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 三 章

作者:秋梦痕

老通吃率领看一群青年男女,在酉末戍初之际离开延陵镇之后,那阴丹带着手下到了野

外就想分道而去,但她尚未动身,突听前面领路的张天豹和少通吃大叫起来!不要问,前面

路上已发生了非常事故。

后面的大众闻声,一齐拥了上去,只见地面留下好几条血迹,老通吃急急道:“这里经

过一场高手打斗,方圆数丈,草都踏平了!”

阴丹道:“血迹流向右前面林中去了!”

她后面大汉,也就是冷泉,急向阴丹道:“小姐,看血迹都是负伤者留,人数不止一两

个,八成带伤爬进了林内去了。”

老通吃道:“大家到林内看看去。”

阴丹的心中不知想到什么,摇头道:“事不关己,何必多管!”

冷泉一拉阴丹到旁边,轻声道:“伤的一方希望不是我们的人,看看何妨?”

这时‘烈火’商丕有点不耐,大步踏出道:“谁敢在这阳关大道上下手,伤的不管,倒

要看看下手人是什么样的货色!”

张天钓道:“老商,下手人还坐在那里等你去画像不成?”

海天峰道:“老张,由伤口看功夫,你又不是外行,老商说的没有错。”

老少全向林中走,张天豹首先看到一具尸体,立即大叫道:“这里睡了一个!”

少通吃眼尖,一看死者是遭一星擎死亡,而且被挖去双眼,呼声道:“这是什么玩意干

的?”谷红梅认出死者,惊叫道:“他是八寨武师之一的周安武师!”

当人员分开查看林内时,老通吃面色凝重的向海天峰道:“太子,老朽有了不祥的预

感!”海天峰轻声道:“看出死者身上的什么毛病?”

“被挖的双眼!”

海天举惊疑道:“不是一种武功所伤?”

“是被挖出吃掉了!”

“吁,吃人眼!武林中有吃人眼的怪物?”

老通吃道:“在老朽当年初入江湖闯万儿的时候,曾经看到,没有资格参加的一场空前

战斗,这场战斗的故事你可能听说过?”

海天峰郑重道:“塞外‘五龙八虎斗神魔’之战?”

“正是那一场,除了老朽我,似还有几个我不知道的人物在暗中偷看,那一场打斗,真

正是惊天动地之斗!”

海天峰道:“听说号称五龙的是少林大空禅师、武当无忧真君、衡山三眼头陀、华山双

剑,但不知八虎是那些人?”

老通吃道:“黄河四奇剑、长江辛氏兄弟!”

海天峰低头看看死者,只见双眼不仅是打瞎,而是硬挖出去的,瞪眼老通吃道:“你老

说,这就是那神魔再出现了,他的嗜好吃人眼?”

“现是不敢确定,那老魔确有这种残忍嗜好!”

这时忽听林内叫声连连,接着所有人全回到原地,少通吃抢先报道:“又看到七个惨死

的啦,而且都是被挖了眼!”

老通吃挥手道:“愿去茅山的继续前进,不愿去的请便!”

阴丹道:“路程还远,老通吃,怎么啦!心中不舒服?”

“姑娘,你对死者有何感想?”

阴丹笑道:“只知出现一个吃人眼的怪物;老头子,你又有什么感想和发现呢?”

谷红梅接口道:“老通吃不是一个把好处随便告訢人的老好人,你问他不等于白问!”

老通吃嗨嗨笑道:“今天所见,你们都有长辈可问,老头子我说的你们也不太相信。”

话不投机,难以亲近,方向虽同,却走不到一块啦!少通吃拉着海天峰,靠近老通吃落

在最后面,他那两只大眼睛转呀转的道:“老爸,真有吃人眼的怪物?”

“小子,憋不住了?”

海天峰道:“那神魔叫什么?”

老通吃叹道:“魔号‘太古’,没有查出他的姓名,他如真还活着,只怕比我老人家还

大一半!”

“呀!老爸,挖眼睛的怪物就是你向我说故事中的魔头!”

“小子,大声嚷嚷个屁,事情未证实,你又宣扬了!”

时已黄昏,突听前途发出惊闹声,海天峰道:“前辈,前面又出事了!”

老通吃带着二人急赶上,突见离开正路约十余丈,有一个阴丹的手下大汉被陷身地中,

已经深及胸口了,旁边还有他四个同伴在拉。

这是怎么一回事?一个高手陷下地中,他居然不能自己跳出来,看样子,四个拉他的高

手也拉不出。

老通吃一见大喝道:“快住手,你们不放手,四个会全被陷进去。”

阴丹这下真紧张了,立叫四个拉的全放手,转身问道:“老通吃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老通吃道:“我先问你,大家在正路上走得好好的,为何偏离到这没有路的地方来?”

张天豹接口道:“他走在我们的最前面,我见他好似看到什么,扬手向这地方发出一件

什么暗器,人也跟着扑出,但扑到这里时,见他身体不对,慢慢下沉,好似陷入流沙内,本

来只有双腿陷到屁股,后来经他们赶到的四人拚命拉,讵枓愈拉愈往下陷。”

老通吃急急道:“这是‘地锁魔功’,拉者时久,不但无功,反而会被陷者吸住,最后

都被吸入地内窒息而死!”

那冷泉似比阴丹更关心被陷者,他看到那人渐渐连头也下去了,急问老通吃道:“前

辈,我们如何搭救?”

“你们出来八位看看,分八东面在他的头部两尺外,双手按地,运出全身内功,拚命往

上吸。这是以内功和敌人相抗作用,你们都是‘高手’,当知如何运用。”

阴丹带来的手下总共也只有九人,现在陷入一个,闻言之下,只好全部出动了,他们照

着吩附去做,人人运出全部内功。

阴丹眼看手下施为,心情也很紧张,这时信风和向老通吃道:“前辈,那敌人竟在地下

面?”

老通吃道:“施阴功的敌人不一定要在地内,但不知他藏在那里捣鬼,不过他这时也是

双手按地,现在只见这八个老兄是不是他对手了。”

阴丹忽然叫道:“李明停止下陷了!”

老通吃一看,摇头道:“对方遭到阻力,只是暂时受挫,他定在加强中!”

各红梅一拉信风和道:“你不要当傻瓜!”

海天峰望着老通吃,不笑也不说话,他心中不知在搞什么名堂,倒是一个出了名的杀手

和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商丕,也同时四眼圆睁,如临大敌。他们一生之中,恐怕未经这种既

古怪又恐怖的场面,一个紧握双拳,一个装腔作势,似在替八个坐地运功的加油。

“老通吃,李明又下沉了。”阴丹禁不住娇声叫道。

不错,李明又下沉了,现在只留下鼻子出气啦,身陷地内,血液倒流,只见他面如猪

肝,呼吸如牛喘一般,老通吃大叫道:“张天豹、商丕,快加入。”

两条猛汉闻声加入,一下就又见李明停止了下陷;这下见了大效果,只见李明不但停止

下陷,而且渐渐上升!

阴丹惊喜道:“成功了。”

“姑娘,别高兴得太早了。这证明施阴功的人不是七十年前的‘大反王’,这家伙的功

力尚未达到出神入化之境。”

谷红梅现在也不轻松了,急问道:“你老提到‘大反王’?可是当年七海大战的‘大反

王’!”

老通吃嗨嗨笑道:“丫头,你快走罢,提早回去告诉你那老鬼师父,叫他准备应战

吧。”

各红嗨一把拉住信风和道:“我们走。”

信风和道:“红梅,你不听老遍吃说过,这施阴功的不是‘大反王’呀。”

“笨蛋,此人一定是他徒弟,徒弟现形了,师父那有不动的?”

少通吃大叫道:“老爸,又停止上升了!”

老通吃向阴丹道:“时间太长了,只怕救出来也没有用了,姑娘,你看看,贵属下已经

停止呼吸啦!”

阴丹一看大惊道:“断气了!”

海天峰靠近老通吃道:“尚未,快请前辈和阴姑娘同时出手,只要胸口到了地面上,他

又会缓过气来,再迟就真无效了!”

老通吃道:“真的?”

这时阴丹大有放弃之意,却被老通吃拉住道:“姑娘,你和老朽试试看,也许还有希

望。”阴丹当然没有听到海天峰说的话,她这时只相信老通吃,闻言之下,立即奔上去坐

下!可是在她孤掌按地运功,立即发觉地底吸力强大无比,一惊急叫道:“老通吃,快出

手,吸力太大了。”

老遍吃坐下道:“这种吸力不全是敌人的,他是仗地底有股自然吸力之故,不用惊惧,

宁心静气,只管运功。”

这时只剩下谷红梅、少通吃和信风和、海天峰了,他们发觉加上老通吃坐下还是好不了

多少,到李明的身子仅仅多升数寸而已,信风和忍不住了,扑上就要坐下,但被各红梅拖住

道:“不许动。”

海天峰向信风和道:“信兄,别伤了你们的和气,这时似稳住了,只要多加一点功力,

李明就会出来。”

少通吃道:“那就等我去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兄弟,你另有工作,听我的话,快到右面石山上去,别出声,只在各处

奔走,脚步要重,快去!”

谷红梅问道:“那是干什么?”

海天峰道:“我的武功不高,但却有一点小聪明,我想那个魔头是藏在石山某处,他现

在也是坐在地上运功,不过他是在拉人下去,我们这面是在拉人上来!”

信风和道:“我与红梅也去,海兄,你是要我们扰乱他?”

谷红梅叱道:“假设他再设陷阱怎么办?”

海天峰笑道:“除非他是神仙,否则他不会法力无边。”

事不关己,各红梅还是将信将疑,可是信风和实在忍不住了,猛把谷红梅甩脱,立即带

着少通吃奔出,这下可把谷红梅气坏了,一气之下,追上大喝道:“回来,回来,你敢不听

我的?”海天峰的话不知是真是假,也许是故意支开他们,这时一看旁边没有一个人在注意

他了,只见他走近老通吃悄悄在他耳边追:“前辈,我助你一臂!”

老通吃和所有坐下之人一样,眼睛闭看,一无所见,只有耳朵能听,闻言后,只觉有只

手掌按往他的背上,立有一股微妙的力量透进全身,全身舒泰无比,不由暗骇,忖道:“这

是黑色仙人掌力,他真的练成了!”

不出一刻,老通吃忽听海天峰口中发出一声‘起’,接着他就把手拿开了,同时,老通

吃也感到身上那股微妙的力量也不存在啦。

“前辈,李明出土了。”

老通吃收功睁眼,他发现李明已躺在一丈外,立即叫道:“大家收功,快看李明还有气

没有!”

阴丹首先跳起,她发现李明躺在草中,不由大叫道:“冷泉,你们别运功了。”

所有的大汉全起身,接着围上李明,冷泉一探,立向阴丹道:“小姐,有气呐!”

老通吃笑道:“阴丹姑娘,贵属下还要躺一会,我们失陪了!”

阴丹拱手道:“老通吃,请便,这次我谢啦!”

“哈哈,我不知你要谢谁哩,再会了。”

他一动,后面跟着张天豹、商丕同声追上道:“老头,慢点、快告诉我们,刚才的事

情,实在太邪门了。”

老通吃嗨嗨笑道:“你们两条大笨牛今天不狂啦!当心前途,自己陷进去那才够受

啦。”

这时海天峰等到了少通吃,二人急急追上,轻声道:“前辈,谷红梅拉看信风和开溜

了!”老通吃道:“溜掉是那谷丫头的主意,信风和是个君子,其实溜掉也好,走在一块,

一旦出了事,救他们情不甘愿,不救说不过去。”

商丕道:“老头子,搞地锁功的家伙,是不是搞挖眼睛的?”

“笨牛,当然不是,问题是,这两下子必把武林大震动,也不知今后遭殃的有多少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太古魔和大反王该不会同一路线。”

老通吃道:“太古魔虽然不是与大反王同期出现江湖,但他们的横蛮狠毒却是一样的,

当年一在漠北,一在海上,这次再出,会不会联手就很难说了。”

张天豹道:“也许只有他们的徒弟和手下出现,而他们自己早就同老家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武功练到出神入化时,不但不容易死,而且有延年益寿功用,你别希望他

们死亡。”

少通吃突然闪近海天峰道:“看看前正面那个老人。”

“你看出什么毛病?”

“我不认得他,好怪啊,刚才他回过头来,眼睛是红的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你比我见识多,你都不认识,我就不用说了,快等老通吃,问他就明白,

看样子,他不会比你老爸年纪大!”

这时后面三人亦适时赶上,耳听老通吃忙向海天毕道:“当心前面那个老怪,但我们又

必须追上去。”

“老头子,你也不认识他?”海天岑感觉事态有点不同寻常了。

张天豹道:“我今天憋死了,连经两次鬼玩意,现在又有这老家伙,烈火,有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三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