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旗震山河》

第十五章 奇幻手初展连环掌

作者:秋梦痕

四小在前面探路,未到天亮,一行赶到了狐迷谷口,刚一到达,讵料谷口内竟是人声哄

哄,黑大妈立即低声喝道:“你们快随老身来!”

“干妈,去哪里?”

大可卿自认地形只有她最熟,是以动问。

黑大妈道:“你去过仙狐崖没有,我们到那儿可以观察全谷动静!”

大可卿惊奇道:“干妈,那要直走谷内啊,你老不担心被人看到?”

“孩子,这证明你对狐迷谷还不如老身熟悉!”

说着领先闪进右侧乱石之内,回头道:“你们紧紧跟着走,一脱离视线就会迷路!”

小可卿追上去,紧紧拉着道:“干妈,这地形好可怕啊,假如有人在暗中潜伏,只要全

力一击,谁能逃得过呀?”

“呵呵,孩子,干娘我是施放百毒的能手,我如不在追来之前先动手脚,那岂不是冒失

鬼嘛,如有人在乱石想捣蛋,他得先尝尝我的毒味!”

“啊呀,老干娘,原来你也这般小心呀!”

胡乃落在最后,闻言可乐了,又道:“你老放出什么东西呀?”

黑大妈哧的笑出来,回头道:“老无赖呀!”

胡乃不高兴道:“老干娘,别挖苦人,何必呢,那有干娘拿儿子开玩笑的?”

黑大妈阿呵笑道

“胡崽子,这你就不通了,天山有一种毒物,虽然不能置人于死地,但一旦被它叮上,

又痛又痒,其毒无葯可治,必经一旬而后自消已,故凡施毒之人叫他为无赖,那是说,被缠

上就无法脱身,说也真巧,正好和你一样,所以武林不想惹你啊!”

胡乃闻言,真是啼笑皆非,可是二女听到就难过了,不敢大声笑,忍得胜子痛啦!

“老干娘,好在是叫老无赖!”

丁八在后,作古证今的说。

“混蛋,难道我老了不成?”胡乃骂开了。

水贵道:“老大,你多什么心,老干娘如果放出老无赖来,你这大无赖八成吃不消,我

们小无赖可帮不上忙。”

黑大妈笑道:“别大声,仙狐崖就在前面,先看看上面有没有人?”

“嘿嘿,老干娘,你不是派出老无赖了,怎么,是假的?”

“嘘!老身刚刚收回了,上面确实有人。”

胡乃抢先上去,回头一挥手,立即带着四小无赖掩上崖去,这家伙斗嘴管斗嘴,到了真

章必现时,从来不退缩。

大可卿靠近黑大妈道:“干娘,胡大哥干劲十足啊!”

“对,我就是喜欢他这点,他不但狠,而且机智百出,也因此,江湖上的一流人物,不

分正邪都拿他十分头痛。”

老太婆过了一会,这才带着二女摸上崖,可是到了崖上却只有看到巴西一个人,立即接

近急问道:“他们呢?”

巴西轻声指着前方崖头道:“摸过去啦,刚才看到五个人,其中有萧南宏。”

大可卿道:“谷中怎么样?”

巴西指着谷中远处道:“你们听听,打闷的,除了刀剑拳掌,没有半个人声,老大说,

那是脱脱金带着一群高手,与另一群不知名的家伙在火拼!”

天空似已有了点亮意,黑大妈道:“我们靠近崖头去掩藏起来,等你老大和阿奇来了再

说。”

巴西道:“‘老大一定会回来,可是阿奇哥靠得住嘛?”

小可卿道:“一定会找来,也许这时在暗助脱脱金。”

四人刚刚藏好,突然听到两个女子的声音响起于崖顶最高处,只听其一带着阴冷的口

气,毫无一丝温柔味道:“姐,你到底采取什么立场,要助别人还是要帮我?”

原来是两个姐妹,只听另一人叹声道:“师妹,我们玄冰教还不到在武林大挂招牌的时

候,姐姐我劝你不宜太过招摇,你施放‘冰魄神钉’不分皂白,未免太烂杀了!我知道你要

协助你义兄拔都干大事,但你不能不顾本门声誉!”

“哼,声誉,烂杀!”这是什么地区,对敌人讲声誉谈慈悲,那才笑话,好,你作你的

玄冰宫主,我干我的大事,从此各走各的,姐,我警告你,最好不要妨碍我,否则我们姐妹

从此一刀两断,你放走奇幻手,这已犯了吃里扒外的江湖大忌。”

“阿柳,你怎么对姐姐这样说话?”

“姐,要记住,玄冰教就是真女教啊!奇幻手长的是不错,名声也不小,你如犯了教

规,我同样可召集本门弟子推翻你教主之位,好啦,废话少说,你多珍惜,我走了。”

白雾一闪,对话也停了!

仅仅一霎那的时间,突然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道:“宫主,我总算见到令妹二宫主的本

来面目啦!”

“奇兄,你在我们近处!”

原来那男子的声音竟是奇幻手,在下面崖缘的黑大妈立向二女悄声道:“别出声!”

这时又听奇幻手叹声道:“宫主,现在你教我如何办?令妹的性格己到毫无挽救之地

了,我不能袖手任其胡为!”

“奇兄,她的一切毫不弱于我,加上拔都这个人,你叫我又如何办?”

奇幻手道:“宫主,我刚才如不看在你的面上,我可不是讲求什么光明正大出手的啊!

贵门的‘冰魄神钉’、‘玄冰僵魂’、‘九天弥雾’虽为武林三绝,在下自信还能应付。”

“奇兄,我师姐妹从三岁入教,情如同胞,务必请你手下留情,你让我再向她规劝一次

如何?其实她还是个初入江湖的少女。”

奇幻手叹出一声道:“难,难,难,你要劝她,首先要她止杀才行,一旦我的朋友有了

损失,宫主,那就下要怪我,不过我答应你,找不会要她的命!”

在奇幻手说出最后一个字时,谁都会猜到白衣女玄冰宫主发出叹声或者有几句谢词,可

是一点也没有,但过了一会儿只听到当地却有个老人干咳一声道:“贡葛大仙,一甲子没有

出洞了,整个江湖全变啦,怎么这样乱呀?”

“嘿嘿,星宿神魔,只怕当年那一批全死了,留下的只有你和我!”

“不,不,不,昨天我还听到两个人的名字,老贡,说出来你恐怕不好过!”

“老星,他们两个是谁?”

“嘿嘿,一个是布二人,另外一个你可猜得到。”

“哼,那是韦独生了,原来这两个家伙还没有死.行,有对手就不寂寞了。”

“喂!老星,你这次出来。只怕大有文章,当年那双血手又痒啦?”

“老贡,第一件只怕你我相同,难道你不想得血战旗?”

“老星,哈哈,当然,第二呢??”

“当然,苦心研练的‘碎心功’,看看六十年来的成就,今天第一个试我碎心功的就是

你!”

“哼,星宿神魔,我也想拿你试试我的六十年成就哩,要你尝尝我的粉骨术。”

这时在崖缘的黑大妈,立即向二女和巴西悄声耳语道:“快,我们快离开,第一流老魔

出世啦!”

她带着三个男女青年提功就朝谷底飘落,一口气隐入谷内林中。

大可卿急问道:“干娘,这两个老魔没有徒弟传下来?”

黑大妈道:“有,当年被你师傅天池疯子给糊糊涂涂的杀了,只怕到现在他们还不知

道,他们是六十年前闭关,他们徒弟死在三十年前。”

“哈哈,干娘,你老记得真清楚。”

小可卿道:“呀,阿奇哥,你终了找来了!”

人影一闪,只见奇幻手出现道:“你们只要慢走一步下崖,八成又可看到两个啦!”

黑大妈急问道:“与贡葛大仙,星宿神魔是同期人物?”

奇幻干道:“一个是,一个只迟出十年,你老见过巫婆谷阴巫鬼婆没有,她比你老高一

辈,比贡葛大仙、星宿神魔小一辈,我说的不错吧?”

黑大妈连连点头道:“对,对,对,她夺走血战旗却在这里露面,怎么样,她居然敢见

刚才那两魔?”

奇幻手道:“她仗着巫术高强,武功也不比两魔差,当然敢,还有一个老人,后来我听

出星宿神魔叫他为天池老祖!”

大可卿道:“那在崖顶有一场火拼!”

黑大妈道:“不容易拼上,那都是一些心机千变万化的老怪,有时如多年知已,有时似

仇深如海,打起来打个没有完的,好起来谈得乐不可支!”

小可卿急问道:“奇哥哥,白衣女玄冰宫主去了哪里?”

“哈哈,你们不是在暗中藏着?”

巴西嘻嘻笑道:“奇哥,她没有亲你呀!”

“巴西,你如想她亲,现在快追去,她已直奔巫山啦,小子,你老大本来带常风、丁

八、水贵在盯萧南宏,现改盯玄冰宫主啦!”

巴西急急道:“我这就去,老大可能会被白衣女迷住!”

黑大妈呵呵笑道:“那你是吃醋了,好,小心追上去,兄弟之间不能大打出手啊!”

“唉,我还小嘛,老干娘,怎么会呢!再见!”

小可卿轻笑道:“这四个小玩意真有意思,天不怕地不怕。字号倒是很响亮的。”

奇幻手道:“你比他们大不了两岁,个性差不多,现在老魔成群千万要小心。”

小可卿格格笑道:“我倒要找上那玄冰二宫主完颜柳试试,什么冰魄神钉、玄冰僵魂、

九天弥雾?”

黑大妈闻言警告道:“小可,千万别大意,这三种东西,老身我当年在老玄冰宫主手下

试过,确确实实厉害得很,当面动手还可以避她两种,致于玄冰教的九天弥雾最难应付,她

发动时,在她周身十丈内全被刺骨白雾笼罩,她看得到你,你却伸手不见五指,在此之际,

她如向你施展冰魄神钉,决死无疑!”

小可卿道:“奇哥哥教了我上天梯轻功,我一见白雾就逃走啊!”

大可卿笑道:“妹子,逃走可要拿捏住时机啊,她可以在下面用神钉打你!”

黑大妈又向奇幻手问道:“谷中那一场无声群斗又是什么一回事,你一定看到?”

奇幻手道:“萧南宏藏在这边崖顶,脱脱金藏在对面崖顶双方都在暗中指挥手下拼命,

我只知这些,但不知有多少人打群架,也不知死了多少人,最后我找到温心苾她说程金刚也

在谷中动手!”

黑大妈挥手道:“走,到谷中去看看。”

再走不到十丈远,正是谷的中央,立刻嗅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,大可卿诧然道:“一定

死了不少人!”

奇幻手道:“不必查看啦,我们快赶到巫山十二峰去,那是集中地,天已放亮,再迟行

动不便!”

小可卿急急道:“我听到哼声,一定还有人未断气!”

黑大妈望着右侧道:“声音发自那边乱岩内!”说着长身扑出!

奇幻手带二女跟上,走到乱岩内,只见黑大妈蹲在一个血迹模糊的回装大汉身边叫起来

道:“阿奇,他是鄯善王子赖聿沙,你看有没有救?”

奇幻手走近查看一会道:“他负了内外重伤,外伤五剑口流血多,但还不要紧,内伤还

不知如何哩!”

大可卿道:“你是有名的医家,难道没有办法?”

奇幻手立即喂下伤者一颗丹葯道:“先得止血和稳住内伤,但这里不是治疗之处。”

黑大妈道:“这要抱起他,出谷北有个破清真寺,只要没有人占住,那儿可以用。”

奇幻手心里在想,北疆诸国,民性重势不重义,欺弱而怕强,与其相斗,只有力胜能

克,西域各国,民心直爽,重义感恩,这个鄯善王子非全力救活不可,他抱起伤者,紧紧跟

随黑大妈身后,一齐朝谷北口急奔。

在东方日出时,黑大妈忽然立住道:“前面古树林中就是清真寺了,数十年前,这左右

两侧全有居民,听说经过一次横祸,大半居民死于瘟疫中,现在人没有了,连民房也倒光,

你们看,到处都是蔓草和荆棘!”

大可卿道:“你老似听到什么?”

奇幻手接口道:“寺中有人!”

黑大妈道:“孩子,把赖聿沙王子交给我,你开路,看是什么人占住?”

奇幻手把人交黑大妈手中,领先走向古树林,可是他才踏进林缘,突然人影一闪,只见

四个蒙面大汉挡住去路。

“止步,不许进来!”

奇幻手看看对方的装扮,心中有点嘀咕,既非北方的旗装或蒙装,也非西域的回装,当

然不是汉装,于是和声道:“四位,我有一个严重的病人,必须进破寺内治疗。烦请让路,

不须多久,两个时辰足够,治完马上走!”

“你真噜苏,退回去,否则非赶你不可!”

奇幻手在不明对方路子之下,不便出手,忍着气又拱手道:“请问四位,寺内可有贵

上?烦请回禀一声,也许贵上能方便方便。”

四汉之一闻言大怒,厉声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?咱们祖师爷岂肯方便你们。”

这一下可好,有了“祖师爷”三个字,奇幻手知道八成不是什么正派人物了,那怕是中

原各派长辈,能有这种门人弟子,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回头向黑大妈道:“干娘,我要看

看他们的祖师爷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五章 奇幻手初展连环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旗震山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