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二十五章

作者:秋梦痕

海天峰只看到後面有两个老少男女,但他没有看到其侧面还有两个老人,好在入了镇,

同时发现卫老人正在一家客栈门口盼望。

海天峰带着二女不与卫理生交谈半句,仅仅只递个眼色就朝客栈里走。

卫老头心里明白,并不立即跟进,老经验的确与众不同,他只向街道上瞄上两眼就心中

有数,退回客栈,找到海天峰,轻声道:“到後面去。”

老少四人刚进上房,突见里面坐著懒狗道人,卫老人一见噫声道:“道长来了很久了?”

“老施主,当你到客栈门口去时,贫道就进来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辛苦道长了,大夥儿去了辽国,老丑已经对我说过了。”

懒狗道人道:“恩施主,有四个人盯上你们可知道?”

“四个?只有两个呀!”

“恩施主,那是你只看到身後的一男一女老少两人,还有两老的在侧面,这四人太可怕

了,当晚上来临时,一场凶杀免不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以他们对付尸逐灵、曼殊室利和再生教的力量,都是出现两人就打得这三

方人仰马翻来看,现在有四个同时分两组出现,这样我们四五个人有番苦斗了。”

大花面笑道:“你们都不了解这批人的使命,他们要阻止的对手,只要不向沙漠前进,

他们就不会出手。”

海天峰啊声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卫老人道:“不过,这是指他们的明斗,暗中下手就不同了,小海,我要你来的原因,

第一件事就是要告诉你他们是梦魔门,这一门中人,一个个武功高绝,门主坐镇神秘沙漠从

不出来,第二代全是六十以上的男子,第三代全是少女,但少女不多,每次出动,她们有一

个第二代领着。”

烟池柳豁然道:“现在我明白了,难怪他们都是一个老年男子和一个少女。”

海天峰向卫老人道:“在街上,他们明明是盯著我呀!”

“那是提防你去神秘沙漠!”

“卫老,第二件事你要我来作什麽?”

“小海,老丑要我警告你,你听到神秘沙漠里传出了非常可怕的钟声,钟声入耳,元神

激动,功力难以控制,但那不是音杀,要你仔细研究其原因在什麽地方?”

“老丑想不出原因?”

卫老人道:“我们研究了很久,他说那种声音纯正不邪,惟震撼力神乎其神。”

海天峰道:“那要亲身体验後才能研究,现在揣测有什麽用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那钟声一定是掌握在梦魔手中,此去沙漠可真危险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老丑有否指示下一步行动?”

卫老人道:“明天一早就要向沙漠前进了。”

奴奴道:“今夜还要提防梦魔!”

烟池柳笑笑道:“要想睡觉,要打坐就要提防,何止今夜?”

吃过饭後,卫老人道:“小海,好好休息,老丑一到就决定了。”

“卫老,老丑的本来面目到底是个什麽样的人?他总不和我见面。”

“哈哈,小海,他又瘦又矮小,今晚你就会见到他真正的面目啦!”

“卫老施主,贫道可否出去一趟?”

“道长,你要看看那三老一少是不是还在这店子附近?”

“老施主,贫道心理不安。”

“道长,小心点,查查也好。”

烟池柳看到懒狗道人去後,她似有什么话要说,但又似说不出口。

海天峰察觉到了,问道:“乔乔,你是要和奴奴上街买点东西?”

奴奴跳起道:“野火,你好精啊!但不能让你去。”

海天峰笑道:“小心点,提防梦魔,甚至不宜久留苗上。”

“乔乔不会的!”

烟池柳道:“买到就回来!”

卫老人看到二女去後,郑重的向海天峰道:“小海,不应让她们出去。”

“卫老,她们要买的是女孩子的必需品,我怎好不许去呢?你老放心,如真有事,她们

也有自卫之道。”

“小海,既然你放心,那你就趁此机会好好休息,过了今晚,恐怕你就没有休息的时间

了。”

烟池柳带著奴奴走了两条街才买到她们所需的东西,在回程中,她们看到了懒狗道人,

甚至觉得懒狗似发生什么急事。

奴奴顾不了街上行人看到,拉着烟池柳追出。

懒狗道人已经知道二女在追,但他一点不停,依然急急向客栈跑,当他进入客栈时,二

女也追上了,烟池柳发现道人满头大汗!立即拉住道:“道长,发生什么事?”

“大事,快进上房找恩施主。”

三人的声音边走边说,已经惊动海天峰和卫理生,奴奴已在房中探出了头。

懒狗道人一见海天峰,立即递上一张字条道:“恩施主快看,这是两仪王母吩咐紧急送

给你的,老丑出事了!”

老丑出了事,海天笙几乎不敢相信,但心头一震,立即翻开纸条,他还没有看完,面已

大变,再看下去後,来不及交给卫老人,大叫道:“大家跟我走!”

卫老人见他竟冲出房门就从天井拔身上屋,心中似有不祥之兆,顾不了二女和懒狗道从,

抢先追上屋,急问道:“小海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海天峰放腿狂奔,大声道:“老丑被困在尖头山!”

卫老人追问道:“就只这一点?”

海天峰道:“两仪王母说老丑背着一个少女,四面遭遇四个老人和三个女子困杀,他已

冲上尖头山了,那些全是梦魔!”

懒狗道人已抢上前,问道:“老丑背的是什麽女子?”

“信上王母没有说,王母已带著一位长老先去援助了。”

卫老人道:“那没有用,对方是七个梦魔!”

烟池柳急问卫老人道:“魔星岛司马裳舞去了辽国没有?”

卫老人道:“魔星岛只有她一人留下,难道老丑是背看她?”

海天峰道:“那糟透了,司马裳舞要背,那是负了重伤。”

一行人除了没有升在空中,去势之快,真如奔出五匹千里快马,不到一刻,海天峰已经

到了一座独立的尖头山下,山虽不大,但却直入云层,当他全力向上冲时,耳中却听到两仪

王母的声音叫道:“小海,到这里来!”

海天峰听到声音在侧,立即横纵。

一到,只见两仪王母带着明生长老在一座岩石後,她一看人数有五个,立向海天峰道:

“小心上峰,对方全是功力高不可测之人。”

海天峰道:“王母,老丑背的是什麽女子?”

“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,身穿维吾尔族衣服。”

奴奴叫道:“那不是司马姐姐!”

海天峰骇然道:“老丑居然拚命救一个维吾尔族女孩!”

王母道:“这不去管他,小海,你可知道峰上有处名叫‘圣者’的古洞?”

海天峰道:“我在西域长大的,所有名山古洞都探过,这里也来过三次。”

“那好,你带烟姑娘和奴奴绕到北面去,馀下的四人从这面上去,这面为明,你那面为

暗,能够摸进洞里去事情就好办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你老算定老丑是藏在洞内?”

王母道:“他什么地方不逃,专来这尖头山,可见他对‘圣者’古洞是十分熟悉的。”

海天峰招手二女道:“我们走!”

绕到北面,海天峰悄声向二女道:“如遇发魔,你们不许出手,只紧紧靠近我就行。”

三人悄悄的向上潜伏慢爬,好在越往上升,云雾越重。

快到峰顶时,耳听南面已经打起来了,海天峰这时还不敢大意,他又要顾前面,生怕遇

上梦魔,又要顾後面,担心二人遭到暗袭。

终於,海天峰看到了古洞,他悄悄向二女道:“紧张时刻到了。”

“小海,看到什么影子没有?”

“还没有!”

奴奴道:“梦魔也许进洞去搜查了!”

突然,海天峰面前落下一颗小石子,他突然一怔,似已知道什么,然而又不敢出声。

一条人影倏忽由洞内冲出,海天峰一见,如电过去道:“司马姐!”

“吁,敌人在附近!”

原来那人影竟是司马裳舞,奴奴一高兴,几乎叫出声,烟池柳猛一伸手,顿将她小嘴捂

住。

司马裳舞急急领著大家进入洞口,这才轻声道:“刚才有两个老人来到洞口,但不知为

何不向里面搜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也许恰好听到下面的打斗声了!”

“下面打斗?”

烟池柳道:“别问这个了,快说老丑在那里?”

司马裳舞一指後洞,道:“他在替西缇雅治伤!”

“西缇雅,是那维吾尔族少女?”奴奴急问。

海天峰立即道:“我要去接应卫理生他们,你们三个守住洞口。”

司马裳舞急急道:“敌人太强,我们三个绝对守不住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必要时奴奴可以放出‘巫毒蚤’,你也可以射出‘魔星焦毒’,守是没有

问题。”

忽然洞内响起老人声音道:“小海,什么毒也无法抗拒梦魔的‘借物代刑法’,‘巫毒

蚤’能攻入罡气,但不识真假,对方可以任何物体代替他的本身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这怎么办?南面四人太危险了。”

洞内行出一个又瘦又矮小的老人来,只见他道:“下面是有两仪王母?”

海天峰道:“正是,还有卫老,应天道人和王母的长老。”

“小海,王母炼有‘金堡垒’,固守不成问题,你别替他们担心,快去看看西缇雅,她

中了‘魔谷回音’,一直到现在还未清醒。”

海天峰不放心下面四人,但又不能不听老丑的话,只得跟了进去。

老丑又向三女道:“你们在洞口不如都进後洞,在前面不如後面安全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老丑,当你救她时她就昏迷了?”

“不,她只是武功大部受到‘魔谷回音’封闭,口尚能言,也还有部分功力,轻功尚能

奔逃。”

海天笙道:“她是什么来路?”

老丑道:“她只说她是神秘沙漠中出来的,以老朽判断,她是由来生谷出来的,但她不

肯说实话。”

“噫,那就怪了,梦魔也是神秘沙漠里出来的呀!”

老丑道:“只有救醒她再问情由了,快,老朽已经费尽一切方法都不能救醒她,恐怕非

你‘磐石神定法’无能为力了。”

海天峰急急走入後洞,後洞光线明亮,他看到地上躺著一个维吾尔族少女,立即盘膝而

坐,急向司马裳舞和烟池柳道:“扶她坐起,背对我。”

老丑道:“你要运功?”

海天峰道:“非功力可治,我只有运‘磐石神定’魂游法了。”

“她的灵魂出窍了?”老丑大急。

海天事道:“看她面色惨白,气如游丝,这是元神浮於体外的现象,希望尚在洞中。”

大家见他口念心法,双手扣诀,须臾之间入了定。

老丑立向奴奴道:“小妞,我们到洞口去,听听山下还有没有动静。”

奴奴道:“老伯,此洞後有没有出口?”

“小姐,你很细心,後洞没有出口,不怕梦魔侵入。”

老少到了洞口,忽见有四条人影向山峰奔到,奴奴惊喜道:“他们来了!”

四条人影自雾中出现,原来真是王母、卫理生、懒狗道人和明生长老,他们一见老丑,

知道安全无恙,王母哈哈笑道:“超百岁,你终於现出本来面目啦!”

老丑笑道:“荷欣拉王妃,你的气色更棒了。”

“超百岁,那是小海的功劳,他怎麽了?”

“在後洞施魂游法救西缇雅!”

卫理生道:“大哥,查出那小姐的来历嘛?”

“没有,但判断她是来生谷人,要等小海救醒她才慢慢问,可是她不肯说实话。”

接著,他指著懒狗道人笑道:“应天道人,你的魔障一扫而空啦!”

懒狗道人为礼道:“老施主,这又是恩施主所赐!”

奴奴拉着王母问道:“梦魔退了?”

“小姑娘,你知道嘛,多亏你太姑婆到此出手,七魔全被她‘三头八臂’幻术引开啦!”

奴奴惊喜道:“我大姑婆来了,噫,梦魔会被符咒引走?”

老丑笑道:“可见梦魔长期处於神秘沙漠,对武林形形色色完全不明。”

王母笑道:“三少女和四个老头一见金头神巫幻出各种恐怖形像,一个个惊惶失措,真

是好笑?他们疑为是天神下凡啦!”

老丑道:“那是不会大久的,可能会卷土重来,诸位,大家紧守洞口!”

王母道:“待我在洞口布下金堡垒禁制!”

“好极了!”

“不必了,王母,大家请入後洞,西缇雅醒来了!”里面走出了司马裳舞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五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