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22章 惊天动地

作者:秋梦痕

北风怒嚎,鹅毛大雪满天飞舞,南疆一带冰封三尺!整个大地,已变成银样世界。

镇南关内雄兵麝集,战将如云,城头旗帜飘扬,气势森严,煞气弥天。

主帅的宝蠢之上,大书“御驾亲征”四字!显示出大明皇帝已到达镇南关内了。

时当岁末,虽在腊鼓频催之下,但战地毫无半点新年气象,然而镇南关里的市面却又呈现出异常的热闹,也许是当地文武官员因为皇帝到了之故,逼着逃而复回的市民硬行营业,装装样子!”

一家名为“南安楼”的大酒楼中,简直是座无虚座,食客满堂!

在楼上的东角里,早有两个少女在闷闷的坐着,她们面前虽摆满了饮食!可是却从未动过筷子。

这时候有一个中年矮子急急自楼下走上,又匆匆地走到两个少女的对面坐下,只见他紧张的对两女道:“消息不好!”

他左面少女忙问道:“阿德回来了?”

矮子道:“不,就是因阿德尚未回来,皇上更加急燥了!”

右面少女道:“怎么样?”

矮子道:“再过十天如无消息,皇上要血洗安南!”

两个少女闻言大惊,同声道:“过了年就出兵!”

矮子叹道:“王子和公主下落不明,至今已十八天了,皇上要血洗安南报仇。”

原来那两个少女一个是徐郡主,一个是常郡主,后来的矮子即为九泉居士。

两个郡主又同声问道:“年姑娘和殷姑娘一早出关,也没有回来吗?”

九泉居士道:“听说她们又到望天谷去了,因为听春宫妃子说王子和公主确是到过望天谷。”

常郡主道:“望天谷已被我们扫空,连楼宇岩洞都全部摧毁,她们还去干什么?”

九泉居士道:“我们摧毁的只是敌人巢穴,但却并未发现一个敌人,两位姑娘唯恐敌人另有机关藏身。”

徐郡主叹声道:“我们在干着急!”

九泉居士道:“我们在镇边城一路大军早已深入敌境,但那儿缺乏江湖武林,皇上才赐请浩气四圣带着两位公子去了。”

徐郡主道:“巴山和包罗还没回来?”

九泉居士道:“回是回来了,但因今天关内民众回来太多,而且情形有点异样,郎琊山人提防有大批敌人混了进来,特地派二人在暗中探查去了。”

常郡主道:“那我们也应去探查,呆在这里作什么?”

九泉居士道:“你们两人要留在皇上身旁,外面的事情不要管。”

徐郡主道:“外面人手不多,恐怕应付不下?”

九泉居士道:“海内十生和山王十子都赶到了,还有各派其他高手也来了不少,大概还照顾得下来。”

一个人吃完了饭,正待下楼去,岂知就在这时楼下走上一个驼背老人,大家一见,急忙起身相迎。

来的就是朗琊山人,此老一到,立即向三人道:“你们快跟老朽出关,迟恐追不上了!”

九泉居士惊问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郎琊山人道:“关内查出一群姦细,他们本来要在晚上展开暗袭,就连行刺皇上都在他们的计划之内,谁料又突生变化,竟在不前悄悄的退出关外,现在陆续沿一条河岸西去,我们现分成两批,一批留在关里护驾,一批外出暗盯,看看他们搞什么鬼。”

三人同时应声跟随,一齐向关门奔去。

大雪纷纷,傍晚尤甚,三人冒雪出关,于十里外追到一条河边,这时河已结冰,前途渐可见几个淡淡的模糊人影。

雪下得太大,四人顺着河缘的雪林迫近,保持二十丈的距离紧盯不放。

及至半夜,前途现出一座大镇,郎琊山人忽然摆手立住道:“他们进镇了!”

九泉居士道:“为何不追?”

郎琊山人道:“我们不懂安南话,进镇必露破绽!”

九泉居士道:“此镇我在昨天来过,镇上的居民十有八九逃光了,留下少数老弱妇孺还怕盘问吗?”

郎琊山人道:“那我们绕到镇后,这批人可能会在此歇息。”

九泉居士道:“也许他们要到天明才动身?”

徐郡主道:“镇上既然无人,当然也没有开店的,可能他们连停都不停就穿镇过去了。”

郎琊山人笑道:“我们绕到镇后就会明了,镇后地形较高!”

四人提起轻功,一口气绕到镇后一处小山上,忽见西边路上竟也有三个黑影直向小山上奔来。

九泉居士噫声道:“那是三个女子!”

徐郡主惊异道:“她们轻功好俊!”

数语之间,黑影已到,常郡主大喜道:“是花妈和红妹,婷妹三人!”

她说着就同徐郡主迎去。

郎琊山人也和九泉居士跟着迎上,只见年年红一见就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追着一批安南武林人?”

九泉居士抢着道:“是的,他们在这镇里!”

春宫妃子笑道:“那就有好戏可看了!”

郎琊山人忙问道:“什么好戏?”

春宫妃子道:“安南贼军大败之后,他们内部竟分成两派,他们互相指责对方作战不力,尤其是他们的武林人分得更清楚,现在内烘的非常激烈,甚至见面就拚,你们盯着的是南派,他们都是赶去增援的!”

九泉居士道:“向什么地方增援?”

殷婷接口道:“在正西一座山谷中,那是南派武林的集会所在,目前已被北派围住了!”

郎琊山人啊声道:“难怪他们由镇南关纷纷赶来了!”

常郡主急向年年红道:“红妹,你和婷妹不是去探望天谷了吗?”

年年红叹道:“谷中实在无迹可查了,阿超与公主的生迹确是可查!”

郎琊山人道:“你们定知望天谷的敌人是属那一派吧?”

春宫妃子道:“是南派,他们之所以放弃望天谷,原因就是集中力量去关北派!”

常郡主忽然道:“那批人出镇了,我们怎么办?”

郎琊山人道:“我们追去在暗中旁观,看看结果也好,总之对我们有利!”

大家同意,立即在后面盯着,九泉居士笑道:“不知他们那

面力量较为雄厚?”

春宫妃子道:“南派是由第一异教和和第二异教联手,势力本来大过第三异教数倍,可是第三异教现有神秘教在暗中支持,这一来北派的势力竟远超过南派了。”

大约在天明前半个时辰,他们追到一座满罩厚雪的森林,忽听前面倏然发出喊杀之声!

殷婷道:“他们一到就突围进攻了。”

九泉居士陡地立住道:“红马!”

年年红听他叫出两字又无下文,忙问道:“什么红马?”

九泉居士急忙道:“一个少女骑着一匹红马,后面竟有三个奇速无伦的人物在追她!”

殷婷惊叫道:“那是娜娜和红牡丹!”

九泉居士道:“那就快,他们刚闪过林缘,现正向西去了。”

年年红大惊,叫道:“我们快去!”

抢先纵起,风一般扑出!她也不后人!

郎琊山人急忙挥道:“这边不要看了,救自己人要紧!”

依着九泉居士所指的去向,拼命追到天亮,可是前面仍未见半个人影,然而却发现一件怪事。

那是在一道横跨小河的石桥上竟排立着六个雪人,而且在雪人腹上居然插着五把长刀,刀深入腹,外面仅仅露出不到半尺的刀柄。

郎琊山人忽然一摆手,同时唤住前面的年年红道:“年姑娘快停!”

年年红已到桥头,闻声立住道:“什么事?”

郎琊山人郑重道:“你难道你没有看到雪人?”

年年红道:“看到了,那还不是孩子们的顽皮杰作吗?”

郎琊山人道:“附近根本没有居民,那来的孩子,同时你总该看到雪人身上的刀吧?”

九泉居士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郎琊山人道:“那不是真雪人,而是尸体上结了冰,又被雪落满了!”

大家闻言,同感惊讶不已,年年红道:“那为什么仍能站着呢?”

殷婷似有所悟,接口道:“大概是宇宙太子的杰作?”

郎琊山人道:“宇宙太子杀人不见血,他甚至不用刀!这是另外一个更加厉害的人物所为,他先点了人家的穴道,然后再拿对方自己的兵器刺进腹中!”

徐郡主骇然道:“点死再杀,世上竟有这样残忍之人?”

郎琊山人道:“四百年前,江湖上出了一个残心帮,实际上他们每代只有五位传人,除此五个传人之外并没有其他帮徒,老大就是帮主,他们既好财,又好色,更忌妒别的武林人,桥上雪人就是他们的标帜。”

九泉居士道:“我们为何不能通过这座桥?”

郎琊山人道:“五个死尸排立桥上,那是不许别人通过的意思,我们若要强行通过,那就会被他们认作为强仇大敌!”

九泉居士道:“我们难道怕他们不成?”

郎琊山人道:“他们的武功人人卓绝,老朽认为不必惹上这批对手!”

九泉居士大笑道:“我们岂是示弱避道的人,同时非查查桥上被杀之人的身份不可,假使是与我们有关系的,那不但不能避,而且还要找他们算帐!”

春宫妃子笑道:“看那把刀柄,就知是安南武林人的尸体,不过死了已经半天了,已超过残心帮禁止通行的时间限制了!”

郎琊山人哈哈笑道:“老朽倒忘了咱们这还有一个对残心帮最清楚的人物,这样说,此时通过已没有麻烦啦!”

春宫妃子道:“现在我们倒要研究这五个安南武林人被杀的原因了!”

徐郡主道:“也许双方因误会所致!”

春宫妃子道:“残心帮没有什么误会不误会,我看五人必定身怀重金之故!”

年年红道:“我们那有心情想这些,娜娜不知走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
殷婷道:“我看追不及了。”

年年红道:“再追到中午看看。”

大家迳行过桥,又朝前途猛赶,恰到一座山下时,突见一处林后陆续闪出五个青年人物。

春宫妃子首先叫道:“残心帮人出现了!”

九泉居士哈哈笑道:“这些可能是他们最末一代了!”

郎琊山人急急道:“与他们没有理讲的,大家只有准备动手了!”

五个青年都是一色黄绸袄裤!一致身背长剑,所不同的是一个臂上绣半片残心!那显然是为首的老大了!他们一见这边行近,那绣有残心的,陡然大喝道:“喂!你们要过去吗?留下三个年青的女子来,其余的快滚!”

九泉居士抢出冷笑道:“你们要挡路吗?可以,留下五颗狗头来!”

那绣有残心的大怒!将手一挥,大叫道“老五,杀死他!”

其中一个青年闻言拔剑,猛地朝九泉居士扑上!

年年红不待九泉居士出手,娇叱一声,短剑如风冲进。

那青年眼看银光射到,竟知来头不对,长剑斜挥,侧身相迎。

两剑相接,各施全力,霎时交织抢攻,激烈无比,年年红觉出对方确是剑法深奥之至,功力厚极,于是急展补天剑,小心抢攻。

九泉居士和郎琊山人都没有看到过年年红的功力与剑法,刚开始都替她提心吊胆,这一会工夫,二人发觉她的剑法竟有非凡之势,甚至连功力亦自愧不如,两人不约而同,齐声叹道:“想不到她的剑术竟已进入化境了!”

春宫妃子亦慨然道:“敌人被她全部罩住了,姑娘心地太软,否则早下杀手了。”

殷婷笑道:“红妹那是故意不下手,她在拿敌人练剑!”

春宫妃子噫声道:“她的补天剑法难道还有更玄妙之处未练到?”

殷婷点头道:“几天前我把七仙剑法的最后三式告诉她,她说她已得到一把补天剑法的钥匙了,她有了这把钥匙就可以将补天剑法练到无止境界!”

徐郡主道:“对方已看出形势不利了!”

郎琊山人急急道:“谁去接住第二个?”

春宫妃子道:“我去!”

对方确又派出一个,春宫妃子急急走出,叱声道:“这里不许两打一,小子,老娘还能收拾你!”

来人并不开口,提剑就向春宫妃子点出。

春宫妃子长剑一起,突从剑尖上冒出一团绿焰,冷冷笑道:“小子,你太傲视武林了,竟连老娘的来历都不打听打听,现在你已被我的天魔绿烟侵入啦!”

为首那青年突然大喝道:“你是春宫妃子!”

此言一出,他已猛扑而出!

九泉居士扬剑截住,哈哈笑道:“慢点来,不要慌,还有我哩!”

为首青年大怒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九泉居士大笑道:“你想知道我的姓名还早,等你到了九泉之下就明白了。”

为首青年吼声道:“原来你们是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 惊天动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