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二十四章

作者:秋梦痕

在海天峰等四人离开不久,这时出现了一批黑影,其中一人不忌四外,大声道:“狂老

二,尸逐灵老大无事时不把我们放在心上,现在又向我们称兄道弟,你想想看,他是否又要

利用我们了?”

“哈哈,疯老三,不管怎么样,一旦得到天孙钟,只要他不霸占就行了,当前情况,他

似无法掌握全局了。”

那批黑影很快过去,接下去就是暗中走出两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发出冷笑道:“老雨,

刚才可是江湖狂人,武林疯子他们六个?”

“对呀!”

“好机会!可惜要找小海,否则……”

“哈哈,否则你我二对六,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。”

“行嘛?”

“当然行,以我的‘七海神龙功’和你的‘大诸天神功’,纵然不能一个一个的宰了他

们,不到天亮,杀他们一个屁滚尿流足可办得到!”

“老雨呀!我们白天所遇,该不是巧合吧?”

“老风,该不是同个人吧?”

“老雨,你遇到他是早上,我看见他在中午,条件虽是一样,可能是两个人。”

“不,老风,你要明白,天孙钟只有一口,怎麽会是两个人呢?”

“哈哈,两位,好兴趣呀!深更半夜谈起天孙钟来了!”

“嗨嗨,小海,我们正在找你!”

海天峰突然单独出现,真是神秘,只见他哈哈笑道:“有人出高价买我的人头!”

“噫,你怎麽知道?”

“我不知过去未来,当然是魔术老丑说的,他说二老一直在找我。”

“唉,我风威真是佩服他,对了,刚才江湖狂人他们过去你也看到了?”

“看是看到了,绝对不是他们要买我的人头!”

“小海,别乱扯,我雨果一生不信邪,今天早上真邪门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说说看?”

风老人接口道:“有个全身黑衣的家伙,连头都看不出来,他在早上找到雨果,後又在

中午找到我,他要以天孙锺买你的人头!”

海天峰道:“他一定不明白我们的关系?”

雨老人道:“当然不明白!”

海天峰道:“是我的话人,当时就要叫他露出原形来。”

风老人道:“我也有此意思,不过他事先提出个警告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提出不许你出手的警告,是什麽?”

风老人道:“如果我要出手,他就会把天孙钟交与别人杀你!”

海天峰哈哈笑道:“他在胡扯,不过他是要发动所有他认为能与我一斗的人物找我了,

两位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,说有天孙钟为代价,那也是狗屁!”

风老人道:“这点我们知道,问题是我们要找到你,问你这人会是谁?”

海天峰道:“看不清面目,听不出声音,连身材也是假的了,他敢出现在两位面前,其

武功当然不会在两位之下了。”

雨老道:“我也是这样想,否则我会在乎天孙锺?所以我就打消要他露原形的想法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可惜!”

风老人道:“可惜什么?”

海天峰道:“可惜两位不似我,否则在他走几步路,我就会看出他是男是女了。”

雨老人道:“这倒是真话,能分出他是男是女,今後就减少一半麻烦。”

海天峰忽然道:“我知道是谁在动这骗人的歪点子了!”

风老人道:“你指的是尸逐灵?”

海天峰道:“他有很多天孙钟赝品。”

雨老人摇头道:“小海,尸逐灵也是被买杀之一,曼殊室利、再生教主、‘离恨天’两

仪王母,包括骆驼铃都是被买杀之数。”

海天峰啊声道:“此人竟是如此笨,他有多少天孙钟?”

雨老人道:“会不会是梦魔!”

海天峰陡然道:“二老,我已决定进入沙漠去看看。”

“不!”二老同声道:“你现在不能去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为什么?”

风老人道:“你认为老丑在各处走看玩?他在作万全准备,没有他的许可,谁也不许单

独进入神秘沙漠。”

海天峰道:“那这样要耗到几时才能动身?”

雨老人道:“只有老丑才知道。”

海天笙道:“好在遇上二老,不然晚生准备天一亮就和懒狗道人动身了。”

风老人道:“你去罢,等候老丑消息,我们要暗查那个神秘人物。”

海天峰拱手道:“二老请便。”

雨果忽又回头道:“凡是恶龙屿的剑士,你遇上请留情三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他们不属你老约束?”

雨老人道:“在十九海眼,他们当然以我为主,离开之后,谁也管不了谁,恶龙屿是个

自我约束之地,非门非派,地位一样,离开後,为非作歹,各自负责。”

“原来如此,晚生记下了。”

海天峰别了两老,急急向回奔,不久,见到懒狗道人和烟池柳与奴奴。

“恩施主,风、雨二人说了些什麽?”

海天峰道:“不许我们明早去沙漠。”

他接着把经过说了一遍後,又道:“我们往黄河岸边去。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干什么?等天亮不行?”

海天峰道:“道长去过黄河青铜峡没有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去过!”

海天峰道:“那儿可有一名为龙祖洞的洞府?” “对,经常有武林人进去修为,洞大

且深,内有洞道无数,很容易迷失出路,石笋林立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在我与风、雨二分手回来时,不意在暗中听到有人谈话、声音很细,只听

到‘青钢峡’三字,但当我悄悄接近时,却又不见一个人影。”

烟池柳道:“那是有武林人住在青铜峡龙祖洞内!”

海天峰道:“反正进城住不了店,城外又无适当过夜之处,我们何不趁此探探龙祖洞?

也许有些意想不到的发现。”

懒狗道人道:“贫道是识途老马,贫道带路好了,不过以往数次都未深入。”

海天峰道:“那儿有座大镇名叫‘大坝’,回程就在大坝吃早餐。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大坝离青铜峡还有几十里路,不如去‘广武城’镇,龙祖洞座落在青铜

峡最下游,也就是由广武城镇笔直走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一切由道长作主,我们立刻动身。”

四人加速行程,约在三更过後,奔到河岸与大坝镇之间的石立上,只见全是树木和石山,

梅天峰忽然立住道:“这里只有一条小石路?”

懒狗道人笑道:“这是黄河中游部分,两岸极少有平原,河水都是穿山蜿蜒,以龙门最

窄,前面还要登石山,已经无路了。”

奴奴忽然道:“野火,我有反应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什么反应?”

“有人施符咒,所以我比你反应快。”

海天峰急急道:“在什么方向?”

奴奴道:“在正前面,冉过去一里,你就会察出打斗声了。”

海天峰抢先冲出,直上一座石山,这时耳中已经传入隆隆之声,回头叫道:“你们快,

确有激烈的打斗声。”

懒狗道人道:“恩施主,请由右侧上去,可以居高临下。”

四人奔上石山後,发现打斗就在临黄河一面,双方人数不少,烟池柳首先惊叫道:“一

边是骆大哥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很关心他!”

“小海,我说过,从小他就带我玩,他大我十多岁。”

“乔乔,别误会,快看,与他动手的老头好古怪,功夫还在他之上。”

懒狗道人道:“恩施主,敌对一面是尸逐灵手下,也就是北胡中重要局手,与骆驼铃交

手的号‘大胡双邪’之一,叫‘邪侈’,人很阴毒。”

海天峰忽然指看靠河悬崖上道:“那两个放对的老头是谁?武功同样高深。”

懒狗道人道:“穿青衣的老人是骆驼铃这边的,他是西域‘呼图家族’的族长罗心,那

紫衣的也是尸逐灵手下,号称‘北胡四宿’之一,其名污龙。”

奴奴道:“怎么没有看到施符咒之人,斗场上那无数幻影就是‘蛇魔幻影’,骆驼铃这

面当心久了会中蛇毒。”

懒狗道人急指道:“是她,她藏在石後,啊!她也是四宿之一,名‘蛇阴’,这老太婆

出面?难道她还有什麽阴谋不成?”

海天峰道:“道长,你出手帮罗心,奴奴,你去提防蛇阴,同时破了她的‘蛇魔幻影’,

乔 乔,你去游斗,接应骆驼铃群众。”

“小海,你要监视那邪侈?”

海天峰道:“他的武功高过骆驼铃!我不能放他走。”

在三人出动後,海天峰拔身飞落骆驼铃身後,先不出手,也不藏起来。

这时骆驼铃没有留心後面,他已无暇後顾,那邪侈的掌力太强,他已守多於攻,但他看

到飞 下了两女一男,同时他竟认得懒狗道人,心中似在疑惑不已。

忽然,骆驼铃在一线月光下,他发现了烟池柳使他又惊又喜,顾不得强敌当前,冲口大

叫道:“乔乔,那位姑娘可是乔乔!”

“骆大哥,是我,别分心!”

也许困为烟池柳出现的原因,骆驼铃精神大振,抢攻之势大增。

忽然,在东侧响起一个一个老妇声音厉叱道:“是什么人,敢破你祖奶奶的法术!”

又一个少女的声音格格笑道:“笑死人了,蛇魔幻影算得上法术?老太婆,别臭美啦!

你真 不知耻啊!有高级的全使出来。”

突然间,斗场之内连进发出惨叫,那是烟池柳游斗成功了。

与骆驼铃拼斗的邪侈一看情形不妙,加紧猛攻,同时连连发出异啸之声。

海天峰不知他啸声是什麽意思,忖道:“他在搞什麽名堂,召来增援还是向尸逐灵告

紧?”

想还未了,突然有两倏黑影竟由空中冲下。

懒狗道人帮助罗心,并未全力出手,他只抽冷子劈上几掌,十分轻松,就是他单打独斗,

他也不在乎那个污龙,这时发现来了两个敌人,一看认出,不等对方发动,人已迎了上去。

海天峰闪身过去,喝道:“道长快去帮罗老解决那污龙,这两人交给我。”

落下两人也是老家伙,其一阴阴笑道:“小子,你哪是你爷爷我的对手?”

懒狗看到海天峰还无出手之意,立即大叫道:“恩施主,他们双邪之一的放辟和四宿之

一的绿龟!”

海天峰无事一般,笑道:“我希望尸逐灵自己来。”

两个老人之一,似有走向骆驼铃背後的意思,海天峰闪身挡住道:“不要动,假如想动

手,那就对我来!”

“小子,凭你?”

“哈哈,凭我,甚至要阁下两人同上!”

“小子,你知老夫是谁?”

海天峰大笑道:“我只听到两个名字,你是放屁还是绿头乌龟?”

“大胆!”那老人叱声扑上。

另一老人大声道:“绿国老,他是野火!”

“放心,放国老,国师就是要他的命!”

原来扑向海天峰的是绿龟,只见他身形虽不大快,但却是全力硬攻。

海天峰由他的动作中看出,知道绿龟炼了能遭重击的内功,冷笑一声,暗提三分“原力

神通”,一掌劈出。

“轰”的一声大震,绿龟抗不住,蹬蹬蹬,连连退跄,但他一退又上,嘿嘿笑道:“小

子,你全力劈吧,老夫很舒适!”说未完,人又扑上。

放辟一看大惊,人也扑出,大叫道:“绿国老,他施的是‘原力神通’,快退!”

阻止来不及,这次海天峰运了五成功力,震声连石山都撼动了,绿龟这次不是退,是飞,

整个身子飞上了夜空,斜斜的,落下时,不在石山,落到黄河去了。

放辟一看胆丧,转身要逃,但被海天峰如电截住道:“怎么了,堂堂国老不顾同党?想

逃,大没有气质了!”

“野火,你要赶尽杀绝?”

“啧啧,太难听了,别忘了,这是我的国土,侵入我的国土还说我赶尽杀绝!”

“野火,老夫与你拼了!”

海天峰心中有了打算,见他拼出去了,於是闪来闪去,渐渐向骆驼铃斗处慢慢退。

骆驼铃还是差上邪侈一筹,一时已气喘如牛,他虽然看到海天峰杀了绿龟,自己想说句

话都说不出。

那一面又有人倒下了,惨叫声划破了夜空,耳听懒狗道人大笑道:“罗老头,别休息,

点子还多得很!”

“道长,谢谢你了,那边的公子可是野火太子?”

“哈哈,是他!不是他,我老道不会露面的,快!烟姑娘占了我们的便宜啦!”

邪侈和放辟见势大不妙,同声喝道:“快退!”

海天峰冷笑道:“能让你们逃出这座石山,我就退出江湖。”

放辟身还没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