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23章 血盆

作者:秋梦痕

年年红忽见上房门口立着一个尚未脱掉披风的少年,她不等伙计接话,猛地扑去,也不怕羞了,伸手就将少年抱住,促声道:“超!”

上房门口立的真是百里超,只见他也是异常激动的抱住年年红,久别重逢,加上另有几件事情充塞心内,他同样急促的说道:“红儿!你知道令尊的事吗?”

年年红被一股惊喜压住了心头伤感,居然心平气和的应道:“我全知道了,不过我几乎被尤色雅的离间鬼计给害了,同时也几乎错怪了你!家父是被尤色雅杀害的。”

百里超大惊道:“不是自杀?”

春宫妃子也过来了,接口道:“快进房去说,外面不便!”

到了房里,年年红看床上躺着个女子,这时全被蒙着,急问道:“这是公主?”

百里超还没开口,门外陆续进来九泉居士等,他一眼看到鲍叔德,又激动的上前抱住道:“大哥!”

鲍叔德喜极慾泪,尽量镇静道:“老二,快坐下,离情慢慢说,先讲公主怎样了?”

百里超过大家落坐后叹声道:“她被东方教主打下万丈深沟,等我将敌人全部消灭之后去找时,她仅仅只有一点浮气了!”

略微一顿,深深的吁了口气,接道:“我不惜一切手段,总算将她救活了!否则我这一生是愧见皇上了!”

年年红忙问道:“现在怎样了?”

百里超道:“我在那深沟呆了十余天,现在总算快复原了,但我怕出意外,每到中午点她一次穴道,叫她好好睡次午觉!”

大家闻言,莫不大放宽心,于是各叙别后之情,最末,鲍叔德想起九泉居士与百里超尚属初次见面,不禁吓叫一声,重新介绍。

百里超一听义兄就是这位小老儿救出之际,竟是深深一揖到地,激动道:“居士,我永远感激你!”

九泉居士哈哈笑道:“老弟,自己人了,不要见外,否则你的名气真把我吓坏了!”

百里超正待问候未见面的各人近况,忽又停住道:“你们进来时恐怕惊动新朋友了!”

九泉居士闻言一怔,将眼望着春宫妃子!

春宫妃子点头道:“主人察觉什么?”

百里超道:“一个老者进来了!”

春宫妃子轻轻声道:“那一定是老挝国的象牙老人宇内奴!”

接着,春宫妃子就将外面到一些什么人都说给百里超听,又道:“现在我们还不明白他们进中原有何举动!”

百里超道:“我探知由异域入境的足有十几批人物,这一批大概是其中之一了!其一部份是神秘教总教主带来的,他要找我再决一死战,一部分是残心帮请来的,关于花妈和红儿那一场,残心帮当然不会放手,还有就是安南武林由各处求来的人物,他们现在想从江湖上下手,捣乱我们的内地,不过另有一部分前来的目的不明,我想有一点是可猜测的,那就假印证武功为名,实际上采观望态度,却也难免有浑水摸鱼的心理!”

鲍叔德道:“这到使我们不便放手干了!”

百里超道:“不妨事,我们只要一部分采主动,一部分采被动就可!”

说着忽对盖世雄道:“大师兄,我忘了,师伯等目前回到皇上身边去,你和二师兄、三师兄马上到南宁府去,师伯等有要事派你们去作!”

盖世雄道:“为何到南宁?”

百里超道:“皇上已知我回来,征安南的大军现已派有元帅全权处理,皇上正准备回朝,现在南宁休息。”

九泉居士道:“安南王大概快投降了吧?”

百里超道:“那是迟早问题,不过目前仍在负隅顽抗。”

盖世雄恐怕误时,随即向大家告别,准备动身,但又被百里超叫住道:“你们此去要先经过镇边城,我打听到巴山、包罗、殷妹、娜娜正在那儿,你们有他五人作伴我才放心,叫他们伴送到南宁府,再叫他们到内地去找我。”

年年红听说巴山等有着落,高兴道:“他们竟在镇边!”

百里超道:“海内十生已有四个负伤,他们已在镇边住了三天了!”

盖世雄立即带着晁九天、马铁力告别,百里超送到店外而回。

大家为防暴露行迹,因此只让他一个人去送,春宫妃子见他回房就问道:“主人看到那批人吗?”

百里超道:“早走了!”

午后,公主醒来了,大家见她坐起,于是都围到她面前问好!

公主一见大家,真是喜出望外,急忙下地,啊声道:“我在作梦罢!”

年年红笑道:“这段时间,大家都如作梦一般!”

百里超让她和大家闲谈,单独招手春宫妃子道:“花妈,我们到一个地方去去就回来。”

鲍叔德道:“老二去那里?”

百里超笑道:“镇外不远!”

说着,他就领先出房,春宫妃子只好跟着走。

到街上,春宫妃子疑问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百里超道:“离镇一里有座古庙,我送师兄们时发现两个人在谈话,意思是要到那儿,我想必有疑问。”

春宫妃子道:“你怀疑什么?”

百里超道:“我看出那两人是异域武林,他们想装中原人!

说的一口川语却不流利!我想他们到庙里必有什么聚会。”

春宫妃子啊声道:“南疆外的人,常把川语当作中原官话!”

二人出镇后,未几就看到离大道不远处确有一座大庙,这时正有不少香客前往烧香,春宫妃子轻笑道:“看情形,我们可以大摇大摆去查了。”

二人到了庙前,只见庙里的香客非常拥挤,春宫妃子走在百里超前面,两眼尽在善男信女中溜个不停。

及至后殿,她仍未发现一个可疑之人,不禁回头向百里超道:“难道我们来迟了。”

百里超噘噘嘴,竟是告诉她走庙后。

春宫妃子会意,立即走向东厢房转到后面。

庙后有块大菜圃,但这时都被雪盖住了,她立住轻声道:“菜园没有动静啊!”

百里超指着后面围墙道:“墙外是山,左侧有座谷,那地方很可疑。”

春宫妃子正待举步,但忽又被百里超阻住道:“快避,有人来了!”

春宫妃子立向身侧一排小林中闪去,百里超也随着跟入。

自竹林隙中看出,真的从殿内走出两个人,但春宫妃子却认得,暗对百里超道:“这两人是雷州双豹!”

百里超看出两人都是五十多岁,只见他们直过菜圃,迳越围墙而去,问道:“是黑道人物吗?”

春宫妃子道:“不!大豹吴猛是有名的硬汉,二豹吴强智勇双全,他们在南海作了不少轰轰烈烈的大事情,一般百姓们都很敬重。”

百里超道:“那他们到这里来必有要事,我们跟去看看。”

春宫妃子笑道:“他们好像还在那面墙下未动!让我先去看看,你就暂到庙中玩一会。”

百里超点头道:“如果去那谷里,你就喊我一同去。”

说完仍转回庙内,重新看看有无可疑之人。

午后不久,烧香的竟愈来愈多,有些敬菩萨的要等上半天才有地方跪拜,百里超两手空空,挤在中间不好意思,于是尽向空隙处游览。

不知不觉,他竟走进了方丈室外面,伸头往里一看,暗笑道:“这住持好自在,外面扰扰闹闹,他这里竟清清静静……”

想还未完,忽见方丈室一开,竟从里面走出一个大汉来,百里超一见,立想避开,然而那大汉已到身前!

“喂,朋友,你是烧香的?”

大汉见面就问,居然专为他而来。

百里超拱手道:“不,我是游览来的!”

大汉点头道:“我看你是个读书的,朋友,何妨进里面坐,立在这门口不方便,其他游客到多了,住持无法接待。”

百里超连忙道:“谢谢,只怕打搅大和尚。”

那大汉让他进门就把门关了,笑道:“你这人不俗,大师该不会见怪,不过你少说话就是!”

百里超看出这大汉竟是一流武林高手,不过似乎并无恶意,因之故装一派斯文,任凭他领着走。

方丈室的范围通常不大,然而这座庙却特别不同,里面不惟有花圃,而且有天井,房间更多得很,形成一座小院子,竟与门外一眼看到的完全两样。

大汉将他带进一间房中,里面居然如出家人的书房,只见他笑道:“朋友,你先在这里坐一会,我去请示方丈大师再来领你会面。”

百里超笑着道:“足下客气了,仅管自便!”

大汉走出后就转进条小走廊,在走廊的尽头处却有个朱漆的双扇厚门,他在紧闭的门上连打六下,看情形竟是一种喊门的暗号!

门开一缝,里面现出半边脸,居然又是个壮年汉子,只听他问道:“这样快!请到一位了?”

大汉得意道:“恰在门口请来一个,人虽年青,看表面真还是个吃墨水的!”

说着他就挤进去,门后岂料是个石级,走下石级,又有一座秘门,这时门口立着两个大汉,显然是把守那道门的。

大汉与两人照过面,立即就向里面走去,进门后,满目竟是巨形蜡烛,红红的,亮如白画!竟是一间不小的秘室!

大汉走进去,秘室里虽然静静的。但却坐满了老少不等的人物,而且是僧道尼俗都有。

不问可知,里面的人似在开会,由各个人物的目光判断,那尽是武林中成名的高手。在正面一个座位上,这时立起一个老和尚.只见他沉声向大汉道:“香客中有读书人吗?”

大汉对老和尚十分恭敬,低头道:“带到了!”

老和尚道:“几个?”

大汉道:“一个少年人!”

忽自另一面立起一个老者道:“一个怎么靠得住?你问过他的来历了?”

大汉闻言一愕,含糊答道:“查过了,他是真正的书呆子。”

老和尚道:“把他请进来,当心,不要吓了他!”

大汉应声去后,忽有第三人起身道:“大和尚,年青的读书人恐怕不识这种古文字,你的手下太马虎了!”

那和尚哈哈里道:“贫僧说这三尊金佛都是假的,各位又不相信非要找个书生来辩不可,其实文字只是年代记载,却与菩提剑诀无关,真正有关的是金佛本身,本身是真则真,是假则假!

倘若这三尊之中有一尊是真,试问诸位,贫僧岂能仍在此庙作主持,早回须弥木佛洞去了,因为家师有命,如不找到真正的金佛,永远不许回木佛洞,今天诸位不惜一斗来逼迫贫僧交出金佛,现在交出了各位又说还有第四尊,不过贫僧不愿与诸位闹意气,否则早决心一斗了。”

在一支巨烛前突然立起一个老人道:“大师傅,你在当年赴天竺时,为了金佛大杀同道,相信得手的不止这三尊吧?”

老和尚向他看了一眼,沉声道:“施主认为这种金佛到底有几尊呢?”

那老人道:“传言这种金佛只有一尊真的。”

老和尚道:“可惜贫僧得的是三尊假的,当年夺金佛的武林人物数千,就是今天来此者亦有多人在场,贫僧说句不中听的话,那尊真的也许就落在诸位手中!”

一场舌战,倒把那大汉带进的百里超听傻了,他已早被带到,而且把舌战看得清楚,听得明白,他想不到这地方竟聚集着这么多的特殊人物,甚至还争论他从不知道的问题,这怎不叫他愕住呢。

大汉乘着一点空隙,立即大声道:“书生请到!”

在场的闻声注目,似想先看看百里超有无可疑之处。

百里超的武功已入神化之境,他这时隐藏得毫无破绽,外表怎么看也只能认定他是个文弱书生。

老和尚一见大家都见疑,立向百里超合十道:“少施主,你觉得这室中有点古怪吗?”

百里超斯文的长揖道:“学生猜得出,诸位是在开会吧?”

老和尚哈哈笑道:“正是,正是,不过在场的都是不学无术之人,今天有劳少施主替我们辩识几个文字儿。”

百里超连声道:“请问是什么文字呢?”

老和尚道:“先请少施主过来坐下,因为这些文字是刻在三尊小佛像上,同时字迹甚小,匆匆忙忙是看不出的,施主先休息一会再看罢。”

百里超大摇大摆的走近和尚身边坐下,他这时已注意到桌上所放的三尊小金佛,甚至于连金拂身子上的字迹也看清了,暗暗忖道:“这是天竺文,我可一点不通!”

恰在他坐下这际,忽听门外有人大声道:“又有客人到了!”

老和尚闻言一怔,急问道:“是那路武林?”

门外接口道:“雷州双豹,春宫妃子!”

在场的一听来了春宫妃子,霎时惊动了不少人,但有几个老者仍旧面色不变,仅仅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 血盆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