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旗震山河》

第十七章 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

作者:秋梦痕

原来胡乃兄弟早已见过布二人,不过他们只知他是个在大众之处讲古的老人,现在才知

这老头竟是当今武林中第一流的顶尖老辈人物。

布二人吃完后,睇着眼向常风道:“我告诉你如何分辨‘分灵法’如何?”

常风大喜道:“老老哥,快说呀?”

布二人道:“很简单,假设你怀疑某种东西可疑时,比方吃的啦,你先别动手,哪怕你

拿筷子去拨动,其凶鬼也会缘筷子侵上你的身体,最好先向食物吐口水,口水吐上食物,其

物如有凶鬼附上,立即会冒出一股淡烟来。”

胡乃摇头道:“方法是又简单又方便,个人吃不要紧,假设有很多人,尤其有女客在

座,嗨,那不挨揍才怪。”

布二人哈哈笑道:“是我才不管,她们经过试探而没有时,不吃活该。”

常风道:“另外有什么好办法没有?”

奇幻手笑道:“这是例子,你不知道自己想办法,这只指食物而言,其他事物同样以东

西抛触即可,但要记住,那股淡烟如不留心看,在食物很容易认为是热气,且一闪即灭。”

胡乃道:“施展‘分灵’的家伙一定是守在暗处。”

布二人点头道:“这点非常正确,第一,被他害倒的人如是他强敌、他还要置其于死地

才放心,第二,他如害对方不成他还要把凶鬼收回去展开第二次暗算。

奇幻手笑道:“老二哥,当今江湖上,你当知有什么人会这种邪法?”

布二人摇头道:“这就不明白了,练这种邪门的人,连他自己的徒弟都不使他知道。”

就在这时,突见丁八冲入大叫道:“奇哥哥,你快去,老干娘被一个老怪施展魔功,打

下鬼愁崖下去。”

奇幻手闻言大惊道:“是个什么样的老魔?”

丁八道:“快,走着对你说,那是个不像和尚的和尚,很老了。”

胡乃急问道:“两可和其他小坏蛋呢?”

丁八道:“现正和玄冰二宫主及她带去的七女动手。”

随着丁八奔出时,奇幻手向布二人问道:“老二哥,武林中有这种和尚?”

“我想想着,该不会是‘晋三教’吧?传言他们被刘志远给宰了呀!”

布二人所说的晋,是指他同辈时人,指的是凉、唐、晋、汉、周之晋代,到当时已有百

十年了。

奇幻手会意道:“三教又是什么?”

布二人心情似有点不耐道:“我要去找韦独生,小奇,假使只有那和尚,你可以出手,

如果和尚面前还有老杂毛,一个古怪异教老贼,你就等我和韦独生赶到再出手,假设和尚是

‘大花和尚’,那另外两个就是‘九天教主’,‘拜火王师’,他们与‘贡葛大仙’,‘星

宿神魔”‘三头蛟”‘百足蜈蚣’,‘千夫姑’等同样邪得不能再邪的家伙,现在传言当年

全死了的‘天地老祖’,‘长城蛇’,‘喷香女’都没有死,我想三个邪门同样未曾死

亡!”

布二人去的方向是滚石岭,而丁八带领的方向却正是谷内右方的高峰。

胡乃道:“丁八,先找两可打斗处呀!”

“老大,也在鬼愁崖上呀,不过那老妖僧只在旁边看,他打下老干娘后没有再出手。”

在全力冲上高峰之后,丁八急急指着道:“峰后就是鬼愁崖。”

胡乃急急向奇幻手道:“阿奇,我带丁八接应两可他们,最重要的是赶快去查看鬼愁崖

下,那不是普通的地方,其深足达两百丈,假设干娘还有一口气,也只有你去能急救,我去

了干瞪眼。”

奇幻手道:“就这么办,不过你要当心那和尚,同时玄冰二宫主的冰魄神钉,玄冰僵

魂,九天弥雾都非常可怕。”

“阿奇,我相信你的门道,支持到你上来一定没有问题,只要那和尚不出手。”

奇幻手知道救人要紧,问道:“由左侧能下去吗?”

胡乃道:“算是那小小斗谷的南侧,下去后,底下是什么情形我不知道,因为我没有下

去探过,传言非常危险,同时你提出三种妖物,我担心獠面人妖藏在底下。”

奇幻手长身一翻,人如殒石下坠,艺高人胆大,他根本就不提防斗谷中有什么危险,时

正深夜,说起来真是毛骨悚然。

斗谷,顾名思义,谷小,周遭都有奇崖,其形如斗,奇幻手足足坠了一刻之久,可以想

到,谷深有多少了,而且越坠下面越宽,那真是名副其实的斗形啦,身还未到底,渐渐感到

寒冰般的刺骨之冷,咚的一声,脚踏实地,原来下面寸草不生。

练成无比沉着的奇幻手,在脚踏实地的时候,他立即宁神静气,忽然有各种声音传入耳

中,淙淙声是流水,呼呼声是强风,还有一种……吓,那是黑大妈。

奇幻手身如闪电,循声接近。

“孩子,我知道你一定会来。”

“干娘,你老怎么样?”

“孩子,我中了大花和尚的九牛掌,现在我只能提聚元神。”

奇幻手突伸双掌,低声道:“干娘,请全部放松。”

一般强大无比的洪流,直通老太太全身,连修炼数十年的毒龙姑,这时又惊又喜,在她

心里,算是前所未闻的神功了。

“孩子,老身觉得这次很奇怪。”

奇幻手已经施出他从未施过的九成神功,可是他尚能开口说话,闻言问道:“干娘,你

老觉得怎么样?有什么奇怪?”

黑大妈道:“大花和尚的九牛掌,除非不中上,中上必元神散乱,可是老身却能守住元

神,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奇幻手道:“干娘近来心无杀念,神定气闲,干娘难道不自知?这就是原因。”

“孩子,我明白了,原来如此啊,好了,老身能自恃了。”

奇幻手道:“不,我要干娘再向大花和尚挑战,叫他也尝尝元神散乱的滋味。”

“孩子老身不想报复。”

奇幻手道:“那就不对了,我不是要干娘存仇于心,而是要替武林除害,这种修炼百几

十年仍恶性不改,已经不是人了。”

黑大妈笑道:“孩子,你在灌输老身功力。”

奇幻手道:“我不希望干娘再遭人欺侮。”

说完吐气开声,巧妙一推一收。

黑大妈立感精神百倍,跳起叫道:“孩子,你的神功太玄啦,老身内力倍增了。”

奇幻手道:“快,提气轻功,缓缓上升,试试看。”

黑大妈轻轻一提气,讵料她的身子竟腾空而起,心中大喜,低头叫道:“孩子,老身梦

寐以求的心愿。你使老身实现了。”

奇幻手同样在她身边腾起,笑道:“我们上崖。”

高崖上在黑夜是一片冷清,什么也不见了,不要说和尚,连打斗的影子也不见了,这情

形,可使奇幻手心神不定啦,大叫道:“干娘,坏了,我们的人一个都不见啦,连和我一道

来的胡大哥、丁八都不见了。”

黑大妈道:“当然有问题,在我与和尚交手时,两可、常风、巴西、水贵正被玄冰二宫

主施展玄冰僵魂功困住他们,不过三小和大可功力非常强,加上小可在空中,对方一群高手

根本讨不到好处。”

奇幻手道:“现在敌我双方不见一人,我们从何处找?”

黑大妈忽然道:“对了,我看到玄冰宫主在暗中,她没有帮她师妹,甚至似在暗中指点

小可作什么?也许玄冰二宫主一看得手不易,加上胡乃赶到,完颜柳一定带着手下撤走

了。”

奇幻手道:“难道我们的人不肯放,一齐追去了?”

“孩子,除了这个解释,怎么说呢?你看,地面不但无伤亡!连血迹也没有一点。”

奇幻手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黑大妈道:“朝滚石岭走,没有必要回武侯庙啦!”

当黑大妈和奇幻手朝着滚石岭奔去后,整个鬼愁崖并没有空无一人,相反,立即出现了

三个黑影,而且心情沉重的立在崖头。

原来那三人竟是大燕国相萧南宏,左护军贡卑,右护军波里占。

“国相,毒龙姑被大花和尚打下崖去不死,反被奇幻手救了上来,我们的一石三鸟之计

又失败了。”

“贡卑,你错了,本座所设之计,不问正负,都要有收获才出手,现在我们暗暗盯上

去,好戏渐近gāo cháo了。”

右护军急问道:“你老挑起玄冰二宫主围攻奇幻手的人,拔都的替身也已加入阵容,但

未成功,何为有收获?挑起大花和尚对付毒龙姑未得手,收获又在哪里?”

萧南宏哈哈笑道:“两位护军只管等着看,大花和尚是前晋三凶之一,还有‘九天教

主’,‘拜火王师’二人,三人合起来在当时号称‘晋三教’。曾经霸占武林,后来晋运衰

退,刘志远兴起灭晋改汉,这三人见势已去,随即销声匿迹,现在复出。势必又要大乱武

林,这对本座大大有利。”

“国相,拔都到底养了多少替身,现在连我与贡护军也查不出了?”

萧南宏道:“连本座也不清楚,他的替身全是死党,当初与本座订约的人,本座自然认

为是真拔都本人,讵料后来发现也是假的,此后本座就知大辽国要与本国联手全是假意,其

目的在利用本国军马替他们作先锋,此人如不除掉,本国将腹背受敌前有大宋,后有大辽,

前不能进,后不能退。”

贡卑问道:“当前之计,我们采何行动?”

萧南宏道:“依本座看,西域方面无法从西南牵制宋军,本座已回报大王,暂时绝对不

能出兵,非等三人一兴两除不可。”

波里占道:“兴者为谁,除的又是哪两个?”

萧南宏道:“吐蕃国师高台明必定会除掉脱脱金,高台明一旦掌握西域,西南疆的宋军

大受威胁,必定会增派大军守土,这样一来,北疆宋军只有孤军死守了,拔都如被除掉,辽

国敢不听命于我大燕?中原武林如去掉奇幻手,那就成了一盘散沙。”

波里占道:“国相,我们这一面,除了国相是拔都、奇幻手的对手外,再也找不出有高

手除他们了。”

萧南宏哈哈笑道:“二位可知常被大王请入宫中作客的三位喇嘛是什么人物?”

贡卑道:“那是本国三位国宾,专门替大王说经的呀!不过全国文武大臣都说三佛爷太

神秘。”

萧南宏道:“二位是老夫一手提拔的,又是老夫心腹,老夫不能不说给你们听了,三佛

爷老大就是老夫恩师,老二老三是老夫师叔,七十年前就号称大燕三佛了。”

波里占大喜道:“那可以除掉拔都了。”

萧南宏却连连摇头道:“拔都之命要假手外人,你们要知道,他的师傅是‘大辽五灵’

之一,即‘山海灵’,山海灵有五个师兄弟,号称大辽五灵,即山海灵、黑龙灵、兴安灵、

白头灵、高丽灵,而高丽公主又是高丽灵的关门弟子,这五灵又与我大燕三佛有某种关系,

所以我们自己不能出手。”

波里占道:“那国相快请三佛爷南来呀!”

萧南宏大笑道:“早已到达滚石岭了,听说大辽五灵也来了,目前已是风云日紧的时

候。”

波里占问道:“国相,我们也去滚石岭?”

“现在事情太多,本座实在分身乏术,滚石岭有三佛在暗中,本座要去查出拔都的真正

形象,你们两个去注意奇幻手,现在就此分手,不过你们要留心,拔都正有迹象要向我们势

力下手。”

贡卑冷笑道:“强敌如林,他倒要先削弱我们势力,真是岂有此理。”

在贡卑和波里占的后面,这时隐藏着两个青年男女,当萧南宏走后,他们跟了半里路,

再绕到侧面,装出巧遇般出现了。

“噫,那不是程金刚和温心苾!”贡卑看到叫出。

程金刚装做走了不少路,气呼呼的走近道:“贡兄,波兄,二位可曾见到……见

到……”

波里占轻声道:“你们在找国相?”

“吁,轻声点,当心外人听到。”温心苾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贡卑连连点头道:“程兄,你的谨慎比我们高明,难怪国相非常钦佩你,不巧,国相刚

刚离去,程兄,有什么急事?”

程金刚道:“国相不在,告诉二位兄台也是一样,我们栽了。”

“栽了,连云七煞怎么样?”

程金刚道:“国相不应派连云七煞与我们同行,他们自视太高,根本不听我劝告,否则

不会栽倒。”

贡卑大惊道:“连云七煞死了,是谁下的手?”

温心苾接口道:“我们建议去巫山十二峰找千手神偷,这也是国相意思,可是连云七煞

硬要去滚石岭,结果走到离此五十里的天公岭被人截住了。”

波里占道:“没有看出对方是什么来路?”

程金刚道:“一个黑衣蒙面人,我看是为首之人,他带着二十几个全是蒙面的男女,截

住不开口,立即因住我们九人全力攻杀,惭愧,七煞一个个倒下,我和温心苾死拼才得脱

困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七章 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旗震山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