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二十章

作者:秋梦痕

“老丑,玉盒不见呀?”

“当然!她派人送给两仪王母了,她是两仪王母的心腹。”

海天峰立向大家道:“我们向上走,不知老丑说的悬崖在那里?”

孔三省道:“一直向前,这条沟的尽头就是猿愁崖!”

海天峰招手司马裳舞道:“我俩先抢上去!”

司马裳舞急急跟上,二人提功似箭,抢登崖顶后,立向四周察看。

“小海!你别把我当帮手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一个人不可冀望万能,你是对刚才之事有所感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我听到那声音为什么没有勇气了?”

“这是对的,没有把握的事,冒失就是不智,你若冲下去,反而误了我出手!”

这时大家都登上悬崖了,老通吃立即分派人手,各守重地,他又向海天峰道:“现在只

有等天亮后再合计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老丑指定守住这里是什么意思?”

孔三省急接道:“这是云蒙山正南面,上峰有四条路必须通过这里,同时此地可以看到

左右侧,只要有人想偷过,绝对逃不出视界!”

海天峰摇头道:“人多是难逃过,以最高轻功溜脱一两个没问题,同时我还不想捉住

他。”

第二0章野火奇人

老通吃听说不愿守悬崖,急急向海天峰道:“小海,老丑要守悬崖,必定有他的道理!

你的理由又是什么?”

海天峰道:“老丑一定是要暗中深入查看,甚至还有卫理生和果露分头搜查,我不守悬

崖,与他计策毫无冲突,反而有利,我准备慾擒故纵,张开这道缺口,让那个水晶鳗从这里

逃去!我更不愿和那些人共同围困。”

寿喜公道:“水晶鳗一旦逃出,他若找到了天孙钟,再寻他可就如大海捞针了!”

海天峰郑重问大家道:“此去向南,有些什么名山?”

孔三省道:“向南是平原,极少高拔名山,向西有五台山脉,主峰五台山,偏西北有恒

山,再过去,山头更多了!洪涛山、馒头山、句注山、黑驼山、管涔山等等连接不断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我只知这是太行山脉,现在我们分成四路,选要道分布于五十里外,三日

后在神池城会齐,有消息追消息,无消息到时再商议!”

老通吃道:“你决心撤开此地?”

海天峰道:“这是一着棋,不过这一局恐怕要下一个月或数个月之久!”

懒狗道人道:“恩施主,那就请分派吧!”

“应天道长,分派不敢,我只带少通吃一人走,其他请老通吃安排。”

司马裳舞大出意外道:“你连乔乔也不带去?”

烟池柳急接道:“小海有小海的道理,司马蛆姐,你别左右他!”

海天峰招手少通吃道:“小甘,我们走!”

这下连几个老人也楞住,他们不知海天峰到底有何玄妙?眼睁睁看他带着小通吃如飞扑

下崖去!

少通吃拼命追,一口气追出数十里,天已大亮了,他大叫道:“海哥哥,慢一点,我不

行了啦!”

海天峰站住等他赶上道:“真没出息,还不到三十里。”

“嗨,我已尽了最大的力量啊,这是山区,不是平地啊,平地再快一点也没有关系

呀!”

“好了,我本来是要单独走,带你来是要你认路,前面是什么地方?”

“你拐了弯,现在是向西,前面是一片荒野,可没有地方吃早餐啊!”

“忍着点,前面一排高地是那里?”

“我们到了五迥岭的北端,现在要翻五迥岭了!”

“小甘,一路留心,有野狗就打几只,到了岭上烤着吃!”

“海哥哥,你倒说说看,我们要奔到那里去?”

“小甘,一直奔神池城,除非路上出事,否则日夜赶!”

“喂!你到底搞什么鬼?说一点给我听,也好使我心安一点呀!”

“小甘,等一会,你就有点明白了!”

二人又展开四条腿,再全力朝五迥岭翻登,刚到岭上,忽见一个老太婆坐在地上,老太

婆太老了,又是驼着背,小甘一见,猛地叫道:“金头神巫”

奇怪,海天峰看到一点也不稀奇,他反带笑上前道:“太姑婆,有小甘跟着,劳你久等

了!”“小海,不止是尸逐灵一个啊!”

“什么!在崖上,你老不是说只他一个?”

“对!在崖上,我告诉你的是只有他一个,但后来又有魔鬼再生教主,和‘离恨天’的

‘四象殿主’,恐怕还会有其他的人物。”

“太姑婆,我要向你道歉,我没有带奴奴来!”

“小海,你的决定是对的,我不怪你,把小甘放在神池城与大伙儿会齐最恰当,当时你

如说出原因,必定会使大家心情大乱,那时你把大冢带着走,非误大事不可,叫他们分四路

到神池城

,既不引人注意,同时也可看看各方动静。”

海天峰道:“那水晶鳗是几时逃过包围向南去了?”

“在你登上高崖之际,他由曼殊室利一方逃出,这人不但功力高出我的估计,他的机智

也是

一流的,这一路,连我老婆子也被他摆了!”

海天峰道:“我怕他不会直向南奔?”

“你的想法与我一样,他已经改向西去了!”

老太太说完拿出一包东西道:“别打野味了,这包东西够你们吃到神池城,现在快动

身,边走边吃,你已落后三批了!”

老太太说完一晃身,立即不见,这下小甘开口了: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

海天峰打开包里,取出半只鸡交给他笑道:“别这样那样了,边吃边走!”

“海哥哥,到了神池城我得留下等人?”

“不错,等大家一到,你把事情转告,那时司马裳舞只带烟姐和奴奴全力追我,其他的

人由你老爸安排,同样要向西进,这是目前情况,也许还有变化!”

第二天晚上,海天峰看出少通吃不但是满头大汗,人也疲倦不堪,心中不忍,问道:

“我们到达什么镇口了?”

“问镇干啥?每次经过城镇都不入!”

海天峰道:“我想在镇上休息到半夜再走。”

“海哥哥,别为了我误了大事,走慢一点就行了。”

“小甘,反正落后别人了,我决定要休息几个时辰!”

“前面是繁峙城,何必在这沙河镇休息?”

“到繁峙城还有很远吧?”

“天亮就到了!”

海天峰道:“不行,那太远。”

其实少通吃是咬着牙根撑的,既然海天峰决定要休息,他当然高兴,提起精神,二人就

在大街上找到一家客栈,开了上房,洗澡、吃饭,少通吃衣也不换就倒下了。

沙河镇是位于东西交通唯一的大道上,甚至是丁字大道,还有一条直通南台山,因此,

栈房里常常客满。

在客人进出频繁之下,海天峰如何静得下,他之所以要休息,完全是为了少通吃,自己

不在乎,一看小家伙打起呼来,他顺手把房门带上,准备到外面溜溜,但一出房门,他突然

发现了两个男女老人,他记得清楚,那是终南八老中飞剪姥姥和九头怪叟!于是,海天峰暗

暗注意了。

在海天峰继续向店前客厅行去中,忽然有人在他后面轻声叫道:“公子,等一下再出

去。”

海天峰闻声回头,但不见人影,在他一怔之下,他背后一间上房又传出声音,道:“公

子快进来!”

原来人在房里,海天峰立即推门进去,啊!是‘北胡双奇’窝瓦和多瑙夫妇,海天峰高

兴道

“大叔、大娘,你们也来了!”

窝瓦让坐,多瑙端茶,夫妇二人对海天峰十分恭敬道:“公子,刚才你看到终南八老之

二了。”

“你们不能与他们会面?”

多瑙道:“不是,终南八老根本不认识我们,我要公子进来,是要公子知道终南八老全

到齐了!”

“我懂了,你怕我与终南八老起冲突,结果以一对八。”

窝瓦道:“公于,假设如是,还有我们两口,算来以三对八!”

“窝瓦大叔,不会冲突的,我还要利用他们啊!对了,尸逐灵过去了,两位当然知

道?”

多瑙道:“尸逐灵现在前面,我们是奉命监视曼殊室利和‘离恨天’人马的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尸逐灵查出水晶鳗的消息了?”

窝瓦道:“那个海上来的水晶鳗不得了,公子,他的武功高深莫测!”

“你们怎么知道?”

“原来公子还不知道,尸逐灵和他拚得十分激烈,那水晶鳗如不怕人多,他与尸逐灵还

不知谁会死亡啊!”

“有这种事?”

窝瓦道:“还有怪事,魔鬼再生教主也遇上水晶鳗,但交手不到两百招,水晶鳗就开

溜。”

海天峰道:“窝瓦大叔,我真谢谢你给我这宝贵的消息!大叔,我不能在你们这里久

谈,怕给你们带来麻烦!”

多瑙道:“公于,有机会前途再会。”

海天峰干脆不往前面去了,同到自己房里,推想一下,自言道:“水晶馒能斗尸逐灵、

魔鬼再生教主平秀吉又能与水晶鳗动手,这下好,我的强敌越来越多了!”

“咚咚咚”房门忽然响起来,海天峰闻声一怔,想不下去:“谁?“

“小海,是我!”

海天峰一听是个老人声音,开门一看,只见门口立着一位草帽低压的乡下人,但说然之

间,他笑了道:“老丑!”

“小海,把小甘交给我,你去前面会烟女和奴奴!”

“她们?……”

“是我安排的,其他人已通过繁峙城了,你会到二女后,火速绕过管涔山,直赴靖边

城,到了靖边,卫理生会指点你下一步行动。”

海天峰点点头,他不走前面,也不上房,侧身由店后绕出,一口气全力奔了近三十里!

远远的看到两位少女在前面,海天峰立即出声道:“乔乔!”

那正是烟池柳和奴奴,二女闻声回头!

海天峰走近道:“快走!”

“小海,司马姐姐还在更远的前面!”

“噫…老丑没有提她?”

“这就怪了,是老丑叫懒狗道人和司马姐姐走第一批的呀!”

“我明白了,你们不怕累?”

奴奴道:“烟姐姐轻功本来就高,现在她更高了!”

“吓,你教她练了‘符遁’,能速成?”

烟池柳笑道:“她逼我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这下好,现在反而是我不行啦!”

奴奴道:“别逗我啦!太姑婆说,你已练到千里如户庭啦!”

“没有这同事?太姑婆高估我了,对了,奴奴,我见到你太姑婆了,她老人家为了我的

事,暂时不回巫山了。”

“我知道,她又犯了童性!”

在海天峰带着二女日夜不停奔了五天之后,烟池柳发觉偏离了方向,急急叫道:“小

海,昨夜我们冤枉走了半夜!”

海天峰闻焦急道:“那不是多走了一两百里!”

烟池柳道:“那倒没有,我们只偏北了一点,前面是横山城,我们应走槐连河,顺槐连

河直奔靖边,现在过了武家坡去横山,再奔靖边就要顺着长城去靖边了!”

“好罢,错就错了,先进横山城,干脆休息一会,吃过饭再走!”

“野火,别休息了,只怕吃点东西都成问题?”

奴奴道: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

烟池柳道:“侧面,小海,那五男三女!”

海天峰道:“管他!我连休息都舍不得,还管什么闲事!”

奴奴道:“这是‘离恨天’的地盘,那五男三女你不过问可以,可是你不能见死不

救!”

“什么?见死不救?”

“你看看!他们抬的那口大箱子,‘神符灵应’告诉我,那里面装的是个人。”

海天峰闻言问道:“这一带有‘离恨天’的什么分支?”

奴奴道:“是你杀死三才殿主的分殿,分殿设在红柳河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追上去,这‘离恨天’太也无法无天了,看他们捉住什么人?”

五男三女是由荒郊走,这时发现有人迫赶,不但不惧,反而停住不动。

海天峰一近,沉声问道:“你们是‘离恨天’的人物?”

其中一个大汉叱道:“你是什么人?既知我们来历,还敢查问,不要命了?”

海天峰一指箱子道:“你们居然敢捉人,目无王法了?”

那大汉嘿嘿道:“小子,你是外来的!快滚,少在这里啰嗦。”

海天峰举手一挥,相隔数丈,一股劲风,“啪”的掴了大汉一个耳光,打得他两脚一

跄,骂道:“你们如想活命,快点走!如再多说一句,那就休怪我出重手!”

就凭着一记掌风,那大汉已经满口流血了,另外四男三女立将摆出架势急收,他们互望

一眼,再也不吭气,留下箱子,急奔而去。”

奴奴笑道:“野火,他们很识货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快打开箱子。”

烟池柳一看箱子未锁,只是用麻绳捆着,打开后,只见里面又捆着一个老人,海天峰急

急道:“他中了‘元神念力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