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11章 铁骑三百里

作者:秋梦痕

大家听说麻面青年的石块竟已到了百里超的手中,真教人不敢相信,因为百里超连一步都未动,广文南疑道:“你拿来看看?”

百里超伸出右手笑道:“这不是他的嘛,上面刻有一个殷字,这可能是他的姓。”

展云鹤立有所悟,但却骇然道:“他掷出时,你运内功将石块吸回来的!”

百里超道:“这叫做出奇制胜,他决不会料到我会有此一着!”

巴山大笑道:“二哥近来的诡计百出了!”

百里超道:“那里,这是我看出他的诡计之故,假使他也将石块掷入土中,我也没有把握取胜。”

关道正色道:“是啊,何况他还有人看到你的石块落处呢。”

百里超道:“看不到这倒没有关系,我一开始的动机就是和他比听力,假设他的石块真的落在山后谷内,我也有把握一去必得。”

广文南叹声道:“贤弟此着真是绝妙之极,但不知这人到底是个什么人物。”

百里超道:“此人闻‘正’则从,有理则循,决非邪门,因此之故,弟并未存有丝毫敌视之心,惟此人性情冷傲,眼高于顶,与其相处则不易。”

展云鹤道:“贤弟细察入微,愚兄望尘莫及。”

百里超笑道:“展大哥太谦了。”

巴山道:“我们大家去看看如何,那人去了这么久仍不见回来,也许气走啦。”

百里超不觉的将那块石头收入囊内,招手包罗道:“你招呼阿红一声,我们一齐往山后去罢。”

山后是座深谷,谷内丛林密布,大家下去一看,四周冷清清的,没有人的动静,展云鹤笑道:“确是走了。”

百里超记得自己所掷之地,笔直的带头行去,到了之后,他指给大家看道:“你们在这儿二尺之内找找看,他竟未曾将土翻动。”

广文南道:“那是他聪明之处,明知找出那块石头也是失败,他又何必在土里挖呢。”

忽听关道惊叫道:“在这里,地面有个新打破的窟窿!”

大家走近一看,一点不错,展云鹤还折下一根细长树枝在窟窿里插了一下,够不到底,点头道:“没有三丈也有两丈多深!”

他又噫了一声道:“他也试过了,这根树枝一定是他折的!”

广文南忽然叫道:“这树上还被他刻了字!”

说着随即念道:“面善心狡的家伙,我们前途再见。”

大家齐声笑道:“他这下子可气惨了!”

百里超笑道:“凭字上的口气,他也是去春神宫的。”

大家出谷后绕上沿河大路,忽见前面尘头大起,发现一连奔驰着五骑快马,而且迎面冲来。

百里超首先认出马上骑客居然是赤煞五魔的子弟,随即叫道:“大家不要让路。”

众人也已看清,同声道:“他们为何走回头路呢?”

百里超道:“见面就不难明白了!”

五骑相距还有数十丈,讵料他们马匹突然齐发一声惊嘶,前蹄同时竖起,势如人立,没有一匹敢向前进。

马上的人显然骑术甚精,没有一人被掀下马背,但却人人莫名其妙。

关道一见轻笑道:“阿红确是马中之王,常马见了它没有不怕的。”

这时那面五人似也看到百里超了,但仍不明白自己坐骑因何惊恐。

印一指首先跳下马鞍,他不像已往一样,丝毫没有拔剑动手的迹象,相反地他还拱手向百里超大声道:“阿超,我们正在找你。”

双方都接近了,他们的马匹竟像腿软了似的,全身颤抖不停,那是见了红牡丹逼近之故。

百里超尚未出口,巴山已大怒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敢喊我二哥叫阿超?”

百里超摆手阻住他道:“随便他们叫什么吧。”接着立住冷声对印一指道:“二庄主仍在找我这个逃奴不成?”

屠世善似怕印一指吃亏,立即暗示谭色空、海内净、索武魂同时下马走过来,他抢着接道:“百里超,我们以前的事情暂且不去提它,这次找你是我们奉家父之命而来的。”

百里超点头道:“相信你们也不敢提过去的事情,二庄主奉了什么使命而来?”

屠世善道:“你不是要求家父查出杀害鲍叔德的人吗?”

百里超陡然踏上一步道:“查出来了是不,确是你们赤煞教人所为吧?”

屠世善道:“你勿忘了诺言?”

百里超道:“我说过,能交出下手之人就不问赤煞教全体,但在背后操纵者又当别论!”

屠世善道:“背后操纵者是龙天放,同时他也在场,另外尚有本教两个香主和一个弟子。”

百里超闻言冷笑道:“这是真情还是借刀杀人?”

他已立即知道五魔要假手他去斗龙天放了。

屠世善面包一变,急答道:“是真是假全看你信与不信,我们已守信交出下手之人了。”

包罗突然抢出大怒道:“龙天放也许有份,但凭你们的香主和另外一个弟子却没有当时几人的力量。”

印一指冷笑道:“本教香主都是武林高手。”

百里超知道空辩无益,大声道:“你们已将两个香主和那弟子带来了么?”

屠世善嘿嘿笑道:“你只叫交出人名而未言交出人犯,现在他们都在逃!”

百里超道:“人名呢?除龙天放之外还有三人。”

屠世善哈哈笑道:“你既不信,说出来只怕又是假的。”

百里超大怒道:“屠世善,假设我要将你们留下来作人质,我看你们恐怕连一个也休想逃脱吧,说话时你们要当心,别逼得我冒火!”

屠世善闻言打了一个寒战,他自认这时五人联手也非百里超一人之敌。

百里超见他面色惨白,不禁纵声大笑道:“放心,贵庄主仍是红光满面,凭我的相法上观察,你们五人的年寿还长,不过我此际替诸位打下流年,如果我义兄之事一旦揭穿时,到那个时候你们整个赤煞教最好都要准备一下,每个人的面前准备一口棺材。”

他说完,挥手大声道:“我们走!”

屠世善不敢再开口,急忙示意自己人让路。

走出半里,巴山回头看看,见没有什么人跟上,于是向百里超道:“二哥,你明知他们说的是假话,为何还要问另外三人的姓名干啥?”

百里超道:“试探他们另外还要假手于我杀什么人。”

展云鹤道:“赤煞教恐怕就只有龙天放是外来的,其它都是死党。”

前面有个大镇,关道对大家道:“磴口到了,我们在此坐船下放,可直接到小乌拉山上岸。”

展云鹤道:“那还是要绕路,我们由此奔狼山,过五加河,可径扑察罕艾特斯山,过了这山脉就是以林巴达山了。”

百里超道:“走陆路比较方便,不过这一带已不是本朝辖地了。”

展云鹤道:“是的,我们已进入俺答酋长的势力范围了,不过江湖人是不管这些的。”

广文南道:“俺答酋长性悍、多智、且好勇善斗其部众中高手无数,经常侵犯边境,将来必为朝廷大患。”

百里超道:“我们现在之地是不是本朝土地?”

广文南道:“是的,河那面就不是了,过了河就是俺答酋长的领域。”

百里超道:“朝廷在此驻有什么重兵?”

展云鹤接道:“驻宁夏前卫,及宁夏左屯和宁夏右屯二卫,兵力多少不清楚,目前前卫将军是常苏。”

正说之间,忽见一队官兵自前面纵骑驰来,人数约有百余,居然都是雄赳赳的大汉。巴山笑道:“这就是前卫营的兵马。”

百里超立即对展云鹤道:“展大哥快请到前面去,叫他们当心坐骑。”

关道笑道:“官兵那里肯听,还是我将阿红带上小路去罢。”

百里超一听有理,连忙点头道:“关兄快点,官兵来势太速。”

他的话刚收口,忽见那队官兵突然一齐勒马回头,竟已列成阵势。

大约一里开外,这时又是尘头大起,隐隐又有一大队人马出现。

广文南惊声道:“这队官兵是被敌人追来的,我们快上去看看。”

百里超骇异道:“追的是什么人马?”

展云鹤道:“边疆地区太乱,有马贼,有各部落的无纪游骑,也有伪装贼人的胡骑。”

百里超急对关道招手道:“阿红勿带去了,我要骑它。”

他飞身跃上红牡丹,接着对展云鹤道:“展大哥先去通知官兵让路。”

他看到追骑多出数倍,知道官兵无法对敌,展云鹤会意,拔身冲出。

百里超又对广文南道:“广大哥,你们在我两侧跟上!”

官兵中有人看到展云鹤竟能认识,未等接近就大叫道:“展大侠,你来得好,快助我等一臂。”

走近了,展云鹤忽然大笑道:“常将军,是你亲身在此。”

那人是个三十七八的高大身材人物,生相威武,但没有顶盔披甲,居然是身着紧身武林打扮,他飞身下马相迎,笑道:“我带领本部百名精锐,经常亲自巡行边境,想不到今天竟遇上了一批来历不明的贼人。”

展云鹤在他耳边轻轻说道:“绿野王子在后面,将军快将贵部队向两侧让开,由他来逐退贼众。”

这猛汉当然就是前卫营的常将军,他一听大喜道:“是那一位?”

展云鹤笑道:“就是立在红马背上的少年,将军宜使贵部队离速一点,那匹马是马中之王,凡马见了都会惊窜。”

这时追骑也在两箭之外列阵,显然不敢冒失冲来,常将军一听,不由又惊又疑,诧然道:“敝部这一百骑都是关外一流良马,大概不致惊窜吧,如经撤开,贼骑必将乘虚冲来。”

展云鹤微笑不言,将手向后一招!他有心开开玩笑了!

百里超见官兵仅只将大路中间让开,于是不便急进,免得官骑受惊奔散,招手大家道:“敌骑中必有沉着多智之人,他们不乘势攻来,我们不妨也缓缓迎去。”

红牡丹尚距数十丈远,官兵的坐骑竟齐声惊嘶不已,虽未惊逃,但已大乱!

常将军这下可急了,大声发令道:“周副将军,快将人马朝两侧带开,王子到了。”

官军中一个青年将军闻令,扬鞭一挥,急将人马向两侧闪出。

百里超渐渐行近,展云鹤忙向常将军道:“将军请以常礼相见,免被敌人看出破绽。”

常将军点头迎上,拱手道:“王子驾到,请恕常苏不知之罪。”

百里超笑道:“将军乃边塞重臣,千万不要多礼,请问贼众是从何进来的。”

常将军道:“贼人来路不明,他们的目的似在这一百匹良马。”

百里超摇头道:“他们明知是官兵而敢前来,这就值得怀疑。”

他说完立对展云鹤等道:“我们冲过去不在杀人,大家认清其首领,我们要将他生擒回来审问。”

展云鹤道:“那就等我们先上,否则红牡丹去就会大乱,乱了无法找到他们的首领。”

百里超道:“你们去时不可大意,敌人中恐怕藏有邪门高手!”

广文南道:“那是难免的,先由我和展兄试他一下,贤弟看势不对时再来。”

百里超点头道:“二位最好少杀人。”

展云鹤与广文南应声而出,提功一连数跃,霎时接近贼阵。

贼骑约有三百余,分成三排,二人一去,居然沉着不乱!

展云鹤拔剑大声道:“你们为首之人是谁,快点出来答话。”

距离不到三十丈,广文南这时已看得非常清楚,三百贼骑竟是人人精悍,匹匹都是良马,他立即向展云鹤道:“展兄,这不是乌合之众,你看如何。”

一言提醒,展云鹤骇异道:“他们都是武林高手!”

广文南趁贼人仍在向他们打量,至今尚无一人答话,立又道:“快叫关道前来,他认得边疆一带的各路人物。”

展云鹤还来不及表示同意,突见敌骑中冲出一个大汉,逼近到五丈之内,只见他宏声道:“来的可是展帮主和广帮主?”

广文南闻言又是一震,忙接道:“正是,阁下如何识得在下二人?”

那大汉突然勒转马头,不答话又冲回去了。

展云鹤噫声道:“他搞什么名堂?”

广文南道:“定是回去通知首领。”

未几,真的又冲来一骑,座上是个二十八九的青年,只见他拱手道:“二位帮主因何与官兵有关系?”

展云鹤已看出他的武功非常高强,立笑道:“阁下贵姓?”

他这句话还没有问完,突听背后传来关道的大叫声:“二兄不要误会,他是‘八大马王’之一的蒙哥!”

展云鹤闻言,立向那青年笑道:“阁下可认识关道?’

那青年面现愕然之色,啊声道:“你们都作了官啦!”

关道正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 铁骑三百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