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二十三章

作者:秋梦痕

老通吃看到儿子,心中又喜又气,一把抓住骂道:“小混蛋,这是什么年头,这一方向里的敌人,随便揪一个出来也可把你撕烂,奶奶的!你敢一个人在夜晚出来!”   “老爸,快放手,孔大哥快不行了啦!”   海天峰问道:“快断气了?”   “那倒没有,只是吐血不停。”   海天峰道:“快带路!”   老通吃道:“这是重要通路,小海,你随甘心去,老朽在此放暗卡。”   海天峰不回话,拉着小通吃就走。   老通吃是何等人物,但到了这个时候也就小心谨慎了,他立即藏身一处岩石後。   “甘拜,你藏个屁!我老远就看到你了!”   “哈,是果露,喂!老果,你由什么地方来?”   “什么地方?永安镇呀!吓,靠近沙漠的永安镇?”   “怎么啦,大夥儿都齐在那儿,只等老丑的令下啦!”   “下个屁,你们前方不要紧,我们後面可糟了,事情一个接一个出来!”   果老人道:“後方的事情前方全知道,否则我就不会住回走了!”   “老丑也去过前方?”   “他呀,他是我们之中最辛苦的了,好在他的轻功不愧为‘游龙’,要是我和你绝对办不到的!”   老通吃道:“老果,你快去宁朔城增援司马裳舞,她现在带烟池柳和奴奴找寻她三位副岛主,那三个妞儿不知中了什麽邪?功力运不出,人已隐藏起来,过一会,等小海救了孔三省,我和他马上赶去。”   长髯公果露道:“老丑说那三个妞儿八成是中了‘九毒王侯’,只有小海也许想得出解毒之法,本来是无葯可救的,好,我这就去!”   在果老人走后一个时辰,忽见海天峰如飞而回。   “小海,怎么样?”   “没有事了,孔三省元气大伤,我不许他行动,我们快去宁朔城!”   老通吃道:“刚才果露由前方回来,我叫他先去宁朔城了。”   “前方没有事?”   “没事,我们走!”   二人加紧脚步,不到一个时辰又回到宁朔,但这时宁朔已打二更了。   “老通吃,如何能找到他们?”   “很难说,我们从街上走,还是由屋面走?”   “不能从屋面,在夜晚,屋面反而易引人注意!”   走不到半条街,突然有个影子闪出,一下拦住两个人的去路,同时听到一个老妇人的声音道:“野火太子,你要找的人我知道!”   声音随着人影,一下接近二人,海天峰一看是个三十许似的妇人,但声音又是那样苍老。   “大娘认识在下?”   那妇人道:“当然!”   海天峰一看老通吃表情有异,问道:“前辈认识这位大娘?”   那妇人哈哈笑道:“我成名时,甘拜还在学艺,他如何认得?”   老通吃道:“芳驾怎么称呼?”   “芳驾?嗨嗨,芳不成 ?”   老通吃表情有点古怪,“她是谁?”他心中直嘀咕。   海天峰拱手道:“大娘出现,不会无因?”   “与你谈谈!”   “谈谈?”海天峰有点糊涂。   “野火太子,我曾借用你那一双手,替我除了我一批心腹大患,我还没谢你!”   “啊!你是‘两仪王母’!好罢!你终於露面了。”   老通吃轻声道:“小海,她似没有动手之心?”   “甘拜,还是你的经验丰富!”   海天峰道:“在盐池城到金积城的路上,你不是调动了大批人马?”   “哈哈,此一时彼一时,情况完全不同!”   “王母,谈什么?”   “野火,我们有非分个生死存亡的必要否?”   海天峰道:“除了为天孙钟之外,确实没有!”   “好,天孙钟如在你手,我决不伸手,反之亦然如何?”   “就是这一点?”   “当然还有!”   “说罢,我还有事!”   “我知道,你要去救魔星岛三个副岛主,可借你来迟了一步!”   “她们怎么样了?”   “平秀吉派出十个在搜查,在司马裳舞未到之前也搜到了!”   海天峰闻言大惊道:“遇害了?”   “没有我,再多三个也完了!”   “王母,你救了她们?”   “平秀吉十个高手,没有一个活着回去!”   “哈哈,我相信,不过你不是慈悲大士,谈谈真意吧?”   “我有一个徒弟,这是唯一徒弟,她叫‘八法利’,同样也中了‘九毒王侯’,她将是接掌‘一天殿’的传人,我不甘心她死在‘九毒王侯’奇毒下!”   “王母,你会失望了!”   “我知道,‘九毒王候’没有解葯。”   “那你还来找我作什么?”   “野火?你有一部葯王典!”   “你要葯王典?”   “不,你在上面查不出解葯,我拿去照样也查不出名堂来,不过我的理智告诉我,武林中只你有天分能想出解救之道,但你还是多翻葯王典,凭空想是没有用的!”   “好,只要我能想出解救之法,你我的生意算作成了!”   “野火,一言为定,现在你去这条街尾,司马裳舞一定是在盼望你!”   海天峰拱手道:“后会有期!”   老通吃追着海天峰,紧紧靠近道:“她有百多岁啦!”   海天峰道:“这才显出她的修为!”   “小海,她一点也不记前仇?”   “根本没有仇,我杀的那些,她自己也要杀!”   “将来可信她没有反复?”   海天峰笑道:“甘老,江湖变化莫测,将来是将来。”   才到街尾,忽见司马裳舞迎上道:“小海,快去替岳葯她们看看!”   “不用看了,她们是中了‘九毒王侯’,快找个空房子给我一人住,我要挖脑子了!”   三人一路谈起所见,不久翻上一客栈的瓦面,原来所住的也是该客栈的後院。   一入後院,大花面迎上道:“小海,这家客栈後面草中死了十个大汉!”   老通吃笑道:“你们想不到,那是‘离恨天’两仪王母的杰作!”   他把海天峰会到两仪王母的事,向大家说了一遍。   司马裳舞道:“她说你一定有办法?”   “司马姐姐,我那有把握,那是她说的,快,找房间给我。”   这时人心十分匆促,连两个老江湖的老通吃和大花面也紧张不已,可是海天峰忽又向屋上大   声道:“屋上的女士,你虽然没有敌意,那又为何行踪谨慎呢?既不窃听,就请下来相见如何?”   屋上忽然飘下一个女子道:“野火,你太厉害了!”   下来的是个三十不到的女子,看年纪和相貌,竟与司马裳舞很相似,只见她走进房中道:“我是‘离恨天’三才殿主太白兰,奉门主之命,监视这上房屋面安全。”   老通吃噫声道:“两仪王母竟如此慎重,你是殿主啊!”   太白兰笑道:“王母自己都来了,她在店後林子里,现在这家店子四面都清查过了,同时也有我离恨天全部人马封闭,天亮前不许任何人行动。”   大花面郑重道:“仅仅是为了小海坐功?”   “这位是卫老吧?你老说的没有错,王母说,海公子这次坐功一定与以往不同,他一定是施‘魂游法’,此法我门主尚未炼成,王母说,正派武林只有魔术老丑和海公子才能办到。”   海天峰道:“王母知我甚深……对了,你离恨天高手全到了?”   “是,王母以下,有‘两仪九老’,除王母外,还有七殿殿主,当然有我在内,再次有两塞宫主。”   司马裳舞吓声道:“王母为何要如此慎重?”   太白兰道:“我刚才说过,海公子魂游时,身子只是一具虚壳,遭不得敌人一粒石子打击,海公子的安全,也就是我们离恨天未来继承人的安全!”   卫老人急问海天峰道:“你是要施‘魂游法’?治毒还是找解答治毒之方?”   海天峰点头道:“如果在‘魂游法’里还是找不出解葯之後,我只有全力施魂游治毒了!”   司马裳舞道:“治後你会怎麽样?”   海天峰道:“会损失我两成修为,但不要紧,只要王母替我负起一部分对敌力量,我也心甘情愿!”   他又向太白兰道:“白兰殿主,我马上要坐功了,请你回报王母,快把八法利官主就地在林中躺下,一刻之後,要她入梦。”   太白兰立向大家拱手道:“各位,再会了!”   这时不分老少,大家手忙脚乱,立即清理出一间房子,等海天峰单独住进後,右面一间由两个老人住入守位,左面一间由众女住进去,一整夜,谁也不敢睡下去。   在两个时辰後,忽然又来了太白兰,只听她在外急叫道:“两位老前辈和各位姐妹,你们快出来!”   两老、司马裳舞、烟池柳和奴奴都奔出房子,大家有点莫名其妙。   太白兰急急道:“我奉王母之命急急赶来,她说海公子的游魂已和‘梦魔’拼上了,十分激烈,我们快进入他房中,但勿打扰他!”   大家推门进入,突见海天峰坐在床上全身抖动,同时头上大汗淋漓,人人大惊不已。   卫老人大惊道:“这是为什么?”   太白兰道:“我们八法利也是这样,因此王母叫我来,要大家好好守住,他在和梦魔决斗!”   老通吃道:“梦魔?”   太白兰道:“我也不明白,但王母是这样说。”   突然,烟池柳惊叫道:“不好,快看小海,他手臂流血了!”   一股鲜血,竟无由自海天峰的右臂流出,整个身子抖动更激烈了。   烟池柳和奴奴扑上慾扶,但被房外一个老妇声音大喝道:“住手,别动他!”   门外走进一位三十许妇人,太白兰首先敬礼道:“王母!亲驾前来!”   这时大家才知来了离恨天门主,只见她向二老道:“甘兄、卫兄,当年向你们下帖子,现在向你们赔不是了!”   大花面卫理生拱手道:“王母,别谈过去了,请看小海,他左臂流血不止!”   “不要紧,那是游魂受了一点轻伤,肉体起了反应。”   老通吃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   王母道:“武林中已经出了一个最可怕的梦魔,他以睡梦游魂杀人,其实他也是人不是鬼,他炼成梦魔大法,但与小海的魂遇大法不大一样,然有两人在游魂相遇时,梦魔必采攻击,小海此次行动,如不是发现梦魔在害人,就是梦魔主动阻止小海救人!”   人家不分老少,都听得心惊肉跳,那个人不睡,那个人又不作梦。   司马裳舞道:“游魂如遇害,肉体是何现象?”   王母道:“无伤无病,等於无疾而终!”   老通吃跳起道:“雪山‘太微上人’弟子‘隔山手’关大鹏就是这样死的!”   王母道:“我看到了尸体,那是梦魔想在梦游中与关大鹏的女友苟合,恰好关大鹏那时也在作梦,不期而遇,於是拼了起来,一个武林人游魂在梦中没有抵抗力,醒时力敌万人,梦中却如常人,除非这武林人也炼了‘魂游法’,这炼法也有高低之分,那关大鹏就是那样一睡不起的。”   烟池柳道:“睡觉不作梦怎么样?”   王母道:“魂不出舍,梦魔就毫无办法!”   在天亮时,突见又有美丽女子奔来向王母道:“门主,恭喜啊!”   王母向大家道:“诸位,这是我‘离恨天’新任‘四象殿主’高川姬。”   她说完又向那女子道:“川姬,什麽事?”   “王母,八法利宫主完全好了!”   这真是大喜的消息,只见王母惊喜道:“海公子成功了。”   忽听海天峰接口道:“幸不辱命。”   王母亲手扶住他道:“梦魔被你除掉了?”   海天峰疲倦的道:“没有,这一次我几乎醒不来了。”   老通吃大惊道:“是什么一回事?”   海天峰道:“梦魔有四个,是一主三仆,当我施救之初就遭围攻,对手非常高强,我的左臂中了大梦魔一招阴鬼指,不过我也杀了他两个仆人。”   王母叹道:“正点子不除,後患无穷,今后要特别小心了!”   卫老人道:“这如何防?武林人不能不打坐入定呀,入定元神难免不出舍?”   海天峰道:“确是防不胜防,不过我今後要阴阳两面作战了!”   他似还不能起身,立向司马裳舞道:“司马姐,快去看三位副岛主;她们的毒也除掉了。”   王母道:“游魂去毒法难嘛?”   海天峰道:“容易得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。”   忽见门口进来三个女子,一齐向海天峰拱手道:“海公子,谢谢你,我们功力恢复了。”   原来是三副岛主,海天峰高兴道:“不用说,是自己人,对了,你们是如何中了敌人的道?”   武玉道:“说来说去还是我们三人大意,是在馆子吃东西时中了毒的。”   海天峰道:“怪不得你们,只是防不胜防!”   王母起身道:“野火,我向你说什么都是多馀的,我告辞了。”   海天峰勉强起身道:“王母,请记住,贵门任何人在打坐或睡眠时,把她所炼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