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06章 神秘老人

作者:秋梦痕

两个老人显然有利用四个少年之心,他们说出中原各派大会可能不假,但这并不是什么急事,他们之所以要利用四人的原因,当然是因为知道四人力量不弱,而且还知人中尚有一个非常古怪的百里超。宗代一见小要饭的有点动摇,面上露出得意的表情,居然哈哈笑道:“这次大会共有十七个大正派参加,负责选拔的是少林、峨嵋、昆仑、五台、武当、华山、青城、泰山、衡山、全真等派,如这十派之中的某派实在没有人才可选时,则由其他派别选拉,地点在陕西太白山。”

鲍叔德道:“为什么将地点择在太白山呢?以往各派有大事举行时多半在嵩山,否则就在武当。这次难道有什么原因不成?”左老头道:“这就不知道了。因为老朽等已接到观礼的请帖。”鲍叔德道:“我们这些年青的晚辈是否允许去观礼呢?”宗代笑道:“这次未接请帖的太多,不请自去的恐怕要比被请之人多出一倍半。甚至连黑道上的人物都会去,其中还有不少是各派的仇敌呢,他们当然不是去作座上客,莫不存心在暗中捣乱。所以说,这次大会并不平安。”

巴山大笑道:“这才有意思,似我们这种人是愈乱愈有热闹可看。”宗代道:“会期不远,你们如果有意的话,就和老朽等一道走罢。”鲍叔德道:“二位前辈有马代步,那就请先行罢。”左群笑道:“牲口是借来的,我们从此经过,目的就是去还牲口。”小要饭的笑道:“那就走罢,咱们本来是去以林巴达山的,现在既然有了春宫妃子的请帖,提前去就不必要了。”左群大笑道:“原来你们才接到武林帖呀。”二老也不骑马了,跳下来牵着走,方向变了,一直向西。

约有三十里,远远看到一批牧民,宗代笑道:“还马的地方到了。”牧民对二老非常恭敬,还了马,尚且请大家吃了一顿再走。

二老带着他们走了七天,是日中午才到小五台山。小要饭的抬头望着峰顶笑道:“本来我们就准备到此一游的,但出了居庸关竟变了卦。”左群道:“你们可知此山之内隐居着一个什么人物么?”鲍叔德道:“我们大概都不知道,你老说的是谁?”宗代接口道:“此山之内住着‘五台糊涂’年一醒!”鲍叔德道:“他是赤煞五魔的最后一个!”宗代道:“此老实际上是个好人,江湖上硬把他叫成魔,乃是被他的四个师兄连累之故。此老一生未曾作过坏事,唯一的缺德就是愚义!”巴山道:“何谓愚义?”宗代道:“世人称岳飞为愚忠,那是他明知秦桧是姦臣仍被十二道金牌调回送命之故。五台糊涂实际不糊涂,他也知道四个师兄是恶人,但他仍不大义灭亲,因此武林中称他是愚义。”

鲍叔德道:“此老仍在山中吗?”左群接道:“这却难料。”鲍叔德知道在茅山褚家庄那个年姑娘就是此老之女,但他不敢提起,生怕百里超引起回忆。

老少六人没有上山,就在山下稍停即过。

是晚到了蔚山城落店过夜,当他们在晚餐后准备上街闲玩时,忽听后院里发出大喝之声。

隔壁房中传来宗老头的急唤:“鲍贤侄,听到没有?我们竟与‘千手鬼王’高妙同店哩。”小要饭的抢接道:“他与谁在发生冲突?”左群在隔壁接道:“他是冤家遇对头,竟和‘西天手’宣武同住在一处院子里,想必有场凶斗了。”后院中的喝声愈来愈大,显已到达动手之际了。鲍叔德一招手,带着巴山、小要饭和百里超急急走出房门。

这时宗代和左群早在外面等着,于是一同向后院走去。

整个店里都惊动了,不下数十人之多,店家和其他客人也向后院奔去,他们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

后院不小,成四合形,中间有天井,这时四面走廊齐集了不少看热闹的,但在天井中却对立着两个人,东面立的老人就是”千手鬼王”高妙,他对面立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大汉,生相威猛。

宗代在观众后面指着给鲍叔德看道:“他就是‘西天手’宣武。”鲍叔德道:“二老出面替他们劝解算了,一旦引来作公的,他们都不好看,尤其是‘千手鬼王’,他的麻烦尚未解除呢。”宗代笑道:“这两人的个性都很古怪,一个狠毒多疑,一个傲骨天生,老朽对他们虽没有什么厌恶,但也毫无好感,出面发生不了什么效力。”小要饭的一拉巴山道:“老四,我们出去。”巴山笑道:“我们与‘西天手’毫不认识,他可能连理都不理。”小要饭的道:“那就看他的口气了,说得和平,咱们劝劝,讲得不好听,我们就接过来。”巴山点点头,立即自人后挤出去。

“千手鬼王”高妙一眼发现他们,面上竟掠过一丝兴奋之色,但并未招呼。

小要饭的立在檐前风灯下,面对高妙大声道:“高老兄,这是客人猬集的地方,干嘛要大声吼叫,你们出钱住房子,人家可不是免费的?有过节到城外去。”“千手鬼王”高妙向这面靠近几步,吼叫道:“小包,我可是被动的,人家逼着我要东西。”巴山抢出一步冷笑道:“欠债还钱,杀人偿命,那也犯不着吵闹。”“西天手”宣武一见出来两少年,口气且很托大,同时看高妙竟不冒火,便知有点来头,因此收敛起汹汹之势,上前问道:“二位贵姓?”小要饭的道:“在下姓包,这是我兄弟巴山,阁下可是宣武大哥。”宣武立将目光注定巴山面上,他心中似乎有数,点头道:“小兄弟,你猜对了,但我与高老儿的事情,二位最好不要过问。”巴山接口道:“在大庭广众之中,阁下何必惊动官家,作公的赶来时,大家都不好看!”宣武立向高妙道:“老高,我们到城外去。”“千手鬼王”高妙冷笑道:“你当老子怕你不成,走!”观众后面突然有人踏声道:“你们两个都不许离开,老夫走时再跟着走。”声音似从四面发出,但却不知人在那里,宣武性燥,大声道:“谁这么大的口气?出全亮亮相。”整个后院里的人都感奇怪,大家的目光四处搜寻,竟不知到底是谁在出声。

宣武的话刚出口,天并中突然飞来一点黑影!紧接着“嚓”的一声,一面七色小旗竟插在石板上。

四周的观众显然有不少是江湖武林,大家一见,同时发出惊惧的大叫:“七绝煞星!”这面小旗一现,不惟惊住了宣武和高妙,就是“玉门隐叟”宗代和“云岭豪客”左群亦显出紧张之情。

鲍叔德伸手一带百里超,悄悄的离开二老头,轻声道:“这面旗子就是‘赤煞五魔’中的三魔‘七绝煞星’的标帜,他现在何处?”百里超道:“他在右面走廊的最后面,小旗打出时我也看到,他是先朝空中掷出,可是旗子能够自己转弯,再由空中笔直下落。”鲍叔德道:“这两个人都会被他杀死,除非有人出去拔掉他的小旗。”百里超道:“拔掉小旗他就不杀宣武和高妙了吗?”鲍叔德道:“他有个规矩,拔旗者就是出来打不平的人,他要先将拔旗人打败之后才能再找当事人。”百里超道:“谁敢去拔呢?”鲍叔德道:“你想不想救这两人?”百里超道:“我想救,但我不敢拔旗!”鲍叔德道:“你已打败过他的师兄‘八极阳魔’,难道不能再露一手吗?”百里超道:“那次乃是因为你的关系,我当时连自己都忘记啦,现在我还不敢想像当时的形势呢!这……”他的话还未尽,忽见小要饭的一步踏出,伸手就将那七色旗拔在手中,同时还大声道:“宣大哥,你与高老儿的事情你们去了,这种老气横秋的霸道行为我偏不信邪。”宣武见他竟敢冒险替自己抱不平,内心又惊又疑,闻言拱手道:“老弟,凭你的勇气,我宣武和高妙的梁子算是解决了!”高妙伸手向宣武一拉,点头道:“承让了。”宣武笑道:“包老弟恐怕还不知后果呢?我们等着罢。”高妙不理他的话,侧身又向小要饭的行近道:“老弟,你不会不知吧?”小要饭的笑道:“他不会再找你们了!”这时观众都不敢再看了,留下的就只有他们三人,宗代和左群竟也回到自己房中去了。鲍叔德此时正在房中对百里超嘀咕,连巴山也跟着进去了。

宣武人虽傲慢,但却非常重义,小要饭的口气他虽听出有异,但他怎么也不相信。高妙却不同,他知道小要饭的背后还有奇人。

小要饭的看看天色,笑对发怔的宣武道:“距三更还远,你如不放心,到时你不妨在暗中看。”“千手鬼王”高妙道:“小包,你选择什么地方?”小要饭的道:“当然在城外,二位先到西门郊外等着也可以。”宣武点头道:“五里外有个山明水秀的好地方!”小要饭的回到房中,一眼看到百里超正在发呆,于是笑道:“老二,我又替你找麻烦了。”百里超抬头看看他,摇头道:“我也想救人,可是我还没有把握,到时候能不能动手还有问题。”鲍叔德接口道:“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,我们走罢。”小要饭的道:“宗、左二老不在房中了?”巴山接道:“刚才从后门出去,大概是替我们找帮手去了。”小要饭的笑道:“他难道还不懂,‘七绝煞星’苍生飘的规矩?”鲍叔德道:“你的小旗还未毁去,只要有人再接过去,我们算是又有替身,现在你先交给老二,到时如仍没有接替之人,那就只好让老二代你了。”小要饭的顺手将小旗交与百里超道:“老二,沉着点,要成名就得多动手,字号不闯,不冒险就永远不会响亮,这次我是故意替你找麻烦。”百里超接下后道:“我看到那老魔身上背着一把古剑,到时他如果不用拳掌,岂不要糟。”小要饭的道:“我先告诉你一个办法,到时你将斧头拿在左手,右手握拳,见面不问三七二十一,首先就给他一拳,难道这还不简单?”百里超道:“我也想到这个办法,但对方又不是大树,他可以闪避呀?一拳不得手,第二下我就会慌啊。”巴山道:“这有办法,你先拿话套住他,使他不好意思闪开。”百里超道:“我怕到时候一紧张,连话也说不出来哩,但事已至此,不去也不行,我们走罢,等会要关城门了。”巴山道:“‘七绝煞星’苍生飘真的任由我们选择地点吗?”小要饭的道:“这是他故作姿态,也是他的自视太高,说是叫对方自择葬身之地,白天的时间是正午,晚上的时间是三更。”巴山道:“他要找高妙当然是为了灵龙杯,但他又要宣武的命是为了什么?”鲍叔德接道:“宣武盗到灵龙杯没有向‘赤煞五魔’孝敬,当然难逃一死。”四人收拾后,立即叫店家算账,声明不再回来了。

出城时快到二更,郊外已没有了行人。走了四里多路,确见前有河流,在东岸有座山岗,无怪宣武说该地山青水秀了。鲍叔德叫道:“这地方不错,我们就选择山下那片草地罢。”草地不大,一面临河,三面都有树林,他们刚到,忽见北面林中走出两人,原来就是“千手鬼王”高妙和“西天手”宣武。

小要饭的走近皱眉道:“二位为何要出来?”宣武道:“我和老高商量过了,准备与四位联手!”鲍叔德接口笑道:“二位怕我们不敌么?”高妙道:“我们不是这意思。”鲍叔德道:“那是为了什么?”宣武道:“老高已经将四位老弟的一切告诉了,认为四位年纪虽青,但却是在江湖上真正有道义、有正气的朋友,既然有这样的朋友替我们出来冒生命之险,我们还能在暗中观望吗?”

鲍叔德微微笑道:“二位可知我们四兄弟尚且要退出三个吗?实不相瞒,到时动手的只有我老二一个人!”高妙望望百里超道:“二侠的神功老朽虽曾亲身领教过,但今晚的对手却是武林中的特殊人物,四位绝对不可轻视。”小要饭的朗笑道:“二位放心,我老二已将‘七绝煞星’苍生飘的老二曾打得鼠窜而逃,今晚的打斗很简单,只要对方能接三招,我们就认输!”这句话真把宣武和高妙呼了一跳,他们怎么会相信呢!但在这时忽由对河飞来了四条黑影。

巴山眼快,急声道:“左、宗二老真请到帮手了!”鲍叔德和大家闻言注目,只见二老后面跟着一个尼姑和一个秃顶老人,可是他们竟没有一个能认得。

宗代先到,他急急向鲍叔德道:“我知你们会择定这个地方。幸好,还有半个时辰。”鲍叔德道:“前辈请来……”宗代不让他问,忙道:“不要问,快将七色旗交与那位师太!”说话之间,后面三人也到了,鲍叔德迎着拱手道:“晚辈如不问明白,七色旗决不交出,一方面不愿丢人,再者也怕拖累别人。”宗代闻言大急,郑重道:“时间不多,你先交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章 神秘老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