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 二 章

作者:秋梦痕

猛虎妪一听商丕口气,陡然吼起来道:“混账,书是我兄弟的,我不找你算账,已经是

我宽宏大量了,还说书是你的!”

海天峰立向商丕道:“书主人,我可要少陪了!”

猛虎妪大喝道:“小子,把书留下放你走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可以,只要书主人一句话,我可没有权!”

商丕道:“海天峰,你走!没有我的同意,天王老子你也不许给!”

猛虎妪大怒道:“谁敢不将书留下!”她又掌一措,直奔海天峰。

商不大喝一声,横身拦住,一触即发,立即开打!那两个青年男女一看有机,同时向海

天峰扑出,但未接近,忽听一声娇叱,突从空中落下一个少女。

海天峰一看是申君叹,立即道:“小姐,快出手,我在前面等你??

申君叹道:“当心前面,有苗王乌脱古!”她玉手一指,立将王郎、王璋接下。

海天峰闻听有苗王乌脱古在前面,不由忖道:“想不到那苗子也到了,我倒要会会他

—??

一看没有人迫他,海天峰放开两腿就奔,不到十里,忽然看到了三个老人在动手,他一

见惊骇不已,暗忖道:“苗王乌脱古、“剑谷饿虎”蒋文宏、南海魔鲸胡一吞,奇怪,他们

为了什么打起来?”

三个老人之中,有两个是奇装异服,另外一个却形同疯子,海天峰问在暗中,他心里有

数,那是三个武林顶尖人物,非霸即魔。

海天峰正看得有劲的时候,耳中突然传来一声冷笑道:“海天峰,何必藏头露尾,他们

都是找你来的!”

一个三十余岁的大汉闪身而出,这又使海天峰大感意外,一看之下,哈哈笑道:“原来

是“大乌龙”张天豹,怎么了?好久不见了,此际出现,莫非有人出高价买你来杀我??

“海天峰,想杀你的人,少说也有十几个,不过我要的价钱很高,比杀任何人的价钱高

出一百倍,可惜没有人出得起??

“哈。张天豹,难道我真有那种高价不成,好。承蒙高抬了!”

“海天峰,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,你可不要信口敷衍我??

“什么事使你张天豹如此郑重,问吧?”

张天豹道:“在邪门中传言,你是废帝之子,这可是真的?”

海天峰叹声道:“我的身世,连我自己直到今天还是一个谜,你叫我拿什么真话相告

呢?”

“竟有这种事,我觉得更不解的是,你的一切,在邪门中以非常了解,但在正派中却无

人清楚,这真是武林一大奇闻??

海天峰笑道:“这就是邪、正不同之处,邪门人物老想揭人之底,动人歪脑筋,正人无

求无慾,他何由追人根底?似你这种只知金钱而不问是非之人,那当然不必打听什么了??

张天豹哈哈笑道:“当前三个老家伙就是找你来的,怎么样?一千两银子一个,我替你

收拾他们如何?”

海天峰笑道:“我没有那么多银子,同时你也收拾不了他们,张天豹,你认为他们是三

只兔子,得了吧。他们的功力,没有一个在你之下??

现场上这时打得天翻地覆,张天豹一看冷笑道:“海天峰,你说我不是他们的对手?”

海天峰道:“单打独斗,你确实能占一点上风,要想一一制服他们,你自己比我清楚。

你看看他们的出手就明白,否则他们也不会雄据一方了??

张天豹道:“那三个老魔都在找你,打起来的原因是为了不许别人先得手!”

海天峰大乐道:“那我就不必出去了,同时也不必在这里看热闹啦??

张天豹问道:“你要去什么地方?”

“那是我的事,我总不能把我要去的地方,告诉要拿我卖钱的人呀!”

“海天峰,好!我本想告诉你一件不好的消息,这样看来,我也不必多嘴了??

从张天豹的表情上看出,显然不是小事一件,海天峰郑重道:“我有不好的消息!好,

我要去三元观!”

二!c“去三元观找你的好友“小真人”仙拂子,哈。你不必了?”

海天峰惊问道:“他出了事?”

张天豹冷声道:“我把他埋了!”

海天峰突伸五指,一把抓住张天豹的胸襟,右掌待发。

“慢点,小海,难道你不问原因。,”

“混蛋,你得了人家多少钱,居然去杀一个与世无争的小道人,今天我要你偿命??

“海天峰,别人杀死他,我不忍见其曝民荒野,难道我埋错了?;”

闻言之下,海天峰火速收手道:“对不起,我大胄失了!”

张天约摇头道:“不必道歉!听到消息总而不激动的家伙,我才不欣赏!”

海天峰急问道:“你看到是谁下的毒手?”

“我看到?我看到我还不出手,那我算什么东西?可惜当我发现尸体时,小真人已经断

气很久了??

“张天豹,你不看伤就埋掉?”

“海天峰,你又来了。谁说我不验伤?他满面是血,又不是兵器所杀,也不是拳脚致

命??

“满面是血!”海天峰猛跳道:“死于“血口喷人”!”

张天豹道?俺跗鸺矗乙踩隙ㄊ恰把谂缛恕钡难kγ邢覆榭瘁幔⑾中∫

徽嫒?

的面部呈现无数小孔,形同遭遇了铁砂炮震一样,后来想到小真人怎会遭到朝廷官兵的

火炮营攻打呢?同时火炮营又是镇守山海关的神秘武器呀!”

海天峰苦思一会道:“那是谁下的毒手,那种小孔是什么兵器所留?”

张天豹从身上拿出一点东西,那是碎铁粒,他交与海天峰道:“这是从小真人面上小孔

中挑出的,你看看!”

海天峰接过一看,惊疑道:“这是不规则的猎铳铁砂!”

“不,再强烈的猎铳,打入皮肤也不过一粒米深!我挖出这粒是入内最浅的,已也深及

头骨了,有的已经穿进头骨??

海天峰道:“你一定已想到是什么人干的了?”

张天豹道:“说句良心话,以小真人的功力,他虽不比我强,但也足可与我打上五千

招,由此推断,杀他之人确曾逼他动过手,以尸体现场地面情形看,起码也打过几千招了,

敌人似在急慾得手之下施展这种经货才杀死小真人的!”

海天峰道:“这家伙功力不在你之下??

张天豹道:“我从来不说面子话,小?d闾倒按蟪峭婪颉泵挥校俊?

““血口喷人”的师兄!”

张天豹道.!““血口喷人”以喷血杀人,我想“大城屠夫”也练就什么口中阴功,这

口中阴宝竟是铁砂,而且有毒!师兄弟难免有同一形势的绝功??

海天峰拱手道:“再会了!”

“你要去那里?”

“找“血口喷人”查他师兄??

“小海,别想摆脱我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要跟我去?”

“嗨嗨!你身上的东西不少,无一不是古怪玩意,我不会让别人把你捉去,再说嘛,人

家杀了你,我总得要同尸体呀!”

海天峰冷笑道:“别的东西我没有带在身上??

张天豹道:“那尊小木偶呢?你是不会放在别处的??

一言提醒,海天峰且拍衣袋大声道:“醉鬼,是谁杀死我好友“小真人’仙拂子?”

袋里没有回音,张天豹骂道:“可恶的小木偶,它又喝醉了??

海天峰道:“你可知道“血口喷人”在什么地方?”

张天豹道:“许我同行了?”

“快说!”

张天豹道:“跟我走,他在臭泥潭??

两人正待动身,突听到一连发出三声苍老的大吼追到!

海天峰回头一看,笑向张天豹道:“要命的散了场,现在全追来了??

“苗王乌脱古、剑各饿虎将大宏、南海魔鲸胡一吞!”张天豹口中数着,立即一横身大

喝道:“三个老糊涂,你们要怎么样?”

第一位是个老苗子,首先扑近大叫送:“大乌龙,你要架梁子!”

张天豹嘿嘿嘿笑道:“你们三人都向我出遇价钱,可惜价钱不高,海天峰这件货品,是

我手中最有值钱的货品,我要保护着等大主顾!”

第二位赶上的是个形同老大虫的人物,只见他大吼道:“老夫一文钱也不出了,老夫要

亲自动手,滚开!”

张天豹哈哈大笑道:“饿老虎!听说你们三人自出道至今从不和人联手,我想你们今天

被势所迫,也得破个例啦!来来来,要夺我的货品,先得把我这货主摆平才行!”

第三个老人是一身海盗装,表情阴阳怪气,一看就知是个阴狠人物,只见其赶近向剑各

饿虎冷声道:“蒋大宏,你那“群虎剑法?苯裉煊錾弦恢槐ⅰ⒈嗾慌禄⒗狭?”

剑谷饿虎问言大怒道:“胡一吞,刚才如不是苗子在旁捣乱,我非宰了你不可!”

三个老魔虽不联手,但谁也不愿先出手,大乌龙张天豹的字号不是武林人人都了解的,

一旦斗上一次,以后没完没了!

海天峰只是不言不语,静静的袖手含笑,张天豹口头叫道:“小海,你先走,谁要出手

拦你,我就和他拚到底!”

海天峰海没来得及开口,突然听到一声震天长啸传来!同时,那三个老魔闻声之下,人

人都有点不自在,首先,只见苗玉鸟脱古一长身,人已朝东面奔出,那都不是迎着啸声发出

的方位。

紧接着,剑谷饿虎蒋大安、南海魔鲸胡一吞,互望一眼,没有向张天豹留下一句门面

话,人也拔身而起,去势如风。

海天峰一看楞住了,在他看出三个老魔面上的表情判断,那是一种疑惧之情。

张天豹不比海天峰,他突然回头问道!“小海,那鬼叫之声是什么玩意?”

海天峰摇头道:“我也不明白!从啸声里听来,这绝对不是一个练正宗武功的人,也不

是一蚌正派人物,声音里带若无比森森的然气??

“他妈的,难道又有一个阎罗王到阳世来了,我才不信邪!”

海天峰起步笑道:“也许是魔鬼再生教主“阴阳主宰”经过这里,不过现在我已无心去

查看,走!我们到臭泥潭去??

张天豹追在后面道:“我还没有和“血口喷人”交过手,你怎么样?”

“我,我连面都没有见过他??

二人走了十几里后,天色已经是黄昏后了,张天豹道:“只有几里路了,现在向右前方

走,远处高峰后面就是臭泥潭!”

海天峰急指适:“前面林中有火光,有人准备在林中过夜了!”

张天豹道:“摸他一下,看是什么人!”

林子里有五个人其中一个年纪最老,看不出有多少岁了,赤发赤髯,面如古铜,两眼似

鹰,鼻高而勾,但不是西方人,另外一个黄袍白发,足有六七十岁了,正目精光四射,一看

便知是个十分阴险的魔头,另外还有三个五十几岁的中年人,但没有一张好脸!他们围住一

堆火,似已吃饼东西,地面散落许多骨头。

头上赤蓬着散发的老人这时发出严厉声向一位中年人道:“地护法,你见过大阴王

了?”

那个中年人起身追:“禀教主,九阴王“石化精”不肯亲自接见属下,他只派大徒弟

“大城屠夫”出面!”

那白发老人道:“大城屠夫要你到这里与“血口喷人”商谈未来大局?”

“是的,副教主,我看那不是诚意!如有诚意,九阴王不会把未来大事交与他二弟子谈

判!

赤发老人阴笑道:“说诚意,本座又何尝有,地护法此去,可知本座真正用意?”

另一中年人道:“教主,地护法当然知道!”他忽向地护法道:“看出大阴王那些虚

实?”

地护法却向第三位中年人道:“当我与“大城屠夫”会谈时,人护法看出什么了?”

日一一一那中年人道:“九阴王手下的实力不会比本教弱!”他欠身向赤发老人道:

“禀教主,九阴洞人物很多,男女老少,无一不是武功高强之人!属下看到一个少女,她的

地位如何不明白,在言语上,发现“大城屠夫’在有意无意中让她三分!”

赤发老人道:“那是九阴王关门弟子九阴花谷红梅,也是九阴教中最有权利之人,今后

你们要当心,她已尽得九阴王所授??

白发老人笑道:“教主,你的关门弟子“修罗香”西茜不也尽得教主所授,难道还在茜

“九阴花”之下!”

赤发老人忽然得意道:“在当今少女中,武功能相匹的只有三个人,西茜确是可造之

材!”

他忽向三中年人之一道:“天护法,我那小茜茜为何还不来?”

那中年人道:“禀教主,少教主发现了烟池柳和“天外帝子”孔三省走在一块儿,少教

主不知为何忽然进去了?”

赤发老人点头道:“我说过,武林三大少女,就是指烟池柳、九阴花和西茜,西茜见到

烟池柳,你们想想看,手会不痒?”

白发老人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二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