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三十章

作者:秋梦痕

不到一个时辰,绿洲外面突然发出震天的喊杀之声,同时不断有惨叫升起。

老妇立向司马裳舞道:“老身听到侍读公在兴敌人动手了。”

司马裳舞似亦听到海天峰的声音,她心中有数,一看宫禁姥走向六大汉,即轻声向大家道:“小海先捉到侍读公了!”

白克沁道:“我和奴奴出去接应如何?”

司马裳舞道:“不必,?看,宫禁姥不是已派出六神卫了。”

不一会,另一方也传出大杀声,众人一听,那是庞空和戈蒂妮公主大发神威了,同时,那宫禁姥带着六神卫一齐出动接应了。

烟池柳拔剑叫道:“司马姐,我们还等什么?”

忽见海天峰突由黑暗中闪了出来道:“敌人开始败退了,你们不要动!”

大家立即围上去,司马裳舞抢先问道:“谁先捉到?”

庞空道:“谁先捉到?说来丢人!”

海天峰哈哈笑道:“那算什么丢人,还不是我先把侍读公抢前带回绿洲!”

“野火,其实连我都有点心理不服,那是你捣了鬼!”

烟池柳闻言又奇又乐道:“倒底什么一回事呀?”

庞空道:“先说我丢人吧,当我奔出一刻后,这地方除了兵士豪,谁也没有我熟悉……”

兵土豪急忙打断道:“你找到鬼狐丘去躲避戈蒂妮公主?”

庞空道:“这还要问,除了那里,再没最好藏身处了,同时那儿风沙很大,你我每次去到那里时,那一次不是伸手不见五指?”

兵土豪道:“这次没有了?”

“不,风沙还是很大,可是我没有注意地势却变了,长期不变的鬼狐沙丘,这次竟是平坦一片。”

兵士豪道:“不可能?”

海天峰笑道:“他是入了戈蒂妮的‘金天网阵’,这阵是天魔功中最难炼,也最难识的阵法,庞大哥与你不都是炼成了天魔功的一支(梦魔功是天魔功的一支),但他也识不出来!”

司马裳舞笑道:“庞空被捉,你又是如何捣鬼的?”

海天峰笑道:“我那里算捣鬼?戈蒂妮既然不以硬功夫捉庞空,我也可以动手脚呀!”

白克沁格格笑道:“你动什么手脚?”

庞空道:“戈蒂妮捉住我时,野火还不知那侍读公在什么地方,也许他发觅了戈蒂妮带着我快要接近绿洲时,他却在半路上捣什么名堂,使得我和戈蒂妮只在一处打圈圈,他八成等捉到侍读公,抢在前面时才放我们找到方向!”

奴奴跳起大笑道:“庞大哥,你是如何知道的?戈蒂妮知不知道?”

庞空道:“戈蒂妮后来才知道,但她不但不生气,反而认栽啦!”

外面没有声音了,但戈蒂妮没有回来,司马裳舞急急道:“她奔往神秘沙漠啦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我只要赢第一场就够了!”

司马裳舞道:“你实在太狡猾了,你知道她拿不走天孙钟,让她去火拼梦魇魔王!”

海天峰道:“我看在庞空兄妹和兵士豪份上,我不能杀梦魇魔王,但梦魇魔王不除,只怕武林永无宁日,现在有了戈蒂妮去拼,我对武林,对庞空他们总算有了交代。”

庞空叹道:“野火,你的用心我明白,不过我也想通了,为了我个人一己之私,将来害死无数武林性命,我也不是那种是非不分之人,我心中虽然难过,也只能眼不见为净了,野火,我们就此分手吧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们要去那里?”

庞空道:“我的老家是北塔山,我带妹妹和兵士豪回北塔山去,从此不再出身江湖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你这种决定暂时是最好,不过你想归隐还言之过早。”

庞空拱手道:“再见了,希望你有时间到北塔山来作客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我去了,也就是你重入江湖之时!”

大家互相道别后,海天峰立即带着司马裳舞等四女直奔神秘沙漠。

看看星星,估计快过三更时,海天峰他们已经穿过了数重狂风飞沙,司马裳舞问道:“谁知进入神秘沙漠没有?”

海天峰道:“这要问奴奴了,她是一出一进过。”

奴奴道:“烟姐不也是?”

烟池柳道:“但方位不对呀!”

海天峰道:“情形不同!”

奴奴道:“只怕不是,我曾觉出地面有粗沙,甚至还有草。”

海天峰道:“那是靠近来生谷才有那种情形,我们还没有走到那样近。”

司马裳舞急急道:“别大声,我听到右侧有一群人。”

烟池柳道:“小海,你能透视,快看看是什么人?”

“小姐,?忘了这是三更半夜,风又大,飞沙又浓,我又不是神仙。”

白克沁道:“你们照常正对北方走,我去查看一下。”

“不行!”海天峰伸手拦住道:“他们是向东,?这一去就找不到我们了,不用管,我们走我们的,真正目的地是天魔谷,我们还怕会不到他们。”

“小海,快,快向前奔,王母和懒狗道人遭遇阿拉木图人困住了。”

海天峰一听是魔术老丑的声音,急问道:“是戈蒂妮公主?”

“不是,是公主的伯父阿克库,也是公主的强敌!”

海天峰急向四女道:“快跟我来!”

越往沙漠中央走进,那种狂风飞沙越大,在漆黑的深夜,如同进入十八层地狱一般,海天峰立即将四女招到身边大声道:“千万别分开,注意,动手时也要互相照顾,分开就会被敌人个个吃掉。”

司马裳舞大声道:“一点声音也没有?”

海天峰道:“风沙太大,我们只能察出数丈内的情况。”

烟池柳道:“老丑来报,敌人一定非常多。”

奴奴忽然道:“左侧有黑影闪动了!”

司马裳舞向海天峰道:“现在你透视一下,八成已经接近了!”

海天峰运功一看,急急道:“人数不少,你们准备冲进,但注意,不要杀错人。”

四女互相打个招呼,司马裳舞大声道:“我们始终保持四门阵,我在前,乔乔在左,奴奴在右,白克沁护住后面。”她说完向前冲出。

海天峰为防四女有失,他却绕着四女外围策应,不一会就与大群黑影接触上了,没有什么通名道姓,只要是生面孔,立即展开攻击。

混斗开始,海天峰还是担心攻击错了,直至遇上一个老人,当他要出手时,那老人大叫道:“野火,老朽是戈蒂妮公主的侍读。”

海天峰提聚的功力突然煞住,闪身接近问道:“公主在那里?”

侍读公道:“阿克库叛党全部在此,姦王有三个师兄,大师兄‘九指老怪’,二师兄‘蓝虎’弗隆,三师兄‘依斯湖主’乌脱次,这三人正在围困公主。”

海天峰道:“你为何不去支援?”

侍读公道:“宫禁姥已被姦王打伤,现在不知下落,老朽奉公主之命正在找寻。”

海天峰急急道:“老丈快去找寻,在下这就去援助公主。”说完发出劲啸,立即招来四女,五人全力向北攻进。

司马裳舞走近海天峰道:“你知道戈蒂妮被困在什么地方?”

“?听听,隐隐传来雷声!”

烟池柳道:“那是拼内功?”

“不,是戈蒂妮发出‘第六天神功’,她似遭遇最强对手了,没有最大压力,她是不会发出此种内力,她已到了生死关头了。”

白克沁公主大叫道:“野火,左侧也有激烈的大打斗!”

海天峰急急道:“那就是王母和懒狗道人了,司马姐,?带她们去支援,我去助戈蒂妮,当心,还是不可分散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我们在什么位置会面?”

海天峰道:“别找我,一切听王母吩附,目的地是天魔谷。”

司马裳舞道:“我留下奴奴跟你走,她最不听话。”

奴奴格格笑道:“好极了,这下野火是我一个人的了。”

海天峰想阻止,但已来不及,司马裳舞、白克沁、烟池柳早已奔入风沙中了。

奴奴拉住海天峰道:“走罢,我不会找麻烦的。”

海天峰被她缠着无奈,只好带她走,奔出两箭地后,突然听到一老人怪笑道:“戈蒂妮,交出?父亲的权杖罢,阿拉木图城应该换主了。”

耳听戈蒂妮娇叱道:“九指老怪,权杖在我身上,你叫姦王阿克库亲自来拿。”

奴奴刚才还说不找麻烦,这时大叫一声道:“戈蒂妮公主,我来帮?!”

海天峰伸手一把没有拉住,他真生气,只有猛追。

一到核心,他没有追上奴奴,却被一个老人截住叱道:“小子站住!”

海天峰哈哈笑道:“阁下是什么人?”

“老夫乌脱次!”

“哈哈,原来是依斯湖主,动手罢,我站住了。”

“你是什么人?”

“哈哈,人家说我是烧山的!”

“原来你是传言的‘野火’小子,老夫倒要称称你有多少斤两!”

海天峰大笑道:“不重,但可以压死你!”

乌脱次猛扑而上,动作怪异,拳、腿、掌、爪,其疾如电。

海天峰见他出手奇特,心中好奇,故意闪避,尽情逗其全力施为。

戈蒂妮得到奴奴相助,情势缓和,马上展开攻势。

围住戈蒂妮的是两个老人和八九个大汉,奴奴靠近问道:“公主,他们是什么人?”

戈蒂妮急急道:“小妹子,别大意,他们是叛徒同党,注意那九指老怪,他叫巴奇,九指有毒,沾上立刻死亡!”

奴奴闻言,心里想笑,忖道:“那真有意思,我今天倒要拼他一下,看看谁的毒厉害。”

突然在十丈外传出一声如雷大震,同时又有数声惨叫。

戈蒂妮闻声有点糊涂,忙问奴奴道:“你们来了多少人?”

“公主,两个呀!”

忽见海天峰右手提着一个老头,左手一阵乱扫,立将围攻之人扫开,同时大叫道:“戈蒂妮,接着!”

戈蒂妮一看空中落下一团黑影,她不敢接,闪开急问道:“野火,他是谁?”

海天峰已经扑向九指老怪,呼呼,两掌劈出道:“戈蒂妮,那老家伙叫乌脱次,他尚未断气,我把他交给?处理!”

九指老怪一听师弟落入敌人手中,大吼一声,势如拼命,全力朝海天峰扑上。

海天峰哈哈大笑道:“老怪,你不逃反进,那是你自己找的!”

他不闪反迎,双掌推出,两下迎个正着,蓬的一声,老怪眼睛一黑,吭然倒地。

海天峰一看老怪,人却向围攻众大汉掌指齐发,势如破竹,十几个大汉加上另一老头全倒下了。

戈蒂妮自己都插不上,她呆了。

奴奴走近她道:“别发呆,敌人没啦!”

戈蒂妮闻声清醒,走向海天峰道:“谢谢你!”

“别说我,你快处理残局,我还有事。”他忽然伸手,一把提起奴奴道:“小姑娘,我们走。”

认定方位,海天峰提着奴奴一直扑进,奴奴却尖叫道:“放下我,放下我!”

“小丫头,?太不听话了,刚才我明白,?是想和九指老怪拼毒功,?知道嘛,他练的是‘魔鬼毒’,沾上衣服也会立即死亡,一旦出了问题,我如何向?太姑婆交代?”

“野火,你要提着我,我会抱你啊,你不怕烟姐姐看到?”

海天峰闻言,急急将她放下气道:“十七八岁了,不害羞!”

“格格,我才不怕哩!”

忽见前面现出一批黑影,海天峰透现认出是王母,懒狗道人和司马裳舞他们,急急迎上问道:“敌人解决了?”

“呵呵,小海,我们解决了二十几个,你那面呢?”

“全部收拾了!”

司马裳舞道:“好极了,我们快赴神秘沙漠,天魔谷已经打翻天啦!”

海天峰惊奇道:“是那些人?”

王母道:“一半你见过,另外有大多数你没有见过,现在集中在天魔谷通往来生谷的界线上,老丑刚来过,他说连梦魇魔王也亲自出面了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我们先捣魔巢!”

王母道:“不行,天魔谷已经空了。”

大家进入神秘沙漠后,天空虽是狂风飞沙,但却知道快要天亮了,烟池柳急向大家道:“这是南面,假设与我从北面进入是一样的话,再过三里就是神秘沙漠内侧边缘了,那是既无风又无沙,而且地面是草和石头。”

海天峰道:“那真不可思议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章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