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二十六章

作者:秋梦痕

巫马原子看到蒙面人肩上挂着两只袋子,其中一只长长的,她轻声告诉海天峰道:“小海,你看到他的长袋子没有?”

海天峰点头道:“那里面就是装着四剑士的宝剑?”

这时蒙面人想过之后向海天峰道:“你身后的道人可是武当应天道人?”

懒狗道人上前道:“贫道正是!”

蒙面人道:“你当记得峨嵋、青城、昆仑在十年前的事?”

懒狗道人啊声道:“你是‘闯三山’庞空!”

“当年那三派诬赖我是窃取三派秘笈的大魔王太古魔,派出大批高手围攻我,逼得我采取反击,大闹三山,也因此我负了重伤。”

懒狗道人道:“传言你死在白帝城山区。”

“笑话,那是三派找不到我的尸体,拿一具无名尸首装面子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这与阁下拦住在下去路没有关系?”

“野火,你不是要知道我的姓名?”

海天峰道:“庞空,你无由找到四剑士,并且显示你的武功,夺了他们的飞剑,你当然明白,这种剑已与其人构气神不可分,你夺了剑,就是伤其元神。”

庞空冷声道:“野火,你有本事就将他们的宝剑收回去?”

海天峰道:“我要听听你夺剑的理由!”

“不必!”

海天峰大怒道:“你要试试我的武功?庞空,你是奉了谁的命令行事?”

“野火,你很精明,不错,十年再出,我姓庞的上面当然有恩师!”

“够了,姓庞的,当年你是遭了冤屈,这一次你是自找的,十年修练,你的武功有成,可是你的理性未开,这一次只怕不止是重伤了!”

“野火,我没有时间与你耍嘴皮子,也没有时间与你缠斗多少招数,你要出全力打我三招,这四把宝剑你就可以带走!”

海天峰叹道:“令师的心术真个狡猾,三招一过,他就知道我的武功深浅了,庞空,你太傻了,依我相劝,这种全力三招对你是不利的!”

“野火,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,我姓庞的没有选择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不想洗刷当年冤屈了?”

这一问,庞空突然楞住了,良久才道:“当然想!”

海天峰道:“留下四把宝剑,只说与我打了数千招!”

“不,我不能欺骗家师!”

海天峰叹道:“你师父是谁我已十分清楚,我看你本质不坏,现又武功超群,说真的,我不想伤害你,但是,我又不愿让你师父了解我的武功,至少在我未与他交手之前。”

“野火,你有把握胜过我?”

海天峰道:“我希望你不信,你不信,也就是令师不信,我又希望你相信,相信我,你就留得青山在,好去洗刷你当年的冤屈,你的冤屈我非常同情,同时我告诉你,太古魔已死,人死了没有对证,我愿替你作证!”

庞空这下为难了,又不愿违背师命,又想洗刷当年之恨,同时还有几分不信海天峰的武功能胜他。

“庞空,你夺四剑的消息,你师兄和师弟可否知道?”

“野火!”他突然吃惊了,叫出后又楞住,半晌,道:“你知道我有师兄和师弟?”

海天峰道:“那你不要问!”

“他们现在还不知道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我们先对手一掌,这一掌的作用,是我要去掉你心中对我武功的疑虑,但不能作为你试探我武功的依据。”

庞空道:“这不能解决全部问题!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庞空,你师父是什么样的人物,你心里一定明白,我们也清楚了,你何必呢?”

海天峰道:“道长,他是对的,欺师灭祖,为武林不齿,那怕他师父是个十恶不赦之人。”

庞空闻言,他似对海天峰起了尊敬之心,他突然从肩上取下长包袱放在地上道:“野火,你拿去!”

海天峰急问道:“你想到解决之道了?”

“没有,我回去向家师表明我不愿和你交手。”

“不行,庞空,那你是死路一条,在正派中,你还有被驱逐的机会,可是令师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野火,那怕你不是我的对手,我也不和你动手了。”

司马裳舞忽然道:“小海,你想过没有,庞空不和你动手,他的师兄、师弟也会出面试出你的武功啊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司马姐,?想到嘛?庞空来找我决斗,这是他师父特别授意的,庞空能打败我,他师父就放心了,庞空能和我打成平手,他师父也不在乎,庞空全力与我拼三招而不负伤,他师父心中也就有数,假如三招之下庞空死了,他师父就要慎重来对付我了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你想得这样深远?”

海天峰道:“很明显,庞空的功力足足可以抵抗其师七八成,而庞空的师兄弟只能在其师六成以下。”

獭狗道人道:“六成以下是无法试探出恩施主的功力的!”

庞空叹声道:“野火,你对家师的心理洞如观火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把四剑留下,三更天我们在长城上见!”

庞空道:“干什么?”

海天峰道:“我要和你打三千招!”

庞空道:“假打?不行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出全力!”

庞空道:“你不出全力?”

海天峰道:“那是我的事,你出了全力,就不负欺师之罪了。”

庞空道:“谢谢你!”

懒狗道人看到庞空走后,笑向海天峰道:“恩施主,你对庞空竟是如此爱护。”

“道长,你没有注意他头上的灵光,除了含有怨恨之外,毫无一丝邪气,再说罢,他夺了四剑士之剑,如果他是邪门人物,他一定可以追杀四剑士,縚对不会放他们活着。”

巫马原子道:“是啊!我为何不想到这一点!”

海天峰拾起地上四把剑包,急急道:“快找四剑士!”

刚到小坝堡,海天峰突然向巫马原子道:“快,大姐带四剑交与它们的主人,有了原剑,元气就会复原。”

巫马原子道:“小海,你发现什么了?”

“别问,快点去!”

巫马原子带剑走后,海天峰急向司马裳舞道:“?嗅到香气没有?”

“什么香气?”

海天峰道:“与?身上的香气大同小异,我们被一批女子监视了,人数不少。”

懒狗道人道:“对方有什么目的?”

海天峰道:“原因当然不明,要提防的是梦魔,我们向长城外侧走,风从西面吹来,那批女子必在左侧石山上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这样近,我们一动,不是全暴露了。”

“那不管他,只要她们出面攻击就行,毁掉一批算一批。”

石山高峰靠近城墙,三人扑出,才向上登,忽然有条黑影迎上低叫道:“小海,不要太快,他们就在上面。”

海天峰看出是卫老人回来了,迎出问道:“全是女子?”

“不,有三个蒙面人,老朽偷听到他们的谈话了,其中一个说,约你在三更决斗。”

海天峰向司马裳舞和懒狗道人道:“那就是庞空了!”

卫理生亿声道:“庞空是谁?”

海天峰问道:“老五说了些什么?”

卫理生道:“他的判断不可能!”

海天峰道:“他有什么判断?”

“他说三个蒙面人之中,老的可能是‘两河大盗’屠天,此人曾抢遍长安、开封、太原三府,杀三位知府,后来……”

懒狗道人急急插嘴道:“后来被我武当和少林二十几位高手围捕,但在十年前失踪了。”

卫理生道:“第二个是闯三山庞空,小海,你提到什么庞空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你先说第三个?”

卫理生道:“第三个在十年前年纪很轻,但是个采花坏蛋,而且采花后又杀人灭口,人称‘摧花手’印度,也是十年前失踪的,算来现在还不到三十岁。”

海天峰立将遇到庞空的经过说出后,道:“卫老,另外两个蒙面人之一是庞空了,还有一个,你老听出声音如何?”

卫老人道:“一定是年轻人!”

司马裳舞向海天峰道:“小海,这三人也炼成梦婬和梦杀邪门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当然,但我相信庞空不会施展杀人或作……”他不便说下去。

懒狗道人道:“其他梦魔的地位不会比庞空高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不能以武林常规判断这个邪门,但有一点可以确定,所有梦魇的本事都不及庞空,同时,在梦魔中,不一定人人都是毫无人性之人。”

卫理生道:“天色不早了,找地方吃东西,休息一会,准备三更与庞空交手。”

海天峰道:“那批女子有多少人?”

“十二个,全是青年,最大的不超过三十,小海,那庞空虽然不会有敌意,可是另外两个和十二个女子恐怕会展开群攻。”

海天峰道:“那要看庞空了,他如真正是奉了‘梦魇魔王’之命来试探我的武功,其他人就不会出手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否则呢?”

海天峰道:“?和应天道长加上卫老就要全力一拚了,不过我想四剑士和巫马原子到时也会加入,问题是,在那种情况下,最难处理的是庞空。”

卫理生道:“这倒是真话,照小海的观察,庞空不会向我们的人下手,但梦魇是他的同门,他如何能眼看同门遭殃呢?”

海天峰道:“这一场打斗,唯一的法子是我们事先要商量才行,只守不攻,决心不杀一个梦魔,等到庞空撤退为止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那先要找四剑士和巫马原子告知,否则到时,他们是不会留手的。”

海天峰急道:“应天道长,请你走一趟小坝堡。”

懒狗道人道:“我们在什么地方会面?”

卫理生道:“你认识老龙居客栈嘛,回头到老龙居来会我们。”

懒狗道人应声去后,海天峰估计一下情况道:“卫老,那印度到时就交由你老了。”

卫理生笑道:“老朽能撑得住?”

海天峰笑道:“大花面三字不是捡来的,卫老,今晚你是无法保留实力了。”

卫理生笑道:“小海,你不要高估老朽实力啊!到时老朽如不是那印度的对手,这条老命就会归西啊!”

司马裳舞格格轻笑道:“你老年轻时不是唱过张飞,到时拿出大唱三声就行了。”

“大唱三声?姑娘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司马裳舞乐了,格格笑道:“唱断了桥梁水倒流呀!”

“丫头,原来?是找老朽开心的!”

到了老龙居,天已是黄昏,吃过饭,懒狗道人尚未回来,老少开了两间上房,提前休息。

大约在一更后,门外悄悄的来了两个人,海天峰并未打坐,这时从窗户向外看,他发现是懒狗道人和另一个生面孔的中年男子,随即开门。

懒狗道人一见海天峰,立即轻声道:“恩施主……”

“不用说话,快进房去。”

那中年男子进了房,他向海天峰拱手道:“野火,你已……”

“庞大哥,请坐。”

懒狗道人噫声道:“恩施主,你怎么知道?”

海天峰道:“庞大哥虽然取下了面罩,但身材和衣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