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07章 诡计难达

作者:秋梦痕

百里超一提起鲍叔德遭害就伤心,气也立刻大了,合着满眶眼泪,转身领先追去,讵料他竟脚不落地,全身电射而出。

小要饭的和巴山一见,觉出他凡在气头上就有奇迹出现,潜伏的神功都是自动发挥,因之见多不怪,但与他们走在一起的展云鹤却暗暗叹服不已。

追了一整夜,愈近愈没有动静,及至天亮,他们已深入云中山脉,展云鹤生怕百里超跑得太快而失散,急忙将他叫住道:“超弟,快停,苦追是没有用了,我们先休息一会再作商量。”

百里超停下了,日头道:“这里去太白山有多远,我走错方向没有?”

展云鹤道:“错是走错了路线,但大致上仍未走错,此去太白山尚须七八天,不过,我们赶不上十派大会了,因为他们的大会已经开始,结束就在后天。”

百里超道:“赴会仅是观赏,不去也罢,我一天查不出仇人,一天不得安心,帮主只管替我出主意找寻仇人就是。”

展云鹤道:“你急有何用,不过路线仍须朝这个方向走,因为这个方向都是名山大川,也就是武林人物经常出没之地,右有吕梁山、石峰山、龙门山、中条山、砥柱山,正面有绵山、太岳山、王屋山、折城山。左有整条太行山脉,加上西安府的盗案又在这一带出现,也许天下武林会由四面八方涌来,你的仇人岂不也在其中。”

百里超道:“就依帮主指示去看看罢,不过我们现在还不明十派大会是在那座太白山,因为‘太白山’之名不少呀,比方秦岭山脉中之太一山也叫太白山,关外长白山也叫太白山,浙江天童山之西也有这名称,河南浙川县东南也有太白山,到底是那里呢?”

展云鹤道:“江湖人以讹传讹,都认为十派大会是在河南浙川东南之太白山,其实那座山根本不是太白山,而是太岳山,十派大会为什么不择嵩山和武当呢,原因是少林有个在家老辈奇人隐居在太岳山,同时还有武当几个老道人也在此山闭关,甚至于十派中都有最老辈人物在此山潜修之故啊。”

小要饭的骇异道:“此山有何灵秀?以致各派老辈群隐于此?”

展云鹤道:“这是武林数百年来未知之秘,没有人猜测出是什么道理,近来听说春神宫的‘春宫妃子’也不敢将帖子下到太岳山去,‘赤煞五魔’也未听向该山示过威,不过只有‘浩气四圣’却常在该山中出入,原因那些老头子都与‘浩气四圣’是同辈正派人物。”

四个人边谈边找到一座崖头坐下,可就没有吃的。

巴山忽然发现崖壁上挂着结满了果的葡萄藤,不禁大喜,立即摘一大堆来给大家止渴充饥。

百里超忽然拿出春神宫的帖子向展云鹤问道:“帮主,我义兄也有一张这样的帖子,他现在不在人世了,将来春宫妃子如果怀疑我义兄不敢去怎办?”

展云鹤道:“人都死了,当然作罢,她还要怎样?”

小要饭的道:“帮主接到没有?”

展云鹤也拿出一张道“武林中有帮的,帮主一定会接到,有派、有教的掌门和教主也不少了,并且与一般人的路有不同,你们看,我的这张等于是普通请客,还要‘合第光临’呢。”

巴山道:“赤煞五魔不知有没有?”

展云鹤道:“五魔是春宫妃子吃定了的,当然逃不过,那妖妇不敢发帖的恐怕只有太岳山中那些人,连浩气四圣也不例外,不过在整个武林来说,此中仅有一个门派未听说妖妇去过,那就是终南派!”

百里超道:“对了,以少林为首的十派也没有终南派,以崆峒派为首的又没有终南派,这其中是什么原因?”

展云鹤道:“这倒没有什么奇怪的,千余年来,终南派在武林中常处超然地位,同时该派人数不多,收门徒特别慎重,武林中有个比语,将终南派比做三国时的鲁肃,白、黑两道都能通行。”

巴山道:“像‘春宫妃子’这种妖妇,像‘赤煞五魔’那样横蛮,他们都不找终南派,其中定有原因。”

展云鹤道,“你这种想法也是整个武林的疑问,但这疑问谁也不能解答;近数十年来,听说终南派确已出了几个非常人物,但至今仍没有人见过,不过这也不致使春宫妃子和赤煞五魔畏惧,目前终南派的掌门人是岳继天,年龄也有七十开外了,长子听说名岳统,次子岳和,但从未在江湖走动,可能还有徒弟,这更不清楚了。”

休息了半个时辰,大家沿着崖头奔向一座山岭,准备找个村镇吃中饭。

又数十几里即走上横贯云中山脉至静乐城的大道上,展云鹤立在大道上向南一指道:“我们横过大道还要走数十里才能赶到一个名叫小店的村镇,天色已近中午,看样子已经赶不上了,如到静乐城却更远,你有意见?”

百里超道:“我只求走直路,吃不吃倒是小事。”

展云鹤道:“走直道就必奔小店。”

小要饭的道:“我有个两全的办法,帮主和老二就在这大道旁边稍坐一会,我和巴老四在附近农家随便买些东西来充饥如何?”

展云鹤点头道:“你们不要去远了,快去快回,如有事故,立即发出暗号,我们也好接应。”

百里超虽然不放心,但一听不许走远,于是不再阻止。

小要饭的向巴山一招手,两人先沿大道西端找寻农村!准备找上三里如果无着,再绕道向东面寻找。

侥幸,他两人走出不到一里,在大道转弯处就发现一个农村,包罗急对巴山吩咐,叫他立在转弯处,自己奔进农村。

巴山感到那村子的房屋不似什么富裕人家,凭他的经验,可知道买不出什么好的食物,一摸身上也有银子,他却不肯呆着不动,心想:“再过去一点也许有大户人家。”

他想着再往大道那头奔去,渐渐翻过一处山丘。

当巴山走了不到半个时辰,只见包罗手中拿了一大包东西,讵料他竟买到吃的了。

踏上大道,举目望去,不见巴山的影子,不禁冲口大叫,以为出了什么事情,神情大变。

大概是百里超不放心,他这时已和展云鹤寻找而来,一眼看到包罗情形不对,居然猛扑过来,大声问道:“四弟呢?”

好在不要包罗回答,巴山的影子已在西端山丘上出现!

展云鹤抢着道:“他来了,干什么去了……”

忽然他看出巴山来势勿急,立知有异,忙对百里超道:“我们迎上去!”

三人同时提气飞奔迎去,以为巴山是被什么敌人追赶来了。

巴山遥遥看到,居然停步大叫道:“你们快来,昆仑派和峨嵋派捉到两个盗犯,同时崆峒派也捉到两个,双方都在一条路上向西安府押解……”

他气喘吁吁,似还有什么话尚未说出,百里超却已不耐,大声道:“那干你什么事?难道他们到此互相争斗不成?”

巴山喘着气又接下去道:“不是,这面没有冲突,但也不和睦,每方押着一辆马车,相距半里悄悄向西安奔驰,但到了前面时,忽有大批黑衣蒙面高大汉子向两侧猛扑追到,前途的路也截断了,现在打得十分激烈,那批怪人来历不明,人人都是高手,我去时刚刚发生。”

展云鹤郑重道:“三派力量如何?”

巴山道:“黑衣蒙面人要多一倍,这三派共计只有十三个能动手的,恰好是我们在客店看到的那两批,我们如果不去打救,这三派绝对会全军覆没。”

百里超道:“你看到有旁观的没有?”

巴山道:“有,多着哩,可是就没有一个敢出手,我看出他们都像是很怕黑衣人似的,假设不是这个原因,凭旁观的足可打败黑衣人。”

展云鹤道:“旁观的不是怕黑衣人,而是怕黑衣人背后的人物。”

百里超挥手道:“我们虽与各派素无瓜葛,但不能不讲正义,快点去援救!”

展云鹤道:“百里老弟;黑衣人的来历我有几分清楚,那都是赤煞教的!”

提起赤煞教,百里超更加有气,大声道:“我们决不向赤煞教低头。”

他领先冲出,竟忘了自己不懂拳脚!

展云鹤之言只是慎重起见,他有庞大的黄河帮,当然也不是怕事的,笑道:“百里老弟既有勇气,展某决心闯入这未来的大洪流。”

他奔走间又问巴山道:“旁观的人有多少,大致都是武林中没有派别的么?”

巴山道:“对了,前面山坡上立着八九十个也是那客店中的食客,其中一部份是后来的,这些人中我认识几个。”

大道一连转出几个急弯,忽在一座小土山下传来激烈喊杀之声!

巴山急指道:“三派只有十个人了,一定有人伤亡倒地了。”

展云鹤看出相距不到半里,忙对百里超道:“你是我们的主将,对方如果没有背后人物出现,你不妨立在旁边监视,先由我出手,否则若被敌人全部困住就没有伸缩力量啦。”

百里超道:“出手前必须先将西端去路打通才行,帮主有何意见?”

展云鹤欣然点头道:“老弟说的极是,我们第一步先要将三派的马车放出,但对方人多,势必纠缠不放,奈何?”

百里超道:“我赶到西端路上去,帮主武功高,请冲近马车去将围困杀散,这样才能使车辆行动,我则让马车冲过后再将追敌阻挡如何?”

展云鹤大喜道:“好办法,包、巴二弟就请去协助三派突围。”

计划一定,四人立即分别行动,霎时冲进斗场。

大道是从两座土山间通过,路面甚宽,打斗就在路上展开。

两面山坡上确实有数十人在袖手旁观,但人人面色俱都十分沉重,犹豫不决之态毕露无遗。

这时候他们发现冲来四个青年,大多数疑为是三派的救援到了,然而却无人欢欣鼓舞,他们认为这四人仍非黑衣人的敌手,来也起不了作用。

包罗和巴山各自找出他们的古怪兵器——“残锋刀”和“辟天钻”不声不响的就朝黑衣人群后面猛攻,二人个子小!武功精,再加上各有一把稀世奇珍,这种半偷袭的行动,确实收到极大的效果。

黑衣敌群一个不注意,霎时就有几人惨叫倒地,被巴山“辟天钻”攻破真气而穿透后心的竟有三个,那只是一招三式瞬息间的事。

小要饭的更诡,他接近敌人背后才发出低沉的喝声,引得敌人闻声回头时,他那残锋刀出招如电,连敌带剑,莫不斜削四段!

一口气,他比巴山还多杀了三人,但在惨叫声中,成群的黑衣人全被惊动,阵势立时大乱。

突在两面山坡上连数喊出几声惊叫道:“那是‘万手神童’和‘小虎’,他们竟出手帮助三派!”

人不像样,名号倒是十分响亮,两面山坡这几声惊叫,立即哗噪翻天,也许替他们提高了勇气,居然纷纷扑来不少人物助阵。

展云鹤一把长剑施开,他是先出声后动手,到底不失大英雄本色,其功力又自不同,当面几个黑衣人接不上三招就连连后退。

展云鹤出手不在杀人,他仅以击败敌人接近马车为目的,围马车的总共只有四个黑衣人,在他一阵劲力雄浑的猛攻下,其中一个连兵器都被抛出手去,一见不妙,全部四散飞逃。

守马车的是四个中年人,两个属崆峒派的,两位属昆仑和峨嵋两派的,他们虽在联手死防,但看得出,双方都是各自守住自己的犯人,这下一见来了个陌生青年解困,四张脸显得既喜又疑。

展云鹤恐防敌人增加人数回扑,立即向四个中年大汉喝道:“你们还不尽快驱车冲离此地作甚?”

四个大汉经他这一提醒,自各喝叱自己的车夫,扬鞭急挥,啪啪啪啪驱马猛驰。

展云鹤看到百里超已让开道路,忙叫道:“老弟,当心拦截,我去了。”

百里超点头道:“除非敌人绕路去追,由此处他是过不去的!”

展云鹤倒是毫不怀疑他这句话,因为他亲眼看到七绝煞星望风而逃,可是百里超他自己倒想着自己那句话说得太过分了。

这时候三派人物经巴山和包罗一到勇气大为增加,不惟足可防守,同时还有余力反扑,此际加上展云鹤出手,霎那占尽上风。

黑衣人众似知大势已去,其中一人突然发出撤走的信号,于是纷纷朝大道东端边打边退。

展云鹤领着猛扑猛追,接着又有几个黑衣人丧命,于是黑衣人立即败不成军,各自抢先逃窜

小要饭的第一个先收手,他扑近展云鹤身边传言道:“免得与各派客气麻烦,我们走罢。”

展云鹤闻言有理,乘三派不注意之下,急急招呼巴山,三人同时闪出。

在大乱之下,谁也未留心,居然让他们离开当地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章 诡计难达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