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24章 赌一口气

作者:秋梦痕

百里超闻言,走到桌前一看,只见一张纸条上写着:“阿超,郑巡按青衣出巡,现在城外,为防出事,我们先去了,”他一想向九泉居士道:“这是公主的留字,天也亮了,我们就在店中等候罢,他们必先来店中!”

四人就在房中打一会坐,但不敢入定,及至店家送来茶水,他们才出去吃点心。

早餐后,店外来了一批人,那是春宫妃子、公主、年年红和鲍叔德。

除了他们之外,跟着而来的有一个青衣老人,在老人后面却随着几个大汉,同时牵着几匹马。

年年红首先抢进上房,一眼见到百里超等,急忙道:“郑老官到了!”

九泉居士向广、展二人笑道:“我们避开罢,这种老古董不见也罢,见了非常麻烦!”

展、广同意,连年年红也跟着离开了。

百里超一个人在房里等着,未几仅有公主陪着老人进来。

公主在前,老人在后,一进房,公主就向老人介绍道:“郑老,这就是王子!”

老人连忙拱手道:“王子,请恕伯雅未便大礼参见!”

百里超急忙回礼道:“老大人请坐,晚生不敢当!”

公主笑道:“你们都不要客气,出门在外,最好大家免去这些俗套,阿超,本府的事情,我已向郑老说过,你就免得麻烦了!”

百里超道:“那太好了,你们昨夜查出什么?”

公主道:“知府确是你说的那种人,刁师爷已被花妈杀了!”

百里超道:“于氏母女呢?”

公主道:“我给了他们三百两银子,送她们回家去了。”

百里超笑道:“郑大人今天就这样进府?”

郑巡按道:“伯雅的仪仗今天会到,到时即可放告视事!”

百里超点点头道:“边地不靖,郑大人今后还是要谨慎些,个人牺牲事小,朝庭损失却大,晚生为防有意外,决请两位大侠留下协助大人。”

郑巡按再拱手道:“王子厚遇,伯雅感激之至!”

公主问道:“你留谁?”

百里超道:“展大哥和广大哥,他们都是文武全才!”

公主道:“你打算马上动身了?”

百里超道:“昨夜你们走了不久,接着就有两个强敌到来,恰好我们这面也没回来,这事必有原因,我得马上追查。”

公主道:“那就要通知大家不要出去。”

百里超点点头,起身道:“你陪郑老在此,我到外面安排一下!”

公主摇手道:“郑老随员已将后院租下了,你在这里和大家商量,我陪郑老回后院去。”

百里超道:“也好,不过我不再进去向郑大人告别了。”

郑巡按连声道:“王子事忙,一切请便!”

公主和郑巡按出去后,百里超召集大家进房,先向广、展二人道:“二位大哥,我想请二位在此帮助巡按,他是朝庭重臣,不安全是不行的,同时恐怕案子不少!”

展云鹤笑接道:“这是贤弟给我们休息的机会?”

广文南大笑道:“他叫我们身兼数职……捕快、师爷、卫士,还想休息。”

春宫妃子笑道:“旁的不说,吃是比外面好,不要翻山越岭,不要吃没有盐的烤肉!”

九泉居士笑道:“这样说,这还是优缺嘛!”

公主出来了,进房问道:“商量好了没有?”

百里超道:“没有什么商量的,我们准备走!”

公主道:“那就请展大哥和广大哥进去呀,他们还没跟郑老头见过面呢。”

展云鹤和广文南闻言起身,向大家道:“你们向什么地方去?”

百里超道:“先赴勾漏山,你们办完此地事后,不必来勾漏山,宜先奔九连山。”

广文南道:“敌人有沿海北上之势,原来你也看出了!好,你们走罢。”

鲍叔德先出去结算店钱,于是大家一同出门。

离开广南府还不到午初,这算是提前动身了,及至城外,发现路上竟是泥泞不堪落足,原因是阳光高照,冰雪交溶,车马所及,路面全糟。

公主叹声道:“早知这样,我们应把郑老头那几匹马骑来。”

百里超道:“我们并非专走阳关大道,骑来终必遗弃,现在大家运点轻功就行了。”

路上的行人可不少,前前后后络绎不断,大半都是从广南城出来的商旅。

百里超感到行程太慢,加上路又不好走,回头向大家道:“那个最熟悉这条路的何不领先奔小路。”

春宫妃子笑道:“这还要问吗!你今晚落不落店?”

百里超道:“遇城就住店,否则连夜走,原则上不绕道。”

春宫妃子道:“走捷径当然不绕道,那就加点劲,今晚落百色城!”

说完向年年红和公主道:“走,我们打前站!”

九泉居士向左荒野闪出,去势如风,笑向鲍叔德道:“大概跟不近,我们勿落后。”

就这么二句话的功夫,就差了半里余,前面三个女的已进入山区。

岂知泥泞大路并非是百里超这批人不愿走,春宫妃子等竟然发现另外一批同“行”了,那也是三个女子,但相隔却有百余丈,巧在是同一个方向!

双方走在山区,当然是时隐时现,但那边也发现了这边,可是都装着不注意。

公主轻声道:“她们也非等闲人!”

年年红笑道:“你只注意三个女的,再看看右后面那排横岭上!”

公主回头一看,噫声道:“九个男人!”

春宫妃子道:“这批人早见过,但多了三个男的!”

公主道:“在那里见过?”

年年红道:“在阿超抱你来到我们住的那个店中见过!”

公主啊声道:“你们查出他们来历没有?”

春宫妃子道:“九个男人中有一老者是老挝国第一高手,号‘象牙老人’,名宇内奴,侧面三个女中有个名叫经天子,后来知道她是‘逻罗金母’的徒弟!”

年年红噫声道:“听说你和阿超在一古庙秘室中见过逻罗金母!”

春宫妃子道:“也是在那里始有血盆出现的事。”

年年红忽然道:“她们加快了,莫非要和我们暗地比轻功!”

公主道:“难道我们还怕她们,走!”

春宫妃子见她突然嗤的冲出,轻笑道:“比一比好玩也可以,免得她们说我中原无人!”

三个人这一好胜,后面的三个男子却莫明其妙,也只好加劲追。

估计要到天黑才能到百色城,然而这一拚上劲,居然未到黄昏就进了城,好在又下大雪,双方都不知谁先进城门!

春宫妃子到了城里面,立叫二女立在街上等!可是只有前后脚的时间,百里超等也到了,不过他急急向春宫妃子道:“快找北门宏源老店!”

公主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九泉居士道:“后面那批人也是落该店,听说店里另外一批人物有问题。”

春宫妃子道:“那你们得快点易容!”

春宫妃子仍带年年红和公主走在前面,大家插在人群中确是不露形迹。

宏源老店古式店面,规模甚大,客人不少,店分三进,中间是上房,成四方形,中有大天井,后面是院子,再后面还有花园精舍。

春宫妃子恐怕是这家老店的老顾客,她一进店,直向伙计问道:“精舍还有嘛?”

伙计当然不识这位客人,见问连声道:“有,铁梅院!”

他见这位客人进门问精舍,虽不相识,但知是老顾客。因此直说精舍之名。

春宫妃子一面说话,一面留心店中混杂的人物,可是虽见有不少是江湖武林,但无一个是想像中人,于是她就带着年年红和公主迳奔后园。

百里超等也到了,他们分开来了向伙计打交道,也照着春宫妃子一般,冒充老顾客!

铁梅院范围不大,伙计不再答应租第二批人!这会另提一处道:“客官,现只剩下茉莉轩了,三位要不要?”

春宫妃子还没走远,回头向伙计道:“他们是我同伴,伙计,都住铁梅院罢!”

伙计答应一声,立即去取钥匙,于是领着他们向后面行去。

经过路线未走上房,曲曲折折的另有通道直奔后园!九泉居士轻笑道:“这老店原先一定是家大财主的府第,否则不会是这种建筑?”

伙计听到回头道:“老客猜对了,这是故元将军府,后来充公,我家老板花了九百万两银子买的,价钱可不便宜。”

鲍叔德忽见眼前都是梅花,不禁噫声道:“怎么这时梅花尚未谢?”

春宫妃子回头笑道:“地近南海,气候不同,腊梅早开迟谢,我们来得及时。”

铁梅院恰当一座大花园的中央,是一座四合院子,周围都是梅林,枝头雪未溶,梅花正怒放。

伙计开门后立在一旁让客,恭声道:“诸位请进,等会小的再来侍候!”

大家进去一看,里面十分清洁,当中一间客厅,两侧宿舍四间,桌椅用具,一切俱全。

公主一见笑道:“这种客店一定相当贵!”

春宫妃子道:“饮食在内,每日四两银子,普通商旅没有人敢尝试。”

大家分开房间后,九泉居士笑道:“你们休息一下,我去前面打听打听!”

鲍叔德道:“我们两个去!”

年年红看到二人去后,笑对公主道:“我们去游园,难得有这样清闲的时候。”

公主道:“这园的范围不小,后面似到城墙下了!”

春宫妃子道:“这园里花木遍布,每隔一段都有亭台水榭,供客住的共有七轩九院,你们去游时最好不要接近别人的住所。”

百里超忽然道:“对了,我听到另外一批什么人也在这店里,莫非亦住园中!”

春宫妃子道:“那就我们四人都去!”

公主道:“我们穿的是旧衣,同时又易过容,这种样子似住这种地方的人嘛?这不是避疑反招疑了么。”

百里超道:“那管他这许多,我们只要不露真面目就行了。”

说走就走,四人一同出门,由春宫妃子带路,循着园中花径,信步而行,真如走在深山野外一般,谁也想不到城市中竟有这样宁静的去处。

初春的阳光,在晚上特别美好,尤其是积雪未溶的时候,它带给人们无限的暖意。

百里超正在欣赏之际,忽觉侧面也有人细语而来,不禁急向春宫妃子笑道:“你们准备应付,可是千万打不得!”

春宫妃子知道是沿途所见的三女到了,笑向年年红和公主道:“她们也租住后园,那边不远正是茉莉轩!”

说还未完,只见花径里确是那个狐袄姑娘领先走出!

春宫妃子首先打招呼道:“那位可是经天子小姐?”

经天子闻叫噫声道:“你贵姓?怎么认得我?”

春宫妃子笑道:“令师逻罗金母昨天提起姑娘,故而冒叫一声!”

经天子啊声道:“幸好你先招呼,否则我们恐会错怪诸位是敌人!”

春宫妃子道:“刚才在路上还向三位开个玩笑,不料三位也住到这园中来了!”

双方走近,经天子笑问道:“现在该请教三位尊姓大名了。”

春宫妃子道:“我姓花!我左面这位姓方,右面这位姓年!”

他故意不说名字,存心让对方摸不清底子。

经天子未在意,笑道:“我是不必说了,不过我这两个朋友恐怕三位不多认识!”

公主接口道:“那就请介绍呀!”

经天子一指身边右面道:“她叫缅利花,我左面这个是奴奴娜。”

年年红笑问道:“三位不畏千山万水之苦,进入中原,真是雅兴不浅!”

经天子笑道:“我们来贵国是为了满足三大愿望而来,第一,贵国武林人才济济,我们特此前来求教,第二,贵国食道最讲究,我们特来一饱口福,第三,贵国山水甲天下,我们来游个尽兴。”

公主笑道:“姑娘一定来过许多次了,否则这口汉语不会这样通顺!”

经天子娇笑道:“那是家师教的,因为她老人家人称中原通啊!”

公主点头道:“这就难怪了,令师真是有心人,她老人家又想教出第二个中原通了!”

大家闻言,不禁莞尔,霎时之间,互相将气氛调和得非常融洽。

百里超静静的立在旁边看园景,但也好笑,他那种其貌不扬的扮相使人家连正眼都不瞧他一眼!这也难怪,人的那副尖嘴削腮的德性确是够瞧的。

六个女的之中,以缅利花和奴奴娜两个说话最少,因为她们的中原话欠通顺,说起来非常费劲!于是乎听得多而说得少。

这时候她们拉近了,居然不知不觉的一道行动起来啦,百里超只好随在后面,形态非常滑稽。

年年红试探着向经天子打听道:“经组姐,你们住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章 赌一口气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