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十六章

作者:秋梦痕

懒狗道人闻言,他居然毫不在乎道:“恩施主,贫道早在二十年前就被逐出武当,算是

与武当派毫无关系,那只玉盒我非夺回不可!”

“应天真人,话不是这样说,你出身武当派武林皆知,脱离武当那是你们的家务事,一

旦被骆驼铃施展官家手段,他只问武当要人,试问,当时武当如何办?嗨嗨!除了屈服官

家,发动全部武当高手来捉你,你是反抗还是逃亡,反抗寡不敌众,逃亡永无现身之时?你

也脱不了身!”

“施主,难道你叫贫道就此吞声忍气?”

海天峰道:“你如听我忠告,玉盒之事,你得暂时放下,唯独‘天孙’钟你要动脑

筋。”

“施主,你们去那里?”

孔三省道:“去追一个老罗刹,他可能去了梨花尖峰。”

“啊!那是沃太夫,我见他盯着太古魔,但太古魔身边带着七艳夫人、八桃夫人、九五

夫人加上他的大徒弟空中飘和四徒弟武林恶棍,我本来也要动太古魔的脑筋,因为他身边人

多,我可不傻!等有机会再说,他也得了两只玉盒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你还是念念不忘玉盒,告诉你,连我的五只玉盒也不翼而飞了,你信不

信?我都不在乎,你在乎什么?”

懒狗道人闻言大惊道:“玉皇天尊头上丢了金冠?”

“你不信?”

“恩施主,你不会信口开河!可是谁有这大的能耐呢?”

“应天真人,俗语说,人上有人,天上有天!一个人不能把自己看得太高了,怎么样,

有兴趣,随去梨花峰走一趟?”

“可以,现在贫道身上没有玉盒了,再也不会怀璧其罪啦!”

海天峰哈哈大笑道:“你早该透澈这一点才是,不然你的道冠、道袍实在不配穿它!”

多了一位老道同行,看起来有点碍眼,好在懒狗道人在这场合里根本不像一个道人,他

出言不拘形势,出家人说的大半是俗家话,这反而使得大家轻松多了。

刚到一处林边,懒狗道人忽然立住,回头道:“各位,你们已可算是久历江湖的老手

了!”他一顿又道:“那位认得这座林子?”

孔三省道:“这座森林不到半里方圆,难道有名堂?”

懒狗道人郑重道:“这座林子中,曾死掉六个掌门人!”

海天峰大惊道:“七十年前,恒山、华山、峨嵋、昆仑、青城五派,加上贵武当掌门尸

体在此发现,这就是‘古木易位魔林’?不会错吧?”

懒狗进人道:“有恩施主在,贫道不敢说一句谎言。”

孔三省道:“那是武林悬案一宗,至今还是个谜呀!”

懒狗道人道:“诸位信不信这林子中央有一百二十八株大古树,经常位置互换之说?”

海天峰摇头道:“除非是人为的,自然的不可能?”

“恩施主说的对,虽然有些自然的形成也好像人为的,但也不十分完整,结果还要人为

修正,这座林子似也如此!不瞒诸位,贫道在武当派自从七十年前发生掌门人死在这座林子

之日起,为了查出死因,每年都有高手派出查探原因,也每年都有弟子来到这座林中,怪的

是,凡来查者,又莫不在此林中受了一些不太严重的危险!”

孔三省道:“什么危险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只要闯进林子中央,以往记录,多则被困五天,少则两三天才能摸出

来!”

烟池柳道:“另外四大门派是否也有派人来过?”

“是的,其结果不比我武当派好!”

孔三省向海天峰道:“梨花峰去过之后,我们也来试试如何?”

海天峰道:“梨花峰不是什么急事,我现在就要试试。”

懒狗道人道:“恩施主,贫道已经后悔多嘴了!”

“道长,你对此林是有惧意?”

“恩施主,不瞒你说,此林对贫道不但有恐怖感,也是贫道被逐出武当最大的原因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为了什么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四十年前,敝派所派出的弟子就是贫道,闯入中央林内最久达七日的也

只有贫道一人!”

孔三省惊奇道:“你被困了七天尚未饿死?”

“贫道带了四天干粗,当初也打算被困四五天,想不到却因了七天,七天中无粮没有关

系,练武人谁都不在乎,可惜我在第一天闯进一百二十八株古木时,一不小心,所带的饮水

意外流失,七天无水,武功再高也难抗拒!”

海天峰点头道:“这是事实!后来你为何活着出来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那次不死,反而被我发现了此林可怕之处,诸位,贫道不是自己闯出

的!”

大家见他表情又现出了恐惧,莫不惊讶的望着他!

懒狗道人接下道:“诸位请看左侧那堆大岩石,那次贫道濒临死亡时,就是躺在那堆岩

石旁,如何会在岩石旁?……”

海天峰道:“有人救你出来的?”

“不可能?”

“何以见得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我虽说不出理由,但知不可能,除非林木中央那不可思议的力量不容许

我死在里面!”

海天峰道:“当时你的武功如何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凡被派出调查那件案子的弟子,必须是当时弟子中最杰出的,选出后,

还要在三年前经过八位长老齐力促练才行,我被派出,掌门人还存特别关注,他因我是派中

最有希望能达上乘造就之人,所以他把本派视为开山心法的‘重阳神功’秘笈交与我,‘重

阳神功’连掌门人自己都因天分不够而未练!”

海天峰道:“我看得出,你之所以技压武当,就是练了重阳神功之故!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就是要查此林,我才得练重阳神功,也因练成重阳神功我才在武当跋扈

自傲,后来闯出很多麻烦而遭逐出本门,说来说去是此座林子害了我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你数十年混迹江湖,始终不露重阳神功,一方面是恨这套神功助长了你的

跋扈,另一方面呢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当然也是为了保存秘密以作生命垂危之用!”

“燕子姐!应天道长今晚不把我们当外人了。”

海燕子笑道:“那是有小海在场之故呀!”

懒狗道人道:“是的,凡与恩施主是好友的人,贫道深信不疑。”

海天峰道:“现在我带头,道长!你要留在林外?”

懒狗道人一挺身道:“有恩施主押阵,贫道勇气上涌啦!”

一行五人,慢慢走入林子,海天峰向道士问道:“从何识别那是一百二十八株古木中

心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这最容易明白了,这座林子四面全是杂木林,虽然也是千年以上的各种

杂木,但没有一株是松木,唯独中心地有一百二十八株是古黑松!最大的有数人合抱大,最

小的也要两人合抱!”

入林不远,忽见落在后面的孔三省急追上轻声急叫道:“小海,叫大家闪开藏起,我们

进来的路径上,已有两批人来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什么人物?”

孔三省道:“两个老女人!但看不清,在她们后面更远的是九个中年人,好像是五台谷

九义!但也不敢确定。”

海天峰立即向大家道:“注意右侧,那里有岩石,大家藏起来!”

五人隐身未久,前面的现身经过了,懒狗道人悄悄道:“那是巴丹罗遗孀,前面是乌鸦

嘴,后面是鸩姑姑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她们找到这里来作什么?绝对不是好奇吧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一定有问题,快看,后面九人确是五台谷九义,他们是宏保姦宦的食

客,都是以重金聘到的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我想不通,这座林于虽然神秘,但只有半里方圆,怎么突然引起武林注意

呢?”

孔三省道:“看他们是硬闯还是另有办法进去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不必靠近,就在这里可以看到了,你们注意,不到一箭地的杂林空隙外

就是中心古黑松林!”

海天峰道:“绕过去一点,否则听不出她们说话!”

烟池柳急急道:“五台谷九义似看到巴丹罗遗孀而绕到左面去了!”

距离中央古松只有百步了,耳听一声尖锐的怪笑响起道:“尸逐灵,姑奶奶们到了,你

还装作不知道?你不迎接,难道要我们硬闯?”

突听松林中有声音不见人,也是怪笑响起道:“乌鸦嘴、鸩姑姑,七十年不见了!怎

么,居然想起旧地重游了?”

后面鸩姑姑冷笑道:“当年为了‘天孙’钟,我们联手之事只怕在七十年后还是要东窗

事发了!”

“哈哈,那不要紧,我已有万全准备!”

乌鸦嘴阴笑道:“那七十年前‘天孙’钟是假的,六派掌门死得太冤枉!今天我们来,

目的要看看你在皇库盗的那一只是不是真的,假若又是赝品,那你又是空费心机了!”

忽然,松林中显出一条云雾般通道,巴丹罗遗孀两个老妇一闪而进,霎时不见了,同时

听到云雾里响起那被称为尸逐灵的大笑道:“两位的消息真灵呀!”

懒狗道人忽然恨声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孔三省道:“六派掌门在七十年前竟是死在他们手中,为的也是‘天孙’钟!”

海燕子道:“尸逐灵又是什么人?”

海天峰道:“假宏保,也许是真宏保的长辈,甚至是师傅!”

懒狗道人道:“我们怎么办?”

海天峰道:“我在想这座古黑松林,它是奇阵不会错了!”

孔三省道:“是什么奇阵呢?”

海天峰道:“我想到一半了!”

“想到一半?”懒狗道人叫起来!

“是的,可是多了二十株古松。”

孔三省道:“假设只有一百零八呢?”

海天峰道:“那就是三十六天罡、七十二地煞的天干地支阵!”

懒狗道人大叫道:“假设加上‘十天魔’和‘十地魔’呢?”

“好道士,真有你的,对!阵阵之间必有相生相克之道,否则配不拢,除了十天魔和十

地魔无以配天干地支!好,我们冒险闯!”

孔三省道:“小海!里面恐怕不止尸逐灵和巴丹罗遗孀三个人?”

海天峰道:“当然不止,不要问,尸逐灵还有大批重要心腹,已经看到的就有五台谷九

义。”

懒狗进人道:“恩施主能破此阵?”

海天峰道:“破尚谈不上,但他困不住我!问题是我担心乔乔和燕子姐,然而又不放心

把她们留在外面。”

海燕子道:“小海!我们又不是出道生手,乔乔不放心你,我也不放心三省!要去大家

去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冒险是一定的!不过我有个想法,这次进去,只要见到那尸逐灵就不会有

事!”

孔三省急急道:“这又是什么名堂?”

海天峰道:“这种人自视太高,他不会把我们放在心上,他有他的全盘策略!”

懒狗道人道:“恩施主,贫道不知破解之法,但知这种配合式奇阵必各有其门,双魔

‘奇门’和天干地支‘奇门’有独立也有重叠之分,恩施主必须观察确定后再行动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想不到道长对各种阵法知之精微,虽不能破,也不会误了,这是武当派与

其他各大门派光大之处!破阵与适应不同,适应重在前方,不必顾后,请道长在我身后,烟

姑娘和燕子姐随着孔大哥,成一线接近,切忌离线独行!”

懒狗道人紧紧跟着问道:“一进阵门,那尸逐灵会不会知道?”

“不会,不触动禁制,他除非亲眼看到,否则要踏入他的阵眼他才会发现,发现时他除

了出手,否则就只有让我们登堂入室了!”

接近松林,海天峰观察一会回头向大家道:“是重叠阵门,双魔阵门在前,我们判断正

确,如事先冒失直闯非被困住不可。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四十年前好像不似这种情形!”

海天峰道:“那点不对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地面上松叶盈尺厚,现在看来,地面松叶竟只少许,而且土上有一层氤

氲之气,同时松树亦有震摆之感!”

海天峰道:“这证明四十年前只有天干地支大阵,现在才加配‘双魔阵’,天干地支阵

比较正,及魔阵是霸,人困其内,有侵人修为之力。”

他忽然一步踏出,回头又道:“注意我的脚踏处,手不可触及松树,同时留心地上的小

石子,松树和小石子都是禁制,一触立显光华,阵势必然发动。”

孔三省道:“小石子似井然有序!”

海天峰道:“这松林中照理只有松叶,何能有石子?对方为了布阵之加强禁制,扫去松

叶,反而大露破绽!”

海燕子叹道:“识者不难,如入无人之境,难者不识,只要一步之错,立即陷入危地!

武功一道,真是深如大海!”

短短不到三箭之地,海天峰领着走了半个时辰,这是识阵而不破阵的麻烦,识阵要顺应

阵式,破阵须以强力反击,成功时天翻地覆,不成功顷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六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