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旗震山河》

第十二章 旁门邪术,华陀缺术

作者:秋梦痕

奇幻手结了账,陪着黑大妈到了上房,他叫二女与黑大妈同房,自己另开一间,梳洗

后,先向黑大妈道:“大妈,天色还早,我要到外面走走!”

“孩子,我知道你要去哪里,别单独行动,带阿兰去!”

奇幻手道:“不必,我不出城就是,只到南大街实地打听一下!”

大可道:“事情很明白,还打听什么?”

奇幻手道:“我们只知有獠面人妖,但不知有多少?”

“孩子,你认为不止一只獠面人妖?”

奇幻手道:“大妈,獠面人妖是一种古兽,是人猿中最凶残者,不管它成不成气候,最

少也有公母两只,何况人猿又是成群的兽类!”

黑大妈闻言有理,点头道:“如果不止一只,那就更可怕了,你要打听的是什么?”

奇幻手道:“看看被害者的形象,三个昆仑派长老中毒还被加害,三个傲世帮高手则被

吸血而亡,这是两种形态,我希望再找出别的形象,以作今后除害的对策!”

黑大妈道:“你想得太周到,这是你细心之处,不过你更该带个妞儿去,她们武功我信

得过,你别担心,她们的轻功都是上上之选。”

奇幻手道:“好罢,阿宇好动,她不会服侍你老,留下阿兰与你老作伴!”

“不,阿兰经验足、两个你都带去,我老婆子还要什么服侍,被留下的一定心不甘情不

愿,她们说你偏心。”

大可卿道:“不会啊,大妈!”

“呵呵,这是阿米的福气,不过还是都带去的好,你们还不了解啊!阿米非去南城外!

山区不可,他不去我也会去,有他去我就偷懒了,走罢,不能在山区久留,也许晚上城里会

出事,两个时辰不回来,我到南城外来接应!”

奇幻手临行笑道:“大妈,你忘了你过去是何等人物了,现存这样小心了、真的变

啦!”

“孩子,那是遇上你才改变的。”

“大妈,我们走了,你在店中也要留心,我说的是阴,私、毒三人。”

“孩子快去,你认为大妈真的老啦!”

天已黄昏,奇幻手带二女绕道南城,岂知行人更少啦,纵然看到三三两两,稀稀落落

的,那也只是些江湖人。

奇幻手一看街上情形,笑向二女道:“除了商店,一般老百姓都提早关门,在这情形下

我们绝对没有办法打听那些被害的了,大妈说得对,非向城外去查,最好入山区啦!”

出了城,奇幻手带着二女毫无选择,只有直奔山区,但走了还不到几个山头,突见一点

黑影如电射到,同时听到黑影叫道:“奇哥,奇哥,等一等!”

那是四小之一常风的声音,奇幻手停下急叫道:“小常,什么事?”

常风一到就道:“我们在大竹岭掏金洞外分手后,老大找不到你,你们似进了兴海

城?”

大可卿道:“是呀,你们现在哪里?”

常风道:“我们在荆棘峰,离此不远,老大命我到城中来找奇哥,差点错过啦!”

奇幻手道:“在荆棘峰干什么?”

常风道:“有大戏看,你们快点去!”

奇幻手不知他说的大戏是什么,只有跟着走,大可卿道:“荆棘峰名副其实,猎户绝

迹,无路可通,胡大哥去哪里干什么?”

常风道:“追踪无事生非和无恶不作去的,可是到了峰山上,人追丢了,却发现另一挡

大事。”

小可卿道:“你说呀,什么事?”

常风道:“不期而遇,会见了奇哥计策中人物,他就是脱脱金!”

奇幻手大喜道:“胡大哥已与他拉上关系了?”

常风摇头道:“哎呀,说来话太长了,一下子不能把几个时辰的事说清楚,好罢,捡重

点说!”

他在脑子里整理一下,才又接下去道:“我们没有追到两‘无’之下,本来想回头找奇

哥,但却看到荆棘峰西峰上突然升起一团红光,也就是我纸条上所写的红光!”

小可卿道:“那纸条是你写的?”

“对呀,我叫巴西送给奇哥的!”

大可卿道:“你快说红光怎么样?妖怪来找你们了?”

“不对,妖怪在那西峰上困住一批回子高手,老大一见红光,当然不肯放过,于是带我

们四人全冲上去,一到,发现有三个回子已经中毒倒下,只有三个还在与红光拼命!”

幻手道:“现在打完了?”

常风道:“打完了?现在增加一团红光了,但回子也增加了!”

奇幻手道:“老大要你找我去作什么?”

常风道:“脱脱金在暗中看到老大救出三个回子,而这三个回子来头不小,一个是镇西

国王子,一个是伊吾国大将,另外一个尉黎国第一国师,脱脱金看到老大救人,立即出面交

谈!”

奇幻手道:“老大故作姿态,若即若离?”

常风拍掌笑道:“奇哥,你真是有先见之明,老大确实如此,不过老大愈摆架子,那脱

脱金愈对老大有好感,于是老大对他说,妖气太重,三个回子定有生命之危,因脱脱金不能

施救,其实老大防毒可以,治毒却差劲,他就叫我来找奇哥!”

奇幻手笑道:“老大想借机会要我和脱脱金见面。”

“当然,老大的意思我也看得出来,见面以后就看奇哥你啦!”

四人已经无路可走,施展轻功,腾身在荆棘上飞奔。

一到荆棘峰,只见峰顶坐着无赖和一个老年回子。

奇幻手向二女道:“他不蒙面啦,他就是脱脱金,婼羌国师!”

小可道:“地上躺着三个就是镇西王子和伊吾大将、尉黎国师了?”

常风道:“镇西国王子叫里都、伊吾大将叫诺克奇、尉黎国师士什。”

无赖已发现了,他与脱脱金同时起身相迎。

“哈哈,奇老弟,你来了,快,我介绍你见见脱脱金国师?”

奇幻手带笑拱手道:“久仰,久仰,西域盟国的国师威名远震,在下有幸,得与脱脱金

国师会面,真是意料之外,请多指教!”

脱脱金虽然不认识面前青年,但他看得出这青年一定不同凡夫之辈,连忙拱手道:“奇

大侠,幸会幸会,听胡兄说,大侠乃武林奇士,医道通玄,务请救救老朽同事!”

奇幻手介绍过二女后,走近躺着的三人,只见除了尉黎国师年近花甲之外,另外那个王

子和大将都是四十许壮年!

查看后向脱脱金道:

他们中的是妖气已经到达迷元乱精的地步了,不到天亮就会死亡!”

脱脱金大急道:“奇大侠,你能救他否?”

奇幻手道:“在下有丹葯,然而只能护住真元,要救活恐怕须大费手脚,既然有缘,我

将尽力而为!”

脱脱金大喜道:“能救他们三人,敞盟六国,必将视大侠为上宾,老朽知道,以大侠这

种奇士,‘报答’二字太俗了。”

奇幻手早有机宜,向胡乃道:“大哥,请你兄弟五人,火速加入西峰打斗,全力逐退妖

物,我要找个地方救人,此地不宜!”

他又向脱脱金道:“在下有一长者,现在兴海城,救人非她帮助不可。”

脱脱金道:“须老朽亲自去请?”

“不,叫阿大阿小前去即可!”

说完回头向大可卿道:“你带妹妹去兴海城,火速把大妈请来。”

大可回答应一声,立即带着小可回奔出。

脱脱金看到奇幻手满面诚恳,心中大喜,这时胡乃也已出动,带着四小赶奔西峰。

西峰就在眼前,耳听喊声不绝,红光飞舞,声势十分惊人!

奇幻手向脱脱金道:“国师,对妖物不可力斗,那种成了气候的东西必须以物克才行,

不知老国师如何遇上的?”

脱脱金道:“我联盟六国高手已经无故死亡太多,老朽决心除此妖物,但又不知克制之

道,奇大侠,那是獠面妖人;凶残无比,共有两对,请问应以何物克之?”

奇幻手道:“在下尚未想到克制之法,但一定能想出,这事慢慢来!”

胡乃兄弟一去,即时协助二十几个高手全力发出内功拼斗,两团红光的妖气,在无隙可

施的情形下绕空滚滚而去,然而二十九个高手中,又有四个如喝醉酒似的,摇摇慾倒!

这时黑大妈和二女以全力施展轻功赶到,在奇幻手介绍下,正好也看到一群回子高手接

着中毒者也到了。

胡乃抢在前面向奇幻手道:“你怎么办?”

奇幻手道:“附近能有房子就好!”

回头道:“大妈,你老的意思呢?”

黑大妈会意,装出为难道:“治毒要有大房子,不能惊搅,现在又增三个,小房子更不

行。大家还是回城去罢!”

奇幻手道:“一连带着六个伤者入城,传言出去,西域六盟颜面何存?大妈,还是问问

脱脱金国师吧?由国师作主!”

脱脱金道:“帐幕如何?”

“行,有单独大帐幕也可以。”

脱脱金向众回子道:“快把中毒之人抬到鄯善王子帐幕去,到时除了黑大姐、奇大侠和

两位女侠,任何人都不许进去!”

众回子立即展开行动,抢着六个伤者从峰南而下,后面随着脱脱金,他陪着黑大妈、奇

幻手和二女,只有无赖兄弟断后!

不到半个时辰,一齐到了平地,当前现出一条大河,黑大妈向脱脱金道:“国师,这不

是玛楚河?”

“对,帐幕就在前面河边!”

不出半里,忽然现出无数的灯火,连绵不断的帐幕,不下数十座,同时牛声四起,原来

是牧民麇集之所。

脱脱金领着走进一座大蒙古包,奇幻手一看,里面居然富丽堂皇。

“奇大侠,如何施救?老朽不懂,老朽这就告退了!”

伤者已在帐幕内,奇幻手拱手道:“国师请便,帐内应有尽有,不必照顾,在下这就要

和黑大妈开始了!”

脱脱金走后,黑大妈笑道:“你有什么计划?”

奇幻手笑道:

‘大妈只管休息,这些伤者不重,只是昏迷,等到半夜才每人给颗丹就行了,我之所以

要这样作,完全是摆过门,否则对方不会把事情看得郑重!”

黑大妈道:“我们准备与对方多处一段时期?”

奇幻手道:“西域六国联盟已成事实,以这种庞大势力犯边境,守军支持不久,脱脱金

这人为六国联盟首要人物之一似无疑问,与其将其除了,不如以情套之,杀一脱脱金,还有

很多脱脱金可补,为今之计,一以情交,一以力服为上!”

大可卿道:“何以力服?”

奇幻手道:“杀鸡给猴子看,你等着瞧!”

黑大妈笑道:“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孩子,看你!”

脱脱金这时陪着无赖兄弟正在另外一座大帐幕内饮酒,只见他向无赖哈哈笑道:“胡

兄!你说今友奇大侠为武林中异士,不知其事迹如何?”

胡乃笑道:“国师当知萧南宏这个人?他以国宝北国神剑收买奇幻手,在这种空前重赏

之下,奇幻手毫不动心,这是事迹之一,獠面人妖之毒,无人能治,在他却轻而易举,凭这

两点就够了!”

脱脱金诧然道:“萧南宏想收买奇大侠,这事老朽一点不知呀!”

胡乃道:“国师可知萧南宏想收奇幻手何用?”

脱脱金道:“当杀手!”

“对,但国师却不知萧南宏要杀谁?”

脱脱金闻言有因,急问道:“萧南宏想要除的当然是宋将吧?”

他是凭着直觉!其实他心中也有如是打算。

“哈哈!”胡乃发出大笑道:“现在我知国师乃为西疆第一高手,可惜我知道不如萧南

宏早……”留半句。

脱脱金忽然严肃道:“胡兄,听你话中另有文章,何不直说!”

胡乃也肃然道:“胡某怕背挑拨之嫌,国师不要问吧!”高明。

脱脱金道:“胡大侠,老朽对你也有所闻,你不向老朽作买卖,反成了老朽朋友,试

问,老朽还有什么地方不相信胡兄的!说真的,老朽如不对胡兄调查清楚,在荆棘峰就不会

与胡兄见面了。”

胡乃把话扣住对方后,叹声道:“萧南宏一心要想收买江湖武林中武功出众的豪杰,经

胡某打听,他已运来北国三宝作聘礼,可是他担心的是国师,生怕伯国师抢走他心目中高

手!”

脱脱金跳起道:“于是他要先除去老朽!”

胡乃道:“国师神明灼见,何必在下说出。”

脱脱金道:“胡兄,你可查出他由北方带来多少人手?”

话入正题,胡乃郑重道:“以在下所知,在其身边最重要助手为巴拉图军师,还有幽燕

十三太保,辽东九虎、贺兰七雄,现又在中原收买了丧门元凶、灭门吊客、夜半幽灵、恶乞

崔三、拜金党全部、死要命宋五等等,当然还有,在下还在注意中。”

脱脱金大急道:“如此庞大阵容,老朽未知其半,这太危险了。”

胡乃道:“相信国师势力也不弱,以国师之势,何惧萧南宏,明争暗斗最好提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二章 旁门邪术,华陀缺术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旗震山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