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03章 一举成擒

作者:秋梦痕

出门人如果囊空如洗,那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,无论吃、穿、住都必然寸步难行。鲍叔德和百里超既要逃难,又要生活,这时身无分文,他们当然急得要命,讵料竟在长兴城遇上那个捕快头儿。

李子进一旦提出有悬赏一千两捕贼的事情,即使冒险也要干它一下了。可是他担心那贼手底子太硬了,因而考虑了一会才向李子进问道:“李头,这案子你有点眉目没有?”当此之际,酒菜也上来了,李子进等酒保摆好去后,立即斟酒,边吃边说道:“老弟,我从湖州府查到长兴来,当然是有点路子了,不过不太明显罢了,但我想劫少女的人物绝对是年青一辈的坏蛋,老家伙很少爱搞这种名堂的。”

鲍叔德道:“点子就在这城中么?”李子进道:“是的,那家伙长得一表人才,如果单从外貌上看去,真有点像贵胄公子。”鲍叔德道:“好,钱倒是小事,谁叫你我是朋友呢,不过先勿打草惊蛇,咱们摸清楚后再下手。”百里超闻言大惊,暗忖道:“阿德怎会答应他这种冒险的事情呢?”酒足饭饱之后,三人立即下楼,李子进向掌柜的打个招呼,随即向街上走。

出了门,李子进轻声对鲍叔德道:“他在南门一家客店中住着,已经有两天了,我想他还在等着同伴,我们去了将如何办?”鲍叔德道:“看情形再说,先由我们进去,你在门外等着?”快接近两门时,李子进突然叫道:“快,就是人群中那个穿黄衫的青年,他要出城啦。”鲍叔德道:“李头你上去盯住,到了城外更好下手。”百里超看到李子进盯上去后,急向鲍叔德道:“那人身佩长剑,你估计敌得住吗?”鲍叔德道:“你如果怕饿肚子,这笔买卖就非接下不可,否则咱们就只好挨饿了,我看那人功力极高,也许我会把命送掉。”百里超道:“这怎么办,不管饿不饿肚子,总之你既答应李头就不能失信,现在你又说打敌人不过啦,这不是骑两头马吗?”鲍叔德道:“我认为你行呀!”百里超呼声道:“你叫我动手?”鲍叔德道:“阿超,你一辈子不动手,也就一辈子等于是个废人,这次你非提出勇气来不可了!”百里超大急道:“我的天!这你就要我的命啦,你叫我如何动手呢?”鲍叔德道:“我有个办法,只是从来未曾试过,这次只有拿这办法来试试啦。”百里超道:“什么办法?”鲍叔德道:“活捉他,府太爷的小姐尚无下落,他不会要死贼,否则无法问口供。”百里超愕然道:“我连打架都不能,你还要我活捉?”鲍叔德道:“你的心里是怕杀人,因此手足受了心理的影响,如果不叫你杀人,也许你到时就会安定多了。现在我叫你和他接近,再查问他的底子,他肯道出真情更好,如果他变不讲理,那你就抱住他。因为你有神力,又不怕打,对方一定脱不了手的。到那时,我就乘机而上,一指点住他的穴道,叫他乖乖的跟着李头回湖州府去!”

百里超知道不干也不行了,惶然点头道:“我希望自己到时候不要出毛病,否则乱子可大啦。”鲍叔德道:“第一你要镇静,因为这次不是叫你打架,也不是要你杀人。”百里超叹声道:“未到时候我是很沉着的,而且也很清楚,往往一到时候就又慌又乱啦。”前面已在城外的大道上,鲍叔德沉声道:“阿超,你上,接下李头来,到了半里外的那座树林边就将他叫住。”百里超大步赶出,这时他真像是毫不在乎。

李子进不见鲍叔德赶上,反见到他瞧不上眼的百里超上前,心中不由嘀咕起来。

百里超到了他的身后,忙着道:“李头,你慢慢走,现在由我来吧。”口气倒像个大英雄,可是李子进怎么也不相信,轻声道:“老弟,我看点子硬得很呢!”百里超点头道:“我不会和他打!”李子进呼声道:“不打?你不打怎么能制住他?”百里超看着对方已然快走近那座林了,再也不和他多说,两脚一加劲,如风赶了上去,真的大喝道:“朋友,请停一停。”好在路上行人少,那黄衫青年闻声回头,一眼看到追来了一个十七岁左右的少年,于是立足道:“阁下是叫我么?”百里超一直走到他面前三尺处始行立住,这是外行人的动作,是武林人物起码也要隔过五尺远,那是有事好动手的距离,同时也是防敌突袭的距离。可是百里超不懂,闻言拱手道:“朋友,你贵姓大名?”

那青年只要一霎眼,立即知道来人并非武林货色,因而毫不提防,居然也拱手为礼笑道:“在下晁九天,请教是……”百里超道:“我名叫百里超,朋友,你在湖州府城住过吧?”晁九天点头道:“住过,阁下有何赐教?”百里超已知鲍叔德李子进到了背后,胆气一壮,竟也懂得嘿嘿笑道:“朋友,湖州府的案件现在已经发作了,你大概很清楚吧?”那青年突然大怒道:“湖州府的案子发不发作干我什么事?”百里超道:“朋友,那堂官司你应该去结了才行,假如有什么理由,你见了府尊大人再说罢,因为咱们是破案不问案的。”鲍叔德一听他的口气居然像个老江湖,不禁暗喜道:“这家伙近来有出息了!他还能说会道哩。”李子进也感到有点古怪,他没想到一个笨家伙竟还有口才,忖道:“他是真人不露相啊!”那青年闻言大怒,锵的一声,放出长剑,叱喝道:“原来你是鹰爪孙,狗腿子,居然瞎了眼,办案办到我的头上来了,快滚,别逼着我杀人!”百里超心中已有点起慌,他尽量忍住,心里不断念道:“阿德又不要我打架,我何必急呢?”鲍叔德看出了他的毛病,心中急得要死,这时他只能故作旁观,连出击都不行。

好在百里超又开口了,只见他摇手道:“朋友,我不和你打架,你如是好汉,那就请跟着我们走,愈拒捕,那你的罪名就愈重啦,如果你是冤枉的,将来自然有个水落石出的一天。”

那青年见他手无寸铁,居然又将长剑归鞘,冷笑道:“瞎了眼的狗腿子,居然不问情由,硬要诬良为盗。我看你是找死,大概你学了几手拳脚。小子,上来拿罢,拿得了,我跟你去打官司,拿不了你就准备断几根骨头。”

百里超笑道:“朋友,你不是盗,而是采花贼!”武林最不齿者就是采花贼,青年晁九天怎能受得了,手出如电,伸手一掌拍出,大喝道:“你小子欺人太甚!”百里超那能懂得闪避,好在他也不怕负伤,“蓬”的一声,结结实上的在胸口挨了一掌,劲力不下百斤。

可是劲力根本对他无损,他竟动也未动,这下可惊坏了晁九天,同时也几乎吓死了李子进。

晁九天来头不小,他就是“浩气四圣”之一“云霄客”的首徒,本身练的是其师真传“金刚神功”,这一掌虽未用上两成劲,但他存心是叫百里超负伤的,百斤重量加上身虽不算什么,但他的神功足可使一个普通高手倒地不起。

百里超看出对方有惊意,这对他来说,确是破天荒头一遭将对方吓住,因此又增加了他的信心,可是他还不动,又笑道:“朋友,咱们既无仇,也无怨,我为的是执法破案。你只能怪自己行为欠当。找女孩子要人家心甘情愿,怎能将别人劫走呢,你喜欢人家,人家不喜欢你也是枉然呀。”

说句真心话,百里超根本不懂采花贼的真义,只须听他说出这番话就明白了。可是晁九天开始是气,这又加惊恐,他已听不进话去了,一怔之后,他突然又将长剑出鞘,大喝道:“小子,我本来不想杀你的,但你已不是普通作公的人物,那就对不起,我管你是徒劳与否,接招!”

他的长剑不是凡品,李子进一见大惊,急对鲍叔德道:“贵友会送命,少侠快上。”鲍叔德难听晁九天口喊出招,但却持剑未发,立向李子进道:“李头,我这朋友看似无能,其实他是真人不露相,对方的宝剑无用的,他已练成金刚不坏之身!”他的话一面替百里超吹牛,一面也是真的,李子进怎会相信一个不怕刀兵水火的人物竟还不懂外功呢。

耳听百里超道:“朋友,我说过不打架就是不打架!”晁九天其实是个正派奇人的弟子,这件事恐怕是李子进有了什么误会,他怎会是采花贼呢?他见百里超毫不防范,也无动手之意,以一个正派人的身份当然他不肯先动手杀人啊,追得无奈,他又吼声道:“小子,我不怕你耍无赖,告诉你,你不动手我可要走了。”

他也真拿百里超莫奈其何,白白的背上采花贼的臭骂,这时又只有忍受着说走了事.由此可见他的品性了。

百里超摇头道:“走不得,你已犯了王法!”晁九天真有点哭笑不得之势,咬牙道:“你小子口口声声说我犯法,那就来拿呀,叫我跟着走?天下那有这么便宜的事。”百里超道:“我拿你时,你又要拒捕?”晁九天忽然纵声笑道:“这不是废话么?我没有犯法,为什么让你拿?”百里超道:“咱们办案件是文明的,既不打架,又不吓唬人,只是请犯人自动去投案,这是替犯人在外面留面子。”晁九天突出一剑,大喝道:“不给你留点伤痕你恐怕不知利害!”“嘶”的一声,宝剑划在百里超的臂上,衣服裂开一道三寸长的口子,里面露出雪白的皮肤,但皮上却没有半点血迹。

晁九天一见大惊,这才知道遇上真正的对手了。以一个正派弟子,逃,那是何等丢人的事情;不逃,又不敢出手。一时竟愕在那里。

李子进虽立在百里超背后一面,但他未闻百里超叫痛,同时也未见他动一动,于是深信鲍叔德所说之话了,心中不由惊喜至极。

这时百里超正在瞧着自己的破衣袖,似也有点生气了,但却没有形于面上,抬头向着晁九天道:“朋友,你这种举动太要不得了,我的衣服虽旧,但还可以避体,你将我的衣服划破了,赔,我不好意思开口,你看怎么办?”

晁九天见他愈是这样有修养,他心中愈觉不安。他认为百里超不动则已,一动就必有立即置他于死地的功夫施出,这时他甚至想到连逃走的希望都没有了。

“朋友!”百里超又叫道:“划破衣服不要紧,你不要为难,不过,还是请你跟我们走。”晁九天缓缓将长剑入鞘,叹声道:“百朋友,你确实是冤枉人了,我一生做人正正当当,从来没有作过有害声誉的事情,你何必苦苦裁害于人呢?”百里超道:“阁下的话,我不敢相信,因为湖州府闹采花贼是真的,甚至连知府的二小姐也被人劫走了。我不是随便带人,而是有线索指引来的,你有理由,那就请你到公堂去说,我信湖州府是位清官,他不会不明青红皂白地就将你关进牢房的。”

晁九天忽然道:“采花贼可会确定是我们这辈年青的人物么?”百里超道:“没有七老八十的人还爱少女的,朋友,你有什么高见。”晁九天道:“我最近看到一个真正可疑的人物,他确也是个青年,而且我知道他的底细,你如相信我,我情愿陪你去找他。”百里超不敢作主,将手向后一招道:“阿德,你和李头上来。”鲍叔德急对李子进道:“你感到如何?”李子进道:“此人连我也不敢确定是贼了,也许能由他那里找出真正的犯人,我们上去。”这时在官道两端旁观的正不下数十人之多,因道路不通,亦因好奇停步,他们看到百里超既不怕掌力,又不怕剑劈,莫不留下非常惊奇的印象,甚至还可惜他大才小用,仅|懂仅|懂只作了湖州府的一名捕快。

鲍叔德和李子进走近了,这时晁九天才知道拿他的还不止一人。

李子进抢先向晁九天拱手道:“阁下所见,不知是个什么样的人物?”晁九天道:“诸位第一要认清楚,在下不是拿别人转移诸位对我的成见,而是那个人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,他就是江湖著名的婬贼,名唤‘裙边滚’高升,近日他在这一带现身,难道你们作公的竟一点都不知道?”

李子进闻言变色道:“他是京里画影图形的钦犯!武功高深无伦。”晁九天道:“他现在此去离湖州府不远的一个僻村中落足,他既然是钦犯,那不妨也拿去问问,也许能替在下洗清嫌疑。”鲍叔德接口道:“好的,那么就请阁下带路罢。”晁九天即转身道:“请诸位随我行,此人我也要找他。”行人中忽有一个中年人听说他们要找高升,居然面色大变,转身急急抢先离去。

晁九天看出有异,长身而起,回头道:“诸位,那人有问题。”李子进也有所觉,急向鲍叔德道:“那人也许是高升的同党?”鲍叔德一挥手,催着百里超道:“我们追!”他们才一举步,这下可看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章 一举成擒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