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19章 威镇群雄

作者:秋梦痕

君山峰顶山摇地动,剑气弥天,洞庭湖无风涛涌,几慾倾覆,四个声震宇内的当年妇人,而今竟生死相搏,打得晕天黑地!然而棋逢对手,势均力敌,谁都休想取得压倒的上风。

由初更到天明,又由日出到中午,始终无法分出胜负,这时已只见剑气而不分人影了。

刺耳慾聋的尖啸声,使人心烦意乱,似排山倒海的劲风,使人立足不稳,那不知厉害的无叶树枝,则被劲力扫得有如万矢齐发,四下乱射。

这时山顶上处处都有窥伺的武林人,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路,也不知他们有何企图?

年年红伴在老太婆身旁,轻轻的问道:“外婆,我想阿超恐怕也来了?”

老太婆微笑道:“东、南、西三方到的人太多了,不要管,你到后面林中去会会公主她们,也许能得到一点消息。”

年年红道:“这一场她们要到几时才能分出胜负?”

老太婆道:“形势有变,我们都被异域高手监视了,你去叫公主等当心!”

年年红大惊,立即转入林中!

公主、常郡主、徐郡主都在一株大树后,这时竟还多了一个殷婷,年年红一见之下不禁大喜,急急叫道:“殷姐!”

娜娜是跟着她去的,而且抢先叫道:“小姐!”

殷婷拉着娜娜,点点头,又向年年红道:“妹子,你太胆大包天,竟敢和神尼约斗!”

年年红轻笑道:“公主作证,我是被势所迫呀!”

殷婷道:“你后面那姥姥是谁?你认得她?”

年年红道:“她是外婆!”

殷婷轻骂道:“鬼丫头,你不害羞!”

年年红噘嘴道:“你也跑不了!”

娜娜接口道:“小姐,我也得了好处!”

殷婷笑道:“我都知道了,你服的是凤肝朱果露,不出半年,你的功力就会赶上我的!”

娜娜惊喜道:“真的!”

公主道:“老慈航的东西就等于仙丹一样,娜娜,你的运气真好。”

年年红问道:“阿超在那里?”

殷婷道:“你要当心,这山顶已到了大批异域高手,他现在忙得要命!”

年年红道:“展大哥他们呢?”

殷婷道:“除了我和阿超,他们都追赶皇上去了。”

正说之间,忽听林外同时发出四个女人喝叱之声!

殷婷闻声急道:“快出去,她们真拼命了!”

场上剑气尽敛,劲风平息但见盲目神尼的宝剑与魔神真女的宝剑绞成“麻花”一样,而春宫妖妇的宝剑却又与仇五娘的剑缠在一处!

年年红等走近老太婆,惊问道:“她们要拼命啦!”

老太婆点头道:“她们只有这条路可走了!谁的宝剑溶化了,谁就与剑偕亡!”

公主闻言大惊,着急道:“你老看谁能获胜?”

老太婆道:“八成是同归于尽之局,因为她们的功力在今日看来完全相等!”

公主猛地拔剑道:“我不能让家师死得如此不值!”

殷婷亦同时拔剑道:“我们同时出手!”

她对仇五娘仍存有师徒之情!

老太婆一见大喝道:“不许动,你们不惟帮不上忙,反而自己找死,在这种情形之下,第三者如无能敌她们两人之力,去必先毁!”

殷婷道:“我们不是要分开她们?”

老太婆道:“你的经验太差,怎不见她们的宝剑不是架住,而是绞住,这时她们的功力不是对抗,而是采混合同化之拚!无不存心将对方的功力悉数吸取!结果一方死亡!死者的功力就变成生存者所有。”

大家闻言一震,谁都不敢出去了,公主道:“有无别的方法挽回?”

老太婆道:“如有第三者的修为能胜过双方联手之力,当然可以分开!”

公主道:“这是什么道理?”

老太婆道:“现在她们功力虽混合,但却由双方不同的意志所操纵,一旦受到强大的压力,即可使双方如电分离而又同时相抗!”

公主道:“我求求你老,请施出慈悲之心去救救家师和五娘吧!”

老太婆叹声道:“老婆子这时可以对你说句真心话,论功力我只能打过她们任何一个而有余,若想打过两人则略嫌不足!”

当此时候,对面石后出现了一群异服老人,虽然是一齐出现,但却分成三组,每组共有五人!

公主一见,急忙向老太婆道:“那是姦细!”

老太婆道:“暂勿揭穿他们的身份!”

殷婷道:“提防他们群起向家师和神尼下手!”

老太婆道:“下手则必双方偕亡,目前两妖已被他们收买,相信他们不会采取行动!否则他们在中原收买的邪门必将全部倒戈相向!这是他们莫大的损失。”

公主问道:“他们出来有什么企图呢?”

老太婆微笑道:“他们恐怕与你两个一样,认为双方是在拚真气,也许有人想出来逞能。”

不出所料,忽见一个老者拔出一把奇形长刀行出,直朝仇五娘和春宫妖妇走去,大有一显自己功力之心。

但尚未及接近,陡闻远处传来百里超的大喝道:“吴庭奇,你若偏向某一方,管叫你出不了君山!”

老太婆闻声轻叹,暗向公主道:“超儿也未看清打斗形势,他这一叫,反倒救了那安南姦细的命!”

公主道:“我去阻止如何?”

老太婆摇头道:“不可,也许他是因了婷儿之故,有意示好于仇五娘。”

殷婷道:“家师性情古怪,决不会领他的情。”

老太婆笑道:“人到了生死关头,其个性必趋正常,令师现在已知绝无胜算,她何尝不希望有人解危。”

公主道:“王兄喝阻,是防安南人攻向仇师叔,实际师叔并不怕此举,这怎算是解危呢,也许反倒怪王兄多事哩?”

老太婆摇头道:“安南姦细不管帮谁,他固然不死也得重伤内脏,但打斗双方势必亦大伤元气,虽非完全解危,但也算得上了!”

二女闻言骇然,目注斗场,只见那安南老者止步不动,口中却嘿嘿阴笑道:“是谁这么猖狂,走出来给老夫看看!”

他说的是一口桂西官话,如果他不穿异域衣装,还真看不出他是边外夷民!

音刚落,忽然破空落下百里超,人影一现,恰好落在老者对面两丈之处!只见他冷叱道:“吴庭奇,你进入我中原的目的是什么?”

他连敌人的姓名都探清了!

安南人闻言一震,又阴笑道:“久闻中原武功为天下之冠,老夫此来为的乃是抛砖引玉!”

百里超冷笑道:“那也要等她们打完了才择一求教,现在你的企图不明,难道不避嫌疑?”

安南人大笑道:“她们争执难决,老夫要替她们分开!”

百里超也大笑道:“阁下怎不照照镜子,凭阁下之力办得到么?”

安南人大怒道:“年青朋友,你轻视老夫不成?”

百里超点头沉声道:“对你们有什么客气可言!”

安南人一扬长刀阴笑道:“年青人,报出你的姓名,拔出你的兵器来!”

百里超摇头道:“你不是我的对手,休问我的姓名,同时我对你这种角色从不妄动刀剑!”

安南人那能受得了这种侮辱,大吼一声,长刀如电劈出!刀上竟泛起一团绿焰!不明是何道理!

百里超轻巧的一闪,哈哈笑道:“你这种旁门小技莫拿出丢丑!拿出你的真功夫来。”

安南人冷笑道:“你懂得老夫这种功夫么?”

百里超大笑道:“最下流的绿焰蜈毒!”

安南人闻言陡退,骇然道:“老夫的一切你皆知道?”

百里超哈哈笑道:“由你们进镇南关的那一天算起,凡是你们的行动都无法瞒过我,告诉你,中原武林已将贼军打得落花流水,你们的深侵阴谋早已完全落空了。”

安南人一所行藏暴露,立即变色,吼声道:“小子,凡在君山之人恐怕,只有我们这面能活着离开了!”

百里超冷笑道:“大家走着瞧吧!”

安南人陡地后退,大叫道:“我们的人都出来!”

叫声未停,石后突然现出三十几人!加上先出来的,共计有五十余个,其中老者占大多数,此外全是四十开外的大汉。

百里超一见大笑道:“你们进入我中原的已到了半数,吴庭奇,试问你这些人能有几个不要船只可以过湖的?”

安南人大惊,阴声道:“你已将水面封锁?”

百里超哈哈大笑道:“你们坐来的两条船已开走了,现在四下全被我方船只封锁!目前你们只有两条路可走,一条是从空中,但相信你们能办到的不到五人,一条是涉水渡湖,哈哈,试问你们又有多少人能办到?”

安南人冷答道:“老夫先将你方的人马全部消灭之后,再遣高手夺船!”

百里超哼声道:“刚才我告诉你的方法是安全离开,现在我再告诉你不安全的罢!”

安南人厉声道:“何谓不安全?”

百里超道:“空中有空中的拦截,水面有水面的突袭!”

安南人大笑道:“老夫先要看看空中拦截的!”

百里超道:“阁下不妨试试!”

安南人突然腾身而起,笔直向空中冲去!

百里超大笑一声,身轻如叶,势比电急,后发先至,突在百丈之处截住!

安南人一见大惊,侧身横飞!

百里超不管他如何逃避,总是先在前面拦住!

安南人一连改变数个方向都不能脱身,心中渐起恐惧!同时他尚不能停在空中,终于被迫又向山头落去。

百里超落地也在先,恰好仍是他的对面,冷笑道:“你在空中不能动手,假使我要下手,现在你就没有命了!”

安南人面色苍白,喘气如牛,连话都接不上了。他的同伴中忽又走出一个老者来出声问道:“小子,你就是绿野王子吧?”

百里超冷声道:“你们应该早就知道。”

老者道:“老夫胡本正,这次来君山,正想找到王子谈谈。”

百里超大声道:“我是收买不了的,阁下之意最好免谈!”

胡本正嘿嘿两声道:“王子可以看出老夫身旁的力量!”

百里超道:“在我眼睛里从来看不出别人的力量,也就是说敌人的力量不存在!阁下如果不发动,让你们在君山呆十天,十天之后放你们过湖,假设妄自逞能,那就一个也休想逃出洞庭湖,如若不信,那就请诸位齐上!”

老者冷笑道:“就凭你一人么?”

百里超点头道:“足有余矣!”

老者狂笑道:“好大的口气!”

百里超道:“假使阁下不信,现有三个方法让阁下试试,第一,由各位中选出一个最高手,立即将打斗的双方以和平的方式分开,第二,如果贵方选出之人不愿这样作,那么与在下印证亦可!不过我申明在三招之内将他打败!甚至于打死!第三,倘若这两件都不同意,那就让诸位全部出动向在下围攻,不过这点我得说明,恐怕贵方要牺牲不少生命!”

安南老者见百里超当面开出三个大价来,沉吟一下问道:“王子既然自认有能力对付我们,试问为何又不下手呢?”

百里超沉声道:“安南本为我中原藩属,我大明对藩属常存安抚之心,从无征服之意!因之我个人亦不能不体念皇上宽宏大量之德意。”

老者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该放我们马上回去才是,为何又要将我们困住在此?”

百里超大笑道:“你们为侵敌之核心,暗地助长侵入之力,今将你们困此十日,我大军即可逐敌出境。”

老者大笑道:“老夫如不听王子的话呢?”

百里超大声道:“那就是生死相见!”

老者道:“老夫虽知王子乃是中原武林第一条好汉,但却从未亲睹王子之功,难免不存怀疑之心,现请王子露一手给老夫等见识一番如何?”

百里超纵声笑道:“你们要我献技不难,但得先出一名最高手将他们打斗之人分开!”

突听敌群中响起一声大喝道:“我来!”

人随声到,一个大汉身法如电,手中持着一根钢根,猛地向春宫妖妇和仇五娘剑上劈去。

那安南老者一见大惊,但已喝阻不及,忽闻“锵”的一声大震,那大汉连人带棍,被巨劲震退,立即七窍流血,倒地不动了,竟连惨叫之声都未出。

百里超面带微笑,对安南老者道:“阁下这位死去的台端看来虽非贵方最高手,但也算得武功高强!可惜他不自量力!死得有点糊涂。”

安南老人沉声道:“他这一死倒也值得,因他使老夫看出四人打斗的秘密!”

百里超道:“既看出秘密,相信阁下能了解!”

老者冷笑道:“王子武功盖世,如能解得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 威镇群雄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