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二十二章

作者:秋梦痕

当双方以音杀对音杀时,海天峰的磐石神功中的“反复遗传心法”,在这里显出高人一等了,连雨果和风威都要坐下抵抗,闭目运功,何况对手的七女一男!但海天峰发动心法后,他不但不坐下发出音杀,而且还施展黑色仙人掌,一阵奇袭,掌无虚发,刹那之间将七女一男劈倒在地   奴奴隐身附在海天峰背上,如同贴上一张纸,她一点也不妨碍海天峰的行动,说来也是神乎其神,当她看到海天峰一阵收拾七敌后,不由她也感到心惊胆寒!   海天峰下手完后,啸声一点不停,他这种作法似不给雨果和风威看到,一旦音杀一停,二老就会睁眼,只见他摸摸背后,似在查看奴奴,一觉奴奴仍在背上时,他突然展开身法,如电在石山各处搜查!   奴奴不明白他在作什么?轻声问道:“野火,你搜什么?”   海天峰不能回话,回话就要停止啸声,他摸到奴奴的手掌,以指划出“两仪王母”四字。   奴奴豁然了,忖道:“对啊!音杀不停,只要她远在近处,她也必定会坐下运功!”   可惜,两仪王母真正狡猾,她居然事先溜走了!也许她认为以十个属下对付一个海天峰绝无问题。   海天峰找不到两仪王母,但却在一处岩石后看到了三个老人,三个老人似也在运功抗拒海天峰的音杀,可是海天峰根本不认识那三个老人,不认识如何能下手?   奴奴见他犹豫,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可是她也没有见过”   海天峰不能糊糊涂涂下手,他只有放弃了,立即停止啸声,完全把啸声中的十成音杀收起,身子一拔,飞高数丈,接着横飘而出,一口气越过了长城!   奴奴知道他能开口说话了,问道:“野火,我们要回城去?”   “丫头,还呕在我背上不成,下来自己走呀!”   “不嘛,带我走!”   “奴奴,你知你有多少岁了?在危机时可以,现在不同了!”   “管他!只要烟姐姐不在乎!”   “不行,不行!你虽隐身,我可受不了!”   “咯咯!装正经?快走吧!雨老人和风老人会追来了。”   海天峰急道:“你别靠得太紧好不好!”   “不行!不靠紧我的符遁没有依附。”   海天峰拿她毫无办法,只有放开脚步往 池城急奔!   快到 池时,奴奴生怕人多不好意思,这才脱身下地,现出形象笑道:“野火,今晚在 池过夜好不好?”   海天峰道:“你不要麻烦我,就住一夜!”   奴奴格格笑道:“别臭美!我会和你共一间房子?”   海天峰摇头道:“说你小,你又什么都懂,说你长大了,可是还有一些地方不明白!奴奴,不是你还天真无邪,我真不愿带你走!”   “好了,好了!你看,雨老人和风老人没有追来啊!对了,野火,刚才你杀了七个老奶奶,难道你心中一点也没有某种感觉?”   海天峰叹道:“何尝没有!不要说七个老妇,就是那三个老头子倒下时,我也心中难过!”   “喂!那你就放过他们呀!”   “不能放!”   “为什么?”   海天峰道:“奴奴,你太姑婆在江湖,只要知道她名气的人,没有一个不说她邪,这点你当然知道?”   “当然知道呀!”   海天峰道:“可是她邪在武功和道不正,但她心不邪,这种老妇人我把她当长者尊敬!致於离恨天的老妇不同,这一门中,无分老少,他们以恨为出发点,以权势为目的,这是邪从心里起,恶由根底生,换句话说,澈头澈尾走入魔境!我是不会留手的!”   奴奴道:“这样一来,那两仪王母更恨你入骨了!”   “当然,我是存心逼她亲自出马!除非她还有什么暗筹使出来。”   奴奴道:“要知离恨天全部底细,最好问雨老人和风老人!”   海天峰摇头道:“那是两个武痴!你莫看他们对我有说有笑,实际上他们在想尽办法要挖我的底细!”   在二人刚进城门时,忽在行人中拥挤着三个闪避的老女人,他们似在尽量提防海天峰,及至看到海天峰和奴奴进了店,其中一个老女人道:“门主,我们准备什么时候下手?”   另一老妇道:“还是要等机会,左殿主,你去召北塞宫和西塞宫所有人来,假如我估计不错,海小子必定会在天亮后起程,叫他们在三集口两面埋伏!右殿主,你通知两仪九老,告诉她们,各殿有叛逆行为的我已假野火太子之手全部消灭了,要他们火速赴玄秘沙漠找寻‘大金兰’,务必赶在各路对手前面!”   “门主!‘大金斗’是个什么样的形势?玄秘沙漠方圆千里,只怕不易找出来!”   被称为门主的道:“本座也不知道! 我找到一位老旗人,他说越是寸草不生之地,越要往里走,一到夜晚,玄秘沙漠的寒冷如入北极一般难受,其寒刺骨!”   “门主,那水晶鳗就是去了玄秘沙漠?”   “右殿主,这还要问,我想‘天孙’钟必然是在玄秘沙漠里的‘大金斗’,据老旗人说,大金斗是沙漠中一座石山,形如巨斗,高有数百丈,周遭都如刀削笔立,上面草木不生,没有卓绝轻功难上斗顶,这点你们和九老都能办到!”   “门主,野火功力太高,门主不可力敌!”   “左殿主,我如要力敌就不会等到现在了!”她忽然念念道:“快闪开,‘海神’和‘陆王’回来了!”   “门主,那两个老鬼就是‘海神’和‘陆王’!不会错吧?”   “错不了!他们认为很神秘,但却瞒不了我!希望明天一早他们不和野火同行,否则我的计划又落空了。”   三个老妇闪得快,但雨果和风威两老并未失了察觉,他们已适时看到,问题是两老未采行动,原因是他们不止看到三老妇一批,而是另外有两批也在人群中出现了”   “老雨,海小子的敌人真多!”   “老风,你认为全是对付海小子的?”   风老人嗨嗨笑道:“曼殊室利难得在人群中显魂!失心神魔尤其不进城市,除了海小子,没有东西能使他们紧张过!”   “老风,那三个老妇人,你确定其中有两仪王母?”   “错不了,她怎么化装终难脱一副严肃面孔!”   两个老人回到客栈,他们看不见餐桌上有海天峰,雨老人招来伙计问道:“伙计的,你还记得我们的两个青年男同伴?”   “老客,记得,他们在后面上房,刚才还在叫茶水啊!”   雨老人摆手道:“不必侍候,我们自己去。”   伙计走后,风老人道:“你要警告他?”   雨老人笑道:“燎原也怕火起大了不成?老风,看看他有什么警惕呀!”   二老走入后院,岂知院子后面很深,但二老不必每间去查问,直奔正面一间,门上牌号为乙午,房门关着,二人立住不作声,似有意试探房内的反应。   房间里传出少女声音:“门外是二老到了?”   雨老人向风老人望望笑道:“哈!不简单!”   风老人大声道:“丫头?开门吧!还偷看到还是凭真功夫?”   房门开了,里面带笑的是奴奴:“二老,判断不行嘛!”   两老大笑走入,一看房中没有海天峰,但桌上却有两杯茶,茶还是热的!   “海大哥方便去了,两位伯伯请坐!”   风老人笑道:“该不是洗手去了?”   奴奴轻笑道:“放心!野火的手,没有沾上一点冤枉血”   “好啊!丫头,他杀了那么多,难道个个都该杀?”两老人蹬着奴奴,见她面色严正!   奴奴正色道:“离恨天的行为,二老是不会过问的!我不想和二老讨论!”她端上两杯茶,转个话题道:“二老开好了房间?”   风老人道:“不急,我看后院房间空的还多着!”   “不多,只有两间了,我已替二老订了一间,就在隔壁!”忽见海天峰推门而入。   两老同声笑道:“你确定我们要在此过夜?”   海天峰笑道:“爱看戏的人,他永远不会放弃好戏不看!”   风老人哈哈大笑道:“你说说看,有那些好戏可看?”   海天峰道:“二老不要先入为主,认为我是主角,自己是观众,—旦开锣,只怕两位也少不了担任要角。”   雨老人笑道:“野火,别想把我们拖下水,那是不可能的!”   海天峰摇头道:“只要是晚生的事情,晚生绝对不会拖下两位,问题不是谁找谁,而是全面的,二老等着瞧好了!”   风老人正色道:“你在短短的时间中查出了什么?”   雨老人道:“他的神通再高也不可能!老风,别上他的当。”   海天峰道:“两老说的没有错,一个人的神通再高,其高有限!比方以二老的神通来说这场大戏就不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了?因为二老须要靠自己的眼睛和耳朵!”   “小子,你呢?”风老人有点认可了。   “哈哈!得道多助,晚生的眼睛耳朵多得很,比方二老回来时所见的三批人物吧!晚生坐在这就很清楚了?”   雨老人也认真了,急急道:“魔术老丑来过?”   海天峰笑道:“原来两位也知道有这号人物!”   风老人道:“他说了些什么?”   海天峰道:“来生谷有无数场好戏要上演!”   “阻止异己抢先?”雨老人郑重了!   海天峰道:“这是当然的!少一路人马去来生谷,到时就少一分对手夺‘天孙’钟,‘离恨天’两仪王母首先选定了我,但也未把二老列入羊群,因为羊儿进不了玄秘沙漠,更上不去‘大金斗’!现在两位宗旨要改了,凡事不管,只争第一的作风行不通啦!你不把人看成对手,人家却要不择手段啊!”   风威向雨果道:“玄秘沙漠和‘大金斗’终於被魔术老丑查出了!”   海天峰笑道:“两位前辈,假如两位放弃去玄秘沙漠,这时离开,包你们不会唱一角。”   雨果冷笑道:“这是人家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?”   海天峰道:“雨老,你别误会,我的意思有二老唱一角更好!”   风威向两果道:“走!到外面溜溜,看看谁来动我们?”   两个老人似受了刺激,海天峰送出后向奴奴道:“成功了!”   “野火,人家不向他们下手也没有用呀?”   海天峰道:“有用!他们的眼睛长在头顶上,心中受了我的激将法,一旦看到功力不在地们之下的,或者过去被他们瞧不起的,见面之下,必定没有好脸色或口出不屑之言,那怕打不起来,对我们也有极大的帮助。”   “你刚才去那里?”   “会过茶叶蛋和大花脸了!”   奴奴道:“他们提起我们另外两批人没有?还有司马姐姐和烟姐姐的下落?”   海天峰道:“另外两批已经安全到了金积城,今晚一定过黄河住宁朔,司马裳舞和烟池柳确如你所料,她们杀了离恨天一个高手,接着追杀另外两人,但险些中了陷阱,多亏老丑指点脱困,现在在两批人最前面!”   “我们要不要现在动身?”   “不!以老丑的计划,我是各路邪门的标物,老丑要我慢慢前进,甚至当箭把!”   “野火,现在日夜都要小心了!”   “是的,连饮食都得当心!你我并非绝对不怕毒,问题是,你我对有些绝毒明明知道却一时找不到解葯。”   奴奴道:“不错,我太姑婆也是这样说!对了,太姑婆说你有部‘葯王典’而且你已能炼多种神丹?”   海天峰道:“那是商丕大哥的,当初我怕他怀璧其罪,对他性命有害,同时又怕落入坏人手中,所以我把它骗到手!”   奴奴道:“我问你,其中有两种毒,不知有否记载?”   海天峰道:“你问的是‘九毒王侯’和‘葯圣惧’别提了,我到现在都不相信。”   “野火,真不愧为‘葯王典’!原来也有记载,不过你不能不信,太姑婆说,不但真有这两种毒,她说她父亲就是死在这两种绝毒之一的‘葯圣惧’下,下毒者,而且就是大金国人!”   海天峰骇然道:“你太姑婆的本事不是她父亲传的?”   “是呀!我不是说过,有些绝毒不是无葯可救,而是瞬发即死,那怕你身上带着解葯,可是等不及你拿出来就死了!”   “真有这种事?我当是胡乱记载的,‘葯圣惧’是瞬发即死,而‘九毒王候’却又是查不出来的慢性绝毒!我不信没有查不出的绝毒啊!”   奴奴道:“这两种毒最可怕的是它不怕内功,内功也控制不了它,连罡气都挡不住!”   “对了,奴奴,你太姑婆说,害死她父亲的是大金国人?”   “不错,而且是个美艳女子,其中原因是为了一个‘情’字!”   “奴奴,‘情’之一字真可怕,你还年轻,千万别钻入这牛角尖里去!”他说完忽然似有所思。   奴奴见他仰首望着天花板,忖道:“他劝我的话,难道想到某些地方去了!”   “野火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