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02章 天雷神斧

作者:秋梦痕

一轮明月斜挂天空,四周阴气沉沉,湖岸上立着三个如幽灵一样的黑影。

少女在洞口轻声对百里超道:“看他们如何得到那把古怪的短剑。”百里超诧异的道:“我来这里已经有三次了,为何没有发现这种怪事?”少女道:“你来时大概都没有月亮吧?”百里超点头道:“不错,由于种种原因,所以要到晚上才肯把短剑托出来!”少女道:“除了这个原因之外,只怕无法解释啦。”当此之际,忽听一个老人道:“我想了半天,只有一个办法,不妨运掌力将它吸到手。”岂料这句话一出,那庄主慌忙连连摇头道:“不行,愚侄几乎送了性命,该剑一被吸动,能自动借着引力飞来,如不是愚侄左掌发得快,右手臂非被新去不可。”另一老者道:“它被左掌劲力打开后,难道重又飞回湖中。”庄主道:“飞得不知去向,但在半年后又在湖中出现。”这老人追问道:“湖中有泉眼吗?”庄主道:“湖心有一洞,湖水就是由洞中冒出。”这老者道:“贤侄曾设法将金鱼捕走没有?”庄主道:“网捕、钓捕、下葯都毫无效果,这群鱼似亦通灵,同时湖水又无法汲干,简直毫无办法。”第一个老者道:“我们且先回去从长计议,看有其他方法没有,今晚是不可能到手的了。”三条黑影迅即转身离去,湖边又恢复了一片沉静,少女这才出声道:“阿超!我们到湖边去看看如何?”百里超道:“你想要那把小剑吗?”少女道:“想要又有什么用。刚才一个是我二师伯,也是那谭色空的师傅;一个是海内净的师傅,他是我三师伯;庄主是我大师哥,以他们三人之力尚且束手无策,我更休想啦,不过我想去看看也好,这是武林人物难得的东西啊!”

百里超道:“只要你想要,我下湖去拿来不就得了。”少女大惊道:“不行,你没听庄主说过吗?那小剑能自动飞出杀人啊!”百里超道:“我不怕刀剑!”少女力阻道:“你也许不怕普通刀剑,这可是神剑啊,我不要你冒险。”百里超不再接口,头一伸“噗”的跳下树去。

少女急急追下,双双走到湖边,可是月亮已向西边落去,湖中鱼群已散,那把短剑竟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少女叹声道:“我没有缘,连看一眼的福气都没有。”百里超见她异常颓丧,忙接道:“你不要难过,我一定替你寻到!”少女大急,伸手将他拉住道:“你要下湖?”百里超道:“我想送你一点东西作纪念,但没有好东西,我决心寻到这把剑给你。”少女叹道:“你已送我一朵兰花啦!我已将它收在身上了啊!”百里超摇头道:“花儿过一天就完了!”少女激动地道:“不会完,傻子,我永远将它收着!”这句话显然启发百里超什么灵感,只见他怔怔地望着少女,又傻气的点点头。

少女拉得他更紧,同样也望着他,就这样,两人灵犀相通,心心相印。

良久,良久,百里超轻声道:“小姐!”少女伸出左手掩住他的嘴chún道:“从此不准你这样叫我!”说完又嫣然一笑,接着道:“在没有别人在我们面前时,你叫我‘红’,傻子,你要记得啊!”百里超点点头,忽又道:“这把剑到底有什么用处?”少女道:“说出来你也不懂,我希望它不要落入坏人之手,否则就会有很多好人遭殃。”百里超摇头道:“别人得不到了,我已把它送给你啦。”少女忽然娇笑道:“你硬是傻,让给我就能算是我的吗。”百里超猛的挣脱了手,翻身一扑,霎眼冲下湖去!

少女大惊,想阻已来不及,急得大叫道:“阿超,何超,去不得啊!”百里超已到水深处不见,那还能听到她的声音,只急得她哭出声来。

时间过得又长又慢,少女心急如焚,她青丝散乱,焦惶的两眼,紧紧的注视着湖中的动静。

直至天亮,湖中仍无丝毫反应,少女已感绝望,加之心已碎、神已乱,昏昏沉沉,四肢无力,颓然睡倒在地上。

讵料就在这时,湖水突然翻腾不已,激浪滚滚,尤如海涛澎湃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地面亦被隐隐震动。

一条人影,带着一把短剑,慢慢的自翻腾的湖水中走上岸来,他显得那样疲倦,但面上又显得如大胜归来的英雄般那么兴奋。

少女适时惊醒,恰好发现上来的人,突然一声:“阿超!”在喊声中扑上前去,双手一抱!

上来的确是百里超,这时被少女抱得紧紧的,他伸手,摸摸埋在怀里的螓首:“红!”仅仅低叫得这一声,他忽然低下头去,重重的,热情的,在少女的头上狂吻。

“嗯!”少女轻轻的嗯一声,关切的抬起头来,望着疲倦的人儿,良久不瞬!

“超,湖中为何这样翻腾?现在还没停呢?”百里超回头看看湖水,点头道:“它还未断气!”“什么!”同时也显出恐怖之色。

百里超道:“一条龙,二三丈长的合抱大物,但它冲不出洞口了,被我用这把小剑斗了很久!结果把它杀死了,红,我很疲倦,想要休息。”少女急忙接过这短剑,看也不看,忽又将他抱起,如飞奔入森林,跃进那个树洞。

到了中午,湖水平静了,森林也十分冷清,百里超和少女拥抱着睡了,但在谷外却来了不少人。

前面是二庄主印一指,他带着谭色空、海内净、索武魂、还有鲍叔德,显然是来找少女和百里超的。

渐渐的,这批人走近小湖,但小湖与平时不一样,湖水变红了,可是这不能引起这批人的疑心,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,仅仅只感到水红得稀奇罢了!也许他们认为湖底下有火山口哩。

他们也曾经过那株参天的梧桐树下,但作梦也想不到树上竟有两人在睡觉呢,也许是人声太大之故,少女早已清醒,但她不忍推醒百里超,只在上面侧耳静听。

树下人声去远,少女这才拿出那把小剑仔细观看,只见剑呈异彩,蕴藏七色光芒,剑长不及两尺,宽仅二指,奇在是圆口无锋,剑尖更不锐利!柄与剑身色泽相同,上有两个豆大的古文字:“补天”!旁有一行更小的字,目力不强的人根本看不出题为“后世子弟茅盈谨识”八字。

少女忽有所悟,急将百里超推醒,先将印一指等来寻之事相告,接着还剑过去喜叫道:“这是上古仙兵啊!”百里超不接,推给她道:“我送给你了。”少女道:“我是叫你看啊!”百里超道:“你说给我听就是啦。”少女道:“此剑原来可能不知道何名,后来在茅山得道成仙的茅盈认出,并刻了两个字,名叫‘补天’剑,可惜没有剑鞘?”百里超道:“有,在湖边水中,我将它丢在那里了。”少女喜道:“你快拿来,剑无鞘怎好带着走。”百里超忽在身边拿出一本小书道:“这书和剑在一起,我没有看,大概有用,你也收下,我去取鞘来。”他说完即向树下跳去,精神似已复原。

少女忽见书面亦有“补天”两字,不禁大喜暗道:“这是神剑的秘笈吗?”书非纸制,竟是一种极柔极薄如蝉翼一般的东西订成,里面一共只有十页,她慢慢翻,详细的看,在她的目光里,竟现出一种喜极慾泪的情形,显然内藏无上奥秘。

只听她喃喃自语道:“女娲剑法,女娲神功,啊,我的超,你送给我这无上礼物啊!”恰逢百里超在树上急叫道:“红,我们快走,庄主等又要来了。”少女闻声一震,急忙跃到地上,问道:“那鞘呢?”百里超伸手递过道:“这不是吗?”少女急忙将剑归鞘,顺势挂在腰上,收藏了秘笈,火速随着百里超向南走。

出了后谷,翻上一座高岭,她回头不见有人发现,于是轻声向百里超道:“这件事情可不能向任何人说啊。”百里超点点头,问道:“上茅山主峰吗?”少女道:“等我整理一下头发再走。”百里超忽然道:“你的剑!”少女道:“剑怎么样?”百里超道:“挂在外面恐怕不妥吧?”少女忽然喜道:“你能想到这个问题啦!”她察觉百里超忽然有了心机,不禁喜极了,这证明他实在不笨啊。

百里超也觉自己聪明了,傻笑道:“你来时未带剑,回去一定有人会疑心?”少女高兴极了,忙将小剑挂于衣里,这才跟着百里超向主峰奔去。

刚上山,忽见侧面走出了印一指,少女迎上叫道:“二师哥,只有一个人?”“师妹昨夜在那里?”少女想起和百里超那种甜蜜的经过,不禁面上一红,答话也不自然了,接道:“我跑过根多地方,一直还没休息呢。”印一指忽见少女身上到处都是泥尘,同时还有碎草屑粘在背上,心中立即起了难言的忿怒,狠毒的看了百里超一眼,但却不形诸于面上!点头道:“现在我们要回庄了。”少女心中有病,不敢向他正视,因之没有发觉印一指起了醋意,于是招呼百里超,叫道:“阿超,那我们不要上峰了。”百里超素来不敢面对印一指,因为他想到自己是下人,闻是如逢大赦,立即引路下山印一指眼看他们又双双的去了,面上恨意更浓,目中射出了重重杀机,这小子可能已对少女私恋上了。

回庄不似来时兴高采烈,似都各怀心事。

印一指独自一人走在最后,他在马上低着头,似在策划什么毒计要害百里超啦。

回到庄已过中午,印一指没有要饭吃,他一直向庄主的书房里走去。

书房只有庄主一人在沉思,这老儿似也有了什么心事。

印一指直奔进门,叫声道:“师兄!”庄主见他面色不对,问道:“贤弟,什么事?”印一指哼声道:“我们出家丑了!”庄主大惊道:“家丑?”印一指立将所见说出道:“年师妹居然与百里超那小子搞名堂,这件事一日宣泄出去,连‘赤煞五神’都丢脸,师兄的责任可大了。”庄主大急道:“愚兄昨天还对你说,想请五师叔将师妹许给你,怎的一夜之间出了这大的事情。”印一指道:“我倒不在乎,只看师兄如何摆脱关系了。”庄主急得团团转,一掌打在桌上道:“师妹豆蔻初年,啥事不懂,这一定是那傻小子搞出来的名堂。”印一指道:“我想乘早将那小子毁掉,不知师兄意下如何?”“师弟,我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告诉你,唉!能毁的话早就毁过他了!这样罢,事已至此,我不能专替自己打算了,你等我晚上的消息罢,现在我要去见二位师叔。”印一指闻言如坠五里雾中,但见他说得很郑重,也就不再追问,于是告退离去。

庄主见他走了,立即就向客厅走去,显然是去会晤另外两个老人。

大概在客厅出了什么重大的事,忽见一个黑影偷偷的奔向后园,讵料他竟是鲍叔德,只见他慌慌张张的奔进小屋。

这时小屋里只有百里超在换衣,他看鲍叔德走进去,问道:“阿德!服侍完了?”鲍叔德一把将他拉住,气喘吁呼地急催道:“祸事来了,我们快逃!”百里超大惊道:“谁的祸?”鲍叔德道:“你的祸,庄主请动两个老魔头,天黑就要杀你,被我偷听到了,快,快,快,再迟就来不及了。”百里超道:“年小姐知不知道?”鲍叔德摇头道:“她怎么会知道,原因之一,还是因你和年小姐呢!”百里超疑为是得剑之事发作了,焦急道:“我还要告诉年小姐才能走。”鲍叔德大骂道:“你想死不成,还不赶快收拾。”鲍叔德见他仍旧犹豫不决,忽然灵机一动,轻声道:“阿超,你如喜欢年小姐,那你就不要连累她。”这句话真有效,百里超连连点头,在床上收拾好一只小包袱,他连鲍叔德的衣服也带上,立即随他翻上后崖狂奔。

后崖是山连山,山接山,他们急不择路,专找秘密之处拼命逃。

奔出二十几里时,突闻后面发出一声阴笑道:“小子,你还想逃吗?”鲍叔德回头一看,立即吓得全身发抖,大声催着百里超道:“快,庄主来了!”百里超那会相信庄主能在崎岖的山中追来,反而回身立住。

庄主就在数十丈外,那种快速如飞的身法,霎时将百里超震住啦,一个恶感袭上他的心头,他此时才认清这买他回来了之人,竟是虚伪的家伙。

鲍叔德知已无法脱身,急在百里超耳边道:“他不是个好人,你给他一掌!”百里超一生从没有打过人,这叫他如何敢动,意还未转,庄主已到了五丈之外。

鲍叔德自知不是庄主对手,但他护卫百里超的友情永远不变,火速一闪,挡在百里超身前,拱手道:“庄主,你不能加害一个毫无武功的老实人。”他怕老贼另有什么能置百里超于死地的功夫,因此暗运功力,决心一拚。

庄主忽然露出他本来面目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 天雷神斧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