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旗震山河》

第十一章 獠面人妖,鬼头恶虎

作者:秋梦痕

绞肠痧本来坐在沙地上,这时一见四小出现,好家伙,居然连这种魔头也站起来了,只

见他那张十分呵怖的鬼脸,此际更加难以形容啦!

耳听大无赖嗨嗨笑道:“四个小王八蛋,这老小子不但不上道,甚至还要想与我干一

场,你们说,他是多么不识趣呀!”

“老大,你休息,等我们做了他!”

另外一个小子猛的抖出了家伙!

怪,那小子手中亮出一件古怪玩意,居然是件小波浪鼓,这小子家伙一亮,另外三个一

起配合,一为铙钹,一为小锣,最后出手的是只大铃。

大无赖向着绞肠痧哈哈大笑道:“老小子,把包袱留下,我在这里恭送大驾,请罢!想

来硬的,看看风色,你自己明白,行嘛!”

只见四小之一大叫道:“老大,和他噜嗦什么,他不上道就来硬的!”

“常风,咱们的老规矩,和气生财,万不得已不动手,你看,他不是丢掉包袱啦!”

说起来真丢脸,在江湖上,人见人怕的绞肠痧,居然泄气啦!只见他恨恨的道:“无

赖,这笔账你记住,老夫一定要收回的!”

说完呸了一声,拂袖而去!

四小一见,同时向大无赖作出鬼脸,一齐哈哈大笑,其中一个,如风拿到包袱,交与大

无赖道:“老大,不少啊,沉得很!”

大无赖嗨嗨笑道:“快!那一分也交出来!”

四小之一大叫道:“老大,你说什么?”

大无赖嗨嗨两声道:“在瘟疫神那里拿了多少?当心你们四个脑袋!”

那被称为常风的嘻嘻笑道:“老大,一千两!”

“胡说!蘑菇了半天只有一千两?”

常风道:“老大,是真的,没有开打,你的老规矩,不开打一千两,开打五千,给他点

好处是两千!”

大无赖冷声道:“走!我要查,查出你们想存私房钱,那就要你们好看!”

四小一见他走,同时一齐追着大叫:“老大,老大,你听我说……”

说字未落,人已走了老远。

龙风剑忍不住,轻声笑道:“这批玩意真有意思,江湖武林中居然出了这一行!小可,

那四小叫什么名字?”

小可卿道:“老二就是常风,老三叫丁八,老四巴西,老五水贵,通称四小无赖,据说

他们全是孤儿,不知是被什么异人收留,传以古怪功夫,开始他们是在兴安岭一带活动,现

在入了中原,将来有戏看啦!”

姜世华道:“听萧老头说,大无赖与你阿奇哥有交情?”

小可卿道:“我不知道,恐怕谈不上交情,奇哥哥没有提起过!”

龙风剑笑道:“我们这就找阿奇,两个蒙面人物现已略有端倪,其姓氏名字不会错了,

一为北疆,一为西域,都不是中原人物!”

小可卿道:“奇哥哥可能去了青海,我们到青海周围找找看,听说又有血战旗一面出

现。”

姜世华道:“到底有多少面血战旗?简直把武林搞糊涂啦!”

龙风剑轻声道:“真旗只有一面,这不知是谁捣的鬼,也许真旗就在捣鬼的人手中。”

三人离开桃花坪,认定方位,直奔青海。

但三人走不到二十里,刚进入山区,忽然看到前面林中有一批人,而且是两人架一个,

共九个!

龙风剑急急道:“世华,你看那是什么一回事?”

小可卿抢着道:“靠边去一点,不是那条线上的,被架的三个好像是负了重伤!”

姜世华道:“小可,难道你没有看出,那是马、牛、羊加上湖海三行,但不知架扶的是

什么人!”

小可卿大惊道:“马可飞、牛可仙、羊可腾!他们是阿奇哥义弟,屠宰师、裁缝师、磨

刀师乃奇哥长辈,我们快追上去。”

龙风剑道:“那就不好,一定是与敌人打斗负了伤。”

小可卿抢先奔出,一面追一面叫!

前面听到声音,不约而同的停下来。姜世华没有看走眼,完全正确。

前面一个老人看到小可卿,掠奇招呼道:“小麻烦,你跟谁在一块?”

小可卿急急走近,先把龙风剑和姜世华二人的事说了,又将易名的经过说了一番,但她

看被架的也是三个老人,仔细一看猝然道:“昆仑三老,他们怎么了?”

与小可卿答话的是屠宰师龙飞,他一听有青春贩子,面色又惊又讶,回头道:“女魔头

归正,你们信不信?”

裁缝师花羽笑道:“不信也得信!”

双方走近了,姜世华看到他格格笑道:“你们不是不认识我,怎么了?一个个多古怪的

表情。”

龙风剑急忙拱手道:“在下……”

下字未落,小可卿娇笑道:“龙大哥,别在下了,我已向三位前辈和三位哥哥说过啦,

别客气!”

姜世华忽然惊叫道:“昆仑三老满面妖气,中了谁的邪门?”

磨刀师罗浮道:“好厉害的青春贩子,不错,是中了妖气。但不是人为的,他们元神不

清,死不了也活不成,你有办法没有?”

姜世华道:“我得先了解是中了什么玩意才行!”

屠宰师龙飞道:“这要问马可飞他们三兄弟,人是他们发现的,咱们三个老不死是在路

上接着!”

小可卿急问道:“马二哥,你们在那里发现昆仑三老的?”

羊可腾抢着道:“在祁连山的路上,开始看到他们时,他只是迷迷糊糊,尚能走路,但

却不说话,而且是三人手拉手,举动似醉汉!”

姜世华道:“那就难办啦,我先喂他们每人一颗生长丹,虽不能治,但有护元神作

用。”

磨刀师罗浮呼声道:“长生果!”

姜世华笑道:“罗老儿,别大惊小怪,卖真正毒果的是我叛门师兄死要命宋五干的好

事,我却背黑锅,我的长生丹是经过提炼,没有毒,这才是真正驻颜养生之丹。”

屠宰师龙飞跳起道:“原来有这层内情,难怪江湖武林恨透你啦!”

喂了三人丹葯后,姜世华道:“这要找阴巫鬼婆才行,只有她才能看得出山精百怪的妖

毒之气!”

屠宰师摇头道:“那个邪婆子比山精鬼怪还可怕,谁敢去找她,找到她不但没有好处,

反而会惹来横祸!”

龙飞剑道:“她住在什么地方?”

裁缝师道:“鬼都不知道!”

屠宰师道:“她出没无常变化多端,这老巫在江湖上与毒龙姑齐名!”

小可卿道:“这怎么办?不能老架着走呀!”

磨刀师道:“能找到……找到……对了,他已化名奇幻手啦,能找到他,看他有无办

法,如果连他也没有办法,那就只有把人交与昆仑派自己处理啦!”

小可卿道:“我们也在找奇哥,听说他在青海出现!”

屠率师点头道:“有人看到奇花宫主端木兰在青海边露过面,但无人认得小米。”

龙风剑怀疑道:“小可尚且落了单,大可不见得就和阿奇在一块?最近发生了什么事?

阿奇好像分不开身。”

屠宰师道:“不管怎么样,大家去找一找!”

没有再好的解决之道,大家带着三个如醉一般的昆仑三老,一路奔向青海。

在进入草原时,屠宰师龙飞立将众人叫住,他指点远方数处道:“你们看,青海发生大

事了!”

姜世华噫声道:“那边有火焰神君、绿毛海怪和黑水原人。”

龙风剑道:“还有那高地上,绞肠痧、瘟疫神、麻疯鬼!他们虽然各走各的,好像各不

相干。”

屠宰师道:“再看那更远处有两批,甲天下带着十几个,傲世帮主无故神也带来一大

批!”

小可卿道:“我看到魔力眼和再生天魔啦!”

马可飞道:“我发现天外心魔和丧门元凶、灭门吊客了!”

龙风剑猛拉姜世华道:“你看我们侧面,那三个老的,两男一女从未见过。”

裁缝师花羽面色一变,向屠宰师道:“杀猪的,我看我们不能前进了,连阴、私、毒也

现了身。”

羊可腾道:“裁缝师傅,什么阴、私、毒?”

屠宰师抢着解释道:“那就是与绞肠痧、瘟疫神、麻疯鬼齐名的阴阎罗、私密怨、毒心

姑!”

说着向裁缝师道:“今天的情形确实惊人,不过你们看出没有,魔力眼是仗着魔眼吃饭

的,可是他这时全不看别人,岂不是透着古怪,再说那绿毛海怪,平常见了人就鬼叫不停,

现在到一声不响了!”

裁缝师道:“杀猪的,你的意思是主张我们继续前进?”

磨刀师道:“我们活了一甲子多,在江湖武林见过的魔头也不少,可是那曾在一次之中

见过如此多,而且全是一等一的,走!我们的力量也不小!”

一行人刚到几株独立树下,突然听到树上发出银铃的笑声道:“你们才来呀!”

话一落,树上溜下了端木兰,也就是化名的大可卿。

“哎呀!姐,你在这里干啥呀!”

小可卿简直又原又喜!她奔上去一把抱住又道:“快来,我介绍弥认识姜姐姐!”

大可卿笑道:“不必啦,过去见过!”

姜世华笑道:“奇花宫主,你在树上干甚么?难道未卜先知,晓得我们大伙儿要经过这

里?”

大可卿摇头道:“是阿奇派我来接你们大家的,还说你们带着三个病人!”

龙风剑问道:“阿奇人呢?”

“跟我走呀,不过前面有座帐篷,里面有昆仑弟子,请马二哥、羊三哥、牛四哥把人送

过去,我们在这里等,回来再向南行!”

马可飞道:“这三老中了邪,大哥都知道了?”

大可卿道:“不但知道,而且拿了解葯给昆仑弟子,你们快去,恐怕阿奇等不及啦!”

三人立即把昆仑三老背起,放开大步,直奔帐篷!

屠宰师道:“阿奇在什么地方看到我们的,他为何不现身出来?”

大可卿道:“不是阿奇看到,是黑大妈,提起老太太你们之中只有龙大哥和小可知道!

小可卿啊呀道:“黑大妈闭关成功啦!”

屠宰师道:“什么黑人妈?难道又是一个神秘人物!”

大可卿笑道:“除了阿奇哥,连我也不知道她的来历,这老太婆对阿奇哥好得不得

了!”

屠宰师笑道:“阿奇这孩子有一种与人不同的特别吸引力,我看到他曾经和一个人见人

厌,又人见人怕的无赖交过手,但打不到一百招,他又和无赖嘻嘻哈哈去吃饭,吃过饭,不

知又因什么原因打起来,这次打得非常凶,由城里打到城外,由城外打到山区,再由山区打

到草原,后来由草原打到柴达木河里去,有时两人边打边骂,又有时打出叫笑不禁。”

裁缝师道:“那是搞什么鬼?”

屠宰师道:“那样好的戏,我想出面叫停,但又不便破坏,可是他们打到水里后,再也

不见人上岸啦,简直不知到哪里去了,害得我守在河岸足足有两个时辰!”

小可卿格格笑道:“哎呀!八成他们在河底比水功,不是比向上游,就是由河底顺流而

下,龙伯伯,你真是老傻瓜,怎么不想到!”

这时马可飞他们兄弟三人回来了,但忽又发现一个老人急奔而到。

众人一看是古都更夫,屠宰师大叫道:“老哥哥,有什么事?”

只见古都更夫喘声道:“你们中有六个人不用去会小米啦,杀猪的,你们三个老的要奔

长途,火速去山海关!”

屠宰师大惊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古都更夫道:“小米要你们去暗助守军,现在甘太尉带着他的子女和家将早起程啦!大

燕国集中大军,显有犯边之举。”

马可飞道:“还有谁要去?”

古都更夫道:“你们三兄弟快奔西域,专门打听军情,行动要秘密,特别留心婼羌国动

静,丐王九葫神乞是你们领队,他已到玉门关等你们!”

屠宰师手道:“此去山海关路程遥远,我们这就动身。”

古都更夫道:“你们两批在路上要特别当心,祁连山出现了獠面人妖,那不是真人,是

妖怪,甚至不知有多少个,昆仑三老遇害,你们是见到了!”

姜世华惊叫道:“昆仑三老原来是獠面人妖害的。”

屠宰师道:“既然不是人,那不会去北方?”

古都更关道:“獠面人妖已成气候,善变化,绝对不会仅限祁连山脉一地了,更使武林

震惊的是,金山山脉出现了鬼头恶虎,已经有人遇害,也有看到而逃脱,据说不止一支,尤

其可怕的是戈壁大沙漠和北方瀚海出了大漠风怪!”

目前不但邪门横行,连山精妖怪也成气候应时,你们今天一定看到了不少邪门人物,他

们也被震惧啦!”

老少闻言,真有点心惊肉跳,奔出两批后。

古都更夫向龙风剑道:“你我虽未见过面,但已经小米提起过你,不用客气,你带大

可、小可和姜姑娘快去大竹岭,小米在等你们,可能马上要出动!”

龙风剑道:“前辈,你老不去?”

古都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一章 獠面人妖,鬼头恶虎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旗震山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