑道:“你又不找他们动手?你也没有力量找他们,打探什么劲?”

“我嘛,增加见闻呀!”

“嗨嗨!丫头,理由倒是蛮充足的,好!告诉你,这三人所炼,大同小异,都是

‘玄冰奇功’,好像中原道教异支之玄冰神功!但炼法完全不同,道教的讲求心法与奥

妙,重在玄化;那三人讲求实地体会,凭悟性长期苦练而成;第二个讲巴特古了,他炼

的是‘寒豹功’,大同的地方不说,小异就在出手;第三个是沃大夫,他炼的叫‘玄蛟

功’,这三人在北极武林上称他们为‘赤云三祖’,他们各有门派,各有地盘,但门徒

不多,也许是人才难求之故!”

“吓!影子佛来了后援了,师公,那三个直扑可毕沙背后啦!”

“丫头,别看错了,那三人是‘魔鬼再生教’的八方杀手中人!”

“这就怪了,你看,他们不是朝可毕沙出手了!”

“嘿嘿,这一套你当然看不出!”

“师公,一套什么呀?”

“丫头,当你想捉一只活狐狸同去时,但突然冲出一头老虎,当然,老虎也要吃那

只狐狸呀!你怎么办?”

“打走老虎呀!呀,该死!我怎么没想到这里!”一顿又道:“不对呀!缠住老虎,

狐狸跑啦!”

茶叶蛋笑道:“这有两种情况!第一种,你不是单独一个人,狐狸走不出你埋伏的

同伴之手,第二种情况,那狐狸真的被你救出了,它日后也会感激你呀!”

“屁啊!狐狸就是狐狸,它才不会感恩的!”

魔鬼再生教人加入之后,其中一人喝道:“影子佛,你还不走?”

“阿弥陀佛!”噫,他还摆姿态,只见影子佛念出佛号后道:“三位,你们的铁笼

子设在什么地方?贫僧尚未落败啊!”

又有魔鬼再生教人叱道:“你别把好心当驴肝肺!”

影子佛哈哈大笑道:“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,我佛爷不会向铁笼子门口钻进去呀!

好了!谢谢啦!”谢字一落,只见他还继续向可毕沙猛攻十几招镔铁大刀,直劈横扫,

攻完拔腿而逃!

香香一看他向林子冲来,不禁动了动脚步!

“丫头,别动,让他走!”

影子佛过去后,茶叶蛋立即带着香香又在后面追。

“师公,你是怎么搞的?经过面前你不捉他,现在又要追?”

“嘻嘻!丫头,捉到又怎么样?东西不在他身上。”

“问出胡一吞下落也好呀!”

“丫头,你把胡一吞当件死东西?我们要让影子佛带路不更好!真要捉住他,他死

也不说怎么办?杀了他也是枉然呀!”

影子佛奔走如风,也许他已料到自己所走的路线没有魔鬼再生教人,因此到了一处

岩山之后,他估计一下时间,忽然自言自语道:“佛爷真倒霉!胡一吞,你这混蛋,你

藏着不出来,害得佛爷我替你背黑锅,饿著肚子到处被人捉!”

影子佛似想找个地方停下休息,但他尚在未决定之际,忽然看到两个姑娘出现了,

他开始一惊,但看清时忖道:“哼!‘九阴花’谷红梅、‘修罗香’西茜,难道佛爷倒

怕起你们来了?”

实在好笑,影于佛认为二女也是追问胡一吞下落而来,但她们连看都不看影子佛一

眼,甚至头都不转就从影于佛侧面过去了。

“噫!这两个丫头怎么搞的?”影子佛有点大惊小怪啦!这野和尚最好奇,人家不

看他,他却紧紧盯上二女不放啦!

影子佛好奇,另外两个老小也好奇,轻轻一声:“师公,那谷红梅和西茜有点不对

呀?”

“丫头,又多了一个真正可怕的人物出世啦!”

“师公,你扯到那里去了?”

“丫头,前面两个妞儿是被一个可怕的神魔所控制了,当这两妞儿的心志被控定形

后,她们就是神魔的傀儡啦!”

“师公,那怎么办?对了,她们的未婚夫都没有看到?”

“嗨嗨,那佗驼与信风和两人只怕凶多吉少啦!”

这时影子佛似亦看出二女有了毛病,但他只是狐疑而已,不过他更加要盯下去了,

只见他跟得更近,也不顾及自己的步子踏出了声音。

追到一座非常幽秘的大谷地,只见全是合抱而密密的森林,这时他有了警惕,立即

将步子放轻,而且左顾右盼啦!

影子佛的形态落在小姑娘香香的眼里,她忍不住向师公问道:“他察出什么了?”

“嘻嘻!那野和尚不是糊涂蛋,心细,经验多,他发现这森林太阴沉之故,不过目

前他是疑心生暗鬼!”

“师公,这里就叫森林谷?”

“丫头,这是师公信口取的,因为师公不愿说出它的真名字,说出来你恐怕不敢前

进了。”

“怕什么,有师公在,我什么都不怕!”

“小东西,师公不是神通广大之人,你别依赖心太重,告诉你,这是三百年前的黑

煞林!你看看四面,七八十里找不出一个老百姓,森林的西面就是长城。”

“长城!师公,长城不是筑在岩石山上?”

“没有错,长城的形势是随山势筑的,目的是古时阻挡胡人骑兵,骑兵虽快,但却

无法翻越

山岭,你出了这森林就明白了,地势节节高,而且全是石山啦!”

“吓!谷红梅、西茜、影子佛都不见了!”

这下连茶叶蛋也楞住了,他呆了一会立向香香道:“丫头,当心前面的雾,千万别

闯入!等师公看清楚再动。”

“师公,森林本来就多地气啊!你怀疑是人为的?”

茶叶蛋道:“那不是自然的,你看,那雾气只在前面蒸腾滚滚,但不向左右和这方

向扩散。”

香香惊问道:“是妖雾!”

忽然有人哈哈笑道:“香香猜对了。”

茶叶蛋闻声大乐道:“野火,你也来了!”

后面出现了海天峰和烟池柳,香香回身扑出道:“你是赶来捉妖?”

烟池柳接住香香道:“我们本来要回京城去,但在半路上有人指示,说影子佛大战

罗刹人可毕沙,所以返回来看热闹。”

海天峰走近茶叶蛋笑道:“三百年前妖人‘失心神魔’又出现了?”

“野火,看看前面妖雾就不用问了,影子佛已经闯进去了!”

海天峰道:“还有谷红梅和西茜两个女子。”

“野火,你已知道何必问,我们怎么办?”

“往里闯呀!”

“不,雾中有‘失心粉’,也许还藏有‘畏嵬赤’,我老人家可以,香香却挡不

住!”

烟池柳惊问道:“小海,什么叫畏嵬赤?”

海天峰道:“那是一种异蛇,其粗不过小指,长有数尺,赤色无鳞,通体滑如泥鳅,

能藏草中扭曲,能在雾中飞腾!三百年前,武林出了一个女巫,专炼各种迷香,后来自

号‘失心神魔’,她养有频临绝种的畏嵬赤!”

茶叶蛋哈哈笑道:“野火,真有你的!你还要告诉她们,畏嵬赤的可怕啊!”

海天峰向二女道:“畏嵬赤身上有两种不同的奇毒,咬人的齿毒会使人丧失心志,

它皮上的粘液,沾一点在人身上,使你痒到心坎里,而且忍不住又笑又叫!如无治法,

一直到声嘶力竭而死。”

二女闻言,面色大变,香香走到烟女身边耳语道:“我们怎么办?那不成了疯子!”

烟池柳急问海天峰道:“你有治疗的葯没有?”

海天峰笑道:“预防‘失心粉’,只要不吸空气,快速通过雾瘴就行,问题怕在雾

中遇上那巫婆,她一纠缠不放,不呼吸怎行,畏嵬赤好办,睁大眼睛,发现红光就避!”

香香大惊道:“我不去了,我不能持久不呼吸!”

茶叶蛋哈哈笑道:“丫头,你被野火唬住了,你的罡气也练得不错了,发出罡气护

体就行了!”

海天峰道:“茶叶蛋,你忘了?畏嵬赤能从脚下钻啊!谁的罡气能护住小腿以下?”

老头子这下可呆住了,瞪着海天峰道:“这样巧?刚好碰到那玩意就在脚下?”

海天察道: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同时那玩意不须接近皮肤,粘一点在衣裤上怎

么办?”

烟池柳大急道:“小海,你没有葯?”

海天峰道:“治疗的葯物是有,但我身上不是开葯房,事先那有准备?”

茶叶蛋道:“用什么葯草?”

“很简单,有鸡冠石带在身上就行,但要全透明的。”

茶叶蛋豁然道:“蛇虫克星雄黄精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身上有?”

茶叶蛋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“师公,你专说废话!”

海天寒忽向大家道:“谷红梅、西茜、影子佛全被困在里面,我们不去不行,这样

吧!你们紧紧跟在我后面!”说后又停下道:“老妖巫如果真还活着,她已成了‘妖

魔’,我们不能不防她还有更厉害的东西!”

烟池柳道:“妖是妖,魔是魔,你怎么把两种拉到一起?”

茶叶蛋郑重道:“说得好听一点为妖仙,但那老巫不配称妖仙!”他忽又向海天峰

道:“把烟姑娘和香丫头留下来如何?”

“不行,在这森林中,没有一处是安全地方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四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