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 七 章

作者:秋梦痕

三条倩影,冲起三缕轻烟一般,形成一条线向马鞍山奔出,虽说祁门城离开马鞍山有一

百多里,但在三个女子的脚下,连半个时辰都不要就赶到了。

在前面的阴丹,心情好似比后面的谷红梅、西茜来得紧张和焦急!但她一到马鞍山下,

耳中没有听到一丝动静而放心,然而问题来了,地很清楚,那个山河一尊身边不可能没有手

下,有手下就会放出啃卡,可是她向山上奔时,居然没有一个人现身盘查。

一股血腥气冲入阴丹的鼻子,那种不祥之兆,立使阴丹叫声“不好”,顺着山峰查去,

惨了,地面上横七竖八,一看死了十几个人,地心惊肉跳!她连查都不查,一看就知是魔鬼

再生教的高手,但都是被利剑所杀!

这时谷红梅、西茜全都赶到,二人一看地面,双方又对望一眼,没有说话,互作一个心

照不宣!

阴丹不理她们,猛朝峰顶冲,一路上又零零碎碎的看到不少尸体,及至一座崖下,那儿

又有几个在睡“大觉”,面色苍白,血流满地,但死还不久。

“阴丹,快看那洞口,好像是山河一尊?”

这时阴丹,她不但面色难看,而有点恐怖,连脚都移不动了!

谷红梅抢先一个箭步冲到洞口,只见那在石头上靠着的老人双眼突出,情形可怖,更使

谷红梅惊吓的是,老人胸口衣服敞开,胸口上,正正的留下一只黑色掌印!

“黑色仙人掌!那是黑色仙人掌!”后面冲出的西茜,居然吓得尖叫。

阴丹只要听,不要看,扭回头,人已冲下山去!

谷红梅不禁深深吸口气道:“西茜,东西被夺了!”

“也好,免得我们发生一场死拚!对不起,你继续看,我须要赶去禀告师父。”

十天的时间不到,江湖上好像人人烂了一张嘴!“魔鬼再生教的第二号人物,掌阳堂堂

主“山河一尊”死在黑色仙人掌下。”这消息如黄河缺了堤,想堵也堵不住!

这是一个天气清朋的中午,在千秋关通往於潜城的大道上,真是商旅络绎不绝,车马行

人,肩挑背负,好不热闹!但也有扛刀带剑,气势赳赳的武林人,他们目中无人,高谈阔

论,大步跨行在商旅之间。

在那些个江湖人物之中,有两个最使人注意的,就是他们的穿着打扮与人不同,走在前

面的然回头轻声道:“八犬三义,我们会发生事情!”

“正和行仁,怎么会呢?我们又不生事。”

“不,八犬三义!我们忘了改装,快走,不然必遭围攻!”

原来这两人就是魔鬼再生教的,也就是海天峰曾经会过之人,他们不知为何走在这条路

上?他们说的没有错,忽然自人群中走去三个大汉,一接近,其中一人大声道:“倭奴!这

条路也有你们走的份?”  

八犬三义拱手道:“兄台,在下兄弟有什么不对?”  

那大汉冷声道:“对不对?嗨嗨,跟大爷进衙门就明白了!”

正和行仁立即上前陪笑道:“原来三位是官差,可是在下等并没有犯法呀?”

另一大汉吼声道:“拿通关证明给我看!你们这些海贼也太胆了!”

忽从人群中走出一位青年道:“三位官差,在下可否讲个人情,他们不是倭寇,他们是

入境作买卖的!”  ;

为首大汉看了青年一眼,问道:“你来说情?你又是干什么的?l

青年笑道:“老兄!你不认识小弟了,小弟是天目俗家弟子金一升呀,”

那大汉立即转变态度,急急拱手道:“原来是金老弟,对不起!兄弟我是临安府牛忠,

怎么啦?这两人真是生意人!”

金一升抱拳道:“当然!这一位是正和行仁,那位是八犬三义,他们是倭人没错,但绝

对不是海盗,希望牛大哥方便一二!”  

“好了,好了,我的叔叔也是天目派的,说起来是自己人,金老弟!你就带他们走

罢!”青年连连拱手,立向八犬三义和正和行仁使个眼色,恰懊前面是岔道,三人就向岔道

走去。

八犬三义一看前后无人,走出一段路时,急向青年道:“野火太子,你使我们找得好苦

啊!”

青年原来竟是海天峰,闻言笑道:“你们一定有急事,对了,你们也太大意了,居然穿

你们的服装,这不是找麻烦,刚才不是我碰巧看到,那官差非把你们带走不可!”

八犬三义道:“真该死!”  

海天峰道: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

正和行仁道:“山河一尊可真是野火你杀的?”  —

海天峰道:“被阴阳主宰查出来了?”  

“没有!”八犬三义道:“但阴阳主宰新近请来一个汉人儒者,他说黑色仙人掌可能就

是你,不过阴阳主宰一口否定,他说是他追你向西,而山河一尊却死在东边!”

海天峰闲言笑道:“这件事就不必过问了,你们说说,你们第一号仇敌新近请了一个什

么样的儒者?该不是号“党二先生”的老人?”

“噫!”八犬三义惊奇道:“你早已知道了!”  

海天峰道:“我知道,他的神通不小,你们要当心!如果他离开魔鬼再生教时,你们火

速通知我!”

正和行仁道:“野火,你可知道阴阳主宰得到两只玉盒?”

海天峰正色道:“你们别想动手,留下老命等报仇要紧!好了,你们的大仇人听说到了

这天目山脉一带!”

正和行仁道:“野火,你真的是天目派?”

海天峰哈哈笑道:“你想起我刚才的活了,那是我胡扯的,其实当时我真不知用什么办

法救你们,灵机一动,信口开河呀!”

八犬三义大笑道:“想不到真巧,一扯就扯对了,好!野火,再会了。”

海天峰朗声道:“下次别忘了穿汉装!”

分手后,海天峰转了一个弯,人又向於潜城奔,进城后,直奔入一家客栈!才进门,只

见烟池柳迎上急间道:“查到南海魔鲸没有?为何去了这么久?”

海天峰拉她入后院,进了一间上房坐下后道:“南海魔鲸没有查到,但周上两个魔鬼再

生教的人。”他把经过一说,笑道:“赖狗道人真有他的,现在他以“党二先生”之名,竟

成了阴阳主宰的上宾!”

烟池柳笑道:“他会成功?”

“一定会!玉盒现在出现七只了,不久,懒狗道人必独占其四,我如找到南海魔鲸,我

们也会有三只了。”

烟池柳道:“阴阳主宰到了天目山脉,你说他有什么企图?”

“很简单,第一:找黑色仙人掌替山河一尊报仇,第二:一定也得知南海魔鲸手中有只

玉盒!”

烟池柳道:“那两个倭人没有说党二先生号“天竺通”?”

海天峰道:“急急忙忙,他们如何能说得那样详尽,不过这也证明他们是真心与我合作

了。”

“小埃,我们夺到第七只玉盒时,立即赴少林,设法先弄到“大金刚法”,我们先将三

只玉盒开开查查看,运气好,也许那两颗“九天银河丹”就在这三只玉盒中!”

海天峰道:“弄“大金刚法”,在我认为比夺九只玉盒更困难,邪门人物们可以以力硬

干,甚至毁灭少林也不在乎,我们不行!”

烟池柳道:“向少林掌教借用呀?”

海天峰摇头笑道:“少林寺的各种武功心法,自达摩创始至今,占整个武林武术之大

半,但视为该寺之禁上外传的也不出十部之数,而真正有玄奥神奇的却又不超过五部,这五

部又以能脱胎换骨之“易筋经”十二图说为最,其次就是“大金刚法”、“十八罗汉阵”图

秘等等,他们教规视为不传之宝,岂能外借?”

烟池柳道:“拿玉盒去请求掌教破解呀!”

海天峰仍摇头道:“少林寺当今人上数千,有僧、俗共处,难免龙蛇混杂,我们要求之

不成,反替少林惹出大祸!”

“那怎么办?”烟池柳担心道:“就算九只被我们全得手,也等于和尚捡把篦梳,一无

用处?”  

海天峰笑道:“你喜欢我,到底你又了解我多少?我如是面镜子,被你看得清清楚楚,

只怕你又不会喜欢我了,你不用急!我不信我不能启用玉盒的禁制,甚至我还告诉你,那个

影子佛所搜查出来的秘密决不尽然!其中另有玄奥,“大金刚法”能否破解还成问题。”

“吓,你已观察到什么?”

海天峰探视一下门窗及四壁之后,背转身一拉烟女,拿出两只小玉盒,盒子只有两个拇

指大,成长方形,交与烟女道:“你要运出真气于双眼,仔细观察!”

烟女接过,遵照吩咐,仔仔细细的把两只玉盒观察,可是地只看出玉盒的品质道:“这

是万年寒玉啊!”  

海天峰笑道:“只有这种玉制品才能保存里面的珍贵之物,也因王盒有这种品质才能让

第一流正、邪高手去相信内藏希世奇珍!不过你还是没有看到我要你观察的东西,这东西,

只怕曾得到过手的人也未察到,如影子佛、懒狗道人;连阴阳主宰也在内!”

“快说呀!”烟女一面催,一面又再次仔细端详一番,但还是看不出玄奥,泄气的道:

“我看不出。”

海天峰道:“这证明你三花虽成,五元尚未凝聚,当今巨魔无数,日后你无法应付!”

烟池柳道:“我看的真气只到此为止了!”

海天峰道:“别灰心,我有两条路径使你速成,其一,我决定再赴须弥,搜寻比上次所

吞的丹丸更好的仙果仙草,再炼神丹给你助功!”

烟女激动道:“那很难啊!”

“不难,我有“葯王典”,再难我也要办到!”

烟池椰道:“还有一条什么途径?”

海天峰似碍难出口,沉吟半天,还是说不出来,他只得转移话题道:“你现在再拿起玉

盒,我肋你观察。”

“你要在我背后运真气!”  

海天峰笑着点头,把地拉到床上坐下,自己则坐在她背后,伸出双掌按住烟女。

这次烟女把玉盒放在眼前,立即惊啡道:“火、火,里面有火!”

海天峰道:“再看另外一只!”

掸女换只玉盒,又惊叫道:“有水,波涛汹涌!”

海天峰放手跳下床,笑道:“影子佛算是最精明的人了,他不是搜得什么秘密,他是看

到他的那一只玉盒里呈现的玄秘,那玄秘我敢说与“大金刚法”有关,所以他说能练成大金

刚法就能破解,其实不然,你看到那只有火的玉盒,大金刚法就不能破解!”

烟池柳道:“我还是一点都不懂啊?”

海天峰道:“玉盒如果真只有九只,在我初步推断,禁制玉盒的法力就是“五行大法”

加“四大佛法”,五行大法可以用“大金刚法”解禁,但不能解“四大佛法”!因为“四大

佛法”是超越“大金刚法”的。”

烟池柳道:“什么是“四大佛法”?我看到水、火又是怎么一同事?”

海天峰道:““四大佛法”是弥陀佛得道时看出宇宙四大原力而练戍的一种佛法,那是

“地、水、火、风”,然而五行大法中亦有水、火!假如破解者误把“四大佛法”认为是五

行大法中的水、火,不但破解不开,一旦引动禁制,破解者必定会遭反制,轻则走火入魔,

重则神人俱灭!”

烟池柳大惊道:“有这样可怕!”地顿一下又问道:““五行”中的水、火,与“四大

佛法”的水、火有什么不同?”

海天峰道:“五行之水、火是真水真火!你莫误解,我说的是三味真火之真!“四大佛

法”之水、火是玄火、玄水!你看到的表现似没有两样,实际上是法与实的不同。”

“吁,真难懂!小埃,你一定能破解了,为何不下手?”

海天峰问道:“你认为真的只有九只,你以为我的推断十分可靠?乔乔,一个人作事,

必须要脚踏实地才行,否则虚浮不实,必错误百出,小事错,顶多改进就是,这种错,要冒

神人俱灭之惨,你要我试试看?”

“不、不、不,我错了,我甚至不想要玉盒了!”

海天峰笑道:“不要玉盒?你又错了,一个人作事,不能“过犹不及”,我们不能抱定

非把九只玉盒争夺到手不可之心,也不能因了困难危险就放弃,否则就是走极端!”

烟女真情的瞟了他一眼笑道:“你才几岁,作起事来,好像是个饱经世故之人。”

海天峰道:“我总比你大几个月吧?”

“少几个月,我为什么差你太远?”

海天峰叹声道:“你是在前呼后拥中长大的,我从小就在流离失所,四处逃亡中活下来

的,当然不同!我在肚子里是太子,但出了娘肚子,我就是不如普通百姓的孩子!直到现

在,不但朝廷视我为眼中钉,连姦宦都要除去我才甘心。”

烟池柳道:“是我的话,我就入京杀个够!”

海天峰摇头道:“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七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