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旗震山河》

第十九章 巫山风云变,凄凄奇土心

作者:秋梦痕

布二人顺口说出拔都要找三僧报仇,显然是信口挑拨之意,可是三僧听来全瞪了眼,金

光佛发出阴阴的笑声道:“那混蛋一时装神弄鬼,一时又缩头无踪,他最好现身出来!”

玉光佛道:“要他出来不难,除掉四灵是最好的办法,再不然就把他南来的兄弟全干

掉。”

布二人笑道:“不是我轻视三位的武学,据在下由各个方面查探得知,拔都这人不出现

则已,一旦公开露面,三位最好不要落单,比方我老布也是一样,落单就会被他一个个吃

掉,三位当然知道,在三百年前,千头魔君的‘分元神功’已经落在拔都手中。”

金光佛闻言,面色不由数变,沉声道:“布施主,你是危言耸听?”

“光说无凭,金光秃子,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你们的萧南宏,他现在也不露面了,为了什

么?”

玉光佛回头向金光佛道:“布老二从来不打狂语,小玩笑他是开开,这种事如说谎,他

的名誉不要了。”

韦独生哈哈笑道:“我想你们正在找寻萧南宏,布老二口快心直,说出来无人信,是我

根本不开口。”

说完挥手冷笑道:“奇老四,脚下放快点。”

布二人笑道:“韦老三,他们如果不信,和尚死了谁超度,难道他们有权直接上西

天。”

奇幻手紧紧跟在二老后面,在不见三僧跟上时,连忙问道:“布二哥,难道真有其

事?”

“当然有这种说法,我是忘了告诉你。”

韦独生道:“你怀疑大漠风怪是人为的,现在我有预感,也许是真的,甚至就是拔

都。”

奇幻手突然面色大变,表情十分痛苦。

“老四,老四,你怎么啦?”

二老齐声追问,都被吓住了。

奇幻手抬头看看天色,口中喃喃道:“希望他们尚未到,希望他们尚未到!”

只见他猛的抓住布二人道:“二哥,天柱峰如何走?”

“老四,你是怎么啦?”布二人已经觉出事情严重了。

“二哥,你这一句忘了告诉我,只怕这时胡乃兄弟已经没有命了。”

韦独生跳起道:“拔都,拔都,他的分无神功!”

奇幻手也不征求二老同意,见他长身拔起,回身就奔。

“老四,老四,走错了,向北,天柱峰在正北!”布二人全力追出。

回头向韦独生道:“老三,快去巫山城接毒龙姑她们来,越快越好,她们一落单,又会

被拔都找上。”

韦独生会意,扭转身,直奔巫山城。

奇幻手有布二人带路,这时尤如狂风暴雨,可是他又不能运出其无上轻功,生怕赶过了

胡乃兄弟。

一条人影由侧面向奇幻手冲出,布二人突然看到,急向来人拦截。

奇幻手猛的把布二人拉住道:“她是玄冰宫主!”

人影已到,一声奇大侠进入耳中。

奇幻手迎住道:“宫主!宫主!”

“奇大侠,快跟我来!”

奇幻手似知不妙,颤声道:“你不说,我知道,胡乃兄弟全完了!”

玄冰宫主低下头道:“是我师妹带给你的祸,四小全完了,胡乃还有一点气息。”

“拔都劫走了完颜柳?”

玄冰宫主道:“他还把天柱峰捉到的人全杀了,其中有甘太尉之女,有你三个结义兄

弟。”

奇幻手紧紧咬着牙,抬头望着没有月亮的天空,良久哺南道:“甘令红、马可飞、羊可

腾、牛可仙,你们为什么要东走西走,我安排你们到军营,就是怕你们走动出事……”

“老四,老四,你要忍,先去救胡乃!”

奇幻手流着泪.但他的情绪一点不乱,然而也不开口了。

玄冰宫主把二人带到一座山谷里,指着前面道:“我派弟子们夜守着!”

布二人问道:“你师妹真的被劫走了?”

玄冰宫主道:“胡乃一看四小一个个在无形中死亡,心知遇上强敌,他看不到半点人

影,但他当机立断,不但暗将完颜柳震死,而且把人抛下一座崖头,就在这时,他已中了无

形掌两掌!”

布二人道:“你在暗中盯着!”

“前辈,你老不要怀疑我。我确在暗中,不过我不是想救完颜柳。”

布二人点头道:“你来追赶奇老四,这已证明你的为人。”

“我是想看看胡乃和拔都会面的情形,可是胡乃还没有把信送出就被拔都知道啦!”

“胡乃之所以未死,那是拔都暗袭两掌后急急去救他妹子之故,否则胡乃活不到现

在。”

一个少女迎在路上,玄冰宫主急问道:“胡大侠怎么样了?”

少女道:“宫主,来了两个老人,一个叫老古嘴,一个古都更夫,他们硬把胡大快带走

了。”

玄冰宫主回头向奇幻手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奇幻手转过面向布二人道:“是不是他们两人?”

布二人道:“你不是要他们去了玉门关?”

奇幻手来开口,只见那少女送上一张字条道:“这是老古嘴留下给宫主的!”

“宫主,不好了,二王子和三王子来势不善!”一名少女女急急向玄冰宫主警告。

“玄冰宫主,快把无赖交出来,你这出卖同门的贱女人!”

这个完颜二王子话未说完,突听带来的剑手中,一个个发出惨叫之声,须臾间倒下七、

八个。那三王子瞪着眼,连一个敌人的影了也没有看到,月圆星亮,真是使人毛骨悚然。

完颜成大叫道:“老三,这是什么一回事,谁在暗中偷袭我们?”

“二哥,有妖怪!”

“胡说,展开搜查。”

玄冰宫主也感莫名其妙,同样惊得娇喝道:“大家靠近!”

完颜成的高级剑手还有六个,但刚刚展开,又是连声惨叫不断。

“什么人!竟敢鬼鬼祟祟的,出来和我比划比划。”

划字刚落,他已僵立不动!

“二哥,二哥,你怎么了!”

三王子扑到哥哥身边一探,原来完颜成已经断气了,这下他真吓得全身发抖。

玄冰宫主大叫道:“三王子,三王子!”

“不必叫了,请你带信给拔都,他如不出面,我叫他凡是进入中原的不会有半个活着回

去,他害死我的人,一个要百个偿命。”

声音一停,只见淡淡的白影一闪而去!

玄冰宫主走到三王子身边一探,人也没有气了。

“宫主,宫主,他是奇幻手!”

“走,此地留不得!”

玄冰宫主带着八女火速离开当地,她又怕拔都看到,又觉奇幻手武功高不可测。

玄冰宫主带着八女刚走了,当地又出现两男两女。

原来是程金刚和温心苾找到了火狐郎独和青春贩子姜世华,他们一看地上死了十六个

人,莫不大吃一惊。

可是程金刚查出死因时大叫道:“是阿奇下的手,这批人一定是拔都手下!”

姜世华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阿奇下的手?”

程金刚道:“他教我‘神雷大法’时,曾经露过一手‘灭元大法’,连一棵巨树在无声

无息中枯死,人如何抗得住,这些人全死在‘灭元大法’中,无伤无血,只是睡觉一样,我

想他是大开杀戒啦!”

“阿刚,我们快去天柱峰,阿奇一定是去那儿找拔都了!”

程金刚道:“阿独,我们如没有阿奇指示,千万别去,这会搅乱他的行动,我们还要去

寻北极神雕,目前各方面的人物连血战旗都暂时放弃啦,神雕一定有很大的用途。”

姜世华道:“我们已得到消息了!”

郎独道:“我们发现各路人物走的方向也是朝天柱峰呀!”

温心苾道:“能找到干娘就好,先去巫山城再说!”

程金刚道:“只有先去巫山城了!”

四人立即动身,齐奔巫山城,离城尚远,天已大亮啦,可是他们在城外看到一个老花

子!那竟是丐王九葫神乞。

老花子一见四人,大叫道:“姜姑娘、温姑娘,你们快跟我花子走!”

火狐噫声道:“没有我和阿刚?”

老花子道:“阿奇有命,你们两个直奔天柱峰,二女相随不便,要我把她们带给毒龙

姑!”

程金刚糊涂道:“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姜世华道:“我明白,我和温姐是女流,行动不便,阿奇要你们两个明攻,他在暗中下

手!”

“对了,还是青春门主高明!”

火狐道:“布二人和韦独生怎么样?”

老花子道:“阿奇不愿把杀孽加于两个有修为的老人,你们快走,对了,阿奇叫你们随

时把他教你们的两种古神功提聚,以防拔都暗袭!”

老花子带走二女后,郎独向程金刚道:“阿奇教你练的‘古雷神大法’与我练的古神拳

有什么不同?”

程金刚道:“我也不清楚,不过阿奇曾说过,你的出手快,刚之外绵密难分,我的‘古

雷神大法’快,刚而带吐气开声,你却打闷的!”

郎独道:“只怕我的内功不如你!”

程金刚摇头道:“阿奇说,你的天赋高。”

郎独笑道:“你已经过考验,打过几个一流人物,我还没有过一次瘾!对了,我看我还

是号龙风剑好了,已有很多人知道我的名字了。”

程金刚来不及答话,急急指着北面天空道:“三团紫气!”

郎独吓声道:“神雕,我们快追!”

地点不到两山头,何须一口气,但二人追到三团紫气的下方,只见是一座谷,程金刚突

然一带郎独,闪到石后轻声道:“我们下方围着一群武林!”

郎独点头道:“我也看到了,他们在作什么?”

“他们在看死人!”

忽然有人在暗中接话!

程金刚抡拳低喝道:“阁下是谁?”

忽然一个老人由二人背后行出,道:“二位都没有见过老朽吧?”

郎独一看是个算命的,队形象举动中看,他立向程金刚道:“别误会,他老人家是老古

嘴,阿奇在闲谈中提起过他老人家!”

“郎大个说的是,你没有认错!”

程金刚急问道:“胡乃是你老救走的,他的伤势怎么样厂?”

老古嘴道:“人是我从玄冰宫主那儿救走的,但伤势严重,如果不是阿奇拼命找去,只

怕他活不到现在,不过现在没有事了,而且武功比你们更强!”

二人闻言大喜道:“他人呢,阿奇又在哪里?”

老古嘴道:“他们两个都失去形迹啦,不过你们留心,老朽发现一件非常古怪的事!”

“什么古怪的事?”二人同声发问。

老古嘴伸手一带;把二人带到更隐密处,轻声道:“你们是发现空中三团紫气才赶来

的?”

郎独连连点头道:“对!现在紫气不见了!”

老古嘴道:“那是三只北极神鹰,又名神雕,我已见过五次了,这五次是今天一天的

事,凡有神雕出现,出现的下方就有几个死人,而这些死人又是拔都的人,你们说,这事不

古怪?”

郎独惊奇道:“神雕专杀拔都的人!”

老古嘴道:“只怕不是神雕干的!”

“吓,是阿奇干的,但神雕与阿奇又焉能拉上关系?”

老古嘴道:“只有一个不可能的可能,那就是神雕已经被阿奇收服了,阿奇派三雕出来

找拔都的人!”

程金刚道:“简直不可能,神雕算是被阿奇收服?,但三雕不认识拔都的人呀!”

老古嘴道:“现在查看死人的观众该散了,我们去查查死者的伤!”

郎独道:“前五次死者的伤是什么杀的?”

老古嘴道:“散魂大法!”

“吓,那只有阿奇会,这更玄啦!”

谷中似已没有人了,程金刚温向谷中冲去,发现尸体有七具,低头一察,几乎要大叫!

郎独赶到,急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“是阿奇下的手!”

老古嘴忽又指着远方天空道:“快,又出现了,我们火速赶,再给你们证实一次!”

郎独道:“快没有用,慢慢去,快了会遇上不少武林人!对了。就算你老说的完全对,

阿奇要滥杀,为什么?”

老古嘴道:“一举两得,一面消除拔都势力,一面逼出他本人,阿奇是已经伤心透

了!”

程金刚问道:“你老对胡乃的看法又是什么见解?”

老古嘴道:“胡乃所采的行动,似专门在追查拔都,巫山区北段,时掌有血战旗和戈壁

神眼出现,持有的人依然是千手神偷!”

郎独道:“那就是了,千手神偷是胡乃假设的,他想引拔都出来!”

老古嘴忽然指着正面小峰道:“刚才三雕出现就在上面,我们上去查查,准有拔都手下

尸体。”

二人登上小峰,但看到有两位老人,老古嘴一见立停,轻声道:“是火焰神君和天外心

魔。”

程金刚道:“他们并非一路,为何能在一块?”

郎独道:“这种魔头难分敌友,说好就好,要打就打!”

侧顾老古嘴道:“前辈,我们上!”

“别冲动,凭你们两人,要收拾这些魔头也不是三招两式就能解决,还要当心暗中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九章 巫山风云变,凄凄奇土心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旗震山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