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十九章

作者:秋梦痕

海天峰道:“当然对你我而来,他不敢以实力对抗我们,只有采取要挟了。”

司马裳舞大怒:“我非杀他不可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先别说大话,人在他手中,我们要小心!”

奴奴道:“我有办法查出四位姐姐的去处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你已学了你太姑婆的神符法了?”

奴奴道:“我全会!不过我怕遇上太师公!”

海天峄道:“你太师公是谁?”司马裳舞道:“就是‘失心神魔’他是金头神巫的师

兄、但师兄妹为人不同,不过奴奴的太姑婆不愿和‘失心神魔”公开翻脸!”

奴奴忽然道:“我察出来了,野火判断不错!.四位姐姐在三十里外,他们被五个人制

住……噫,奇怪……”

海天峰道“奇怪什么?”

奴奴道:“符灵反应,她们被制住又加保护,这是怎么一同事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追上就明白了,快走—!”

第一九章九阴游魂

追到一条河边,立见杀气冲天,司马裳舞惊奇道:“是骆驼铃和巨灵人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还有三个被困的是什么人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可能是骆驼铃手下,对手二十几个,看样于,骆驼铃想突困,但又力不

从心!”

少通吃道:“快找烟姐姐她们要紧,对手是赤修罗教的人马!”

司马裳舞急向海天峰道:“你查江岸下,岳葯她们八成被困在什么船上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慢点,我看到老花子了!”

“在那里?”司马裳舞话才问出口,人却朝一处林牛奔,那正是海天峰发现老花子的地

方。

四人一到林中,只见老花子面前制住一个中年人,海天峰急问道:“他是谁?”

老花子道:“是赤修罗教青色主教!小海,四女下落不明,快问他!”

海天峰道:“赤修罗教三大护法之下就是五色主教,地位不低,他不会说的!老花子,

你问他,不说就宰了他,我去找丑子午,他一定亲自在此”

司马裳舞道:“那困骆驼铃的为首老头又是谁?”

海天峰道:“是赤修罗教中唯一长老‘鬼面天王’,他也是赤修罗王丑子午的伯父!.

裳舞姐

,你注意他,千万别放他走!”

司马裳舞道:“我恐怕挡不住‘八修罗功’?同时,骆驼铃似被困住在‘修罗大阵’

中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的‘地狱追魂’拖住他,等我来了再下手!”

“吓!奴奴和小甘呢?一眨眼不见了!”

海天峰急忙道:“奴奴符法精深!别急,她施符术,连小甘也带走了,八成是去找三位

副岛主和乔乔。”

“这就怪了,她带小甘去作什么?”

海天峰道:“奴奴不认识三位副岛主和乔乔,见面怕生误会,有小甘,一切不就顺利多

了。”

“嘿!这丫头真精明,她一下想得这样多,好了,我去监视鬼面天王,你去找赤修罗

王。”

奴奴是真如海天峰所判断?没有错,她在小甘身上贴了一道小符,而且暗暗告诉小甘,

二人直奔河岸去了!这时已经到了岸边。

“奴奴姐,我真的连人影都没有了?”

“小甘,相信我!你看,对面有人来了,你试试看?”

少通吃好奇,迎上一个由下游上来的大汉。

“小甘,不能出声啊,他也是赤修罗教的高手,八成是巡查河岸的。”

“奴奴姐,我可以出手?”

“别出手,你看,到处都有赤修罗教的人,你制住一个,其他就会全被惊动!”

少通吃已经距离那大汉不到三丈远了,这时那大汉似真的一无所睹,小家伙还不敢确

定,他在地上拾起一粒小石于,顺手一弹,小石子直飞大汉脸上,“嗤“的打在鼻梁上!

大汉鼻梁中了一下,虽然不重,但却火辣辣的,他四面一看,大骂道:“他妈的,是谁

在开玩笑?”

四下那有人?大汉楞住了,这一下可把少通吃逗乐了,他几乎笑出声来,一不作二不

休,他又要拾石子!

奴奴急急上去,一把拉住他道:“别捣蛋,快看河下那条船!声音很轻。”

少通吃发觉河下停着一艘小快船,船头上坐着两个带剑持刀的男女,似有所悟,悄声

道:“难道三位副岛主和烟姐姐被制住在船上?”

奴奴道:“我们上去,先点倒那两个男女再查看!”

少通吃这次胆大了,他能见人,人不能见他!一高兴,飞身而上,脚才踏船,右手如

电,“嗤嗤”!立将两个男女穴道制住。

奴奴跟脚而到,她向船舱中一看,可惜大失所望舱里堆满了箱笼之物,那里有烟池柳和

三位副岛主?

少通吃急向奴奴道:“我们自费力?”““不要气馁,我们往下游查。”二人上岸,顺

河往下游,少通吃忽然道:“快看,司马姐攻进赤修罗教的人群啦!”“噫!你海哥哥那去

了?”少通吃道:“我发现他与老花于往上游去了!”二人正在走着,耳中却传来两声痛

哼!奴奴猛把少通吃拉住道:“注意河岸的石岩上!”“奴奴姐,那上面有人?”“有人下

手杀人!”二人急急往岩石上奔,一到,少通吃惊叫道:“这里有两个大汉被杀。”少通吃

声音不小立即有人喝道:“什么人?”“吓!是烟姐姐!”岩石后伸出一个少女的脑袋,只

见她四处乱看,那正是烟池柳,可惜她看不见少通吃。“烟姐姐,我在这里!”少通吃边叫

边向她走。

人影儿也没有,听声音很熟,烟池柳的表情有点惊疑。

“烟姐姐,我在这里”.少通吃已走近。“小甘,你在那里?”

“烟期姐,我在你面前,对了,你不能看见我啊,我是隐身的!”

奴奴立即把少通吃的身上小符揭去,使得少通吃霎那现出原形,烟池柳一见惊呆了,急

问道:“你会隐身?”

少通吃忽见奴奴已现身,轻声向烟地柳道:“烟姐姐,她是奴奴姐,是她的法术把我隐

身的,好神奇啊。”

烟池柳一见奴奴美得出奇,立即上前拉住道:“妹子,我怎么叫你?”

奴奴笑道:“我叫奴奴,是跟海大哥和司马姐姐来找寻你的,.怎么了?你没有被‘半

魂游’法制住?还有三位副岛主呢?”

烟池柳道:“说来话长了,司马姐姐和小海呢?”

奴奴指着远处道:“司马姐姐正在帮助骆驼铃,海大哥和老花于向上游找你去了!”

烟池柳道:“好在是骆驼铃把赤修罗教挡在这里,否则我们不知被赤修罗教运到什么地

方去了!”

少通吃道:“你们是如何中了敌人‘半魂游’的,三位副岛主呢?”

烟池柳道:“我的‘八洞神功’本来不怕某些邪门,可是三位副岛主被敌人制住时,我

想我要抵抗也不行,加上老花子也不够,于是我就不敢惊动老花子,因此我也假装被制

住。”

奴奴道:“之后被敌施法把你们引到这里?”

“对,但一到这里就遇上骆驼铃,因为骆驼铃在我小时候就认识我,他与巨灵人和他三

个手下在见到我的情形不对,同时赤修罗教又先发制人,立即和骆驼铃打斗。”

奴奴道:“岩石上两个大汉是烟姐姐杀的?”

“不错,他们是看守我们的人,刚才他们发现我没有被制生;就想向我下手,我不得不

杀他们。”说着领二人走进岩石后又道:“三位副岛主被我点了穴道,否则她们不知走到那

里去了。”

奴奴急忙又拿出六道小符道:“你们各贴一道在额上,.我们三个各背一个去找海大

哥,我不能解‘半魂游’大法,非海大哥不可,”

烟池柳道:“贴上符,敌人看不见?”

少通吃道:“你刚才不是领教过啦,奴奴姐的法术真神奇.”

烟池柳急急道:“又有四个大汉上来查看了.”

奴奴笑道:“我们把三位副岛主抱上难走的地方去,看看这四个家火见到了那两个死人

是什么表情?尤其是不见人质了。”

烟池柳道:“杀了他们算了。”

“不,烟姐姐,我们为何不拿他们作引见呢?他们最后一定会去向赤修罗王报告同党被

杀,人质被救了,这样我们就容易找到魔头啦。”

烟池柳道:“找到又怎么样?我们还有三个人不能动啊!”

奴奴道:“发现魔头后,我们抽出一个人去找海大哥!”

少通吃道:“有道理,他们上来了。”

四个大汉一上石岩,第一个看到两个死人时,面色大变,大叫道:“出事了,两位副教

主被杀了,快找四个丫头!”

其他三人猛扑岩后,又是同声大叫道!“不见了!”

另外一人道:“快去禀告三位护法.”

四个大汉又在岩石上各处寻了一会,才急急向南奔!

奴奴轻轻噫声道:“他们向南?”

烟池柳道:“他们奔徕河与易水河之间,我们不用追了,我知道他们要去那里。”  

少通吃道:“我也明白了,去浃河与易水之间没有意义,他们的头子一定是在云蒙!”

“叮!云蒙?是在云蒙山区的紫荆谷!”

烟池柳道:“我更明白了,罗王本来是在这里,后来发现了小海才急急离开的,这四个

大汉是来偷偷的想提我和三位副岛主!”

奴奴道:“我们就在这里等,海大哥在上游找不到烟姐姐,他还要回来的!”

少通吃道“快看.赤修罗教主走了,阵势也散啦!司马姐姐和骆驼铃追赶鬼面天王去了

烟池柳忽然惊喜道:“快看!三位副岛主可能是失去了控制,她们醒过来了。”

首先醒过来的是岳葯,只见她迷迷糊糊道:“我们为何在这里?”

烟池柳立将经过告知道:“我们中了道啦。”

不一会,莫鱼和武玉全醒了,她们一听遭了‘半魂游’,莫不十分难过。

奴奴道:“我看我们不能再在这里等了,大家去追司马姐姐为要。”

烟池柳问道:“你替我们贴上六道符,时间能维持多久?”

奴奴道:“贴在衣服上能过五个时辰,那是‘符隐’!符咒不同,如改贴‘符遁’,足

可过三至五天,但要贴在天灵或丹田。”

岳葯道:“我们贴了符隐?”

少通吃道:“你还不知道?我们可以看见别人,别人不能看见我们啊!”

莫鱼道:“为何不贴‘符遁’?多过几天不更好?”

奴奴道:“贴丹田要大家自己贴,别人贴怎好意思,自己贴先要学符咒!”

武玉道:“你替我们贴在额上呀。”

奴奴笑道:“这种符长有三寸,宽有两寸,贴在额上实在难看,我从来不贴。”烟池柳

道:“管他的,只有自己,只要不搭住眼就行别人又看不见。”

奴奴笑道:“那我就替你们贴啊!有点像僵尸鬼呀!”

岳葯笑道:“快贴!我们好动身。”

奴奴拿出符来,念动咒语,替每人额上贴了一道黄纸,看起来真有点邪门感,少通吃拍

手笑道:“大家排起来,跳跳看。”

烟池柳叱道:“别胡闹,我们走!”

临走时奴奴忽在岩石上以指刻下:“烟无恙,.去云蒙。奴奴留。”一行字,笑向烟池

柳道:“海大哥和老花于必定会来这里眺望,他们见字必定追来。”

“奴奴妹子,你真精明,”

五个少女带着小甘走后,当地不见海天峰到来,但意外的来了司马裳舞和骆驼铃两人,

然而巨灵人与另外三个中年人却又不见了!

司马裳舞何等细心,她已发现岩石刻字,但她不向骆驼铃说明,只笑道:“骆侯爷,鬼

面天王的手下,你我宰了不少,但没有捉住他,你想要赤修罗教所得的两只玉盒又落空

了。”

骆驼铃道:“玉盒落空事小,烟池柳遭遇‘半魂游’邪功事大,岛主!海天峰太不负责

了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你骆侯爷为何对烟姑娘如此关心呢?”

“不错!我是关心,因为我是烟姑娘视为兄弟一样的大哥!”

“哈哈,就只有这一点原因?”

“司马岛主,你好像是在追根究底?”

“侯爷,有些事情不可勉强阿!对不起,我少陪了。”

“司马岛主,请你带个信给野火太子,从现在起,我不许他再到北京来。”

“骆驼铃,你凭什么?”

“司马裳舞!你别站在野火一边,他如再入京,那就叫他尝尝坐天牢的滋味。”

“骆侯爷,那你就准备好了,野火的行动,我看连当今皇上也拿他毫无办法。”

司马裳舞尚未动步,骆驼铃已经拨身冲起道:“我知道野火有两套,但我的五丁神功还

没有遇到过对手。”

“骆驼铃,为何不提你的‘身剑合一’呢?”

司马裳舞见他消失后,自个儿发出冷笑道:“真是自大狂!”

“哈哈!裳舞姐,你气什么?他连你都打不过啊。”

“小海,你早到了!”

海天峰一人由岩石后走出笑道:“老花子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九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