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十五章

作者:秋梦痕

茶叶蛋停在石山下,他不答海天峰的问题,可是他一个劲的在查那锅茶叶蛋!

“师公,你在挑大的吃?”

“胡说!”他查来查去,一直翻到底,突然道:“我找到啦!”

大家一看他手上抓着一个特别大的蛋,海燕子噫声道:“特大号的鹅蛋。”

海天峰一伸手,抢过大鹅蛋道:“哟!好重?”

“大家注意四外!”他又轻声道:“玉盒藏在蛋壳里。”

“师公,你才是胡说哩,不管玉盒如何小,请问如何放进去呀?”

这句话一出口,除了老头子,大家都有同感。

老头解谜了,只见他得意的道:“你知道大魔术老丑的魔术是怎样神奇的?记住,别把

江湖上那些混饭吃的打比啊!东方人称法术,西方人称魔术,其实不然,西方魔术是假的,

后来东方人把非正道的法术称魔术,魔术老丑的魔术是不害人的左道,人正法术也跟着正

啦!”

烟池柳道:“他用法术把盒子变进去的?”

“嘻嘻!还要把蛋黄蛋白搬出一部分才行,不然里面容纳不了呀!”说完,接过鹅蛋一

压,蛋壳一破,里面真的现出一只小玉盒!

这下大家不信也不行了,连海天峰也佩服道:“这比大搬移还神奇!”

“野火,只有你有本事保住玉盒,你将它收下。”

“卖蛋的,这……”

“别这啦!你的腿子快,再上去看看洞口!”

“洞口怎么样?”

“老丑只要嘴巴念念有词,两手指捏呀扭呀,那四块大石砖自己会动!”

海天峰闻言不信,拔身向上冲去,讵料去得快,回来更快,一个俯身就到了,大叫道:

“天衣无缝,太妙了!”

“野火,你喜欢什么?我老人家见你尾巴一竖,你不是撒尿就是撒屎!”

“师公,你怎么啦?”她看到海天峰有点尴尬。

“丫头,他心里想着要老丑去对付曼殊室利!”

海天峰道:“不行?”

“不是不行,而是老丑不肯行!”

“好啦!算我空想可以吧!现在怎么办?大家分手?”

“野火,你们四人不要分开,这里不是好走的地方,离开百里你你再合计!”他说完,

挑起蛋担,招手向香香道:“丫头!卖蛋去。”

小姑娘混熟了,不忍离开,苦着脸道:“大哥大姐们!要不要留几个蛋,中午又快到

罗!”

烟他柳道:“香香,也许我们很快又会见面!”

分手后,茶叶蛋带着香香,挑着蛋担,老头子快乐的摆出生意人的架式,居然口里还发

出卖蛋的腔调,有板有眼。

海天峰忽然有感的道:“此老才是真懂得人生的人物。”

孔三省道:“怎么?你不懂人生?”

“孔大哥,我是无法办到,不过我希望你和燕子姐早点退出江湖!”

“哈哈,你有多大的岁数了,居然有这种灰心的论调,我们还没有尽到做人的责任哩!

等到我们自己认为付出差不多了,年纪也不小了,生命尚未到尽头的时候,再说你的论调

吧!走罢,你现在要一心一意的除魔卫道才行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孔大哥,现在的形势非常恶劣,我无法一一占优势的对手越来越多了!”

孔三省道:“我知道,你对他们没有绝对把握的有曼殊室利、老妖巫、魔鬼再生教主,

还有就是姦宦宏保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还有三个罗刹人加上赤修罗教主、太古魔、大反王、踏踏歌手、恶凤凰,

以及那两个巴丹国老遗孀、武林疯子、江湖狂人等等,无一不是强敌!”

孔三省道:“个个击破我想你有能力办到,怕就怕在敌人有联手行为。”

突然有人发出怪笑连连道:“教他们无法联手就行了呀,事在人为,多用脑筋呀!”

海天峰向右侧拱手一礼道:“老丑大师,请你教我?”

突见一个矮小的怪物闪了出来,他穿一身花衣,头扎朝天双髻,血口巨目是画的,简直

就似戏台上的小丑,只见他冲着海天峰怪笑道:“你好厉害,早知我在近处啦!”

海天峰拱手道:“大师法力通玄,晚生由衷敬佩!”

“哈哈!好说,好说,游戏人间,一无所争,一无所求,谈什么法术!”

“大师,晚生面对无数强敌,请教如何是好?”

“分化,分化,只是先分化,然后个个下手!你目前不能当大师,只能作杀手!”

“大师,逼紧了,他们只怕会被逼着联手!”

“这就要安排分化之计,来!把你的五只玉盒给我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晚生现有六只了!”

“嗨!‘天’字的你也肯拿出来!”

海天峰道:“为了大局,晚生何惜身外之物。”

“不,得来不易!傻小子,骗人只能用假的呀!茶叶蛋说我不肯帮你,我偏偏要助你,

不过你不能叫我去作什定,我要作的,我自己主动替你作,懂嘛?”

海天峰道:“晚生懂!”说完,挑出五只玉盒,双手送过道:“大师,必要时,懒狗道

人那里还有四只。”

“哈哈!那四只我已弄来三只了,他还在梦中哩!”小花面拿去五只玉盒,摇身一晃,

人又无影无踪,只看得大家惊讶不已。

孔三省叹道:“真是奇人!”

海燕子道:“小海!你会相信他,一点都不疑心?”

“燕姐!这种异士怎可怀疑他,再说,他已知道真正藏有九天银河丹那只是‘天’字盒

啦!也就是胡一吞那一只。”

孔三省哈哈笑道:“他真是伟大的异人,真正作到无慾之境了!”

烟池柳忽然接口道:“小海,他一定也知道‘天孙’钟在何处啦!”

海天峰道:“他刚才已经提醒我们,我不能求他作什么!这是说,他不答应他人的一切

要求。”

海燕子道:“小海,魔术老丑把五只玉盒拿去作什么样的安排?”

孔三省接口道:“谁的点子比他多?不出三天,我们就会知道风声了!”

四人正在一处山道行进中,忽然看到两个从未见过的老人在前面,孔三省轻声道:“小

海,前面的人有点古怪!”

海天峰道:“没有看到面目,如何知道古怪?”

“他们穿的衣服就是与众不同呀!”

烟池柳道:“只是一个穿黑袍,一个穿紫袍而已,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对这处?”

孔三省道:“我总觉得这两人不同寻常!”

海天峰道:“孔大哥,你要查一查他们?”

“对了!小海,你的名气,现在江湖上不算小了,我呢!还不是什么风云人物,我想你

带烟姑娘由左侧这条路去沿河城,到了沿河城等我和燕子。”

“什么!你要和燕子姐盯前面那两老人?”

孔三省道:“就算他们邪门,我从小路走,安全不成问题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?”

孔三省道:“那你就不要管!我有我的想法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我不放心你,我知道你要摸清他们的来历!当然,我们还有很多敌人还不

清楚,能多知道几个对我们有利,但你也不能叫我走另外一条路呀!”

“小海,你的相貌已经被强敌认出的太多了!这样,你明敌暗,总有一天,你的本事再

大也会被暗算!”

海燕子道:“小海,省哥说得不错!你和池柳不能盯去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还有两个罗刹高手未见到,如果他们是罗刹人,千万要小心。”

孔三省挥手道:“沿河城见,一切你放心。”

烟地柳随着海天峰走上山区小道,她对海燕子有了深厚的感情,这一分手,心中不安!

海天峰见她眉显忧锁之情,问道:“乔乔,你怎么啦?”

“小海,孔大哥和燕子姐会不会出事?”

“不会,孔大哥沉静多智,江湖老到,只要事先有准备,不会出事的!”

烟池柳道:“你看出那两个老人的功力没有?”

“能看得出的人物,那就不算什么了,那两人的头上灵光不显,也因此孔大哥才要去查

他们来历,不过他不会正面去查的。”

烟池柳突见右侧林中冒出一个和尚,发现就是影子佛,而且见他直向这边奔窜,形同逃

亡一般,急急道:“小海,你看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他居然能在那大雾森林中溜出来,真不简单。”

影子佛直向海天峰奔来,口中大叫道:“野火,野火,救救贫僧!”

“和尚,你逃个什么劲?谁追你来着?”

喘气如牛的影子佛回头一看,那有什么人影?吁口气道:“贫僧流年不利,到处遇上煞

星!这是从何说起?”

“哈哈!和尚,那就问你自己了,谁叫你和胡一吞搭档呢?”

“施主,胡一吞完了,连尸体都不见了,那只玉盒下落不明,可是人家却一直要向贫僧

逼问南海魔鲸的下落!”

海天峰故意道:“谁叫你六根不净,尘凡难了,慾念不除,和尚,及早同头吧!”

“施主,现在贫僧想同头也没有用,谁能放过贫僧?”

烟池柳道:“刚才你被什么人追逐?”

“是我!”忽见林中走出一个女子。

烟池柳一见娇笑道:“司马裳舞!”

原来是魔星岛主,难怪影子佛吓得直喊救命,这时他又看到,面色惶恐不已!

海天峰笑道:“裳舞,好久不见了!”

司马裳舞见他直叫自己名字,心中非常高兴!但却不理,指着影子佛道:“r野和尚,

你认为野火能救你?”

“阿弥陀佛!岛主,贫僧实不知胡一吞下落,请岛主高抬贵手!”

司马裳舞冷声道:“胡说,你与胡一吞有暗盘,谁能相信?”

影子佛大急,祈求海天峰道:“施主,怎么办?贫僧百口莫辩了。”

海天峰笑道:“一个人生平不说实话,事到临头说实话也没有人相信了,和尚!以后你

说不说谎了?司马岛主不会不给我的面子啊!”

影子佛急得满头冒汗,手中的镔铁大刀,这时一点威风也没有了!

烟池柳忽见司马裳舞向她递眼色,不由嫣然一笑,立即要求道:“裳舞姐!给我一个人

情如何?胡一吞虽然未死.但已成了废人,目前下落不明,你就放过和尚吧!”

司马裳舞哼声道:“池柳,你别替他说话,这贼秃比鬼还精!”

烟他柳道:“裳舞姐,给他一次自新的机会!他如再不同头,那也是他自作自受!”

影子佛道:“司马岛主,贫僧自认不配出家,此后亦不可能断绝贫僧贪婪之念,但贫僧

可向三位保证,从此不作不义之事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话是你自己说的!没有人强迫你的意志,好了,你走罢,别人要对你怎么

样?我们管不了,我们要作的事情太多了,不过我们三人今后不会再麻烦你。”

“野火,贫僧明白!”影子佛说完告别,走几步忽又同头道:“野火,懒狗道友的东西

也不翼而飞,你也别找他了!还有,贫僧在逃亡中,曾经看到两个老怪物,以贫僧的江湖见

闻,居然不知道他们的来历,甚至过去也没有见过。”

“没有见过的很多,不算稀奇,你看到的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?”

影子佛道:“一个方面大脸,头发只留下后半边,穿黑袍,目光如炬!一口络腮棕须,

威猛极了!一为长脸,三络胡须,束发紫袍,斯文有威!年纪都出百岁了。”

司马裳舞向海天峰道:“我也见到三个罗刹人了,而且与其中一个动过手。”

海天举急问道:“武功如何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好在我不怕玄寒武功,否则我就不会活着在这里了!”

海天峰再挥手影于佛走了之后,郑重向司马裳舞道:“从现在起,凡是因玉盒而争夺的

事情发生,你都不可参加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海天峰不得不把魔术老丑的事向她一说!

司马裳舞道:“难怪!”

烟池柳道:“什么难怪?”

“就在今天不久前,风闻赤修罗教、魔鬼再生教各得了两只玉盒,如何得的不明白,已

经引起多次暗斗了,好个魔术老丑,他真有一套!”

“裳舞姐,我们一同去沿河城好不好?”

“去那镇上做什么?”

海天峰道:“孔三省、海燕于去追查两个从未见过的古怪老人,孔大哥不许我去,叫我

们在沿河城等他们!”

“我知道了,也就是影子佛刚才提过的人物。”

“裳舞姐,你也不认识他们?”

摇着头的司马装舞向海天举道:“我遇上茶叶蛋,我向他打听过,他只摇头,而且叫我

有机会找他们动动手!”

“什么?茶叶蛋叫你找那两个怪老人动手,那是什么意思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我不明白?”

“裳舞,你别听茶叶蛋的鬼话,也许那两个古怪老头与他有过节,他要你替他找碴!”

司马裳舞笑道:“不谈这个,我还有件消息要告诉你!”

“什么消息?”

“魔鬼再生教主以阴丹钓箫文龙,现已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五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