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17章 豪气冲牛斗

作者:秋梦痕

白鹏在空中盘旋,白猿在地面监视,逼得两位极精灵的青年一筹莫展,窃探百梅谷的企图再也不能动了!

须弥子搓搓手,叹声道:“王子,现在这两头畜牲还对我们不服输,一旦知道打不过时,它们就会拉出主人来,我看今晚探不成了,改在明晚再来吧。”

百里超道:“我们可惜没有多来几个!”

须弥子道:“一部分引开它们,一部分去探?”

百里超点头道:“虽不能完全有效,但总比这样监视得紧紧的要好。”

须弥子道:“也不行,地面这玩意虽不精,它到底只有四条腿,但天上那东西飞得高,速度快,看得宽,百梅谷这点地方瞒它不了!”

百里超忽见山下有人影闪动,注目一看,欣然道:“他们都来了!”

须弥子苦笑道:“还是我那句话,人多管啥用,越多越显眼。”

首先到的是巴山、包罗、高妙,百里超包急向他们道:“你们当心,空中有只大鹏鸟能吐剑气,地上有只白猿精通武功!”

须弥子也迎着自己兄弟交代小心,但独不见关道和宣武。

百里超骇然问道:“宣大哥和关道呢?”

巴山道:“准备吃的去了,马上就来。”

这时那只白猿仍在远处瞪眼,显对失去宝剑非常痛恨。

人人都看到白猿了,但已不见天空的鹏鸟,须弥子轻叫道:“不好!”

百里超道:“它见来人太多,回去报信了?”

须弥子道:“那还要问?”

百里超道:“此处不是峰顶,大概还没犯禁!”

巴山道:“我们先将那猴子捉住,免得跟在后面呱呱叫!”

须弥子道:“你小心过去看情形!”

巴山招手包罗道:“三哥,咱们分开兜过去。”

百里超笑道:“我敢断定,你们连猴毛都摸不着,大家看它的神态还不明白,这东西已懂人言!”

突然从白猿背后发出一声怪笑,霎时伸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头,居然扶着白猿肩膀。巴山和包罗立即止步,大家都感骇异。

百里超看出那是一个高不过三尺的老人,乍见竟和白猿差不多是一样面形,但却还不及白猿肩头高!

略顿即上前道:“老丈可是这猿主人?”

怪老头又哇的一声笑了,一跳而出,动作竟也似猿一般,举止非常可笑,只见他搔搔头皮道:“小伙子,你猜错了,我和老猿是同事!”

百里超正色道:“白猿偷袭可是你的主使?”

小老人摇头道:“它的责任是护山,奉果,我的责任是种花,喂鹏!”

百里超道:“贵主人是谁?”

怪老人道:“小伙子,你问老的还是小的?”

百里超道:“最好都知道。”

怪老人嘻嘻道:“老的是五娘,小的是阿婷!”

“啪!”

突然自怪老人背后伸出一只鸡皮手,硬给怪老人一个大耳光,打的声音真响亮,接着走出一个老太婆来大骂道:“老不死,准叫你说真话!”

大家一见,又都愕然。

老太婆可不矮,竟比怪老人高一半!

怪老人被打得哇哇叫,跳起骂道:“老乞婆,难道我要说假话!”

大家闻言想笑,猜想那是一对老夫妻!

老太婆又要叉开鸡皮手,骂道:“老不死,逢人只说三分话,不可全抛一片心,当真的要真,当假的要假!”

老头子摸摸脸,想了大半天,嗯声道:“这话你似对我说过,可是我又忘了!好,现在你对他说罢,五娘不在家,阿婷关起来的事儿,千万不要对他们说!”

“哎哟!该死的!”

“拍,拍,拍!”

老太婆急了,手挥处,连打老头两三下,大骂道:“没有心肝的老糊涂,你还不给老娘滚!”

这一幕太妙,这边众人再也忍不住了,莫不掩口弯腰,几乎笑痛了肚皮!

小老人似知自己又错了,这回不反嘴,闪到一旁不动了。

老太婆不理他,直朝百里超走来道:“各位,我老猿偷袭那一位了!”

百里超一指须弥子道:“我这位朋友遭白鹏杀伤,我也遭到白猿暗袭!”

老太婆大叫道:“该杀的鹏儿和老猿,它们竟越禁行凶,这还了得,诸位,暂时请回去,老身告诉主人处罚它们!”

老太婆竟将这批当作小孩子了,这些话几乎又将大家逗笑了!

巴山鬼灵精,他已看出老太婆也不是精明人,立即接口道:“老婆子,你说话倒轻松,我们难不成就这样罢了!”

老太婆一听不对头,大急道:“难道还要赔偿?”

包罗灵机又接巴山,哼声道:“我们虽不要钱,当然报仇更不要谈,但我们总要下得了台呀!”

旁的人不作声,知道两小有名堂!

老太婆叹声道:“小哥儿,老身看得出,你们倒是懂理的人,这样吧,相信你们都没吃饭,老身请客如何,别小看了老身,作的菜儿倒是拿手货!”

打蛇随上棍,巴山点头道:“请客不敢受,算是给我们消消气!”

百里超真想笑出来,转过头,发现大家也忍俊不禁!

老太婆一见自己办妥了交涉,显出非常得意的呵呵笑道:“诸位,你们就在这儿休息一下,我老婆子马上回谷去作,等会儿我再叫老不死的送来!”

包罗连声反对道:“老婆子,你可要看清楚人,我们既不是乞儿,又不是落难的一群,在这里吃?岂有此理,告诉你,不下红贴,不放爆竹已经算我们让步了!”

老婆子一听又翻脸,急忙道:“小哥儿,别生气,老身确是说话失礼了,请,诸位请进谷中家里去。”

她见这面都同意,于是才放心,回头大喝道:“老不死,还不赶快回去烧火!客人都来了!”

小老儿圆睁两眼道:“老乞婆,主人不在家,你又请客了,已往请客都出了毛病!”

老太婆大冒火,吼声道:“老不死,主人不管我,你倒管起老娘来了!”

老头子一缩头,提防她又要打耳光,嘻嘻笑道:“老乞婆,你的毛病不多,唯一就想人家夸奖你作的菜好吃,哈哈,五十年如一日,永远改不了!”

老太婆见他肯去了,显然也乐啦,得意的道:“武林中谁不叫我一句神厨婆!总比你老不死那个灌园叟响亮很多!”

说着一招手,高兴道:“诸位,这顿晚餐叫你们永远忘不了,请!”

大家暗暗高兴,始料不到竟这样进了百梅谷!

须弥子轻轻笑对百里超道:“巴山弟的功劳太大了,他真精灵!”

百里超道:“恰好仇五娘不在家,否则今晚入谷岂不比登天还难!”

过了峰,举目一看,只见三峰之间有座幽雅的平谷,谷中都是梅树,在梅林之内有座竹屋,四周是花圃。

百里超边走边看,轻声对须弥子道:“四面都是奇崖,我们怎知人关在那里?”

须弥子道:“我们的主人是两个糊涂老人,那还怕套不出!”

到了竹屋前,突听巴山大叫道:“老婆子,不好!”

这一声几乎将大家吓唬住了,只有百里超轻轻一带须弥子道:“老四又有妙计了!”

耳听老太婆忙问道:“小哥儿,什么事?”

巴山弯着腰,一手按住肚皮道:“姥姥,我内急!”

众人一听,又几乎忍不住要笑!

老婆子大急道:“小哥儿,忍着点,五娘最好洁,你可不能随地方便!”

巴山道:“这个我懂,因此才请教向什么地方去啊!”

老太婆嘉许道:“乖乖,你真懂事,快,快到屋后崖下去!”

巴山道:“不,太远,我怕白猴子!”

老太婆呵呵笑道:“放心,凡进了谷的人它就不过问了!”

巴山向包罗递个眼色,于是绕着花圃而行!

包罗大声道:“老四,回来告诉我地点,我也觉得不对劲啦!”

巴山装着生气道:“笨货,那就一道去呀!”

包罗向老太婆道:“姥姥,毛坑够不够用?”

老太婆呵呵笑道:“我这谷中没有毛坑,那是一条活水沟,拉完了,水也冲走了!不过你们要当心,千万勿拉在沟边上!”

忽听那小老头回首吩咐道:“孩子们,你们拉完了不要乱走动,咱们小谷主就在……”

“呸……”

老太婆又冒火,大骂道:“闭嘴!”

大家进了屋,老太婆只招呼一声请坐,她就和老头子到后面去了,想得到,那是去赶办吃的去了!

高妙轻轻的向百里超道:“王子,你还不乘机救人!”

百里超道:“沉着点,等阿山两人回来再说!”

大约有一杯茶久,老太婆端出一大盘点心出来了,呵呵笑道:“我们是老规矩,先敬茶点后入席,诸位自己用,我可要去作菜了!”

老太婆刚退去,忽见巴山偷偷的回来了!

百里超一见急问:“探出没有?”

巴山叹声道:“我们白费心,殷姐不肯走!”

百里超闻言一怔,追问道:“你见到了?”

巴山道:“见到了,不是关,而是禁闭在一个洞中不准外出,洞中有间石室,里面应有尽有!”

百里超道:“你问她年姐呢?”

百里超道:“年姐姐曾和谷主大吵大闹一场,好在谷主没有动武,现在年姐已不知去向!”

百里超大急道:“老三呢?”

巴山道:“他还在劝殷姐,叫我来请二哥!”

百里超忙向大家道:“大家先走!来不及吃她的东西了!”

须弥子向大家一招手,全部提足轻功向外溜!

百里超随着巴山奔屋后,未几到了一座崖下!

巴山带路走进一洞!百里超见包罗正在向殷婷说话!

“婷!”

百里超一见面就叫!

殷婷起身迎道:“超!你们快走!”

百里超道:“你决心死在这里?”

殷婷叹道:“我也知家师不会轻恕,但我一走就是叛师!”

百里超道:“我来就是不让你背叛师之名!”

殷婷道:“你要将我抢走?”

百里超道:“除此没有别的办法!”

殷婷道:“从此你就背上劫人女子之名!”

百里超突然一伸手,立即将她点倒在地,轻喝一声:“老三,老四带路!”

双手一抄,他将殷婷抱起,三人猛向洞外冲!

巴山急叫道:“登崖!”

“站住!”

刚到崖上,突见一个中年妇人含嗔喝阻!

百里超不慌不忙,解下腰上后带,结结实实的将殷婷背在背上。

拱手道:“前辈可是谷主?”

他已看出来头不对!

那妇人冷哼一声道:“知道就该认罪!”

百里超道:“晚辈已背抢劫之名!”

妇人真是仇五娘回来了!只见她脸色气得苍白,沉声问道:“你就是百里超?”

“前辈既然知道,那就应该原谅晚辈与令徒在春神宫是处于不得已之事!”

仇五娘大怒道:“在春神宫婷儿只有死路一条,当时你如是君子,此时就应该将她杀死!免其出丑!”

百里超朗声道:“我对她有情!”

“哼!”

仇五娘上前一步,哼声叱道:“乘人于危!还说有情!”

百里超挺身道:“前辈是要逼着晚辈失礼!”

仇五娘冷笑道:“我要看你有多大气候!”

“千万不可动武!”终南老人的声音又在百里超的脑子里响起来!其实他并不知有什么不堪收拾的后果。

突然一声鹏鸣,夹着无比劲风,猛自百里超的头顶压下!

巴山大叫道:“二哥当心!”

百里超头也不抬,左手反背一拂,形似赶苍蝇一般!

谁料他这轻描淡写的一拂之下,骤闻头顶发出鹏鸟的痛嚎,去势比来势更激,一团巨大的白影,尤如狂风扫落叶,翻翻滚滚,被拂上天空数十丈!

仇五娘一见心痛,大怒道:“小子,你敢伤害我的仙禽?”

百里超摇头道:“前辈要看清楚,白鹏没有伤损!”

仇五娘抬头望望天上,只见那巨鹏仍在空中盘旋,但吓得不敢再来偷袭了,她心中有数,知道百里超的神力确是盖世无伦!可是她毫不放松,仍冷喝道:“你这是在我面前示威么?”

百里超淡笑道:“晚辈难道要束手被擒?”

仇伍娘锵的一声拔出佩剑,冷笑道:“你休想全身而逃?”

百里超道:“在没有见到前辈之先,晚辈不惟存着“逃”字,而且想永远避开前辈,现在既然见了面,当然就得搞出个结果!”

仇五娘大喝道:“那就和我见个生死!”

百里超叹声道:“晚辈在求全到万不得已之时,为了维护生命,那将是一场最悲掺,最疯狂的反抗!”

仇五娘听到他这几句坚决之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 豪气冲牛斗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