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旗震山河》

第 一 章 风陵渡上见血路

作者:秋梦痕

风陵渡,在山西的西南端,位于晋、陕、豫三方交界处,由南往北,由北到南,是商旅

行人的必经之孔道,也是天下龙蛇麇集之地!两岸的居民,河中的船舶,每到日落黄昏,两

岸及船上的灯火,真比天上的星星还多。

这时又是黄昏,南下的商旅不愿过河,北上的却过了河又不肯定了,风陵渡形成拥挤不

堪,所以客栈大有人满为患之势。

在渡头,镇西一里外的悬岩上,此际坐着两位壮年大汉,面对着悬岩下面黄河,聚精会

神的紧注严守,不知河流里有些什么,可是河流澎湃,这时连船支也没有一支开动。

就在这时,另有一个青年,年约四十余岁的文雅书生恰好由悬崖上头奔驰而到!一见两

个大汉,他们突然刹住奔势!

其中青年向书生道:“主子!我们又遇上他们了!”

书生冷声道:“白天无故杀人,简直不把皇法放在眼里!问问他们,到底是什么来

历?”

“主子,我们的银衣卫付班就是他们两个杀死的,这次不能放过这两个东西。”

书生一听大怒道:“他们一定与章惇太博有勾结,竟敢杀害禁卫!简直是造反了!”

书生猛拔配剑,低声道:“尚司凡,你由左侧抄上!”

青年急急道:“主子,这两个家伙来历虽然不明,那红衣人炼有‘九毒朱砂掌,银衣卫

付班就是死在他九毒朱砂掌下,那穿白衣的炼有‘贯灭掌’,功力深厚无比,主子不可轻

敌!”

书生冷笑道:“少废话,上!”

一个箭步冲出,大竭道:“匪类!看剑!”

岩上两壮汉似已早留意,闻声嘿嘿同声:“看样子,又是开封的京狗了!”

尚司凡从左侧冲出大怒道:“匪类,你们太放肆,竟敢辱骂我主人!

长剑如电,忿怒攻出。

双方一场火并立即展开,打得非常激烈!

可是打到一个时辰之后,中年书生和他手下青年渐渐落了下风,一不小心,书生遭了一

掌重的,结结实实被打出数丈!

青年一看主人失利,吓得狂吼一声,不顾生死,全力抢救,形成以一敌二;那更不行,

在两个壮汉夹攻之下,身上连遭重击!

书生这时并未倒下,被打出之后,翻身再上,然而他已步履不稳!

不出一会,青年倒下了,连滚都未滚!书生还是拼命不停,又不知手下是伤是死,心中

一急,危在千钧一发!

正当危机之际,突从河中冒出一条矮小人影。一拔十丈!

只见他脚刚登上岩头,身却向两壮汉扑出,真如幽灵一样!不但挡住书生,而且把两个

壮汉逼得手忙脚乱!

奇怪的是,他在两个武功高强壮汉的眼中,看起来不是矮小人影,却只能见到一团黑

影,也因此之故,居镐将两个那样历害的人物,吓得惊魂不定。

其一冲口大叫:“大法师,大法师,快逃!”

矮小人影适时发出一阵怪啸,紧紧追着两汉后面,连追带唬,如影随形

这时那书生,不,应该称他为儒者,只见他强忍重伤,扑向青年急问道:“司凡,司

凡,你怎么样?……”

一面问,一面察看。

但耳听青年咬牙忍痛,颤声道:“主子,别管小臣,快奔风陵渡!屠宰师也许能救

爷!”

“不!我不能留下你不管!”

正当争执难决之际,忽然从空中落下一位高大老人,扑向儒者敬礼道:“圣上,老臣该

死,老臣来迟了!”

儒者一见老人,似感松了一口大气道:“龙大侠!快看看尚司凡!我们都中了‘九毒朱

砂掌”!我还挨得住!不必多礼。”

高大老人名叫龙飞,是三十年前三大奇侠之一,可是他们不原作官,但却都在暗中扶助

书生,那时的书生,现在亦成为近中年的儒者了,他就是当今皇上。

只见龙老人看过青年后,大惊道:“尚护卫伤势太重,加上老臣又不能治这‘九毒朱砂

掌’……”

儒者大惊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龙老人道:“圣上别急,老臣的茅屋就在近处!近一年来,老臣结交一个古怪青年。保

证他能治!”

儒者急急道:“你快抱起尚司凡带路!”

“圣上!你能走?……”

“别管我!快,我也许能撑到那里!”

老人抱起尚司凡,又一手扶着儒者,急急向风陵渡走!

但未进镇,在离镇两箭之远,有座茅屋!老入进屋,先把尚司凡放在木榻之上,然后让

儒者坐下后道:“圣上!先喝杯茶,那孩子马上会回来!”

“龙老侠!这是什么时地,你还是这种称呼,别忘了,我叫肖高天;请问那古怪青年又

是什么来历?”

高大老人道:“古怪就在这里,他自己也不明白出身来历,他只知道他是一个孤儿,跟

着一个老和尚长大,那个老僧教了他很多神奇功夫,医理只是其中一项!一年前,他来到风

陵渡与老臣认识,人很忠诚朴实,尚义向善!老臣隐居在此以屠宰为生,他却以打鱼过

活!”

儒者道:“不明身世者多,天下不平静,孤儿充斥于途者更多了,这有什么古怪的?”

高大老人道:“其武功杂乱精深,无门无派,儒、释、道三教玄理都见解入微,加上医

理奥妙,这就够古怪了。

何况他来到这风陵渡时,是一个十三、四岁的童子啦!他能医治别人百病,可就无法治

疗他自己,这不更古怪?”

儒者惊奇道:“他未说他犯的是什么病?”

高大老人道:“他可能是误炼什么神功;但他不肯说!”

“龙老侠,他有多大年纪了?”

”他说有二十岁了,但也看得出,头面无异成人,惟颈于以下才像小童!”、

这时在茅屋外树林中,正有一个矮小如童子的人物,急急的向茅屋走,可是当他一出

林,忽然有个乡包老人将他拦住:“嗨嗨,米米!你没有把‘九毒朱砂掌’和‘贯天掌’杀

掉?”

童子一见乡包老,很生气道:“老古嘴!你在监视我?”

乡包老嘻嘻笑道:“天下高手不敢动我!妖魔鬼怪对我敬重三分,你小子又怎么样?敢

向我老人家不低头?”

童子冷声道:“任何人怕你!我却不怕,你别得意,别人怕你是怕你揭穿他们的底,我

怕你干啥?”

“嗨嗨,小子,你杀的人也不少了,‘拜金党’、‘傲世帮’、‘魔力眼’、‘青春贩

子’等重要手下你都下过手,这些魔头就是要查出你的来历,把你称之为‘大法师’’一且

被我掀出去,我看你今后日子怎么过!就算我不说吧!难道你今后不想向我打听什么?”

童子冷声道:“讲得好,咱们和平互助吧!讲不好我也会掀出你的弱点!”

乡包老一听大急道:“小子,你真厉害,好好!咱们互不侵犯!”

童子道:“那你拦我干什么?”

乡包老道:“你别误会,屠宰师龙大侠正在家中等你去救人,那是京中最大官,我看你

的吉星高照啦!”

“哼!我又不想作官,什么吉星高照,请你带个信给傲世帮主‘无敌神’,叫他好好约

束手下“如要再乱杀人,告诉他!‘大法师“我将要血洗傲世帮!”

、“喂!喂!喂!小子,我可以把话带到,但你却别乱来!你莫把‘无敌神’小看了,

在你身体未复原之前,千万别与他动手!同时,‘魔力眼’、‘再生天魔’也是你目前无法

对抗的强敌,我老古嘴的话,难道你不信?米其贵,那你太伤感情了。”

“哈哈,老古嘴,我先问你,你为什么关心起我来了?”

老古嘴搔搔头,想了半天似的,噫声道:“对呀!我老古嘴今晚怎么啦,吃错葯啦,普

天之下,我关心过谁来着?又有谁值得我关心?”

“这就对了!你从来就是个拔一毛而利天下都不为的人

呀!”

老古嘴忽又嘻嘻笑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既然已经破例了,那就算你是第一个被我关心

的人好了,对了,刚才说的那三个,确是你目前不能硬拼的,还有……算了,他们尚来出

来!小子,我走了,你快去救人。”

米其贵望着老古嘴的背影,忽然自言道:“这老古怪是我最佩服的第一个怪物,他刚才

说什么

‘还有’?……难道还有更厉害的未出世!嗨!今后我真要装着点!”

回过头,直奔茅屋!刚到门口外,忽听老屠夫龙老人在内大声道:“米米!你回来

了?”

“老屠夫,有人等着我回来搭救!”

一个箭步冲进茅屋。

龙老人一见真是他,吁口气道:“米米,我有两位朋友,中了‘九毒朱砂掌”,你快看

看!”

这时肖高天似也躺下了!米其贵急急查看,一会跳起道: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

龙老人道:’

“先别问,快点救人,那一个最严重?”

米其责道:“这大叔过不了三更,那位大哥还可拖到明天!”

肖高天尚能开口,叫道:“小兄弟!尚司凡已有一个时辰未醒了,请先救他!”

米其贵摇头道:“大叔,这位大哥是对方发出阳劲打的,他虽中了四掌之多,既非要

害,毒力尚未攻心!你大叔是对方施出阴劲发掌,中的又是前胸,目前毒已攻进心房!”

龙老人颤声道:“小米,小米,我求你,一定要救这位肖大叔,他!他死不得!”

米其贵道:“老屠夫,你别急,快打两桶清水来!”

龙老人急急忙忙,如飞提来两桶清水,催道:“怎么救?米米,你要快!”

米其贵道:“老屠夫!你把大叔扶起。从他背后抄起来,将他双手浸入水中!”

龙老人依言照办,又催道:“米米,快!”

米其贵忽然伸出一支食指,放入肖高天口中道:“大叔,别担心我痛,要使劲咬住,边

咬边吸,像小孩子吸奶一样!快!”.

儒者肖高天向龙老人道:“龙老侠,这是什么治法?”

“快!先生,他的一举一动,都是怪!。照作,不会错!”

肖高天简直有点不信,但却照作!拼命咬,拼命吸!”

说也奇怪,当儒者肖高天吸得愈劲,咬得愈狠时,忽然那桶清水变红啦!不一会,只见

那桶清水变成一桶浓浓的血浆!

米其贵忽然道:“大叔,行了,松口!”

肖高天将牙一松,吁口气道:“小兄弟,没有咬伤你?”

米其贵点头道:“不要紧,不咬伤,我的血不会逼进你大叔的肚子,没有我的血,你的

毒无法逼出,这种“九毒朱砂掌”非葯力能治的,现在大叔觉得怎么样?”

儒者激动道:“很好,若无其事啦!噫,我感到精神比过去更旺盛!”

龙老人闻言大喜道:“先生,孩子与你有缘!他不但救了你,是提高你的内功了!”

儒者双手抱住米其贵:“小兄弟,你……”

米其贵笑道:“我怕你伤愈后精气神太损失过甚,大叔,不要放在心上!”

儒者道:“小兄弟,你还要救尚司凡,这不使你损失很大?”

米其贵道:“大叔放心,我不要紧,快!现在请大叔和老屠夫掺起那位大哥,他现在不

省人事,也不会咬,好在他的毒气未攻心,我可以用别的法子!”

当一切准备好,只见米其贵双手十指按住尚司凡头顶,霎时又抓又弹,举动更加古怪!

这样一来,那桶清水照样红如猪血一般!时间更快,忽听青年大喝一声:“别伤我主!

别伤我主!”

他这一喝一震,使得龙老人和儒者控制不住,被他全力一抖,全被抖脱出去!

“司凡,司凡!你怎么了?”

米其贵笑道:“他在作梦!”

不错,尚司凡震脱之后,这时却呆呆的立在门口,眼睛瞪着儒者!

“司凡,我们都被这位小兄弟搭救了。快来见见!”

龙老人走近青年笑道:“金大卫,别楞啦!你怎么样?”

尚司凡这时似全明白了!吁口气道:“龙叔!好险!圣……”

“司凡,别说了,过来坐!这位小兄弟名叫米其贵,龙大侠叫他米米,快谢谢他!”

米其贵哈哈笑道:“大叔,说什么谢,二位还是躺一会,休息休息,快半夜了!”.

龙老人道:“米米,我们那条小船不知在不在,肖大叔和尚大哥必须趁夜过河。”

儒者道:“老侠!我们要过河?”

龙老人道:“先生,过河是潼关,你们非到海关去不可!”

回头又向米其贵道:“米米,你送大叔、大哥进了潼关之后,快点去朝阳寨!”

怪了,老屠夫!我去朝阳寨干啥?难道深更半夜,甘四海大人问我要鲤鱼?”

龙者人道:“你别问,到了那里你就知道,早上甘大人曾派人来过!”

在米其贵离开茅屋后,一看没有外人,肖高天噶声道:“龙老侠!四海怎么了?”

“先生!你出来有多久了?太皇太后有手谕,要甘四海大人到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一 章 风陵渡上见血路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旗震山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