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 六 章

作者:秋梦痕

海天峰的神秘,显然使得江湖武林多方顾忌!九五夫人似奉什么指示而来,她想以人多

围攻方式逼出海天峰的真本事,然而海天峰一语道破她的心事。

九五夫人闻言下,她几乎想出手,但地忖道:“王爷为什么对这个青年如此郑重呢?”

海天峰见她在考虑什么,轻笑道:“夫人,要试探我的武功并不难,只要夫人一出手就

得了,不过你得拿出全力才行,可是那要准备后果啊!若以那两位夫人进攻乌油看,想以气

女阴功卜和“桃符功”制住乌油,结果非灰头土脸不可。”

七艳夫人和八桃夫人的武功居然被海天峰一眼就看出,这使九五夫人大吃一惊,立即打

滑出手之意,格格笑道:“野火,认出别人的功夫,这并不能证明你的武功高,不过我今天

不会向你讨教,以后的日子可多着,你说是不是?”

海天峑见她退出亭,起身相送道:“夫人,请你转告太古魔支部露面,不亲自出手争

霸,想守其成只怕太难了!他的三徒弟“人中狼乙之牺牲,这是何等可惜呢!”

九五夫人冷笑道:“人中狼死在老少通吃手中,这笔账迟早会算的。”

一连数声死亡之声,九五夫人立即加入重围,可惜,围攻的范围现在已非常零乱,乌油

的武功实在太强,在海天峰看来,居然比“天外帝子”孔三省还高出很多。

不知在什么时候,亭子后面竟悄悄的来了三人,海天峰有了反应,猛回头一看,竟是梦

梦子、孔三省和乌炭。

“你们来作什么?”

孔三省道:“不放心,我们到了杨柳铺,心中不安!”

乌炭一看斗场道:“吓,我大哥!”

海天峰道:“别插手!”

“我不敢,老大最讨厌有人助拳!”

孔三省问道:“小海,黑大个邀你来作什么?又为何与太古魔三位夫人动上手?”

海天峰立将经过一说,岂料梦梦子竞听得表情数变!好在大家都听得出神,谁也没有注

意他,乌炭噫声道:“大哥得了宝物不告诉我!”

海天峰道:“他怕你那张没有加盖的尿桶!”

孔三省看出乌油的拳劲如同泰山一样,吓然道:“那是失传千年的“九鼎神力”,他已

练到十二层了!难怪“辽东战虎”曾威震高丽国。”

乌炭道:“他为了练这套神拳,害得我大嫂失踪了!”

孔三省笑道:“你大嫂不许他练?”

“不是,他一练三年都不回家!”  

海天峑笑道:“那是你大嫂没有练过武的关系,她不懂练武人的心里!”

“谁说的,我大哥未得到气九鼎神力乙之前,我大嫂的武功比我大哥还高,“千山女

神”连倭人都咱!”叹声又道:“我大嫂现在不知在那里,她对我真好!”

梦梦子惊奇道:““千山女神”是你嫂嫂!”

“怎么啦?”乌炭急问道:“你老道见过?快告诉我,她在那里?”

梦梦子道:“现在还不敢说我见到的是不是你大嫂!”他忽向孔三省道:“孔大侠!在

北天山你是最熟的了,你可知道在岛兰山口,与罗刹交界的地方,经常有一批罗刹武林到承

化、布尔津、哈巴河各大城市横行的事?”

孔三省道:“那是手赫山“鬼罗门”三十八煞,怎么啦?”

梦梦子道:“有一次,他们又到福海城闹事,大抢县库,诅料却有个四十不到的女子自

称为千千山女神乙的,以一手奇怪剑法,竟把三十八煞杀得屁滚尿流,人人带伤而逃!”

乌炭大喜道:“是不是“天池剑法”?我大嫂的天池剥法神出鬼没!”

梦梦子道:“谁也没有看出是什么剑法,我也不敢说那女子是不是你大嫂!她身上背行

李,看势是云游经过。”

海天峰突然一拔身,人如电闪,一眨眼到了乌油身前大声道:“乌大哥手下留人!”

原来这时那九五夫人已欺身进攻,却被乌油左掌罩住,右掌就要下压!

海天峰挡住乌油,九五夫人在于钧一发之际脱出,她立即一挥手娇叱道:“我们走!”

地面上已经死了五六个,乌油看到敌人纷纷撤走,笑向海天峰道:“英雄救美呀!”他

说完看到乌炭向他奔来,又轻声道:“小海,我把傻弟弟交给你了!”说着又把身上的玉盒

暗暗交与海天峰道:“我要去天山找老婆,这玩意留给你研究!”

乌油一说完话就如烟一般滑失在山顶。

乌炭奔到大吼道:“老大不够意思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你不想你嫂嫂了?”

“什么,他得到我嫂嫂的滑息了。”

“大概是吧,他说要去天山厂!”

这时孔三省和梦梦子赶到,但他们都没有看到乌油把玉盒交与海天峰。

海天峰看到地面上的尸体,摇摇头道:“乌炭,你想想办法!”

“管他!”

“不,这是风景名胜地,弄得尸横满地,过两天必臭气冲天!”

孔三省笑道:“大家动手,峰后有死谷,那儿无人去,丢下就行了。”

太古魔三位夫人带领大批手下惨败在“辽东战虎”拳下的清息,不出十日已经传遍了江

湖,当然引起非常的震动,海天峰等在一路上就听到不少。

这是一个阴雨的日子,离黄山还有九十里的太平城,一清早就来了两个女子,一个作朴

素平民的打扮,另一个却身穿非常流行的江湖侠女装,一看就知地是少女!长相不恶,但却

活泼可爱,一进城,只听地向素灾女子道:“大姐,中原我是第一次来!”

素衣女笑道:“怎么,不习惯?”她一顿又笑道:“飞扬,中原内地不似边疆,一切举

动谈吐,不可随便,别让人家看出你是土包子!”

“啊呀,大姐,你把我看扁啦!我虽然是哈萨克人,但也读过五年漠书啊!对了,大

姐,你与烟池柳是什么关系呀?一听到地被玄冥妖姬捉去,心里上似急得要命!”

素衣女子道:“我与地虽非结义姐妹,但却情同手足!这次去黄山,我们拚了命也要救

地出来,玄冥妖姬的阴功虽然厉害,但只要防地暗袭就行了!”

“大姐,为何不找到姐夫一同去?”

“别提他,他是武功迷!提起他我就有气!”

“哈哈,大姐,你是口气心不氲了!我看呀,你是巴不得见到他啊!”

“呸,小丫头!街上人这么多,说话像打锣!”

二女找到一家馆子,进去吃了一顿就又上路了,大约在初更时赶到了黄山。

进山不久,那个名啡飞扬的女子轻声间道:“大姐,你知道玄冥谷颠倒洞?”

“别人不知,我很熟悉,三年前,我就是在那洞中待过一段时期,想不到我一离去,却

被玄冥妖姬占住了,她的“玄冥”二字就是以谷为名!可惜的是,她在洞中得到了“颠倒九

阴功”和气鬼母手”的秘笈,而我却没有得到一点东西。”

二女七转八拐,尽在幽谷奇悬之处翻越,足足到了三更,素衣女忽然立住指道:“这下

面黑黑的沈谷就是玄冥谷。”

飞扬道:“大姐,就这样下去?”

“不!我们到了这里尚无动静,这证明玄冥妖姬不愿暴露禁地,其实谷内必戒备森

严。”

“她有很多手下?”

素友女道:“她是大反王的师妹,权力凌驾大反王三大老年徒弟之上!别人不明白大反

王有多大势力,我很清楚,除了他三个老弟子之外,还有他“太原宫乙十大勇将,武功比他

三大徒弟还高,是大反王十大“敢死心腹”,也是大反王的秘密力量,这些人连玄冥妖姬都

不能指挥!不过绝对不会在这谷内,在谷中的都是妖女的手下。”

“大姐,既然找到这里来,这时又不动手,那要怎么办?”

素衣女子道:“这一下去,就算我们能冲到颠倒洞口,玄冥妖姬立知我们是前去救人

的,她虽不致杀害烟池柳,但我们想救人出来却千难万难,也许她又把烟池柳换个更难找到

的地方去了,这样拚了命而达不成事的行动,我不会干的!”

“那大姐一定有成竹救人了。”

素友女道:“你跟我走,这地方我比玄冥妖姬住的时间虽短,但在临离开这里时,我却

动了手脚,这一点,妖女一定看不出。”

“啊呀,这颠倒洞有秘道,大姐走时把秘道封住了!”

“丫头,我愿带你入中原内地,就是看出你有鬼头脑,不错,因为我还会回来住,不过

当初没有想到今天的用途。”

“嗨,大姐,你曾经说过,那玄冥妖姬我见过?”

“对呀,你忘了,去年冬天,我们在玉门开见到那勾引“九岭神剑”佗驼的帧面女子

啊!”

“呀!玄冥妖姬就是那蠓面女子,其实大姐对那件闲事管得不好!”

素衣女道:“为何不好?”

飞扬道:“佗驼的未婚妻就是“赤修罗教”教主的女徒,那“修罗香”西茜为人其实比

玄冥妖姬好不了多少,你管他作什么?”

“丫头,这你就不懂了,佗驼本人是个君子,一旦被玄冥妖姬的“玄冥迷魂烟”迷倒,

结果必身败名裂。”

飞扬还要说什么,却被素衣女一带,藏于岩石间,轻声道:“有两个巡山的来了!”

就在不远的岩石外,没有路,只见两条飞跃的影子停下来,其一发出冷冷的声音道:

“人家巡山一男一女,输到我们却是两个光棍,妈的!咱们是大老爷的人,她凭什么调度我

们?”

另一人道:“谁叫我们老娘把我们生成这个样儿,女子见了皱眉头,谷中那些妞儿当然

要找小白脸呀!”

一阵跳跃声,人声又没有了,素友女伸出头一探,轻声道:“走了!”

飞扬道:“玄冥妖姬自己不正,手下也是乱七八糟的。”

素衣女道:“茅房里那有香石头!走,往上翻!”

“什么,谷在下面,难道洞却在峰顶?”

素衣女道:“你忘了,洞名颠倒呀!”

二女翻上一座奋石峰上,素友女又带着爬下一座峭壁,壁平如削,在壁上只有一个立足

点,她们施展比壁虎功还高的“吸壁功”向下滑动,到了立足点,飞扬轻声问道:“壁底下

是什么?黑黑的!”

素友女道:“是深潭,你听水声,那是漯布!”

飞扬道:“现在怎么走?”

素太女道:“看看右下方,那株岩松后面就是洞,我们先要跃到岩松上,然后进洞,走

三十丈弯曲狭窄的通径就会到达颠倒洞秘密洞口,推开巨石就是石室!”

飞扬道:“烟池柳会在石室中?”

素衣女道:“那要看玄冥妖姬胆大胆小了,她如胆小,怕人袭击救人,她就会把烟池柳

藏人石室,因为石室是颠倒洞最安全的地方,要攻进石室是非常困难的,否则她可以把烟池

柳放在玄

冥谷的进口处。”

二女跃登岩松,循秘道而行,及至亘石处,素衣女道:“为防万一,你在这里防守,假

设敌人发现这里,我们就腹背受敌了。”

“你要小心!”

素衣女道:“你也一样!”地运出内功,慢慢把巨石推开,只见里面似有光亮!

一会儿,里面传出几声惨叫,紧接着只见素衣女背着一个女子出来!

飞扬大喜道:“成功了!”

素衣女道:“快走,有人追来了!”

二女运起轻功工立即翻上崖顶,这时壁下人声呐喊,同时有几个女子如电追上。

素衣女向飞扬急叫道:“别回头,我们只有逃的份!”

奔下那座石峰,突然听到一个女子拦住去路娇叱道:“原来是“千山女神”!看你往那

里逃?”

素衣女冷笑道:“玄冥妖女,冯你栏得住我?”

“咯咯,干山女神!你看看四面,我不必亲自出手也叫你飞不下山!”

素太女向飞扬道:“你断后!”地说完一拔剑。

“别动,简语诗,烟池柳已经中了我的阴功,你救出去也没有用,留下地也许没有

事。”

素衣女冷笑道:“你为了什么要害她?”

玄冥妖姬道:“自然有人比你更急,我为的是懒狗道人!”

“姐,别听她的鬼话!”

“哈哈,沙飞扬!你这哈萨克臭丫头!骑马玩鞭你是行,可惜这里不是沙漠,你那一套

吃不开了,有种你先上呀!”

素衣女挥剑玫进,大喝道:“玄冥妖女,胆敢挡我!”剑飞如虹,直逼而上。

玄冥妖姬往侧一闪,娇暍道:“困死地!”

霎那之间,四面团上数十人,一齐向素衣女姐妹猛扑而上!

素衣女拚命冲杀,但始终攻不出一道缺口,同时身上又背着一个人,使地施展不开,时

间一长,危机更大!好在那沙飞扬左冲右护,使围者难以近身。

看看天快要亮了,天一亮,掩护更难!又听玄冥妖姬格格笑道:“简语诗,现在把烟池

柳放下,我还可以网开一面,等天亮时,只怕不要我出手了!”

素衣女坚决道:“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六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