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05章 养虎为患

作者:秋梦痕

东边天际露出rǔ白色的云彩,时间刚好打过五更,在西山脚,行人道旁,正好有家早点店面,门才打开不久就来了四位稀客,一个美如宋玉,一个丑得像只猴子,第三个是个小花子,最后跟的也最小,简直是个萝葡头。

四个人总共不到七十岁的年纪,他们霸占了一只桌子,伙计送上豆浆,外加一盘烧饼和油条,于是乎就边吃边细声谈开啦,谁也不注意他们在说些什么东西。

不要问,那是江湖上无拘无束的四个小东西——鲍叔德、百里超、包罗、巴山等,他们放走“千手鬼王”高妙之后,一看天也亮了,干脆吃了早点再进城。

“伙计,来碗清水!”鲍叔德一看没有别的客人,他想马上试验灵龙杯,生怕从“千手鬼王”身上搜到的是假货。

伙计听说要清水,心中却有点嘀咕,自作聪明地向他道:“客,口渴多喝两碗豆浆,清早喝凉水要生病的。”四人闻言想笑,鲍叔德挥手打趣道:“伙计,咱们钱不够,喝多了豆浆会不了账,你这壁上不是写着‘赊欠免言’吗?快来清水。”四人中就有两人穿破烂,伙计信以为真,心中暗想:“这几个小子倒很老实!”他怕一碗清水不够四人喝,立从缸中打来一大盆。

鲍叔德无暇再逗他,急向百里超道:“阿超,快将那话儿拿出来。”百里超忙将玉杯拿出,小心放在桌子中间。

鲍叔德急忙注进清水,四人围着仔细看。杯中清水真个有了翻腾之势,但却并不溢出杯外,小要饭的道:“龙呢,怎么没发现?”鲍叔德吁声道:“小声些,你要看杯,不要看水,那条细如发丝,金光闪闪,绕杯而动的不就是吗?这真是稀世之宝,假不了啦,阿超快收起。”百里超道:“你喝了这杯水,也许真能延年益寿。”鲍叔德道:“那绝对不是真情,凡被禁制封住的东西,不破禁是得不到好处的。”百里超点点头,立即将杯中清水倒了,仍旧收入袋里。

早点完了,小要饭的会了账,四人这才向城里走。

在路上,鲍叔德想起一事问百里超道:“阿超,你给巴老四的丹丸是谁给你的?”百里超道:“我不是说过了,是朱伯伯呀!”鲍叔德疑问道:“我从来没有听说你有位朱伯伯。”百里超哈哈笑道:“从前那里有?是昨天才认识的,他的家可真大,房子跟别人大不相同。可能是京城第一位大富豪,他硬要我认他作伯伯,我看他人不坏,同时还有九王子在暗中推我,于是就只好快认他作伯伯了。”

小要饭的道:“他有丹丸送你,无疑也是武林中人了。”百里超道:“对了,他露了一手剑术给我看,我虽不懂,但看得出,他的武功很高。”鲍叔德道:“那是谁呢?”百里超认真道:“你和阿罗也见过呀,就是拉我上马车的那个中年人啊!”鲍叔德闻言一愕,继而豁然,忙向小要饭的大笑道:“你看他有多糊涂,见了皇帝却喊朱伯伯,入了皇宫说是大房子,这真是天下的大笑话。”百里超傻兮兮的,翻着白眼诧道:“什么?阿德,你说什么皇帝皇宫?”鲍叔德等一听,同时哄然大笑。

百里超猛地若有所悟,突然跳起道:“我昨夜去的地方是皇宫!”鲍叔德等更笑得厉害,同声道:“那房子真不错啊,朱伯伯确是一位大富豪!”百里超生气道:“九王子真不是个东西,他怎的不在暗中告诉我呢!”鲍叔德道:“那一定是皇上不准他说,有意逗着你玩的。”百里超道:“这成什么话,皇上和我同起同坐!对了,他的老婆定是皇后,她还拉着我到处参观呢。我说呢,她家中那来那么年纪青青的少女啊,被你这一点破都清楚啦,那都是妃子和宫娥嘛。”

小要饭的笑道:“除了朱伯伯和九王子之外,难道都是女的?”百里超道:“不,还有不少尖声尖气的怪男人,现在想来,那都是太监了。”鲍叔德道:“朱伯伯就只送你三颗丹九?”百里超道:“他问我要不要宝剑,我说我有斧头,他老婆拿出很多珠宝给我,我一点都不要,最后朱伯伯……不,现在称皇上了,他又给我一块玉佩。”鲍叔德道:“什么玉佩?”百里超道:“我也没有要,因为我急着要回来。”鲍叔德叹声道:“那玉佩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,谁知你这土傻子这么不识货?”百里超苦笑道:“你急什么,皇上要我常常去!将来向他要来就是。”说完拿出另外两颗丹丸道:“你们三人各吃一粒,也许真有好处。”鲍叔德和小要饭的同时接了过去,问道:“此丹何名?”百里超道:“我没问,你们吃了罢,管它叫什里呢?”四人刚进城,迎面遇上杜子才,只见他大喜道:“你们到那里去了,昨夜没在家里睡觉?”鲍叔德忙将巴山向他介绍,之后笑道:“一夜没睡,老杜,王子在那里?”杜子才惊奇的望了巴山一眼,大概他也知道巴山的来历,客气两句后,轻声向大家道:“在路上莫提王子,他现在花园里坐等呢。”鲍叔德在他耳边道:“老杜,宝物找回来了!我们快见王子。”杜子才闻言惊喜至极,急忙带路向铁狮衙冲奔去,边走边笑道:“你们真有两手,试过真假吗?”鲍叔德道:“不敢说十成,九成是不会错了,可惜我们没有捉盗宝之人!”他不愿将放走“千手鬼王”之事说出。杜子才道:“只要将宝夺回来就好了,犯人将来再拿,只不知是谁?”鲍叔德道:“好像我对你说过,就是‘西天手’宣武啊!”杜子才道:“此人听说过,他是西疆有名的高手。”回到住处!九王子确在花园书房,鲍叔德忙将包罗和巴山引见,之后就说出昨夜夺宝的情形,但仍不提“千手鬼王”之事。

九王子在百里超手中接过玉杯一看,他也毋须试验,当下大喜道:“是真的!”鲍叔德道:“是真的就好,总算我们不负使命。”九王子又将玉杯交给百里超道:“贤弟,朱伯伯有命,他老人家说过,此杯一旦找回,叫我转赠给你,这事你千万再不要推却,昨夜你拒受的东西太多了,朱伯伯很生气。”百里超叹声道:“王子,你害苦我了,昨晚对皇上太失礼!”九王子大笑道:“你已知道了!哈哈,皇上就是爱你那份傻气,你现在是我义弟啦。”百里超苦笑一声!知道玉杯真不能坚拒了,于是接过收起道:“皇上那里我要不要去谢恩?”九王子道:“谢恩反而会使他不高兴,你要去时只管去,满朝中没有人敢阻栏你,如有不知道的出来阻拦,你只说一声你是‘朱伯伯的侄儿’就行了。”百里超道:“没有事情我不去,怪别扭的。”九王子笑道:“你多走几次就习惯了,我要进宫了,各位请坐。”大家送至门外,杜子才紧随而行,回来时,书房中已摆上了酒饭。

在吃喝中,鲍叔德正名向百里超道:“阿超,你想到皇上为什么硬将灵龙杯赐你的原因吗?”百里超摇头道:“也许是我没接受珠宝和玉佩之故罢?”鲍叔德摆手道:“你猜错了!皇上对武功是行家,他一定也看出你身怀异能而无处使用,同时也看出你的毛病犯在学不成外功,他将此杯赐给你,那是希望你能将杯上禁制破除,禁制一破,那条灵龙就会被你吸收,之后你不惟能学武功,甚至过目不忘,更使你的内功增至极预,这是皇上的苦心,你要紧记莫忘。”

百里超叹道:“我怎能破去杯上禁制呢。”鲍叔德道:“这个我也不懂,总之你莫将宝物给掉了就是,将来如果遇上高明,也许有人会指点你破禁之法。”饭后,鲍叔德留下一张字条,他们即收拾行李,悄悄的开溜了。

三日后,他们出了居庸关,因为没有什么急事,他们准备绕道游小五台山。

岂知,在离关四十里时发现前面出现两个青年男女,鲍叔德首先轻叫一声:“那男的是‘飞天龙’龙天放!”小要饭的接口道:“女的我也认识她,但她并不认识我。”巴山道:“是谁?”小要饭的道:“是浩气四圣中‘金不换’公孙龙的弟子,名叫司马黛。”鲍叔德道:“现在他们是师姐弟了!”小要饭的道:“司马黛是盖世雄的未婚妻,怎么跟龙天放走到一起了?这中间有问题。”鲍叔德笑道:“师弟和师兄嫂同行有何不可?”小要饭的道:“老大,你看看他们情形就知我说的有理了。”鲍叔德啊声道:“对,他们走在路上太亲热,那有嫂子和弟弟相倚相偎,形同情侣,龙天放又不是小孩子?”巴山年纪虽只十五岁,但从小就在江湖打滚,什么事儿也懂得,倒是百里超却毫不留心这些事。

鲍叔德忽又轻声道:“我们之间有谁是对方认识的?”三人摇摇头,表示没有。

鲍叔德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接近上去,倒要看看这件事。”百里超道:“人家的事情管他干啥?”小要饭的接口道:“不,浩气四圣对我不错,凡有关四老声誉的事情,我当然要留心。”鲍叔德道:“阿超,盖世雄我们会过,对了,司马黛莫非就是和盖世雄同伴的那个美少年!这可不能不考虑?”百里超道:“你说那美少年是女扮男装?”小要饭的急忙道:“一点不错,司马黛经常女扮男装,你们在什么地方见过?”鲍叔德道:“在莫千山以北的路上,那是我和阿超去找一名知府的女儿时会到的。”巴山道:“你们都不要去,让我一个人去摸他们的秘密。”鲍叔德道:“你快走,他们接近一批旅客了,这正是好机会。”巴山笑道:“这样追上去太显明,我由这左侧林中绕过去。”三人见他闪进林中后,随即将脚步放慢,遥遥的盯着,距离约有半里。

在这时,他们身后却也来了一批商旅行客,三人回头一看,零零落落的竟有十几个之多,大致分成四批。

小要饭的忽然道:“老大,第三批两人我认得。”鲍叔德道:“那老人是谁?”小要饭的道:“他是‘玉门隐叟’宗代,他旁边走的是‘云岭豪客’左群,其实两人的年纪差不多,看来左群似乎小一点,也许是他的胡子是兜腮之故吧。”鲍叔德道:“原来是这两人,我听师傅说过。他们认识你吗?”小要饭的道:“见过,可能他们不会留意到。”说话之间,那两老人已经接近了,忽听那“玉门隐叟”宗代发出沉重的声音道:“‘千手鬼王’高妙逃走了的消息到底是谁传出来的?我们向这个方向糊糊涂涂的追寻,恐怕是上当了。”

“云岭豪客”这时正在向前后探望,口中却又哈哈笑道:“正邪双方都走这条路,大概消息不假,否则北京城不致走得那样干净。”鲍叔德听得清楚,轻轻向小要饭的道:“昨夜所见的那几批黑影,原来是追‘千手鬼王’的!”小要饭的道:“北京城各方武林都动身了,这真是妙极了,让他们去摸索吧,我们乐得袖手旁观。”“‘千手鬼王’为什么要走,他可以说出真情呀?”小要饭的笑道:“谁肯相信他的话。”百里超道:“他这样子未免太冤枉了,我心里很不安。”鲍叔德道:“不安也没用,你想出头认账吗?嘿嘿,同样也无人相信你的话。”后面忽然有人噫声道:“那孩子不是‘万手神童’包罗吗?”这是“玉门隐叟”宗代的声音,小要饭的回头笑道:“宗前辈好记性,晚辈久违啦。”两老立即赶上,“云岭豪客”左群大笑道:“你们也是由北京出来的么?”小要饭的道:“二位前辈可能是最后一批了?”宗老头摇首道:“还有,你们到什么地方去?”小要饭的道:“没有目的,只想看热闹。”左群大笑道:“万只手不找千只手,谁相信,你小子别装模作样。”小要饭的忽然灵机一动,笑接道:“我估计‘千手鬼王’身上没有东西,因此放弃动手之心。”左老头诧道:“谁不知灵龙杯是在他的手中?”小要饭的道:“凭耳朵是靠不住的,还是要看动静,晚辈的估计是有理由的。”宗老头急问道:“人人说你机智绝世,你不妨说说看,什么理由?”小要饭的道:“灵龙杯是皇上的,皇上失了东西那还得了,何况又知道是在什么人的手里,目前北京城东厂高手不下千人,试问一旦得悉‘千手鬼王’是由此路逃走,东厂高手焉有不倾巢出动的道理,请问二位前辈,你们二老又看到几个出京来追的?”

二老同时啊声道:“对,对,难道宝物已被官家找回去了?”鲍叔德知道小要饭的是替“千手鬼王”动脑筋,存心要宗、左两人散发相反的消息,这用意主要在安百里超的心,暗忖道:“小要饭的能说会道,真有一套。”二老经包罗这篇解释之后,那股寻宝的劲儿立即泄了八成,于是乎也慢慢跟三人岔开话题,另找旁的事闲聊。

二老忽然发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 养虎为患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