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二十八章

作者:秋梦痕

白克沁在厨房与妇人说密话,司马裳舞却在外面向海天峰道:“小海,‘塔里木姑姑’不等闲啊!”

海天峰道:“我是在西域长大的,真还不知道有这号人物,不过她的灵光正大,我不担心,我想白克沁不会不知她的底细?她为何事先不提呢?”

懒狗道人道:“最好不要问,这妇人孤身在此,必定有其苦衷!”

白克沁公主把吃的端出来了,她高兴的向大家道:“塔里木姑姑替你们准备房间啦!今晚就在这里休息,吃过饭,我陪你们出去到处走走,同时,塔里木姑姑还要替你们探听消息,她的消息最灵通,这一带数十里有什么动静,包括黑盐池四周,她都一清二楚。”

司马裳舞笑道:“公主,由这儿去图兰泰山有多远?”

“你们还要去那里?远啰!有一百多里,中间还有一片沙漠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再由图兰泰山转通湖山呢?”

“赫,那会遇上梦魔啊!”

司马裳舞道:“我们和梦魔打了很多次了!”

“啊呀!那真有意思,他们的武功我不怕,怕就怕在睡觉时,西域武林,不知有多少鄱在睡觉中死亡,好在他们不出现神秘沙漠一百里范围之内,否则这黑盐池就没有人敢住了!”

“白克沁,难道?睡觉时不知要领?”司马裳舞看看海天峰。

“要领,什么要领?”

海天峰向司马裳舞道:“这诀窍,她是不知道的,?带她去后面,同时也告诉塔里木姑姑!”

司马裳舞拉着白克沁往后面走,回头道:“小海,你和道长先吃,我在后面吃好了。”

懒狗道人催道:“恩施主,贫道等不及了,贫道饿极了。”

“野道人,吃羊肉当心长羊毛啊!”

门外忽然来了三个人,一个老太太,两个少女,海天峰一看急起身相迎道:“王母、乔乔、奴奴你们怎么知道我等在这里,快请进,都饿了吧?”

奴奴娇笑道:“野火,我们吃过了。”

后面也出来三个人,塔里木姑姑、司马裳舞和白克沁,王母一见塔里木姑姑,哈哈笑道:“沃紫兰,五年不见了。”

“荷欣拉门主,稀客,稀客!”

大家一一介绍后,海天峰笑向塔里木姑姑道:“原来都不是外人啊!”

“野火太子,你怀疑我有问题?”

“塔里木姑姑,‘有问题’三字说错了,?的出身,?独自住在这里,能使我不猜测么?”

王母哈哈笑道:“小海,她是梦魇魔王要除的最早人物,她的行动岂能随便?”

海天峰惊奇道:“说来话长了?”

王母道:“当然,沃紫兰是天山派百年来武功最高的一个了,天山派有一件东西,名为‘三阳宝玉’,产于和阗一道阴河中,那梦魇魔王知道这一‘方玉’落在沃紫兰手中,千方百计想得到手,这老魔后来进入神秘沙漠的天魔谷才把沃紫兰忘掉。”

塔里木姑姑急急道:“荷欣拉门主,他没有忘掉,近来又派出梦魔在找我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快了,他自顾不暇了!”

王母道:“小海,老丑去了图兰泰山,你得赶快去,他似查出‘飞天神蟒’了!”

海天峰道:“我本来想在此休息一晚,这样说,我得马上动身了,对啦!王母,‘西方僵尸’有两个!”

王母道:“老丑也说过了!”

吃完后,海天峰向司马裳舞道:“司马姐,人去多了不方便,我就和应天道长先去了。”

“不行,小海,乔乔、奴奴跟你去,我和白克沁公主随着王母好了。”

王母笑道:“都不对,老身和应天道长作一路,小海,妞儿们都随你去,我可保不住她们!”

海天峰为难道:“人数太多了!”

塔里木姑姑哈哈笑道:“野火太子,我看得出,你是女孩子的头头,她们不跟你走,谁都不会高兴的,勉为其难吧!”

司马裳舞急急道:“塔里木姑姑,?不能把我推进去呀!”

“魔星岛主,?的经验多,?得帮助野火太子,女孩子在外不方便,没有?,野火太子抓不开,好了,我也待不住了,有王母在,我也想动啦!你们先走罢。”

海天峰皱皱眉,挥手道:“大家走吧!”

白克沁高兴道:“我开始走江湖啦!”

五人走在路上,这下可热闹了,海天峰的耳朵充满了唧唧喳喳,他回头向司马裳舞道:“司马姐,当心不认识我们的武林人,便把我们当梦魔啊!”

“小海,梦魔也有男的啊!”

“哈哈,年轻女子是梦魔的招牌呀!”

“司马姐,我看到白魔派头子‘霹雳魔王’了,他在追查人物似的。”

“在那里出现?”

白克沁道:“你们都没注意,就在我们附近树梢上掠过呀!”

海天峰道:“?见过霹雳魔王?”

白克沁道:“在西方,他是江湖皇帝,见的人多哩,他还有两个白种妹妹,一个白种妻子,武功都很高。”

司马裳舞向海天峰道:“要不要追去看看?”

海天峰点头道:“只要不是反向而行!”

白克沁道:“方向不变,他是偏北一点,不是正西,但不妨碍我们去图兰泰山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?带路,看他追什么?”

白克沁拉着奴奴道:“我们在前!”

司马裳舞也拉着烟池柳道:“让小海走后面!”

前方有山了,海天峰警告众女道:“注意暗中,别只顾追,司马姐,小心前面,白克沁和奴奴都是没经验的。”

追了一阵,经过数座小山,前面的奴奴忽然回头迎上海天峰道:“慢点走,前面有情况。”

海天峰问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“前面有座谷,似很深,下面发出沉沉的震撼,司马姐姐说,那是拼内功。”

海天峰急走出道:“难道霹雳魔王遇上强劲对手了?”

前面有段石崖,这时司马裳舞、烟池柳、白克沁正在崖头爬着,她们看到海天峰赶到,同时作出手势要海天峰放低身子。

海天峰笑道:“情况如何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你自己看,有三处在拼内功。”

“三处?”

“不错,白魔的对手不认识,另外两处,有一方似是天魔谷出来的,另一方完全陌生。”

海天峰爬过去看了一会道:“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烟池柳道:“你也不认识?”

忽听左侧石后的白克沁低声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海天峰闻言之下,作出一个罕见的动作,他的身子如同水上浮起的木头,横移过去,只看得众女惊奇不已。

海天峰到了白克沁身边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我的左侧藏着一个人!”

海天峰忽然噫声道:“是女人,她为何不声不响又不动!”

“野火,你是嗅到香气?”

“?这时才知道?别动,等我过去看看!”

白克沁才不听他的,海天峰一动,她也摆低姿势跟进。

不到五丈,海天峰忽然一顿。

“你怎么啦?”

海天峰轻声道:“一个轻伤,两个重伤,全是白种女子。”

白克沁忽有所悟,伸头一看,赫声道:“她们是白魔的一妻两妹!”

海天峰把司马裳舞和烟池柳招到身边道:“你们过去查查,看看重伤的还有没有救,要不要我动手?”

司马裳舞向白克沁道:“?监视,乔乔,我们动手查。”

三女过去后,白克沁立向轻伤的女子道:“?是凯琍丝?”

那女子的双手下垂,显然全被打断了,她点点头道:“我认得?!”

司马裳舞急查两个重伤的,一会立向海天峰道:“她们中了无名毒!”

海天峰这才过去道:“还有气?”

“有,全身发黑,你看看是什么毒?”

海天峰查了一下道:“是‘七毒砂’!已侵入血液,?和乔乔的功力可以缓缓逼出,不宜逼得太猛,否则会要她们的命,我替轻伤的接骨。”

白克沁道:“谷中的打斗怎么办?”

海天峰道:“那不是我们的事,?在旁边监视,提防有人侵入。”

不一会,接骨的比逼毒的快,海天峰以神功接骨,又给了那女子一颗丹葯,然后问道:“?被谁打伤的?”

那女子吐纳了几口气,她望着白克沁道:“他是谁?”

“凯琍丝,?答话就行了。”

“白克沁,我根本不知那老东西是谁?他要我们依从他,我们当然生气,因此打起来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谁去请你丈夫来的?”

“是约克的弟弟凯伦,现在和约克动手的人,就是打伤我们的人,听口音,那老东西也是西方来的!”

白克沁向海天峰道:“约克就是白魔!”

她忽又问凯琍丝道:“还有两处打斗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凯琍丝道:“有两个是梦魔中高手,另两个是约克的朋友。”

忽见司马裳舞和烟池柳起身道:“小海,看看全逼出没有?”

那两个女子口中流出一团一团的白色泡沫,海天峰道:“余毒还有,乔乔,拿?的‘八宝大血丹’给她吞下,过一个时辰就没有事了。”

就在海天峰说完一停的时候,突然听到远远的传来一阵阵刺耳的异声,正当黄昏来临之际,那种异声入耳,使人毛骨悚然。

凯琍丝闻声色变,惊叫道:“阴尸!阴尸出现了!”

海天峰闻言一震,立向司马裳舞道:“司马姐,你们快把她们三个抱起跟我走!”

司马裳舞急急问道:“去那里?”

“找地方,你们全藏起来!”

在七女跟着海天峰找到一处石洞藏好后,海天峰向白克沁道:“你们守住洞口,千万别出洞,阴尸来得不寻常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来助阵的?”

海天峰道:“一定与梦魇魔王有关,否则就是与约克的对手有关。”说完飞扑谷中。

当海天峰奔到白魔背后时,他看到白魔约克大叫道:“阴尸来了,我们退!”

忽见白魔约克的对手阴声怪笑道:“约克,你想逃?我阴主能让?逃出谷去?”

他的话未完,突然由空中飞下一道绿光,海天峰一看,所见的那里像个人,简直是个全身绿焰熊熊的僵尸!

白魔约克脱不了身,他的同党也毫无撤走之机,那怪物不言不语,只是硬绷绷的站着,似在伺机出动。

海天峰运足八成“磐石神功”,双掌已黑得发亮,他一步一步的向怪物走近,也不说话。

怪物看到有人向他接近,居然似知来了强敌,只见他的身子开始晃动了,越晃越快,渐渐成了绿色光球,口中的异声又起,突然,他快如电闪,猛地朝着海天峰扑去。

“阴尸!原来你也只有这点功夫!”海天峰的身子已被绿焰包住,声音却在线焰中发出。

司马裳舞忽向烟池柳道:“我们快去,阴尸被‘磐石神功’吸住了!”

白克沁道:“我们去作什么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帮助约克收拾那三个!”

凯琍丝道:“我们呢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你们三个还不能动手,跟着我们,只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