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十七章

作者:秋梦痕

骆驼铃作梦也想不到,一下搞出来这么一个冒失鬼家伙,开始不放心上,但硬拚几招

后,他觉得不对了,发现冒失鬼拳头硬得很,起先以为是对方帮手,后来一看,竟是乱打一

通!情况不明,急急闪开,大喝道:“阁下是什么人?”

“哈哈,抢天孙钟的!”海天峰说完一掌劈出。

骆驼铃一听,心中大怒,全力迎出,轰的一声大震,自己被震退近丈,刹住退势一看,

对方动也未动!

这时的窝瓦本来在和巨灵人交手,他发现妻子多瑙不知运用机智,生怕被骆驼铃看出把

戏,于是冲了过来,猛向海天峰扑出,边扑边大吼道:“骆驼铃,你食言,增加帮手!”

“嘿嘿!窝瓦,他明明在帮助你方!”

窝瓦已向海天峰攻出,大叫道:“那我就打给你看!”

海天峰迎上窝瓦大笑道:“拿天孙钟来!”他不留情,也是一掌,又把窝瓦震退。

事实证明,骆驼铃没有话说,三人立即展开犄角攻势!

多瑙这时看出夫君的用意,暗骂自己糊涂,她忽然想到烟女独斗巨灵人,于是照汤抓

葯,也与烟女假戏真作。

百招过后,骆驼铃首先闪开,大叫道:“窝瓦,这小子搅局,下次再会。”

窝瓦嘿嘿笑道:“知难而退,那是聪明之举!”

海天峰哈哈大笑道:“天孙钟在那一位手中?我可不放弃!”

骆驼铃冷笑道:“武林中居然有你这种糊涂虫,滚罢!你去找尸逐灵要!”他说完向巨

灵人发出长啸,人也拔身而起!

窝瓦那还不明白,他当然不能和海天峰有所表示,人也奔向多瑙。

这时的巨灵人他听到啸声,心中简直糊涂死了,除了停手,他只有向骆驼铃跟去,别无

选择余地。

窝瓦带着妻子多瑙全力撤走,他们直奔数十里进入一座谷中,身才踏进该地,忽然有人

阴声道:“总督护!本座在此!”

窝瓦闻声立住,恭声道:“国师!”

暗中走出一个矮小老人,身后随着四名中年人,气势似与众不同,窝瓦迎上道:“国

师,属下惭愧,没有达成使命!”

矮小老头冷声道:“一切本座都知道,你不幸遇上中原青年奇人野火太子!”

窝瓦道:“属下曾经接过他数招,他的内力虽高,但却不怎么样?”

“总督护!本座是你师叔,不是为师叔的轻视你夫妻,你们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,这是

野火的功力神通,连本座也不敢轻估他,这是你师父在世时没有好好教导你,因此你连敌人

的深浅都察不出。”

窝瓦道:“弟子愚鲁!”

“不用说了,现在有两件任务再由你夫妇去办!”

多瑙道:“师叔!又是天孙钟诱敌?”

“你不愿奉命?”

多瑙道:“弟子不敢!”

“下次不许说‘诱敌’二字,‘诱’者假意也!你认为本座交与你们的天孙钟是假

的?”

多瑙闻言一惊,急急道:“弟子不敢!”

“哼,你师父虽然是本座师兄,我一直就不同意他教出的徒弟往往出言不加思考!”

窝瓦怕闯祸,急急道:“师叔,快请吩附工作!”

矮小老人道:“第一件,你们夫妇两人以最快方法查出太古魔、大反王来,见到他们只

有两条路给他们,一为投效本座,交出‘九天银河丹’玉盒,否则杀了,夺取玉盒!这两件

事情办完后,火速入北京,见你师弟宏保,他的工作毫无进展,他虽奉本座之命假受制于曼

殊室利,可惜他的细部计划无一成功!”

窝瓦道:“师叔,会见师弟后怎么办?”

“第一,教他向曼殊室利逐渐摆出强硬姿态,如曼殊室利大军再不入山海关,前提条约

全部取消!”

“师叔,假使曼殊室利施出要胁,弟子应教宏保如何应付?”

矮小老头道:“宏保近日请到一名中原罕有的高手,号‘大花面’,姓卫名理生,武功

不在宏保之下,你们去时,宜详细调查他的来历,重点看他与中原各派及野火太子有无关

系,如无可疑之处,由你们夫妇加卫理生协助宏保对抗曼殊室利,但要记住,暂时勿与骆驼

铃冲突,否则会两面受敌!”

“师叔!曼殊室利的动态近日如何?”

“他的攻辽战事不顺利,徒劳无功,所以我们没有利用他的价值了,目前他不离开中原

的原因,完全为了天孙钟和九天银河丹。”

矮小老人一顿之后又急接道:“近闻曼殊室利也在中原以重金聘到一个特殊人物,其名

‘赛云长’,你们要详加调查。”

“是的,师叔,属下可以告退了?”

“你们走罢,必要时,你们可派人向本座增援,本座会派‘四宿’去助你们。”他指着

身后四个中年人!

窝瓦急急道:“那敢请‘四宿’大人出马!‘四宿’大人乃师叔护驾,一时也不可离

开?”

“哈哈!窝瓦,你现在比过去会说话了,好好,你们走罢。”

窝瓦暗冒一身冷汗,带着妻子离开还不能太快,当然他不能表示内心的急急脱身感。

小老头心中有数,他那有看不出窝瓦恐惧之情,不过这对窝瓦很有利,老头认为他已把

对手征服了,因此他向四宿得意大笑道:“他怎么敢不听本座命令?”

四宿一直不插嘴,也许是他们的习惯,这时其中一人居然敢发冷声道:“主子,以威服

人,难以服心,你不把窝瓦夫妇早除去,迟早会吃他们虚与委蛇之亏。”

“哈哈,他们保王派势力虽不弱,但有宏保那个立场不稳的家伙踏在老夫脚下,其他又

怎么样?”

“主子!”另一人接口道:“宏保之亲娘年事已高,你控制他娘还有多少日子,加上宏

保还不一定是个真正的孝子哩!”

“好啦!我要接位的日子也不太长啦,真正的天孙钟一旦得手,老夫就会发动夺权大

事。”

小老头说完,只见他似向“古木易位魔林”方向而去,但不久,忽然有人道:“乔乔,

这一趟,我们可真没有白盯窝瓦夫妇一场!”

原来是海天峰,只见烟池柳在数丈外的石后伸出身子道:“最重要的是证明你推测不

错,天孙钟根本没有落在他的手中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还有,宏保的事不也全查明白了!”

“好啦!我们要不要去梨花峰了?”

“当然要去,三罗刹的底非摸清不可。”

“小海,那还摸什么?他们是来夺天孙钟的呀!”

海天峰道:“只是夺东西,我不在乎他们,那只是江湖武林行为,假如他们暗中与尸逐

灵或曼殊室利有勾结,其害就大了。”

“我看不会,不过罗刹人去梨花峰又是为了什么?这时会不会还在那里?”

海天峰一指左前方高峰道:“反正快到了,马上就明白。”

“小海,假如你单独遇上曼殊室利或尸逐灵,我们要不要动手?”

“不!这两人如同时存在,我要看他们互相残杀,这对我们有利,假如我向他们逼迫,

逼急了,他们可能魔性大发,先找我们的弱点下手,你不觉得,他们并未向我们的人下

手?”

“原来你是有这种心理!”

海天峰道:“不是听尸逐灵说过,他要窝瓦夫妇去找太古魔和大反王,这也是我希望

的!”

忽然,烟池柳一指远处道:“小海,那儿走着四条俏影子,该不是司马岛主和她三位副

岛主,她们也去梨花峰?”

“乔乔,你的视力还不够!”

“怎么!是别的女子?”

海天峰道:“我想是新出来的!”

烟池柳见他说到这里一皱眉,又不说下去了,怀疑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海天峰道:“我不明白我自己,每每发现武林有新的女子出现,老是有点不祥之感!你

看,那四个女子的轻功,你认为她们比你弱?”

烟池柳道:“原来如此,不一定是坏女子呀!”

“我们快走,她们是不是与罗刹人有关系?”

烟池柳见他是真担心,忖道:“这也难怪,他被魔星岛女子搞得麻烦透顶,好不容易把

那批人导入正轨,现在又出一批,难怪他急!”

未及上梨花峰,突然看到一个小女孩在前面路上,烟池柳一见急急道:“小海,快看!

那不是茶叶蛋孙女香香。”

海天峰急急追出道:“是她!不好,她的出现,老茶叶蛋一定也来了,他的前来,非有

大事发生不可。”

小女儿看到后面有人追,干脆回身不动,发现是海、烟二人,她竟高兴得跳起来大叫!

甚至往前奔。

海天峰接近问道:“你爷爷呢?”

香香笑道:“在八丈坪。”

烟池柳道:“你是说在半峰上那处小石坪上?”

“是啊!海哥哥、烟姐姐,江湖大起变化啦!”

海天峰忙问道:“你爷爷是单独一人在那里?”

“不,还有三个讨厌的家伙,我最不喜欢爷爷和他们见面了,可是他们比我爷爷小一

辈,爷爷又不好意思赶他们走,最使我讨厌的是,他们吃了我爷爷的茶叶蛋,连一文钱也不

给!”

烟池柳大乐道:“居然还有人敢白吃你爷爷的东西,他们是谁?”

香香笑道:“当然不是邪门人物啦!不过这三人在江湖上可真坏透了!”

海天峰哈哈笑道:“我知道啦!”

香香道:“你知道?”

海天峰道:“一个叫老通吃,一个叫寿器公,一个叫寿冢翁。”

“哎呀,全猜对了,海哥哥,你会算呀!”

三人登上半山腰,那是一处非常人能去的地方,居然是陡峭的半峰中生成一块小石坪,

名为‘八丈’,看起来竟大不了多少。

在石坪中,这时坐着四个老人外加一挑茶叶蛋担子,蛋锅里不但满满的一锅蛋,而且热

气腾腾,香香老远就大叫道:“爷爷,你看谁来了?”

天池老人一看是海天峰,立向另外三老道:“三位!对于两仪王母的事,一定要警告这

小子

,千万别大意!”

海天峰一到石坪,立即冲着茶叶蛋问道:“龙老头,香香说,江湖起了大变化,难道是

真的?到底是什么变化?”

老通吃抢口道:“小海!你急什么?这事情非一言两语就能说清的,你得先问问我和包

一材、黄老彭怎么会离开皇城才对!”

海天峰道:“那还要问,当然是因为骆驼铃奉命调回西域呀!皇宫里禁卫加强了,不必

你们防守了。”

黄老彭道:“才不是哩!”

“噫!那是骆驼铃赶你们出来的?”

包一材道:“也不是,骆驼铃明知道我们住在皇城是你的安排,他不来过问我们,但也

不亲自出面来会见我们,那算是与你有默契一样!”

烟池柳道:“他根本和小海没有见过面呀!”

茶叶蛋道:“妙就妙在这里,烟丫头,你能不服人家高明之处。”

海天峰道:“那你们倒是为什么离开皇城?”

老通吃道:“为了‘离恨天’人马出现禁宫各皇库的屋上!”

“什么?居然有什么‘离恨天’这名词?”

天池老人郑重道:“这倒是你意料不到的事,我相信你三位师父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

你,难怪你不懂‘离恨天’在武林的名词。”

海天峰问道:“诸老指的‘离恨天’难道是一门派名词?”

天池老人道:“你问对了,这名词在我茶叶蛋尚未成年时就听说了,后来在江湖上混久

了,渐渐的才知道其渊源。”

烟池柳道:“什么渊源?”

天池老人道:“这要提起本朝太祖皇帝打败元顺帝说起,元顺帝败走上都,即今之多

伦,他多亏他妃子荷欣拉的姐姐相助才能逃出云雾山!”

海天峰道:“不对呀!我听了元宫的故事不少,荷欣拉会剑术,是元宁宗的妃子,在元

朝未叶,她是元宫非常有名的剑手,怎么会是元顺帝的妃子呢?”

天池老人道:“历代宫廷中,都有一些狗屁糟糕的事情,元朝同样难免,你听的故事没

有错,荷欣拉确是宁宗妃子,可是顺帝继位时,他把荷欣拉也接收了!”

海天峰道:“顺帝真是狗屎!”

天池老人道:“还有更狗屎的啊!顺帝逃到上都后,他不但把荷欣拉姐姐救他出云雾山

的功劳给忘了,而且因另纳一名美女为妃之故,居然把荷欣拉给贬了!”

烟池柳道:“后来呢?”

天地老人道:“后来荷欣拉失踪了,不出五年,江湖上突然兴起个门派,那就是‘离恨

天’,这离恨天到底在那里,当时武林可说无人知道,直到一百多年前,才有人怀疑这个古

怪门派是在杭爱山脉之中,也就是古燕然山中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这一门派的开山祖师就是荷欣拉王妃?”

天池老人道:“不是她,就是她姐姐,但在江湖变化之下,这个‘离恨天’越来势力越

大,又过三十年,这是指七十年前,‘离恨天’发展了两支,一为‘北塞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七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