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08章 稚子雄胆

作者:秋梦痕

八极阳魔褚正道显然大为恐慌,被迫猛然向同伴厉声道:“你们等什么,还不取下蒙面罩!”

五个蒙面人不惟已被百里超的威风慑服,同时还看到这势力足能将他们败去,当然不敢迟疑,一齐取下面罩,其中竟确有“七绝煞星”苍生飘。百里超一见对方服了,于是停步点头道:“我从不食言,你们既然照着我的吩咐做,那就不会有性命之忧,现在我再警告你们一句,凡是我的问题,你们都得从实回答,如有虚伪,日后被我知道,那就叫你们赤煞教鸡犬不留。”

八极阳魔嘿嘿笑道:“你小子要问什么?知道的告诉你,不知道的也休要强我们作殊死之斗。”

百里超道:“我有一个恩重如山的义兄,人称‘琅玡灵狐’饱叔德,不久前与‘玉门隐叟’宗代,‘云岭豪客’左群被一批蒙面人害死,当时我弟包罗亲自在场,幸好他已逃脱,后来我想八成是你们赤煞教人所为,此事你总不能不知情吧?”

八极阳魔似有事先准备好的腹稿,立接道:“你们不也是蒙面吗?”

包罗摇摇头,大喝道:“那是一律穿黑衣的。”

八极阳魔笑道:“难道单凭这一点就证明是本教所为吗?”

百里超接口道:“因此我只是问你,如是,你得将下手之人交出,我不怪罪别人,设若故意隐瞒,将来查出,其结果如何,大概不须我再说一遍了。”

八极阳魔嘿嘿冷笑道:“最好你查出来再说。”

百里超挥手道:“我已问完,你们走吧,在我未离开此地之前,最好你们将手下全部带走。”

八极阳魔冷笑道:“小子,你记着,今日之取,势必讨还。”

他说完之际,第三个老魔不知何名,立即将地上尸体抱起,同时转身下山而去,未几即传来数声厉啸。

巴山大喜叫道:“他们在召唤爪牙收兵了。”

皇上走近百里超笑道:“你为什么不尽将他们杀死?”

百里超恭声道:“另外两个年青的可以办到,三个老魔顶多将他们击伤,刚才那八极阳魔曾被我打伤过,但转眼间他又复原了,这些魔头的功夫将近不死之身,除非迫其毫无退路,否则不易消灭的。”

皇上点头道:“你确有目力,他们的内力已至极境,就算毁其四肢,他也可御气逃走。”

九王子立即向巴山和包罗道:“你们二人快从前面翻下鬼愁坡去看看各派情形如何,犯人是否已被却走。”

巴山等走后,九王子又向袁天化道:“你循原路回去,叫张钦带马到鬼愁坡。”

袁天化走后不久,山下似已传来车马奔驰之声,展云鹤道:“各派开始走了,这一阵不知死了多少人?”

顿饭时间,巴山第一个先回来了,只见他大声道:“犯人被赤煞教自己给杀了,各派死了十几人,现用两辆马车载着尸体走了,赤煞教似亦死了不少,但被他们将死人拖到船上去了。”

百里超道:“老三呢?”

巴山道:“他在暗盯赤煞教的去向。”

百里超大急道:“这有什么可盯的,你快叫他回来,真是冒险!”

巴山道:“他不会盯得太远,我们下去时,他可能就回来了。”

百里超忙请皇上下山,仍对巴山道:“你还是去叫他回来较好。”

巴山知道他担心出事,于是应声先向山下奔去,当众人到了坡下大道上时,发现到处都是血迹斑斑。

袁天化和张钦牵马到了,包罗和巴山亦如飞赶回,于是大家一齐上马,追踪各派前进。

及至兴城,各派居然没有停止,打听之下,知道已直奔黄河去了,在初更时大家追到黄河边,讵料他们又已经过河啦!

百里超这时向皇上道:“犯人已死,我们追也没有用了,伯伯不如到西安再继续追,否则在此搭船可直放华山。”

皇上笑道:“听说你还要赴女妖之会?”

百里超怕他也要去,那就不得了,急忙道:“会还早着呢,我送伯伯游完华山仍有充裕时间。”

皇上笑道:“伯伯出来是为了游览山水,此去华山不下千里,尽坐船未免乏味,我们先骑一程马,慢慢走,游完龙门山再坐船如何?”

百里超连声答道:“好的,只怕这一路的险路太多,马不能通行哩!”

皇上道:“咱们都有功夫,马不能通行就不骑马,岂不更有意思。”

说着立即对杜子才道:“你和张钦、袁天化绕大道骑马,先将大家的马匹送到华阴城等待,这一路无须你们跟随了。”

杜子才恭声答应,等大家下马之后,立即与张钦、袁天化带马绕大道而去,于是由展云鹤带路,沿着黄河游行而下。

当他们走出数十里时,天色已渐渐黑了,但那一带没有村镇,居然连较大的农村也没有,仅仅在沿河的崖岸处有些小渔村罢了,好在是盛暑的晚上,走夜路更觉舒适,于是大家都不想停止。

皇上兴致顶浓,笑着对展云鹤道:“前面如能买到吃的,咱们就一直走下去。”

展云鹤笑道:“伯伯,向渔村买来的东西恐怕你老吃不下去哩?”

皇上大笑道:“没有那回事,伯伯当年带兵的时候什么东西都吃过。”

展云鹤怕他养尊处优惯了,吃不下外面的粗茶淡饭,故而担心找不到好食物,闻言放心,随即叫巴、包两位小弟弟负责买吃的。

在明月当空,时过二更的时候,展云鹤忽然向身后的广文南悄声道:“广兄,我们前面似有两条时隐时现,速度迅速,举动诡秘的人影!”

他没有看确实,广文南似也有所见,笑道:“广兄所见,我正想问你哩,那该不是兽类吧?”众人一停之下,巴山和包罗立即奔上去,同声道:“他们为何不动了?”

展云鹤一面向广文南摇头,一面向两小道:“你们回去告诉皇上,只说前面有可疑人物,同时请令义兄提防。”

包罗道:“他们快到了。”

没有一会,百里超伴着皇上和老将军已转出后面的小路,巴山等不及,立即回身迎去禀报。

大家到时,百里超笑着对展云鹤道:“展兄,从初更起,我已察觉前后都有动静,因为对方都是各走各的,所以我没告诉大家!目前武林到处都有,夜行人当然不止我们。”

展云鹤放心道:“你已察觉就好,我怕有敌人向伯伯暗袭啊!”

徐老将军呵呵笑道:“有你们做伴,在路上睡觉都放心。”

皇上笑道:“老卿对江湖生活也感兴趣了!最好经常有点打打闹闹才有意思。”

老将军叹声道:“行军布阵,两兵对敌,至今才知比武林打斗要安全得多,也呆笨得多,似这种时有时无,神出鬼没的情况,那真要有非常灵活的脑筋才能应付,否则送了命,还不知是如何死的!”

展云鹤这次不敢将距离拉得太远,同时和广文南并肩齐进。

及至天亮,他们才找到一座村镇休息,大家在镇上吃过早餐,总算并无事情发生。

出镇十余里,他们为了不沿河岸走,仍然走向小路,但这次不愁没有吃的,巴山和包罗每人背上都背了一大袋,吃的喝的都准备充足。

走了十余里,百里超忽然将展云鹤叫住道:“展兄,左面似有五个不明人物在盯着我们,他们以同样的速度跟着走了二十里,显然对我们有企图。”

展云鹤忙向广文南道:“广兄绕到左面去看看,由低处摸到前面山上就可见到。”

广文南点头奔出,须臾隐入一条沟中。

百里超又对包罗和巴山道:“你们靠河岸崖顶走,我们后面也有几个不明人物,他们想抄右侧崖顶监视我们,但不许露面,看清对方就回来。”

巴山道:“他们相距多远。”

百里超道:“不到半里。”

二人走出之后,皇上笑道:“超儿凭什么能听出人数?”

百里超道:“十天前我还只能分别人数多少,但无法确知数目,几天前我方能清晰的分别暗中人物的落足轻重,同时明白一群人走路,他们绝对不是相同的,这可能是他们的体重加上功夫深浅有别的关系。”

皇上笑道:“你能有这样的听力和细心,足见今后不致吃亏了,伯伯也可放心不少。”

百里超道:“我怕的是高手太多来围攻,使我应付不了,如果只有一个方向还可抵敌,比方在鬼愁坡,设若赤煞教不是心虚,而向我围攻,那真会使我手忙脚乱。”

皇上道:“伯伯早看出你对外势太缺乏,你如果再下一番苦功,多学拳掌剑法,那就不会手忙脚乱了。”

百里超似已在这方面有了转变,点头道:“最近我的记性似有进步,以前根本就边学边忘啊。”

徐老将军呵呵笑道:“我们出京时遇到一个老江湖,他对你的一切说得很清楚,他说你是因内功进步过速之故,以致你的头脑受了影响,但不要紧,时间到了,你就会恢复本来天资的。”

说话之间,广文南忽在众人到达一座岩石前出现,他急对百里超道:“是五个少女,猜想是春神宫的。”

百里超道:“这就难怪了,鬼愁坡上十四个少女挨了我一掌,她们自然不肯甘心。”

广文南道:“春神宫的一贯规矩,她们不在外面动手的。”

百里超道:“她们如遭别人挑衅,难道也算了不成?”

皇上笑道:“江湖上所谓规矩都是假的,这‘两字’不能一成不变,不过在正道上维持的时间长一点罢了,在邪道上根本不能相信!”

这时巴山和包罗也急急赶回来,讵料他们所见也是一批少女,百里超闻言之下,冷笑道:“这次她们如果再来,我虽不会打死她们,但却非给点伤痛让她们受受,否则会纠缠不清。”

说着向大家道:“听说她们有什么‘妙谛功’、‘春神曲’等魔曲邪术,到时大家陪伯伯立远一点,免受影响,我则逗她们到有利时机再下手。”

事情也真难料,准备好了却一直不见半个女子出现,又走了约二十里之际,前面居然又是大路了。

百里超忽然指着一座路旁茶亭道:“我们休息罢,喝杯茶再走。”

展云鹤道:“你听听还有动静吗?”

百里超道:“没有了,她们显然离开了。”

茶亭搭得不小,里面摆了十几张桌子,这时已坐了不少避暑乘凉的过往旅客,一看便知,多半都是准备渡河的旅客,惟其中有两桌显然是江湖武林,可是他们都将武器藏了起来,长包大捆的,内行人一见,便知里面有家伙。论世面,以展云鹤、广文南、巴山和包罗等四人见得多,可是他们对那两桌人物也不认识。

巴山选择一张大桌子,众人走进坐下,伙计不要问,立即将茶点送上。

奇怪,那两桌江湖人一见这边落座,他们竟不约而同的起身会账,不声不响的都向西南大路走了。

巴山向包罗一招手,二人同时暗暗盯了下去。

过了一顿饭功夫,二人笑着回来了,百里超问道:“他们过河了?”

包罗抢着笑道:“他们是一伙的,自己有船,向下游放去了。”

说着一指展云鹤道:“展大哥,你的手下真不少,连这个小码头上也有人。”

百里超道:“你怎知道?”

包罗笑道:“刚才那批人一开船,马上就有一条小船盯了下去,这条船当然是展大哥的手下啊!他们船上有四个人,精明得很,大概不会吃亏。”

展云鹤道:“你看到四人中有个独眼的吗?”

巴山道:“正是,年纪不到四十岁,功夫定必不坏。”

展云鹤道:“他是这一带的香主,名叫‘独眼鲤’何明,他追过地区,打下移交就会回来的,可惜他不知道我在此地经过,否则必定会来禀告。”

广文南道:“我看那批人不以黑道上的,不谈也罢。”

他们谈话声不大,一些旅客都不注意,大概渡河的时间到了,接着都起身会账啦,茶亭立刻清静多了。

徐老将军看到他们的举动大感欣赏,笑对皇上道:“江湖上一举一动都有味道,难怪先生要偷偷的溜出来。”

老将军和皇上的称呼显已在出京时商量好的,但这一声先生却将众青年听傻了,他们的目光转动不停,看看皇上又看看老将军。

皇上似也察觉了,但笑而不理,仅向老将军打趣道:“老卿也该出来走走了,再过几年你只怕走不动啦。”

老将军叹声道:“我怕的是回去会遭那些书呆子七嘴八舌地数说。”他指的是朝中那些文臣批评。

皇上笑道:“很多事情,我也只好故作听不到,你更不用管。”

茶亭外面忽然进来两个人,一个是五十余岁的中年妇人,身上衣服破烂,满面风尘,一个是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 稚子雄胆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