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 四 章

作者:秋梦痕

为了防止魔鬼再生教在后迫上,海天峰笑向张天豹和商丕道:“两位大哥,刚才一仗可

过瘾?”

张天豹嗨嗨笑道:“小海,我在你身边已经学了不少,我看得出,你又要摆我的道

了!”

商丕道:“少臭美!要小海说出来就不漂亮了,我们断后去。”

海天峰哈哈笑道:“今后老通吃如果再骂你们为笨牛,我是一百二十个不同意!”

华阳子一看二人不动了,立即拱手道:“两垃大侠,只要半个时辰不见敌人,那就请两

位速来漂水城古城隍庙。”

一批茅山道人这时已在前面散开前进,大伙奔到天色明亮时才进到漂水城,海天峰笑

道:“你想得真妙,居然藏到城里来!”

华阳子笑道:“仗官家势力,魔鬼再生教不会公开横行吧?”

到了城隍庙,这时华阳夫人已取下面罩,原来是个十分美丽的佳人,海天峰打趣道:

“夫人真美,可惜道装!”

华阳夫人笑道:“天下绝色被你占尽了,还说我美,你在捧我!”

海天峰愕然道:“夫人,你说什么?”

华阳子向夫人丢个眼色道:“夫人,他自己还蒙在鼓里呀!”

华阳夫人格格笑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“你们夫妇说什么?”海天峰有点糊涂了!

华阳子道:“不懂就算了,快进庙去吧,先看看懒狗道友再说!”

突有一个道人从庙十冲出大叫道:“掌门人,不好了,懒狗道友不见了!”

华阳子闻言不由大惊,急问道:“为何不见了?”

那道人道:“这里有张字条,请掌门人过目。”

海天峰伸手抢过一看,他忽然哈哈大笑道:“好狡猾的懒狗!”

华阳子又从海天峰手中抢了过去,只见纸上写道:“华阳道友,谢谢救我出险,后会有

期了!魔鬼再生教的五行锁元法还难不住我。”

华阳子叹声道:“原来他中的是五行锁元法,难怪我查不出!”

海天峰道:“他趁着看守松懈而开溜,这一走,又不知到那里去了?”

华阳子摇头道:“我并未想要他什么玉匣,我连他的身上都未搜过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只怕你这次会羊肉没有吃到反而沾一身腥了。”

华阳子叹道:“那有什么办法?”

海天峰道:“只有找到懒狗道人替你洗清啦!”

华阳夫人点头道:“除此没有别的法子,我把教中事务安置好,立即动身。”

忽有一个道人入报道:“掌门,庙门口来了一位老施主,说要请掌门人出去说话!”

华阳子向海天峰道:“这是谁?”

海天峰笑道:“出去不就明白了!”

在华阳子走出大殿时,华阳夫人和海天峑自然不会放心,两人掩至庙门内悄悄观察。

在城隍庙的广场正面,有浓荫如盖的数株大树,这时分三个地区立着四五位老怪!华阳

子一看,心小暗暗吃惊,忖道:“这都是向我来的,八成为了懒狗道友,现在怎么办,懒狗

道友逃掉了,交人没有,说逃他们不信?”

华阳子虽有剑术高超之名,但他看的是老辈中无一不是名闻武林的怪物,他看出正面是

苗王乌睨古,身边还有个首席峒主牙哈巴,左面是“剑谷饿虎”蒋大宏,自己曾舆他比过

剑,虽不怕他,但一旦动上手,自己世无把握取得绝对优势,何况这时他还带来了大弟子

“九齿虎”花斑,右面竟是“南海魔鲸”胡一吞,现在看来,他是独握—方,但暗中亦隐有

几个影子!

“哈哈!三位师级老施主一齐来,贫道真是有失远迎了!”

苗王乌脱古大声哇哇道:“华阳子,在道门中,你是青年佼佼者,我老蛮子不能不夸你

一声要得,不过你说话太过份了,什么一齐来,我是我,从来不与别人搭档。”

华阳子大笑道:“老王爷,你的个性一点也不变,贫道真是失言罗!”

忽听左面的剑谷饿虎大吼道:“小道土,你知老夫今天的来意?”

华阳子引经眼睛一转,装出三分懵然道:“上一次你一剑划破了贫道袍袖,贫道也承让

挑脱你项上那串野猪项链!说起来,咱们可是棋逢对手呀!怎么?今天大驾找来,莫非决心

分个高下?”

“华阳子,你是不明白还是存心损老夫?我项上的野猪项链可是一宝,那不代表我是野

蛮苗子,今陵说话要小心点。”

蒋大宏的话,无疑是华阳子存心逼出来的,他的“野蛮苗子”四个字,立刻有了反应,

突听苗王猛的扑出厉声叱道:“蒋大宏,木王今天不打算找华阳子了,来来,你不是野蛮苗

子,我是,今天我要斗斗你这个无知的畜牲!”

出口不留神,蒋大宏这时心知失言,但又如何能认错,迎上去阴笑道:“蛮子,你有兴

趣,好哇,玩真功夫还是玩毒?”

在右面的南海晓鲸一看暗喜,忖道:“只有一个懒狗道人,一旦逼着华阳子交了出来,

在我们三方势必还要大杀一场,现在妙,让他们双方杀得七荤八素的时候,懒狗道人岂不是

唯我独占了!一他想到得意处,口中立即发出麻油酱醋的味道,哈哈大笑道:“苗王!别放

弃自己的长处而就饿虎的长处,那恐怕要带点血迹回苗区啊!”

苗王吼道:“胡一吞,你放屁,难道本王的真功夫不若蒋大宏?”

蒋大宏的对手本是苗王,但他调转舌尖大骂道:“吃虾子的,你真是少见寡闻,老子我

蒋大宏玩毒的时候,你还不知生姜汤是治什么病的哩!怎么样,想尝尝老子的毒?呸,袖手

旁观,心存歪主意,来来来,咱们来个魏、蜀、吴争漠鼎,谁最强谁就把懒狗道人带走。”

华阳子一看三方渐渐逼近,内心的感受,自然乐极,同时听到对面三个人物粗中有细,细中

带粗,各有妙语,他几乎忍俊不禁。

眼看到对方三面运功待发,岂料突然来了两个冒失鬼,第一个到达的是张天豹,他一;

看情况,也不想想,居然大乐,冲口哇哇天叫道:“打呀!打呀!”

华阳子暗叫道:“完了!”

第二个更糟,烈火商丕居然冲到那三方阵中,吼声道:“咱们来杀四门!”

茎阳子这时看到胡一吞扭身迎上商丕,立即大声笑道:“诸位,贫道失礼之至,没有请

问诸位前来有何指教?”

胡一吞闻言止步,冷声道:“向你要人!”

华阳夫人在门内一看不妙,回头却又不见海天峰了,心中真急,正想冲出去。

海天峰适时走了出来,道:“夫人别动!有商丕和张天豹在,对方三面还不致马上翻

脸”

“海先生,观主不愿多接仇敌啊!”

“我知道,必要时请他们进来!”

“海先生,懒狗道友不在,对方三面必起误会,还说我们把人藏起来了!”

“夫人,你出去,只要大声说懒狗道人被人扨走就行了!”

华阳夫人道:“你不去和别人见面?”

海天峰道:“小弟自有安排,夫人快出去,那三方都向道长接近了!”

华阳夫人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葯,立即奔出大叫道:“观主,观主不好了,懒狗道友

被人抢去了。”

华阳子闻言,他真糊涂,他早已知道懒狗道人是自己逃的,这时那有被人抢走之理,灵

机一动,忖道:“这是海天峰的授意!立装大惊道:“快去追!”

苗王乌脱古就要向庙中冲,但被胡一吞拦住道:“乌老兄,别上当!人家夫妇是在摆道

啊!”

蒋大宏行到华阳子面前哈哈笑道:二同年道人,你们夫妇怎么了?这种笨计也想得出

来?”张天豹和商丕却不做别的想,他们不见晦天峰,心中还以为是海天峰下过手了,于是

二人只作壁上观。

华阳夫人立向三个老怪一礼道:“三位老施主,唯一能解释的,那就只好请三位进庙一

查了!”

三个老怪的脸上只露出姦笑,他们毫不急躁,鱼贯向大门走进,只见庙内集中了十几个

老少道人,他们这时一致回转头,面对华阳子也不开口。

“三位老施主!别误会,贫道身边就只有带着这些人!”

胡一吞嘿嘿笑道:“这些人绝对无法拦住我们,不过,假使少一两个不见面呢?”

华阳子摇头道:“贫道座下虽都有几手剑招,但二一个想把懒狗道友带走,试问他们能

逃得了几里地?”

苗王大声道:“废话少说,我们搜!”

剑谷饿虎的眼睛锐利,他突然看到殿上的大柱上有了什么东西,只见他一个箭步冲了过

去!

原来那大红漆柱上留下一只黑色的手掌印,深入木内达一寸多!蒋大宏冲近之后,面色

有点惊疑,但他仍旧沉着,伸一根指头在口内,沾上口沬,再在手印上擦了几擦!

这时胡一吞走近冷笑道:“老蒋,以华阳夫人的内功,要按下这只手印并不难?”

“嘿嘿,老胡,你想的我已早想到,你不见我沾口水?”

胡一吞轻声这:“黑色不是墨汁涂的?”

蒋大宏伸出他的那只指头给他看,道:“老胡,我的手指可黑?”

苗王突然大叫道:“黑色仙人掌!”

这情形连华阳子也感震惊了,他目显惊疑的望着夫人。

华阳夫人似世有点糊涂,她对丈夫只摇头。

忽听蒋大宏向苗王道:“你之所以离开黑风洞,听说可是追查遗失的黑色仙人掌玄秘心

法,现在怎么样了?”

苗王叹道:“一直没有查出下落,想不到此人已经练成了!”

蒋大宏不再说话,睑色擞青,也不向华阳子打招呼,又一个箭步冲出了庙门而去。

紧接着,苗王和胡一吞相继奔出,这就奇怪了,难道他们都被黑色仙人掌所儡?

三老怪一走,张天豹一把抓住商丕道:“走!”

“去那里?”

“找小海呀!”

“哈哈,我不是在这里!”

华阳夫人见他由后殿走出,立即迎上道:“海先生,你………”

原来华阳子夫妇也不知海天峰的真正底子,只见海天峰带笑道:“夫人,懒狗道人逃走

确是真的,但那三个老怪物怎能相信呢?结果如何,谁也难料,就算大打一场,一旦传出,

贵茅山教夺走懒狗道人的嫌疑,只怕永远也洗不了!”

华阳夫人道:“黑色仙人掌是你留下的?”

怎么说呢?海天峰虽与华阳子是好友,但这事体大,在不到公开的时候,他当然还要保

留,只见他朝着华阳夫人笑道:“夫人,黑色手掌是我留的,但那种黑色却不是功力所至,

墨汁我知道瞒不过那三个老怪,如果掌印上涂一层葯水,看你如何?”

华阳子大笑道:“你早有预谋!”

海天峰一指商丕道:“他有本“葯王典乙在我手上你是知道的,什么葯水我都随取随

有!”

他在胡凑啦,但华阳子却深知他的医道高明,是以毫不怀疑,大笑道:“这一次你却替

我挡去无穷的后患啦!”

商丕走到海天峰面前问道:“那是什么葯水,连口水都擦不脱?”

海天峰笑道:“别问,迟早我都会教你!”说完向华阳子夫妇道:“戏唱完了,我和商

丕、张天豹二位大哥要去追查懒狗道人去了,再不找到他,也许他又要落到别人手中了。”

华阳子夫妇一边拱手一面送道:“三位走后,贫道也要去查,再会厂。”

海天峰三人离开城隍庙时,天已快亮了,直到日出,约莫走出数十里,但这时候,他们

后面远远的却盯着一批人,既不接近,也不放松,直至一秣陵关,这批人眼看着海天峰他们

入了城才停止,那是确定海天峰要在城里吃早餐。

那批人一共九个,其中有两位老者,七个中、壮年,这时停在秣陵关外的一座石桥上,

只听到其中一老人道:“桃大人,教主有合,有关惠帚宝藏,非生擒野火太子不可,现在盯

到这里,想不到他身边竟跟着强势杀手张天豹和烈火商丕,以我们现在的力量,等一会在秣

陵关下手,其结果如何?”

另一老人沉思一下道:“凭张天豹和商丕的传阅声望,我们九人恐难占绝对优势。”他

忽又望望株陵关笑道:“田大人,正点子在武林中还是个谜样的小子,你为何只顾说话,

商、张两但粗汉呢?”

“桃大人,平秀吉大将军要活提那小子,相信他纵有什么武功,自然高不到那里去

呀?”

姓桃的郑重道:“你想过野火太子凭什么能使张、商二人紧紧相随呢?”

“哈哈,桃大人,姓商的是为了气葯王典乙,姓张的要保护他最值钱的货品!”

姓桃的道:“田大人,以木座之见,我带七剑手等在秣陵关外,田大人最好去请示大力

将军一下,为了九拿十稳,不妨把我们八大杀手全部调来!”

“桃大人,你也太小心了,难道不怕大力将军笑我们处事无担当?同时此去江宁,来回

有六七十里,野火太子不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四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