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旗震山河》

第十六章 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

作者:秋梦痕

胡乃奉命作先锋,他被毒龙姑看重而高兴,回头笑道:“我会不会送命呀?”

黑大妈冷声道:“给你一点颜色,你就想开染房,小子,还不快滚,留心蜂鸣化血钉,

那可不是蜜蜂,打上你当然送命!”

到了一座奇岩堆砌为山的怪岗了,黑大妈急向奇幻手道:“翻过这座岗,那面是百户

村,是座村市,暂时不会有事,你到岗上看看胡乃。”

奇幻手长身扑上岗去,静察四周,既不见胡乃,也不见动静,向黑大妈招手道:“干

娘,上来吧!没有问题,胡大哥可能入村了。”

黑大妈带二女走上岗,疑问道:“敌人要在什么地方发动?”

大可卿笑道:“也许要到晚上,我们下岗吃东西,准备晚上动手!”

奇幻手忽然看到正面远方,点点又道:“如果那不是滚石岭,毒心姑必然存那儿等着我

们!”

黑大妈道:“那是望塘峰,离滚石岭还有二十几里,立在那峰顶。可以看到瞿塘峡!”

下了岗,只见胡乃迎上道:“什么也没有见到,老干娘,我花了五两银子才买到这一包

东西,村民真正可恶,硬敲我一杠子,你老看,二只鸡,十二个馍馍,总共不要一两呀!”

小可卿格格笑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,五两银子买这样多,你还嫌贵呀!”

黑大妈笑道:“他是向人家耍无赖的人,要他出钱,当然心痛!”

在一条小溪边草地上,大家安安静静的吃了一顿,休息一会,绕过村子,直奔望塘峰,

可是时间已不早。

奇幻手看看快到望塘峰时,走近黑大妈道:“必须经峰顶吗?”

黑大妈道:“你看看,左面高的是望塘峰,右面矮的是桂竹峰,两峰中间是通往滚石岭

的必经之路,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“两峰中间通路有多远?”

大可卿道:“有两里长,全是峭壁斗立,我经过三次了,险是险要,因我们不是普通武

林,峭壁挡不住我们呀!”

黑大妈道:“孩子,你问山路是什么意思?”

奇幻手道:“毒心站的毒,你老最清楚,她不会动手脚,两壁回音声强,这对‘姹女

喝’最能增强威力,蜂鸣化血钉也许会放出来!”

胡乃道:“你之意是不在乎?”

奇幻手点头道:“我有定神丹,你们每人吞下一颗,提高真气,姹女喝无济于事,最后

把招子放亮一点,峰鸣化血钉能对我们几个怎么样呢?”

黑大妈道:“说的是,他们一看鬼计不成,必定现身出来!”

奇幻手笑道:“如他们聪明一点,最好立即隐去,出来我就替你老报仇!”

说完交出丹丸。

四人接过一看,同声问道:“有两颗,还有一颗作什么用的?”

奇幻手笑道:“我刚才扣指一算,这条路上有六关,除了毒心站的毒不算,最少有五

关。”

胡乃吓声道:“绞肠痧他们三个在路上等我们?”

奇幻手道:“假如我的八卦尚灵验,他们正在恭候哩。”

胡乃道:“你胡说,你懂什么八卦?”

黑大妈笑道:“他的判断比八卦更准,阿奇,这一颗能避病毒?”

“你老会毒,但对病毒是外行,绞肠痧、瘟疫、麻风,是病中最厉害的,他们三人以此

成名,以此称字号,当然深知练三毒之精髓,这颗丹名为百疫神丹,服后百疫不染,快吞

下,我们好过关!”

提起病毒,这可连平时擅于玩毒的毒龙姑也不太轻松了,大家吞下两种丹丸,脚步沉重

的向山道口行进,一点也不敢大意。

二十几里路,在平时不须一口气就能通过,这下可比普通人还走得慢,尤其是小可卿,

她居然在口中数距离啦!

胡乃听她嘀嘀咕咕,不知她在嘟嚷什么,想起好笑,问道:“小可,你在求天公?”

“乱说,我在数……我在……哎呀,这要走多久才能走出口?”

黑大妈道:“孩子,不是走多久的问题,我们在等敌人出现!”

小可卿道:“两崖峭壁如削,高有百丈,路上没有树木,难道以他们那种人物是缩在草

里,那算什么宗师之流。”

奇幻手忽然一拉胡乃道:“大哥,看前面!”

在前途十丈外,路中央躺着一位奇装老人,胡乃嗨声道:“第一关,麻风鬼。”

大可卿道:“注意,他的身边有什么东西,金光闪闪。”

黑大妈道:“奇怪,他摆上四锭大黄金作什么?”

小可卿道:“他知道胡大哥爱财,八成在黄金染上麻风毒。”

胡乃干咳一声,不好意思,嘻嘻笑道:“别人拦路要买路钱,这老魔晓得我胡大爷厉

害,来个让路钱。”

奇幻手向他示意,叫他走在前面。

胡乃不怕打硬仗,敌人有再高功力,从来没有胆怯过,可是当前的老怪物所会的邪门,

在武林中算是又稀少又可怕,好在他有奇幻手的丹葯壮胆,不然的话,移动的脚步只怕有点

发软,接近到五尺内。

“喂!老朋友,不须报字号,有不有真姓真名呀?”

“老夫刘堂申,无赖,要不要金子,要的话,拿一锭过关!”

胡乃真的不明白,闻言一怔!

“怎么样?怕金子上有病毒?放心,老夫从来不说假话。”

麻风鬼侧看,一手撑头睇眼,躺着依然不动。

胡乃嗨嗨两声道:“我如叫你麻风鬼嘛,你的年纪大大了,不好意思,刘老头,怎么只

许我拿一锭呢?”

“哼,别贪心,你们一行中,还有一老两少三个女的,他们不能空着手过去!”

胡乃哈哈笑道:“人言江湖上多怪物,刘老头,你这行善的方法虽然怪了点,但我却不

去想他,也许你有你的作用,不过话得说回来,难道你眼睛有毛病?我们一行是五个呀!”

麻风鬼看也不看,点头道:“没有错,那一个姓奇的,不,是假性,不过我不管他姓什

么?等他到了我面前,老夫另有文章。”

胡乃回头大叫道:“奇幻手,你听到没有?”

这时奇幻手正在向他笑,点点头道:“他要和我谈条件,你就拿一锭罢。”

胡乃道:“那就请三位女菩萨都来吧,刘老头说,见者有份!”

黑大妈似已得了奇幻手暗示,她真的带着二女上来啦,哈哈笑道:“我一见金子,眼睛

都发直啦!”

胡乃暗提功力,首先拿了一锭,心里想:“我才不怕你突袭!”

怪,麻风鬼没有动,只冷冷的道:“拿了就走!”

胡乃拿起金子哈哈笑道:“有意思!”

接着黑大妈带着二女也拿了金子,同样过去啦,回头朝着奇幻手笑道:“孩子,你见过

的怪事不少,总没有见过这种事吧?”

奇幻手已经到了麻风鬼身边五尺之内,闻言哈哈大笑道:“我觉得并不奇怪,他要斗五

人不如斗一人,你们拿了金子,总不好意思再插手呀!”

突见麻风鬼跳起嘿嘿笑道:“你很聪明,但也只猜对一半,另外一半是那老太婆不应死

在老夫手里。”

奇幻手哈哈笑道:“老丈,你认定我会死在你的手下?”

“有一条路给你走,拿出血战旗来。”

奇幻手淡然笑道:“找明白了,毒心姑说的?”

“原来你小子竟有先见之明。”

奇幻手大笑道:“毒心姑这一石二鸟之计真不赖,她想除我,居然也想除掉老丈!”

麻风鬼闻言一怔,睁大眼睛道:“小子,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奇幻手道:“我说我身上没有血战旗,老丈当然不会相信,我就不必否认了,但是老支

可要明白,刚才过去的老太太,乃为毒心姑的心头棘刺,要凭她阴,私,毒三人想在我手下

讨好,简直是作梦,于是她非设计使老丈,瘟疫神,绞肠痧来对付我,三位赢了,那就是狡

计成功,三位输了;她也少了三个敌人!”

麻风鬼嘿嘿笑道:“小子,你说的似也有几分道理,可是你不拿出血战旗来,老夫如何

相信,就算毒心姑所言不可信,但另外有人也是如是说呀!”

奇幻手哈哈笑道:“另外有人?那就是拔都了,这个大辽王子不惜任何代价在中原收买

高手,又不择任何手段挑拨武林明争暗斗,其目的不外要侵入本朝北疆,老丈居然相信他的

话?”

麻风鬼大声道:“老夫也不能全凭你三言两语就作罢!”

奇幻手道:“那是自然,在下也不想放过讨教之机。”

他忽然灵机一动,接下道:“为了不伤双方和气,更为了不使毒心姑阴谋得逞,在下愿

与老丈来过文比如何?”

麻风鬼沉吟一会问道:“如何文比,条件如何?”

奇幻手道:“我们来个互相在对方身上取一物件,哪怕是一片衣布也可,老丈胜了,在

下人都是老丈的,那就不问有不有血战旗了,假设在下承让,在下只求老丈从此不施放麻风

病毒,当然也不许相助任何人侵略中原土地。”

“非常有道理,好,老夫答应你!”

突然从岩石飞落两条人影同声道:“麻风子,也算我们一份!”

如电闪落两位老人,一看竟是瘟疫神和绞肠痧,奇幻手哈哈笑道:“两位老丈,此话怎

么说?”

瘟疫神嘿嘿笑道:“小子,放心,当然不是老夫等联手,老夫三人亦从不联手,更无互

助关心之举,这次由麻风子出手,他的条件就是老夫们条件。”

“老瘟,如果我赢了,血战旗又如何解决?”

绞肠痧阴阴笑道:“咱们拼了数十年,血战旗如在小子身上,结果何必问。”

奇幻手哈哈大笑道:“假如在下赢了,二位当然不致失信了,行,一举三得。”

麻风鬼嘿嘿笑道:“小子,看样子,你倒是蛮沉住气呀!凭拔都急急要除你的情形看,

你一定真有两把刷子,放马过来罢。”

黑大妈这时捏了一大把汗,轻轻的向胡乃道:“我们提足内力,当心麻风鬼一旦有失,

其他两魔会出手。”

胡乃摇头道:“这三个老魔平生杀人无数,但未闻言而无信,不问正邪,凡属武林宗师

之流,言诺是其立万的根本,你老一生玩毒,自问何曾失信于人?”

黑大妈叹声道:“老娘我是对阿奇太关心了,大孩子,你说的没有错。”

胡乃看到奇幻手与麻风鬼已经展开身法,笑道:“我们如果不在旁边盯着,同时三魔又

不是全在场,我刚才那番话,也不能完全靠得住,这要凭着事情的判断,假设这时是拔都或

萧南宏,那就完全不同了。”

大可卿叫起来道:“快看,快看,他们快到只剩下影子了,吓,麻风鬼的轻功身法居然

已入化境啦!”

黑大妈郑重道:“这二人早已练成元神了,否则不可能将身形化成淡影,你留心另外两

个老魔,他们也看得出神啦!”

胡乃笑道:“阿奇这家伙当初耍我时,比这更快,害得我使出了吃奶的家当。”

黑人妈噗哧笑道:“石头菩萨自开口,原来你小子是被阿奇整惨过,我说哩,你会对他

口服心服。”

胡乃嘻嘻笑道:“不止我一个哩,当初还有四个小无赖加入。”

黑大妈正想大笑,但突然打止,她看出麻风鬼和奇幻手的影子,居然在阳光夕照下谈得

如同薄雾啦,不由叹出声来道:“老身把三个老魔估计错误了,他们除了会病毒,原来武功

也入了化境。”

突听奇幻手发出一声长啸,人已到了数丈外,只见他伸出一掌,掌心有只玉葫芦。

“承让!承让!刘前辈,这玉葫芦中该不是麻风病源吧!”

吓,麻风鬼居然没有老羞成怒。

“嗨!小子,你为什么不给老夫难看?”

奇幻手拱手道:“没有可给前辈难看的呀!”

麻风鬼回头向另外两魔道:“老瘟,老绞,你们说呢?”

瘟疫神嘿嘿笑道:“他的身法只使出五成,老麻,这个江湖没有你我可混的啦!”

奇幻手立即趋前拱手道:“不,不可以,三位前辈不能收山。”

说完将玉葫芦交与麻风鬼又道:“凭三位前辈这种坦荡胸襟,晚生愿执弟子礼。”

绞肠痧突然纵声狂笑,扑出一把,猛把奇幻手抱住。

这一突发事情,真把黑大妈他们吓坏了,可是,可是……只见奇幻手居然面不改色,也

把对方抱住道:“传言不如亲身体认,三位前辈太可爱了。”

绞肠痧把奇幻手抱着向瘟疫神和麻风鬼抛去,大叫道:“你们也抱抱这小子,八十余年

来,我们总算得到一个真正的宝贝啦!”

另外两魔四手齐伸,硬把奇幻手接住,同样大笑不已,笑了良久才放手。

麻风鬼又大叫道:“老瘟,老绞,走,我们替孩子收拾那三个家伙。”

三条人影一闪不见了,留下奇幻手在场大叫道:“三位,三位,那毒心姑不要杀,留下

来给我报仇!”

人都没有影子,当然得不到回音,黑大妈带着三人走近笑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六章 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旗震山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