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18章 四煞亡命

作者:秋梦痕

一句话逼得两个大汉猛地后退,同时在衣底掏出家伙!

广文南迫近笑道:“你们真的毫无出息,下面的玩意被魔神手下真女逼着割去,那怕她们被你们抱一辈子睡觉,试问隔着靴子搔痒又有什么意思,那怕你*火烧穿头顶,到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其实那是活受罪!这种痛苦你们不但不加怨恨,反而死心塌地的替真女岛卖命,可说是连狗都不如?”

两大汉自知打不过,似有翻身逃走的企图,广文南刷的拔出长剑,叱声道:“我不杀你们,仍朝前走!”

两大汉之一大声道:“此路不通,难道我们退回去都不可以么?”

广文南笑道:“我认为前途无阻!”

另一大汉道:“阁下逼人太甚了!”

广文南道:“你们已不算人,快点滚,免得我下手!”

两大汉眼睛一转,一个仗剑向广文南猛扑,一个扭身就逃!

广文南左手一掌推出,雄厚的掌力硬将扑来的大汉推开,双足一蹬,身如电射,霎时追及那名大汉!冷笑道:“叫你们活,你们不愿意,现要你死,你就非死不可!”

那大汉已近河边,闻声大急,猛地向水中扑去。

广文南似是早就防到他那一手,右臂一挥,脱手掷剑!

“卟”的一声,剑从大汉背后插进,紧接着是大汉落水之声,他竟连临死的叫声都未发出。

广文南在俘尸上收回剑,转身一看,只见另一个大汉已不知去向!

他回到百里超身旁,问道:“贤弟,那个呢!”百里超笑道:“让他下河去了!”

广文南大急道:“让他回去报信?”

百里超笑道:“你忘了十生在下游么!”

广文南豁然道:“我真白费力,怎会想不到这点!”

殷婷笑道:“你总算阻止他们由路上退回去呀!”

广文南笑道:“我掷剑是多余的!”

百里超一指对岸道:“展大哥已将那边两个收拾了!”

广文南道:“水底那条船大概不远了?”

百里超道:“该不会出毛病吧?”

广文南道:“他们眼线已去,有何毛病可出?”

百里超道:“我们向下面走走!问问十生有无动静?”

广文南道:“他们会不会留人在岸上呢?”

殷婷道:“我发现少林生一人未下去。”

到了下游,只见少林生迎上道:“我故意放过那两个太监!

谁知你们却不肯放!”

百里超道:“我们已被他们看到,再放就会绕道回去报信!”

少林生道:“河中一直没有消息,我看其中有变!”

广文南道:“我顺着河岸往下游查查如何?”

殷婷忽然道:“展大哥有事过来了。”

百里超闻言向广文南道:“那里莫非有所发现?”

广文南道:“河里没有,除非岸上!”

说话之间,展云鹤赶到,但见面就大叫道:“我们白等了?”

百里超道:“有什么发现?”

展云鹤双手一摊,叹声道:“水底船在下游十八里处被劫了,下手之人谁也猜不到!”

殷婷急问道:“绝对不是一人能将大批太监消灭的?快说是谁啊?”

展云鹤望着百里超道:“贤弟,是你仇人赤煞四魔和龟礁魍魉、鳖岛魈魅合伙下手的!”

百里超道:“大哥的消息从那里来的!”

展云鹤道:“仅存的一个负伤太监被巴山弟截着,可是那太监流血大多,问完就死了,还说被劫的东西竟用四只龟、鳖驮着向西去了!”

百里超急向须弥子道:“大哥快叫住他们,我到上游撤回十生,大家直向西追!”

广文南道:“贤弟和展兄、殷姑娘去罢,上游由我去。”

百里超点头同意,急与展云鹤带着殷婷过河,会到巴山、包罗、关道后,他们立即出发。

后面第二批是十子,他们未几先追上百里超,但在中午时,第三批十生和展云鹤亦赶上了。

百里超一见人数太多,立即对须弥子和少林生道:“我们分三路平行追查如何?”

两人同声道:“王子指定会合之地罢。”

百里超对地形不熟,展云鹤道:“到什么地方比较适合?”

展云鹤考虑一下,抬头道:“不管那路有何发现,随时都可联络,如果毫无动静,我们到吕梁山主峰会面。”

两人认可,各带自己兄弟向左右分开,远离数里,平行前进。

百里超见两批人走了之后,笑对展、广二人道:“其实分不分开也是一样,不过我觉得这两批人在一块走非常蹩扭,他们虽不闹意气,但却始终不交一言。”

展云鹤叹道:“这是他们上代留下的仇根,使这一代无辜受害!”

殷婷道:“分开来到底查得宽,你为何说是一样?”

百里超道:“我们正是追着龟鳖四鬼的后尘,他们已无法脱身了!”

广文南急接道:“贤弟看出什么迹象?”

百里超道:“你们从最低地区看看就知道了,保证能看到龟鳖脚印!”

大家闻言,同声豁然道:“龟鳖即不便走大道,也不能翻山越岭,走的当然是低凹地区!”

展云鹤道:“贤弟愈来愈精明了!”

百里超道:“你们知道我为何不赶快去追之故吗?”

广文南骇然:“是啊!我们应该全力去追呀!”

百里超道:“现在夺下来如何处置那么些东西?我们岂不是自找罪受!”

殷婷明白了,娇笑道:“你叫那四只笨东西替你送到那里?”

百里超笑道:“我估计四鬼显亦得到千年麝精的消息,他们同样是去吕梁山,到了吕梁后,我们就下手,夺下东西顺便交与吕粱派收藏!你们认为如何?”

大家鼓掌大笑道:“好计划!”

巴山道:“二哥比以前不同了!可惜大哥不知道……”

提起鲍叔德,百里超又伤心了,眼眶立时浮现一汪泪水,面色黯然,再不说话了!

殷婷对他与鲍叔德的感情显然最近才知道,一见旁人不开口,急忙道:“超,我们不能对大哥存在确已死去的看法,这是要不得的!你曾经和大哥度过一次阴河,难道大哥就不能度第二次么?”

百里超道:“我探过那口潭底的吸泉,认为大哥没有能力生还,同时我又担心他根本未入吸泉,而是尸体被敌人捞走了。”

巴山急接道:“那不可能,我和三哥一直等着敌人走了出来,同时又查过潭面,很久都未见大哥的尸体浮起!”

百里超道:“尸体落水不会马上浮起来的,也许在你们离开后浮起来也不一定,那时刚好敌人又回头!”

殷婷噘嘴道:“你这人是个死心眼,怎的专朝坏处想,哼,我说大哥还活着!说不定他的本领比你更高强哩!”

百里超叹声道:“能够这样最好,婷,你大哥对我的情义太重了,我根本没有报达他一点点,想起从前的一切,真能使我大哭三天!你们都不清楚他对我的爱护到什么程度!每到生死关头,他总是拿自己的生命来代替我……”

他说到语声难继时,突然大吼道:“这次再遇上龙天放时,我必生擒他问口供!”

展云鹤这时接口道:“龙天放知道当时详情么?”

百里超道:“那时他还不行,命运掌握在赤煞四魔手中!但四魔的行动都没有瞒他!”

广文南道:“你已确定是赤煞四魔所为了?”

百里超道:“就是这一点,如果真正证实,赤煞四魔我还能让他们活到现在?”

正说之际,突见一人哈哈笑着迎来道:“外孙,你只记义兄之仇,但却忘了父母之恨啦!”

殷婷一见,惊叫道:“疯老妇!”

大家确见是数日前在客店中会过的疯老太婆!百里超赶走几步见礼道:“你老送纸包来了。”

老疯妇不理他,向殷婷道:“你婆婆说的,这东西叫你和年姑娘同练!”

殷婷面红耳赤,羞答答的接过去。

老疯扫忽然正色向百里超道:“是时候了,你报仇的日子到了,记着,你父名叫百里文,是赤煞四魔杀的,你母辣手嫦娥江流韵,也在郎琊山下海边珊瑚岛上被赤煞四魔打成重伤,几乎不治,你义兄鲍叔德也是赤煞四魔所为,但有龙天放一份!”

百里超闻言悲极,但强忍道:“我当时在那里?”

老疯妇道:“你的事去问郎琊山人,他因为要把你从魔手中救出,竟不惜卧底到茅山下假名褚员外的屠世善家里当教书先生,甚至将其爱徒鲍叔德当仆人来路伴你。”

百里超这时才知事情愈来愈无疑问,最后请求道:“我能见母亲一面吗?”

老妇叱声道:“报了仇再讲!”

说完,昂然不理,大步而去。

百里超立向大家道:“全力追!”

展云鹤道:“贤弟,赤煞四魔诡计多端,提防他沿途放下暗卡。”

百里超道:“我第一次不会将他们杀死,我要追得他们无处可藏,走投无路,寝食不安才下手,我如见面就下手,那就太便宜他们了!”

殷婷道:“他们一旦分开了,你要多少年才能完成报仇之愿?”

百里超道:“赤煞四魔虽明为师兄弟,但他们之间的私心太重,一旦受到压力,甚至在他们兄弟之间都不放心,人人都怕被别人出卖,这点我比谁都清楚,在初期,他们定必向各方面求援,但我可籍此机会逐个铲除,等到他们援尽后,我再慢慢的折磨他们,这事你们拭目旁观好了。”

前途再无平地,广文南道:“我们接近吕梁山脉北端了,过去有一山镇,我们去准备干粮罢。”

百里超道:“广大哥,你和展大哥由镇口进!我带他们由北面进!”

展云鹤道:“你提防四煞在镇上?”

百里超道:“四鬼与四煞合了伙,不过我知道四鬼确在镇上。”

广文南诧声道:“龟鳖怎么上街?”

百里超道:“这镇的附近有没有深水之处?”

屉云鹤啊声道:“镇南有个小湖!”

百里超道:“好,我已改变主意,关大哥,你很少有人认识,不妨单独上镇去探,如见四煞,四鬼落在那里,那就赶快到湖边来报信,我们大家先到湖边去。”

关道应声奔出后,大家由展云鹤带着绕道奔小湖。

离镇三里山谷中确有一个小湖,大仅十余亩,大家到达时,确见湖岸上的草地显出巨形怪脚印,巴山叫道:“四只笨家伙真在湖里。”

百里超道:“现在我们要考虑将东西如何处置了?”

展云鹤道:“湖西四里是蔚汾河的起点,那儿有敝帮一个香主的家,他家有船,可以直放黄河,但是这四里路如何搬法?”

百里超道:“那太好了,这批东西就运到你帮里去更安全,你们看我的!”

他说完一跃,拔身落入湖中!

没有多久,突见湖岸爬出四只庞然大物,真的两鳖两龟,后面跟着百里超,他手中扬着天雷斧!

大家一见豁然,知道鳖、龟被天雷斧镇住了,竟是乖乖的上了岸,每只大物背上居然堆满了大皮袋!

包罗欢叫道:“二哥,你要它们送去!”

百里超道:“现成的搬运夫!”

展云鹤笑道:“只有你才能赶它们走!”

大家悄悄的将龟鳖赶着,百里超回头对巴山道:“你留下暗记,等会关大哥来了好寻我们。”

巴山还没有答话,见关道喘息奔到,大叫道:“王子,他们要动身来了!”

百里超问道:“有那些人?”

关道走近道:“多得很,两王暨两个騒妇、龙天放、尤色雅,还有几十个不认得的老头和大汉,他们要分宝啦!”

百里超沉着道:“不要紧,他们到了这里,我们也到了河边,他们到了河边,我们已将东西运出了,何况四鬼还想将这批东西独吞呢,目前他们还有一段勾心斗角的时间。”

忽在山石之后传出一声哈哈大笑,紧接有个苍老的声音叫道:“主人,你真是料事如神,他们已发现了!”

大家闻声愕然,只见湖边石后步出了五个老人!

百里超一见笑道:“五毒蛇魔来了!”

发声的是红赤链,又听他大笑道:“主人,要去蔚汾河吗?”

百里超笑道:“五老为何来得这样凑巧?”

黄双蝮大笑接道:“奉主人命,老朽等一直盯着四煞未放!”

百里超道:“五老与前有点不同了!”

他看见五个老头已不是赤着上身,同时也没有看到一条蛇在身上缠着,居然衣冠整齐,仅在背上仍背着一只古藤黑篓。

黑铁线在后大笑道:“主人身边长随青年姑娘,老朽等不能懂礼……,虽感身上不痛快,但近来也习惯多了。”

百里超微微点头,立即道:“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章 四煞亡命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