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勇者无敌》

第09章 群雄集龙门

作者:秋梦痕

飞崖如削,四条人影如走马灯一样在崖壁盘旋追逐,脚尖只能点着石壁,全身必须悬空,这种打斗真是危险万分。

展云鹤轻声向大家道:“我们只作壁上观,那双方都不是我们的人物,我们最好掩住身形。”

大家本来就立在岩石中,只要将身形放低,那面是不易发现的,皇上问道:“那个龙天放,听说他已叛师投敌?”

百里超道:“那个穿青衫的就是,但和他联手而功力相等的人却不知道是谁?”

广文南接道:“我认得,他是春官妃子的面首,邪名花郎。”

百里超道:“对敌的又是谁呢?双方的功夫都难分强弱。”

展云鹤接着道:“这边两人我在两年前会过,自称‘长寿双英’但却不肯报出姓名,后来查出他们是由海外来的,剑法邪而不正,诡奇辛辣,练有强劲的龟甲内功。”

广文南诧异道:“他们有没有女伴?”

展云鹤道:“没有,你有什么发现么?难道也遇过这样的人物?”

广文南道:“我于去年九月在钱塘江遇到两个女的,功力也非常高,但她们练的内功名叫‘虬腹神功’,剑术亦属辛辣诡奇一派,自称圆仙岛二女。”

展云鹤道:“可能是海外派的高手,他们都是青年高手,但行动鬼祟,绝非正派名门。”

皇上笑道:“近年来江湖出来的新人真是有如雨后春笋,老一辈的看样子都该封剑退隐啦,这四人看来愈战愈勇,不知为了什么?同时龙天放又怎会和春神宫联手呢?”

九王子道:“邪人就是邪人,没有正义和道德,只知利害与慾望。”

皇上点头道:“九儿的看法是对的,咦,他们似在想霸占龙门山这块地方?”

巴山道:“确有这现象,都像是存心将对方逐走似的?”

老将军道:“莫非他们要争夺蛟丹?”

皇上豁然道:“对了!蛟丹对邪门人物用处太多,而且是稀有的东西,和邪葯或练毒功,功效非同小可,我们要阻止他们得手。”

百里超道:“阻止不如夺取,在蛟身上夺取不如在他们手中夺取,一方二便,我们暂且不理。”

皇上笑道:“孩子,想不到你还有不胡涂的时候,这计策非常厉害。”

展云鹤突然一指着对面崖顶道:“那两个老人是谁?”

大家同时摇头,居然没有相识的。

百里超猛地回头,沉声问道:“来人是谁?”

他竟察觉背后藏着有人!皇上随声转身,但未发现什么,问道:“在什么地方?”

百里超道:“这位朋友的功力可佩,到了我们身后才发觉!”

他指着后面十丈之处的岩石道:“如果那地方没有一只蝗蛊惊飞,只怕我们仍然不能发觉。”

石后突然现出一个老人来,只见他面带微笑,向着百里超道:“少侠果是奇人,这只蝗虫真害了老朽。”

皇上一见大喜,讶声道:“原来是故人到了!”

老人仅拱手为礼道:“陛下,四十年不见,龙体更强,游兴尤甚啦!”

皇上忙对大家道:“你们快见礼,他是伯伯的故人,终南派的掌门。”他这一高兴,居然连老将军也算在里面了。

终南掌门急趋而上,忙将徐老将军扶住道:“陛下,这也是草民老友啊!”

徐老将军打趣道:“放心,我不会见礼的,论年龄,你还比我小五天呢!”

皇上轻笑道:“当年我们三人那段时间真快乐,想不到一别就是四十个春秋啦!”

年青的人大家向终南掌门见过礼后,皇上即一一介绍,及至百里超时问道:“超儿,蝗虫惊飞不见得是人来扰起的呀?”

百里超笑道:“若是他物所扰,事先必有些少动静,只有高人才有这现象啊!”

终南掌门叹服道:“精明,精明,到底不愧为绿野王子!”

皇上诧异道:“你怎么知道这字号!”

终南掌门微笑道:“那是娘娘亲口说的!”

他从怀中拿出一封信,交给皇上道:“娘娘的玉笔,陛下请看。”

皇上忽然面现尴尬之色,接信不看,收入怀里,抬头问终南掌门道:“一定是你走漏的消息,否则她怎会知道我在这里?”

终南掌门耸耸肩道:“陛下,这就太宽枉了,草民此番进京,本来是去看陛下的,但一到就接到这封信,甚至承娘娘面谕,叫我先找龙门,次找华山呀!”

皇上诧异道:“她怎么知道我要走的路线呢?”

终南掌门轻笑道:“那只怪陛下身边有姦细,这姦细写了一封信,本来是要从地方官府传递进京,但那个送信给地方官府之人不嫌麻烦,他居然展开生平所练轻功,在一日一夜里就送到宫里了,那个人走了不到一刻,恰好又撞到我去了,于是我不敢怠慢,又是一天一夜赶到这里!”

皇上突然一把抓住百里超生气道:“傻小子,姦细一定是你!别人不敢!”

百里超毫不在乎,傻笑道:“放心,我让伯伯游完华山再回京。”

皇上放手笑道:“这样说,我现在有两个人管啦,可是我不能再游华山啦!”

百里超会意道:“娘娘面前有我去说,华山非游不可!”

终南掌门轻轻一鼓掌道:“行,挟天子以霸诸侯!”

皇上苦笑道:“算了,算了,这小子将来非打顿屁股不可。”

九王子知道这个皇帝只是服了百里超,不禁暗暗吁了口气,忙向终南掌门道:“伯伯,对崖两个老头是谁?”

终南掌门道:“一为少林俗家最高辈份之一,当年人称‘烟火佛’,实际他根本未出家,但却没讨老婆,你们看他纯属儒装嘛,现隐居太岳。一个是武当派最老的一个,当年武林称他为‘俗道人’,本来他就不是道人,他与‘烟火佛’是老搭档,这次居然出山了。”

皇上道:“那壁上打斗的呢?”

终南掌门道:“一为浩气四圣的共同叛徒,一为春官妃子的面首,另外两人来头更不小,穿白的青年名叫卜寿,穿黑的名叫卜贵。”

百里超道:“他们是海外来的吗?”

终南掌门道:“邪门之徒,你们一定知道黄河出现龟礁魍魉和鳖岛魑魅,这两个小子就是魍魉之徒。”

大家同声诧叫道:“原来如此啊!”

终南掌门道:“四妖由黄河发源地追来一条已能变化的毒蛟,该蛟现藏在龙门口,为了这条蛟,四妖说好平分练功,但在星宿海一开始就打起来了,老朽得报,穷究其何以火并之因。居然探悉到另一件非常惊人的消息!”

皇上诧问道:“可不可以说出来?”

终南掌门道:“在陛下面前还能隐瞒吗,四妖竟在星宿海中神泉口发现该蛟守住一部天雷神笈,但在四妖去夺时,那部神笈居然被该蛟吞食到肚里去了,于是四妖即起争夺,继而打得天翻地覆。”

“那条蛟已被超儿发现了!”

终南掌门道:“消息早已传开了,但该蛟变化无常,只怕得手不易,然而此地必将引来无数天下武林豪杰,一场大争大斗绝对难免。”

皇上忙向百里超道:“伯伯决定取消华山之游,你让伯伯看完这场热闹再回京如何?”

百里超道:“有伯伯在此,我就不能夺宝啦!”

皇上道:“岳老头刚说过,此蛟不是易取之物,你就看着别人先下手不行吗?”

百里超道:“好罢,但这座崖头恐怕亦难免要起冲突哩。”

九王子道:“必要时我们不妨阻止别人来此呀。”

百里超道:“一国之君,和庶民争一块山头成何体统?”

皇上笑道:“你忘了吗?伯伯现在也是江湖人的身份哩。”

百里超叹声道:“伯伯硬要看此危险,我有什么办法?”

终南掌门笑道:“九王之尊,游戏风尘,历代以来多的是,孩子,不过你们要好生保驾啊。”

九王子道:“伯伯也不能开溜呀!”

终南掌门道:“殿下真厉害,可是老头子这几下恐怕派不上用场。”

皇上笑道:“你陪我坐坐罢,别装模作样了,真个有事时,有年青的也够了。”

终南掌门摸出一颗丹丸道:“陛下不宜暴露真面目,这是易容葯!弄点水儿调一调,擦到脸上就行了。”

九王子代接了,急忙替老子易容一番,他自己也擦了一点。

时间不早,巴山和包罗这才去准备吃的。

百里超眼看黄昏到了,对崖的打斗依然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他知道短期内还不会有没结果,于是立与展云鹤、广文南商量一下,三人就在崖顶搭起一座草棚。

对面崖上两位老人不见了,但在草木山石之间却出现了不少黑影,终南掌门似有所觉,笑对皇上道:“各路武林开始赶到了!”

皇上笑道:“只怕那个发现毒蛟的人物不会再来了?”

终南掌门急问道:“陛下如何知道?”

皇上笑道:“被人打跑了!”

终南掌门摇头道:“那恐怕不可能,四妖的功力比浩气四圣,赤煞五魔尚要高上一筹,如果真个走了,其中一定另有原因。”

皇上道:“也许四妖是怕一件兵刃的威力而不敢打下去,不过这件事情必须让你猜猜,假设四妖不服气,可能还会来的。”

终南掌门不追问,指着对面道:“四妖中已有男妖的徒弟在此,他们不会不来。”

百里超和广、展二人以熟练而快速的动作,在崖顶一块大平石上搭了一座草棚,里面可容二三十人坐卧,刚刚搭好,恰见包罗和巴山二人也带回来饮食,于是大家就在棚外静坐取食。

凉风徐来,明月东升,耳听河水怒吼,眼看四野沉沉,这一顿野餐,大家吃来说不出是紧张还是轻松。

“二哥!”巴山望着百里超叫了一声。

百里超口中在吃着,眼睛却望着对面崖头,闻声未回头,“老四,什么事?”他听出是巴山的声音问道。

包罗移到他旁边指接道:“我们这面来了不少人!”

皇上笑道:“不要管,不准他们接近我们这座崖头就行了。”

百里超不放心,这时回头道:“这座崖左右长有大半里,你们发现在那里?”

巴山道:“除了我们此处,上下数十丈外都有黑影闪动!”

终南掌门道:“也许是各大门派的人物都来了。”

百里超道:“湍急的水声太大,难怪我听不出动静!”

展云鹤忙向广文南道:“你到左面,我到右面,现在是放卡的时候了,不要被人家摸到了背后还不知道。”

百里超同时向巴山道:“你和包老三在后面松树上坐着,这样子可以监视上峰之路,不管什么人接近我们,到了三十丈内就喝止,现在已不需偷偷的藏着,干脆明占这座崖头。”

终南掌门道:“紧张的监视一整夜任谁也吃不消,还是将范围缩小到以这座崖头为限的好,别人要登崖头,我们自能觉察了。”

皇上点头道:“没有多人接替是不行的。”

百里超道:“上半夜就是这办法,下半夜再缩小地盘。”

忽见广文南去而复返,皇上问道:“他们占住那边了?”

广文南道:“那面不须守望啦,有三个崆峒弟子占住了。”

终南掌门笑道:“蓝十派知道陛下在此了,他们必已全部占住左崖。”

这时又有展云鹤回来笑道:“那面有几个和尚和老道,我去多此一举!”

终南掌门点头道:“白十派也到了!”

皇上道:“你怎么将他们两集团称蓝、白十派?”

终南掌门道:“这是近年武林喊出来的,双方十派总称蓝派和白派,显然是寓意双方对立,同时也较易分别。”

皇上笑道:“为什么不称黑派和黄派呢?”

终南掌门道:“江湖把官家称为‘黄派’,将黑道统称黑派。但将最邪恶一批则称之为红派,这种简化称谓是非常有意义的。”

皇上轻笑道:“有意思,这样说,官家在江湖中也有地位了,哈哈!”

终南掌门道:“陛下应该生气才对,这种划分,显然表示天下尚未尊重朝庭!”

皇上叹声道:“民心不服乃我之过,从今以后我不再堵百姓的嘴了,否则我必变成暴君!”

当三更月上之际,突然自空中传出四声厉吼!立时惊动了两岸崖头,无数的人影,莫不纷纷扑到崖缘探望。

事情真怪,河中那有动静,甚至连对崖生死拼斗的四人也不见了。

声音当然是传自河中,否则那么多的武林人不会全都听错,但河中除了奔腾的流水,澎湃的巨浪之外,其它连只鱼跳都没有。

百里超同皇上、老将军、终南掌门也不例外,他们也在崖边下望,广文南和展云鹤也只是迟到一步罢了,然而大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 群雄集龙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勇者无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