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野火太子》

第 九 章

作者:秋梦痕

原来那老人竟是魔鬼再生教的“掌阴堂”堂主,只见他阴阴冷冶的道:“胡一吞,交出

玉盒,我不为难你!”

胡一吞似想了解对方这汉倭混合体到底是什么名堂,他放低姿态哈哈笑道:“大力鬼

王,玉盒不难,我也很明白,我要冲出去更不容易,不过我看到这种阵势有几分糊涂,假如

你认为我必成为你的阶下囚,你就说说看,那些个汉人男女又如何能和你们魔鬼再生教联手

呢?”

大力鬼王嘿嘿笑道:“只能告诉你这是一件天大的秘密,你如要想完全明白,那就请你

去问阎罗王吧!胡一吞,还不干脆一点,真要把玉盒和生命同亡?”

胡一吞哈哈笑道:“大力鬼王,经我算一算,你有三十八个人之多,老夫虽只有一个

人,一旦老夫不想活的时候,你的人最少要陪上一大半!”

大力鬼王忽向四面大喝道:“大家听着,玉盒不会在他身上,我要活口,大家上!”

当四面大发一声喊,霎时把范围一步一步的缩小。

正当四面要发动,突然从空中飞落一个和尚大声道:“魔鬼再生教不要动,等我佛爷把

话问完你们再开始!”他步向胡一吞哈哈笑道:“胡施主,多年不见了!”

胡一吞认出和尚,也哈哈笑道:“死对头——影子佛!”

“胡一吞,你要知道人家的秘密嘛?佛爷告诉你!”  

大力鬼王吼声道:“影子佛,关你什么事?”

“嘿嘿,倭鬼,不说可以,你把你的人手撤走,胡一吞的玉盒没有你的份。”

大力鬼王那能受得了这种侮辱,明知不是对手,他把牙根一咬,大和喝扑出!

四面一见他已亲自动手,于是四面响应,蜂拥而上。

一场大战,立郎展开!胡一吞当然不能袖手,他要袖手也不可能,于是两个本来就不相

容之人,这时为势所迫,不联手也要联手了!

除了大力鬼王,那些青年人在一刻之后,一个一个的倒下去了,一个时辰不到,那大力

鬼王也破影子佛的禅杖一招横扫千军,拦腰打出,只打得腰断骨折。

在没有一个留下之后,影子佛宏声道:“胡一吞,问题解决了,咱们到潭边谈谈吧!”

“影子佛,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,你要王盒办不到。”

“哈哈!老胡,你错了!我不但不要你身上那一只,甚至我还送你一只!”

此言一出,真把胡一吞楞住了,半晌才问道:“野和尚,你说什么?”

影子佛拉他走列潭边,坐下后道:“老胡,我为了要懒狗杂毛去到魔鬼再生教卧底的

事,你当然是知道了?”

胡一吞道:“那还能瞒得了我?你为了取信他合作的诚意,所以连自己的一只也给了

他!”

影子佛道:“那杂毛取得魔鬼再生教主信任后的事情,难道你不知道?”

“废话,懒狗杂毛得手后,魔鬼再生教主几乎气昏了头我也一清二楚。”

“这就对了,可是那杂毛居然失信于佛爷,甚至连佛爷自己的玉盒都不退还了!”

“野和尚,我还听说你找到他呀!凭你的功力为何制不住他?”

“胡一吞,你我都错了,想不到那杂毛的武功竟出奇的高!”

“什么,懒狗杂毛突然有了绝学?”

“对啦!想不到,四十几年来,那杂毛居然真家伙全打下埋伏!上一次他却全拿出来对

付佛爷我,我如再恋战,只怕这时不能与你说话了。”

“嗳嗳嗳,和尚!你找我的意思是要和我联手?”

“对啦!现懒狗杂毛身上有四只玉盒,我们把他给宰了,加上你的一只,我们合起来不

是有五只了,如继续联手下去,我想不难把九只全弄到手。”

“嘿嘿,野和尚,你当初找懒狗杂毛联手难道真有诚意?得了吧!你影子佛的为人我胡

某却清楚得很,等到我们联手成功了,哼!我不被杀冷枪才怪!”

“喂喂喂,老胡!别这样说好不好,不错,当初我对懒狗杂毛确实没有诚意,那是因

为………”  

“别因为了,那是你自认能吃住他,但没有想到懒狗道人比你更狠,结果偷鸡不成蚀把

米!……”

“老胡,你可不同呀!咱们的武功差不多,谁也胜不了谁,我能把你怎么样呢,除了真

心合作,别无他图呀!”

胡一吞想想后笑道:“说的也是,野和尚!你已查出懒狗杂毛的下落了?”

影子佛道:“为了表示我对你的诚意,咱们走着说,起来,我们走!”

胡一吞道:“慢点,慢点,我这人一旦有某些事情不解时,我就非把它搞清楚不可,野

和尚,刚才我们杀的那批家伙,到底是怎么一同事?倭人中里有汉人?”

影子佛叹声道:“那些汉人你不知道他们是谁?”

“废话,我知道还问个屁!”

影子佛道:“那十几个汉人中,有两个是江南望族申家堡申不害的儿子,一个名叫申无

碍,另一个名叫申不屈,加上申家堡几个高手,其余的是四大武堡和姦宦姦相的心腹。”

影子佛道:“这件事在江湖还是一个秘密,申不害之所以能在江南成为望族,那完全是

司礼监宏保和好相培植起来的,而姦相和宏保又与魔鬼再生教勾结得很紧!这你还有什么不

明白的?

“嘿嘿,这样说,我们今天作了一件很?………”

“别很了,我们两个作一百件正事,江湖上所谓正派名门也会说我们是坏蛋,你还是同

头不了,我也不会被少林原谅!l

二人说着离去时,忽然从暗处步出两个大汉,其一轻声道:“大统领,影子佛和胡一吞

无意中替皇上除了一批叛逆和贼党了,这事要不要传出江湖?”

“副座,千万不可!事情牵扯到姦相,这问题太大了,我们只有向皇上奏明就可以了,

只怕连皇上也还不会下旨采取行动!”

“大统领,那为什么?”

“这还要问,宏保控制内阁,姦相掌有兵权,一旦不慎,马上就会引发兵变!”

原来这两人来头不小,一个是御前带刀大统领“盘龙神棍”邱四和,被称为副座的就是

副统领“五岳金刀”江通洋,这两人号称“皇城双雄”,想不到也被当今皇上派出来了。

邱、江二人似怕被人看到,说完话就连连离开了!

当邱、江两人隐去后,忽听潭边响起一个女子的声吾道:“小埃!这件事情,一旦传入

申语叹耳中怎么得了,地知道地父亲和哥哥、姐姐不但通姦,而且私通倭寇,这叫她如何受

得了?”

忽听到一个老人叹声道:“我早就料到申不害在江南是一个伪君子,假冒伪善,他这几

十年来也真做得真像那回事。”

“海老弟,这件事,你有通天本事也挽回不了,何必难过呢?”

原来老通吃、白手、同官保和海天峰早巳看到眼里了,只见海天峰叹声道:“对申家堡

我毫不在乎,我只替申沼叹那纯洁的女孩难过,地那样一个好女孩为何生在申家,她的个性

为人简直没有一点点像地哥哥姐姐!”

“好了,好了!小埃,事情总会揭穿的,你对申沼叹只要尽到人事和良心就行了,这事

我想“八德老尼”会把申沼叹带走的,她不会让那女娃被砍头的!”

烟池柳惊奇道:“申沼叹是“八德神尼”的徒弟?”

老通吃道:“你不知道?申娃儿的“八正道玄门剑法”还有谁会教?”

海天峰道:“我倒希望申沼叹看破红尘去当尼姑,这样使她有所寄托!”

白手道:“我们怎么办,老呆在这里看月亮?l

老迈吃道:“你和同官保去探魔星岛人的动静,我老人家去找寿器公和寿冢翁,找到了

一定能追上你们,小埃和烟丫头火速去追影子佛、胡一吞,也许影子佛真的知道懒狗道人的

下落。”

海天峰一直低着头,烟池柳硬把饱拉着走,劝道:“小埃,你烦恼有什么用,我们今后

尽可能保护蒂蒂就是啦!”

走了一段路,海天峰叹声道:“我连如何保护她都想不出办法,你保护她的身,你如何

保护她的心?那样纯洁的少女,地如何受得了?”

忽听烟女袋子出声道:“告诉小埃,申沼叹早已被她师父带往瀚海去了,这一去起码要

好几年。”

烟池柳知道是她的木偶说话,急急问道:“八德老尼把申捃叹带走了!睡婆子,你知道

是为了什么?”

木偶道:“大概是知道申家要出大事了!”

海天峰叹声道:“可怜的女孩!希望她永远也不要知道。”

烟池柳本想以其他的事情转移他的烦恼,但忽然看到前面有两个黑影,她禁不住惊噫一

声!海天峰在平时一定会立即问她,但这时想申捃叹的事儿,听到也不在意了!他还是想到

申捃叹的未来。

“小埃,快一点好不好,这种黑夜里,居然有个老婆婆带着一个小女孩走在深山里!”

海天峰没有理她,脚步还是慢慢移。

忽然,烟池柳似已看出前面老妇和女童是谁了,她不再向海天峰说话,人却朝前面奔

出,同时大声啡道:“苍山奶奶!苍山奶奶!”

老妇阅声回头,看清是烟女时,显出悲不自胜之情,居然哭声道:“烟姑娘………”她

似说不下去!

烟池柳上前扶住道:“先别伤心,什么事?慢慢说!”地见老妇还是抽声不断,立即拉

住女

童问道:“路路,发生什么事,你别哭,你说!”

女童似乎还只有八九岁,也带悲声道:“烟姐姐,我娘被坏人害死了!”

烟池柳闻言大骛道:“什么!素女嫂子被谁害死?因了什么?”

老妇强忍着悲痛,长长的叹声道:“这个贼不知是谁?但我媳妇死后,我发现在屋里白

被单上留有半个残字!”

海天峰这时走近,问烟女道:“乔乔,这位老奶奶她?……”

“小埃!奶奶是括苍姥姥,人称苍山奶奶!奶奶的儿子就是五年前大战“舟山黄龙”的

南田大侠,那战他虽成功了,但却因严重内伤而不治!”她一顿扶着女童道:“地是南大侠

的独女,

地娘就是洞宫素女。”

海天峰点头道:“我听武林人提起过南大侠一生行侠事迹,刚听说南夫人遇害,这又是

怎么一同事?还有半个残字?”

烟女急向老妇道:“奶奶,我不是曾向你老提过野火,他就是“野火太子”海天峰!”

老妇激动道:“海哥儿,老身仰慕你很久了!”

“奶奶,你老武功极高,南夫人的洞宫剑法号称一绝,地怎么会遇害呢?”

若妇叹声道:“三个月前,老身带孙女去了一趟西湖,想不到回来时发现媳妇已断气

了,身子竟还有体温,显然死还不到一杯茶久!我媳妇剑法虽然不错,恐怕敌人太强了,她

死不要紧,居然还被那贼子糟蹋过?”

“奶奶,你似查出了什么线索?”

老妇道:“没有,我只是急得到处盲目乱找。”

海天峰道:“奶奶,快说那半个残字是什么?”

老妇道:“只是左边是米,右边是主(打不出来,是青字上面的部首。),但主字下空

一节,显然未写完就断气了,不过在这残字前面却有两个血指糊画一般的笔划,我猜那也是

字,但写得根本不像字形。”

海天峰沉思一会,他以指书空,只见他肯定道:“这残字是“精”字!可惜我没见到精

字前

面的血迹,但不要紧,有个精就不难了。”

烟池柳急急道:“害死素女嫂的是妖精!”

老妇吓然道:“我媳妇是妖精害死的?”

海天峰道:“伤处为何?”

老妇叹道:“没有伤口,只是我媳妇全身一毫无血色!”

烟池柳似有不便出口之言,地把海天峰拉到一边道:“是采捕,真是妖精!”

海天峰道:“你我只在各种正、邪功夫中听过,别乱说,被人听到会闹笑话!”

“嗨,全身无血色呀!”

海天峰道:“但也不能证明是妖精呀!别凭主观,这事由我慢慢想。”

烟女不说了,回去向老妇道:“奶奶,你老武功虽高,但到底年纪大了,身边又有路

路,你老放心,素女嫂的仇,我和小埃接下了,你老快带路回括苍!”

老妇道:“海哥儿答应为老身雪冤?”

海天峰道:“晚辈愿尽力而为,你老快回去!”

老妇叹道:“那就只好辛苦两位了!”

烟池柳目送老妇耝孙走了后,叹道:“小埃,你的事情更多了。”

这时的海天峰虽被苍山奶奶的事情把申君叹暂时淡下来,然而他还是闷闷不乐,听到烟

池柳的话,只是苦笑一下。

烟池柳见他不答话,忽然猛拍袋子道:“睡婆子,他不说难道你也睡了?快说那个残

字,凶手是谁?”

袋子里没有回音,烟池柳真是很生气,她又耍拍袋子,但手才举起,耳中却听到海天峰

道:“乔乔,别拿木偶出气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九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野火太子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