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二十一章

作者:秋梦痕

蒙面人眼看巫马原子自断一臂,似已大出意外,这时听她说出那几句更大出意外的话,居然也楞住了,而且似不相信他自己的耳朵!更有甚者,他突见海天峰身如幽灵猛朝巫马原子扑去,不顾五敌当前,从地上拾起断臂,出手更快,点了巫马原子数指,接着把断臂在巫女左肩一接,同时听他大声道:“巫马大姐,快运功!”   这些举动太奇,也太怪异,只看得金花岛主、珍宝隐士、琼崎子、华微君等连反应都来不及,一个个不但失去自卫,甚至呆如木鸡!   海天峰一面从袋中拿葯,一面又道:“巫大姐,我对不起你!我看错你了!”   这时司马裳舞、烟池柳、懒狗道人和奴奴,一方面生怕海天峰有险,同时也知道海天峰必须有人相助,因此全扑了上去。   海天峰急向奴奴道:“快助我,替巫马大姐通筋活血。”   那蒙面人忍不住了,急急走去,看了一会,哈哈大笑道:“传闻不虚,野火确有续断拯亡之能,佩服佩服!”   海天峰那有闲情去听他的,又叫烟池柳道:“乔乔,快喂八宝大血丹,同时撕下你的白裙内襟替巫马大姐包扎!”   海天峰已经是满头大汗,司马裳舞不断的替他拭汗。   忙完了,他抬头向蒙面人笑道:“蒙面人朋友!我懂你第一人的用意,你现在只要一伸手,我敢说,你不是第一也是第二了!”   蒙面人哈哈大笑道:“野火,那有啥意思?我也明白,你如怕我下手,你要闪开的机会还是有的,你之所以不考虑,我也承你信得过我,不过我还是要打败你的,不然的话?……”   海天峰笑道:“不然你就不会来找我了?”   “野火,我和海神相约是五年或十年,可是我提前出山,问题就是知道有你!”   海天峰笑道:“你对海神的死约会,是要有第三者?”   “不错,不过这第三者很难找,既要当证人,又要做敌人!”   “哈哈!三个人死了两个呢?”   “野火,我们想法只怕永远不同,好了!看看你的妙手成功了没有?”   海天峰站起道:“这点我有自信,朋友!我走了之后,请你点醒巫马原子,她已入定了!”海天峰又向金花岛主四人道:“四位,我要走了,后会有期了!”   司马裳舞看到海天峰面色不对,立即与烟池柳扶住,她们不说一句话,掺着海天峰就走!   懒狗道人和奴奴紧紧相随,走了两里后,司马裳舞轻声道:“狡鬼!后面没有人了!”   海天峰忽然笑道:“你不相信我运功过度?”   司马裳舞道:“未扶你之前我相信,但一接触到你的手臂,我就知道你使诈!”   海天峰笑道:“我是瞒不过你的!”   懒狗道人惊间道:“恩施主,你使诈?”   海天峰道:“道长,人心隔肚皮啊!俗语说得好,知人知面不知心!普通人尚且如此,何况江湖武林,我之所以装作脱力,确实是要试试那蒙面人呀!”   懒狗道人叹道:“恩施主,你害贫道担了半天心啊!”   海天峰哈哈笑道:“道长,那个蒙面人到底是何来路呢?”   獭狗道人道:“只有一个人可问!”   “魔术老丑?”   “是的!如果连他都不知道,这个人就真正厉害了!”   烟池柳道:“我和司马姐仔细注意他的声音和举动,可是硬是察不出他的年纪,司马姐说他是一个高深莫测的人物!”   海天峰道:“功力超过十二游层的人物,他如存心不让外人看穿他,那是无能为力的!不过此人只在武林争取虚名,并非要发展独霸武林之心,我们要注意的是那个什么海神,此人统御十九海眼而连司马姐上一代都不知道,可见他的为人是如何阴沉!”   懒狗道人郑重道:“这两人一出世,最要注意的是曼殊室利、尸逐灵、魔鬼再生教主、离恨天和失心神魔了,这五方在没有压力之下,他们无法联手,现在就很难说了!”   海天峰道:“道长怕他们联手?”   獭狗道人道:“他们如被迫无法个别生存时,要就联手对外,否则必择一投效,海神如行为不正,这是那五方投 的方向!”   “道长,这真可怕了!”   司马裳舞道:“现在担心还早,我们见了茶叶蛋和卫理生再说。”   以一日半夜的行程,大家终於赶到韩家营,时间太晚,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住处。   吃住问题解决了,海天峰向懒狗道人道:“我们被挤在这个小店里,很难了解外面的情况,道长,你得小心在外面走走如何?”   “那当然,贫道立刻出去,不过恩施主千万别大意!刚才进镇似已被人注意。”   海天峰道:“注意是难免,问题在进入沙漠之前不想再生枝节。”   “要不要准备干粮和水袋?”烟池柳以为天亮就进沙漠。   司马裳舞笑道:“言之过早,一切行动要等茶叶蛋来了再决定。”   在边塞地区,饮食都与内地不同,这时送上的食物是大饼和羊肉,奴奴一见高兴道:“好香!我真饿坏了!”   烟池柳道:“别吃得太多,过量会撑得难受啊!”   懒狗道人不忌荤,狗、猪、牛、羊肉都吃,只见他吃完站起道:“贫道走了!各位慢慢吃,这是长城口,而且是双层,外层就由这里直通 池,内层经定边城、 池城到 池是长城非常雄伟的一段,如不怕生枝节,大家趁夜去游游也不错。”   奴奴看到道人走后轻笑道:“他真是一个野道士。”   海天峰笑道:“这道土也是根基深厚,换个修为不够的人,他非走入旁门不可,今日的武当掌教,也就是他的师兄,眼光不错,竟敢以武当最高秘笈‘纯阳神功’交给他练,也可说太大胆了!这种武功一旦授错人,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”   司马裳舞道:“纯阳神功最难练,不成功就会走火入魔,懒狗道人只怕吃了不少苦头。”   海天峰笑道:“那还用说,天赋也很重要,只怕武当派还只他一人练成。”   “噫!应天道人又回来了!”烟池柳指门外。   房门一开,只见懒狗道人急急走进道:“恩施主,卫老施主要司马岛主和烟姑娘赶快去会他,他在街上。”   海天峰道:“没有说作什么?”   懒狗道人道:“贫道见他情形很急,来不及问他,同时要恩施主和奴奴到‘马啸头’去注意一老人,那老人形同老花子,身穿的是破花衣,腰围旧朱红带,一见就能认出。”   海天峰道:“我又没有来过此地,马啸头在什么地方?”   濑狗道人道:“出店向西北走,顺长城方向,那也有条小街!”   海天峰招手奴奴道:“这下糟了!我们都是初到,只有走着瞧了!”   他带着奴奴抢在前面,依着道士所说,出店就向西北急行。   司马裳舞和烟池柳不敢怠慢,立即也随着懒狗道人出店,但不久就找到了“大花面”卫理生,只见卫老人立在一家山货店前,他一见三人赶到,先向懒狗道人道:“道士,小海动身了?”   “老施主,恩施主从来未曾到过这里啊,他虽急急去了,只怕够他摸索啦!”   “小海是非常人,他找得到!”   司马裳舞道:“前辈,叫我和乔乔来有什么事?”   卫老头道:“离恨天有三个高手,一男两女,押着此地一个颇有侠义的武林人,硬逼着带路入沙漠,而以‘元神念力’为要胁,老朽不能露面,同时以应天道士单独出手,也只能对付那男的,此事非两位姑娘前去不可!”   司马裳舞向懒狗道人道:“道长,你知道地方?”   懒狗道人望望卫老人道:“老施主,请指示。”   “道士,由此向东,一直走,向左拐弯,进入一条小巷,老朽在一户老屋门前画了一张面谱,屋后就是关人之处,但得小心!提防对方又增加人手了!”   烟池柳道:“前辈另外有事?”   卫老人道:“这里出现两个从来未闻其来历的怪物,小海去查的是其中一个,老朽也得查查另外一个。”   懒狗道人道:“老施主,贫道提过的人物你可要小心!”   卫老人道:“你们所见之人和海神,其年龄不明,是不是这两人尚难肯定,但老朽自当慎重,同时还要找茶叶蛋和果露,你们在进入沙漠之前,一定要等到到齐才可出发!”   懒狗道人招手司马裳舞道:“贫道在前,两位姑娘落后一段路,入了小巷再靠近。”   司马裳舞会意,轻声道:“到了地点,我与乔乔采取行动,道长只管救人。”   这边已经有了行动,海天峰那一面却正在摸案,他们地形不熟,费了大半夜才找到那一条小街,说是顺着长城,其实是一座大石山下,石山最高处才是长城,在夜晚看去,那真像一条其大无比的黑龙!    奴奴只顾看夜景,她忘了前去的目的,这时更深夜静,街上和外面都很少有行人,海天峰轻声向奴奴道:“我们误了时间,那里去查?那老人难道一个人在外面逗留不成?”   奴奴道:“这条街还没有走完,走到尽头再回来!”   话才说完,海天峰突然把她拉到暗处,这时忽见屋面飞起二十几条黑影!   “野火,这是那一方的?居然大批出动?”   “走,盯上去!”   二人尾随在后,翻过街道屋面,紧紧盯着,只见那一大批黑影直奔石山,似有扑上长城之情,一个个轻功了得。   奴奴道:“必定有激烈打斗,野火,该不是我们的人?”   “很难说,我们的人分散数批了!”   没有错,大批黑影上了长城,这时又顺着长城向西奔!   海天峰轻声道:“那是定边城,我们有一批在定边!”   还好,前面已经听到杀声,奴奴道:“到了!”   海天峰忽然拉住奴奴道:“长城那边有剑气!”   “吓!有飞剑打斗?”   “不是飞剑互斗,而是七八支剑气攻击一个人,你看!飞剑光芒下方有幢飞罩,那是武功练到出神入化才能练成的护罩,此人气罩深厚,飞剑攻不下去!”   “野火,我们去看看那是什么人?”   海天峰摇头道:“被攻者来历不明事小,其武功实在可怕!”   二人这时翻过长城,只见下面是一小石谷,在嵯峨的乱石中,四面全是黑影一片,奴奴突然惊声道:“野火,围攻的是魔鬼再生教,我认出一个名叫‘倭北大将’的人来了,他是大力鬼王的师叔!”   海天峰道:“我也看出他在我们前面的凹出石笋上,他是阴阳主宰的重要助手?比大力鬼王地位高?”   “不!大力鬼王地位不高,那是江湖传言,也是魔鬼再生教主的烟幕,其实大力鬼王和山河一尊不是重要人物,真正是魔鬼再生教重要人物的,是阴阳主宰五个师弟,名为‘阴阳五神’!尤其是阴阳主宰的二师弟和三师弟,一主‘八番门’阳关阵,一主阴关阵,此人即‘阳关阵主’!”   海天峰道:“原来如此,当前人数只怕超出五十人,奴奴!注意看,飞起空中剑气不是剑,而是刀,他们炼的全是刀!”   “野火!看出没有,石谷四周布下‘八番门’最厉害的阳关阵,这是三重打法,空中有飞刀网,四面团团围困,再加‘阳关阵’,这魔鬼再生教主和被困的人物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不成?”   海天峰道:“可惜那人被他自己护罩盖住,只是一团光球,他似在和魔鬼再生教人作长期消耗之斗,最后才采致命一击!”   “野火,你不打算出手相助?”   “奴奴,你记住!助人要把握分寸,否则就是侮辱对方!他不但不领情,而且瞧你不起,轻则遭他白眼,重则反目成仇!”   “吓!武林中还有这种规矩?”   “不是规矩,这是自尊心!他不败你救他,伤了自尊,不过也看人去,是我的就不然了!”   “哈哈,有道理!”   突然在后面,有人发出轻笑声,奴奴吃惊,回头一看!   “奴奴,你不用看后面,他在我们右侧!”   “高明的察觉!野火,你知道被困的是谁?”   海天峰轻笑道:“在下没有未卜先知之能。”   “对不起!他是‘海神’,刚到这地方不久就被魔鬼再生教主找上了!”   “海神与平秀吉有深仇大恨?”   “野火,海神单枪匹马横闯三岛一年半,平秀吉岂不恨他入骨?”   “原来如此!可惜那平秀吉这时不亲自来,否则这场热闹更过瘾!”   “野火,你认为他没有来?来是来了,在没有去过来生谷之前他不会露面的!”   海天峰道:“朋友!为何隐身呢?”   “野火,见了面,看看外表就可以?”   “哈哈!当然不可以,一个不想现真面口的人,见了也不是真的,我的意思是,我奉了长者之使命,回去要有个交代!”   “原来如此!告诉你,我穿破烂花衣,腰扎旧红腰带,卫老头也只要这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