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二十九章

作者:秋梦痕

大出海天峰意料之外,那五个女子在庞空的梦幻指点穴法解除后,不但不走,反而各出重手,互相攻击,霎时全死在当场。

白魔约克惊叹道:“这就是东方倭人的特性,气节?”

海天峰道:“不算气即,只算是倭人武者的教条!”

庞空道:“野火,王母和懒狗道人叫我带口信给你,他们发现了三批不明来路的武林人物,不分男女老少,一个个武功都是出奇的高,每批少到四十几人,多则多到百余人,要你特别注意。”

海天峰惊疑道:“这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”

白魔约克道:“你们武林门派繁多,有些隐藏数十年还无人知道,当然是你们中原人。”

庞空冷笑道:“约克,你说错了,这三批人的穿着打扮,没有一个是中原人。”

海天峰急问约克道:“你们西方武林也不少,想想看,有那些可能前来夺取天孙钟?”

白魔约克道:“最有名气的都来了,老朽想不出。”

海天峰立向庞空道:“办完当前之事再说,你们由左侧进入森林,一听到前方有啸声,立即杀进去。”

庞空道:“有红魔在内?”

海天峰点头道:“注意,我有两位姑娘在里面,下手时要看清楚。”

分两路进入森林,这时白魔约克靠近海天峰道:“野火,现在我还要不要藏在后面?”

“森林在天亮前仍一片漆黑,不必了!”

进入森林约半里,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长啸,海天峰一闻啸声劲亮,大喝道:“冲!”

到了中心区,只见打得十分激烈,其实那不止是白克沁和奴奴,居然有很多生面孔,相反,黑魔比巴辛哈却不见了。

司马裳舞看到奴奴护住三个白种女子,立即扑去问道:“比巴辛哈那里去了?”

奴奴道:“他以‘黑狱大挪移’法只顾铁箱,弃我们不顾,现在不知把铁箱移到什么地方去了。”

烟池柳已经接应上白克沁,二人杀退三个红魔手下,同时也向奴奴靠近。

白魔约克已被数名不知来历之人缠住,他似一时脱不了身,但海天峰却又不知杀到那里去了,他似一心要找矛盾神魔。

奴奴忽然叫道:“司马姐,你快把约克老头接应过来,他的妻、妹不能动,似被红魔什么邪门手法制住,我们把人交给他就算了!”

司马裳舞道:“说的是,你们三个护佐别离开!”

她说完扑出,全力攻向白魔约克,大叫道:“白老头,快去接你的人质,这边交给我!”

白魔约克得机杀开一条路,奔向其妻问道:“你们怎么样了?”

凯琍丝气道:“我们不能动,你又不是瞎子!”

这时没有敌人,白魔约克检查一下骂道:“好个戈巴也夫,他竟对?施展‘突变指’,我和他没完没了!”

司马裳舞问道:“老白,你能不能解?”

自魔约克道:“多谢姑娘们和野火,现在不必诸位守护了,打斗转往北面,又有无数生敌,请姑娘们快去找野火。”

四女无法查出海天峰,她们只点敌人多处合力冲杀,时在黑夜,可说打的全是糊涂战。

在一阵混杀之后,烟池柳忽然看到数名强敌困住庞窕力攻,她娇叫道:“司马姐,我们快去救庞窕!”

司马裳舞噫声道:“她为何落单了,快,那也是四个生面孔,决非红魔手下!”

那四个敌人一看攻到四个武功奇高的娘子军,才一接触,立即知难而退,分四面窜入黑暗中不见。

烟杝柳拉住庞窕问道:“?兄妹如何分散的?”

庞窕道:“天大黑,敌人又多,不知不觉就分开了,对啦!我看到比巴辛哈挟着两个铁箱向北去了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那不去管他,我们快找小海!”

四女杀向北面,实际上她们搞错了方向,她们怎知是背道而找,这时海天峰竟是在森林南面,而且身边却带着庞空和兵士豪,不过他们没有打斗,而是藏在暗中看别人动手。

动手的双方一为红魔,另外一人却是一个挥着特大长剑的老人,相同的是,他们年纪差不多,又都是白种人。

兵士豪看到双方的攻守功夫各有千秋,在他眼中似难分出强弱,回头道:“野火,这场打斗恐怕有得缠啦!”

海天峰道:“古剑士还是要强多了!”

庞空噫声道:“你查出他的来历了?”

“我捉到这一派中二流货,三言两语就逼出来,当你们看到我的那个时候,我又查出另外两批了,这三批人比红魔、白魔、黑魔都强,而且是有门派的!”

兵士豪道:“这使巨剑的叫古剑士?”

“对,他是高耳基的大剑派,头子就是古剑士!”

庞空道:“他们与红魔有仇?”

“谈不上,只是大西北白人武林争霸上的过节,今晚动手,完全是为了尸逐灵那两口铁箱,现在铁箱却到了黑魔比巴辛哈手中了!”

庞空道:“野火,另外两派又是什么来历?他们前来腾格里,也是要夺天孙钟?”

海天峰道:“当然是来夺天孙钟的,你的梦魇魔王如不识相,硬要阻止各路人马进入神秘沙漠区,他是自找麻烦,庞空,我不许你一意愚忠,问题就在这里!”

“野火,我如何能不出力呢?”

海天峰道:“我不是不许你们出力,而是选择对手出力,不过我警告你,当梦魇魔王被消灭时,你千万不要难过,邪不胜正,自古皆然!”

兵士豪拍拍庞空道:“大哥,野火的话是对我们好,到时我们选择对手卖力,尽了心意也就是了,何况现在我们已经被梦魇视为叛徒了。”

庞空叹声道:“这是天意!”

兵士豪又问海天道:“你还没有说另外两批生敌呢?”

海天峰道:“这是老丑查出告诉我的,一批中西伯利亚神鹰帮,头子是赤头鹰,另外一批是中亚‘火魔教’,头子号‘火焰王’,这三派都带来了大批手下!”

忽然有人在暗中轻声叫道:“小海,你们别在这里看结果了,庞窕现在被司马裳舞她们四女解了危,目前正向森林北面追你,不巧,快进入神鹰帮的势力圈了,再不去,都会被困!”

海天峰转出是老丑,急急招手庞空和兵士豪道:“我们快追!”

好在司马裳舞精灵,加上经验老到,她忽然把向前急行的烟池柳轻声唤住道:“乔乔慢走,情况有些不对了!”

烟池柳回身问道:“有何不对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越往这一方向走,居然看不到半个黑影?”

“那又怎么样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没有敌人,小海到这边来作什么?我们追错方向了!”

原来司马裳舞不知前面半里外就是大批神鹰帮,她却认为没有敌人海天峰不会去,烟池柳回转身,走到她面前道:“我该向那一方向走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由右侧向东,走两里如无动静再向南,反正天快亮了。”

庞窕道:“司马姐,东南角这个方向全是石山,不到二十里就是黄河,黄河南岸就是长城,左侧定是通湖山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我们查到黄河岸为止,如果再找不到小海,再转西面。”

五人转向之后,走不到十几里,森林尚未走完,天色渐渐放亮,这时在前的庞窕忽然顿住,回头轻声道:“我看到黑魔比巴辛哈了!”

这是想不到的事,司马裳舞急问道:“单独一个?”

“是,他一手挟住一只铁箱子,似在逃避什么人?”

烟池柳道:“追上去,他当然在逃避红魔!”

五女一口气奔走之下,这时再度看到黑魔,相距不到一箭地时,白克沁气道:“等我去揍他,这黑老鬼真不是东西,他见到了铁箱就不顾我和奴奴!”

黑老头这时似亦察觉后面有人追上,祗见他急将铁箱放下。

司马裳舞伸手拉住白克沁道:“公主,?一出手,必定留给黑老头一个话柄。”

“什么话柄?”

烟池柳接口道:“他会说小海言而无信呀!白魔的妻、妹已经救出,铁箱中珠宝自然是他的了,?一动手,他硬说抢他铁箱啊!”

白克沁气道:“和这种老鬼讲什么道理……”

她还没有说完,突然听到西边有人哈哈大笑道:“比巴辛哈,恭喜啦!发了大财呀!”

声音一落,西边走出了三个青年,妙,那竟是海天峰、庞空和兵士豪,原来海天峰才是真正看着黑魔比巴辛哈来的,他本来是向北找五女,看到黑魔就改变主意。

五女一见是他,同时娇笑扑过去。

黑魔一看头大了,他会错了意,吼声叫道:“野火,你追来是什么意思?”

海天峰哈哈笑道:“黑老头,你放一万个心,我绝对不是为铁箱来的。”

黑魔比巴辛哈冷声道:“兵分两路,其意甚明,野火,你出手吧!”

海天峰道:“这是巧合,老黑头,说真的,我来追你是要证实我心中所想到的事情,证实不错的话,我马上就走。”

“野火,我不在乎你诡计多端,你说罢,你要证实什么?”

海天峰道:“辛哈,你那铁箱是不是中原式的?”

黑魔比巴辛哈道:“不是,是北胡国常见的一种!”

海天峰道:“铁箱上的锁呢?”

黑魔比巴辛哈低头一看,毫不思索道:“中原式的!”

海天峰突然哈哈大笑,回头向庞空道:“如何,我说呢,红魔怎么会把到手的宝物,居然肯轻轻松松的交给辛哈?”

黑魔比巴辛哈惊疑道:“野火,你说什么?”

海天峰道:“铁箱是北胡国的,照理说,锁也应是北胡国的是不是?”

“什么,你说矛盾神魔换了锁?”

海天峰道:“老锁被红魔施功力毁掉了,他不换把锁怎么能把铁箱交给你,当然要换把锁了,可是这里从何处找北胡国那种锁,只有找把中原锁配一配了,老黑,这又是巧!”

黑魔比巴辛哈道:“巧什么?”

海天峰道:“巧在红魔入中原抢了不少财物,也有几口箱笼,否则他一时从那里去找锁,我问你,在你向他提出交换倏件时,你不感觉到他在拖时间?”

“对,我等了很久他才把人质和铁箱交出来!”他突有所悟,忽然俯身,一把就把铁箱上的锁儿扭掉,打开箱盖,他呆了。

海天峰故意打趣道:“辛哈,是些什么宝物?”

黑魔比巴辛哈大吼一声,铁箱不要了,拔身而起大骂道:“他妈的,我和他拼了!”

司马裳舞急问海天峰道:“箱中没有珠宝?”

海天峰大笑道:“红魔岂是傻瓜!”

五女一拥过去,走近铁箱一看,只见全是石头。

海天峰看都不看,挥手大家道:“我们奔黄河!”

庞窕这时靠近兵士豪,轻声问道:“奔黄河作什么?”

兵士豪向她耳语道:“野火发现了两个怪老头,从来未遇见过,庞大哥判断,一个是‘教监’中老二,另外一个是中亚火魔教教主烈焰王!”

“赫!梦魇魔王想勾结‘火魔教’,那更加会万劫不拔了!”

“不错,?要劝大哥,不能再死心助邪为虐了!”

奔出二十余里后,海天峰立即回头道:“前面石山就是黄河西岸了,庞空,你向右,士豪向左,我在中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九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