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旗震山河》

第二十章 烟花女子身怀绝学

作者:秋梦痕

当老古嘴和程、郎三人正在计划行动时,突然由后面闪出一道绿影,然而绿影并不是扑

向三人而是在侧面闪过。

郎独猛提功,就要盯上去,老古嘴一把抓住,低声叱道:“你们快藏身,后面还有大批

追来!”

当三人刚刚藏起,立觉一阵风声扑到,立闻有人低喝道:“在前面,抄上去!”

一批黑衣蒙面人,竟有二十几个,老古嘴轻声道:“现在可以暗盯上去了,这批东西看

又有几个能活着。”

程金刚道:“你老的意思是,绿袋怪人是故意诱敌入某地?”

郎独道:“不见得,只怕暗中还有最强的!”

老古嘴道:“这批黑衣蒙面人不是由秘谷追来的则罢,如是秘谷追来的,暗中恐怕真有

更强的,我们虽不明白绿袋怪人是什么路子,但拔都手下是我们敌人,如果绿袋怪人有险,

自然要下手援助。”

越追越觉不对劲,郎独停下道:“前面是什么地方?”

老古嘴道:“土名‘地藏谷’,这里地势比瞿塘峡还低,再向前进,地势更向下,前面

没有出路了!”

程金刚噫声道:“绿袋怪人想把那批拔都手下引到谷底去?”

老古嘴道:“你们只顾追,没有留心两侧了,左右两侧又追过去不少人物啦,绿袋怪人

如无预谋,他就会被困死在地藏谷,我们先得计划一下,蚂蚁多了咬死象,搞不好,我们全

被困住啦!”

程金刚吓声道:“刚才两侧之人不能不会发现我们,发现而不理会,莫非存心把我们带

进去!”

老古嘴道:“老朽就是想了解这问题,刚才两侧之人假设没有发现我们,此去危险就不

大,设若发现我们而装不见,此去就有一场非同小可的硬拼了!”

郎独道:“我看绿袋怪人也已看到我们,但他从侧面过去而不理,这又是什么一回事,

难道他真是阿奇。”

老古嘴道:“绿袋怪人如果是阿奇,他可以瞒着任何人,他不会见了老朽不加暗示,不

过老朽我倒是想到胡乃有几分可能,他经过阿奇全心救伤之后,也许在武功上有了惊人的改

观、胡乃为了报四小之仇,他是不会采取正当手段的。”

郎独道:“是胡乃,我们更应全力以赴,假若拔都亲自在场,胡乃对付一个就很吃力

了,何况还有一大群。”

老古嘴道:“去是绝对要去,不过不能冒失冲进‘地藏谷’,我们先把情势了解后再定

行动!”程金刚道:“我们暗暗进谷,先在暗中观察,胡乃能敌,我们按兵不动,一旦他有

危机再出手!”

“程大个说的也是,我们就是这样决定好了!”

时间又过了午末,老古嘴一指右侧道:“从这前进,右侧全是嶙峋怪石,三五几人走在

谷里,只要提高轻功,不易被人发觉,同时到了谷底,老朽知道一条秘道。”

郎独道:“程金刚来自西疆我来自南海,不但不明蜀地形势,更加不知巫山的奇奥了,

这个地方真是森幽无比。”

老古嘴道:“内地的名山大川虽然多,但大多数离不开灵秀、幽深,常为修道人隐居!

唯独巫山不同,古时人称巫山多妖邪,太恐怖,把巫山号称为魔界,其实并非胡说,据老朽

所知,当今就有不少邪魔妖怪藏身于此,现在来了獠面人妖、鬼头恶虎,还有大漠风怪,不

知是人是怪,更把巫山变成名副其实的魔界了,加上大批邪门人物,如不谨慎,就是神仙也

随时有倒下的可能,你们两个虽经阿奇栽培过,但不是不死之身,行动上一点大意不得!”

说到这儿,只见他打出手势禁声,悄悄的道:“将近谷底了,提高警觉,前面有了动

静!”

郎独耳语道:“打开了,绿袋怪人已经展开奇袭啦!”

“吓,这里已经死了三个,可能一点声音也没!”程金刚指着身旁。

郎独道:“当然死时没有声音,否则我们焉能听不到,快查看是何死法?”

程金刚检查后惊跳起来,不敢叫,诧异道:“无伤无血,好像是睡眠!”

老古嘴道:“和以前所见相同,难道?……”

“别想了,前辈,快前去看究竟!”

程金刚急指天空道:“神雕,神雕!”

老古嘴:“要小心了,那神秘人物也在谷内!”

“前辈,你老真个确定神雕是有人收服了?”

老古嘴道:“八九不离十,很糟糕,所有的超级高手都会进来!”

谷底最深处已经发出大喊大叫之声!

郎独心急道: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也要看到情况才行,假设绿袋怪人是胡乃或阿奇,我

们去了就只有袖手旁观!”

老古嘴道:“你们跟着老朽身后,别看地面尸体,只当心暗袭。”

不出百丈,老古嘴回头道:“到处都是武林人,老朽已看到贡葛大仙了,右面有石洞,

火速进去,绕个弯就是崖壁,居高临下,看得很宽!”

郎独抢到前面,轻声道:“前辈居中,当心洞中有敌人!”

老古嘴一生不是弱者,但却孤孤单单,现在有了青年人关心他,内心十分安慰,他不说

什么,但依言退到中间。

那座石洞两头空,出口是座悬崖中央,上不到顶,下不落地,悬崖上挂满了藤萝!到了

出口,郎独突然一缩,急急道:“你们听听!”

老古嘴啊声道:“正在崖下打,看到绿袋怪人了?”

郎独侧身让开两个位置,轻声道:“绿袋怪人被困住在崖下,但他攻守自如,黑衣蒙面

人虽多,看来没有超等人物在内,地面已经死了不少!”

谷底离崖顶,少说也有几百丈,谷又不大,惟石笋如林。就只有郎独他们这边崖脚下有

片十余丈宽的空地,然而空地寸草俱无,乱石错纵,打斗双方,形同一群蚱蜢,攻守都得跳

纵不停,绿袋怪人全凭一双空手,他四周都是刀剑齐舞的黑衣蒙面人!

老古嘴没有注意打斗,他的眼睛尽在全谷隐秘处搜寻。

郎独推一下程金刚道:“你看出黑衣蒙面人群中有几个并未出全力?”

“五个,但不知是什么原因?”

郎独道:“最少有三个是拔都的替身,他们想把绿袋怪人拖下去,伺机下重手!”

程金刚道:“我看似在等后援高手!”

老古嘴道:“也许程大个说对了,整座谷内少说也来了十几二十个一等一的老怪物!”

郎独道:“他们为何不出来?”

老古嘴道:“连大辽四灵还在西面石笋内不出来,你应该想到原因了!”

郎独忽然道:“我明白了,天空中的神雕仍在盘旋飞绕!”

老古嘴道:“雕主人未现形,那批大魔头各怀鬼胎,只怕有得拖啦,这却苦了拔都手

下!”

突然有人在洞后接口道:“拔都从来不担心手下死亡!”

“阿奇!阿奇!”郎独惊喜叫开了。

一个全身也作黑衣蒙面打扮的影子,立在洞后道:“我如不出声,你们不但发现不了有

人在后面侵入,就是看到了,也以为我是拔都手下,连老古嘴在内,你们太大意啦!”

老古嘴回身骂道:“小子,你是何等功力,我们察得出!”

奇幻手道:“拔都、萧南宏都有你们想象不到的武功,这样说,你们处处有危险!”

程金刚道:“你为什么作拔都手下打扮?”

奇幻手道:“兵不厌诈,唯有这样才能瞒过拔都,这家伙是我最难应付的对手,用尽心

机都诱他不出!”

老古嘴道:“小子,我有两大疑问难解,你得照实禀来。”

奇幻手忽然道:“快注意下面,四灵出来了!”

辽国视为神圣的大辽四灵真的出现了,那是四个须发全白的老人,老古嘴忘了自己的问

题,急急指道:“为首的是山海灵,依序是黑龙灵、兴安灵、高丽灵,又说山海灵是拔都师

傅,小子,你说拔都武功高不可测,那他不是山海灵徒弟了?”

奇幻手道:“拔都是山海灵徒弟没有错,但拔都后来另有际遇,只怕现在四灵也不是他

对手了,目前山海灵都要听徒弟的。”

郎独一拉程金刚道:“准备应敌!”

奇幻手忽然不见了,老古嘴急阻郎独道:“奇小子去了,你们不必动,他可能有安

排!”

黑衣蒙面人在崖下,在整数上,所剩已不到三分之一,四个白发老人一到,所有打斗立

即停止!为首的白发人向绿袋怪人冷冷的问道:“阁下功力不弱,为什么要与我大辽国作

对?”

绿袋怪人突然打出一张字条,依然只字不吐!

白发老人接过中条,上面写道:“杀我同胞者死,入我国土者亡!”

白发老人面色十分难看,但又无话对说,挥手道:“将他除悼!”

老古嘴看到四灵不要面子,居然也要以多欺少,同时不见奇幻手出面,立知自己估计错

误,猛把郎、程二人一推,叱声道:“快下去!”

郎独和程金刚分别扑下崖,同声大吼道:“留下绿袋怪人,谁也不许动他!”

白发老人冷声道:“两个小辈,你们要管闲事?”

郎独哈哈大笑道:“不是管闲事,我们是作买卖的,这个人的身价值北国神剑一把!”

“萧南宏拿北国神剑换取他的人头?”

郎独大笑道:“我只认北国神剑,管他什么萧南宏!”

白发老人大怒道: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老夫先杀你!”说完就扑。

郎独大笑迎上道:“一个不行,你们四灵全上!”

程金刚根本不开口,他已展开猛攻,雷殛须弥挥动,夹带隆隆雷声,首先承受这股强劲

的是黑龙灵。

绿袋怪人到底是何长相,没有人能看出,他的那张嘴虽露在外,但却一言不发,他已扑

向兴安灵!

有了四灵出面,除了五个黑衣蒙面人分开相助,其余的早已闪开数丈外!

郎独把山海灵猛攻猛打,高丽灵一看老大有险,他哪还沉得住气,立向郎独夹攻!

老古嘴单独留在洞口,他看出对付绿袋怪人的兴安灵简直不是对手,被绿袋怪人一套古

神掌打得只在石笋内左闪右避,还有五个黑衣蒙面人,这时全部凑在一块也近不得身。

拔都这人一定是在谷内某处观察,可是他就是不出现。

大辽四灵居然不能压住两个青年和绿袋怪人,明知又有同辈人物在暗中观看,试问脸往

哪里放,他们边打边急,已经尽出了全力!更难看的是山海灵、黑龙灵,他们是两打一啊,

这时也只占到一点点上风。

最占优势的是程金刚,在错纵缠斗中,换来对手是兴安灵,在抓住机会下,一招“雷殛

须弥”,连拳带吼,硬把兴安灵打出一丈外。

兴安灵的功力也真深厚,居然未被打散元神,可是他已无法再上了,倒在石缝中只有挣

扎的份。

山海灵发现情况不妙,闪身过去,准备查看兴安灵,可是程金刚回身大吼:“老头子,

别闲着!”

人已截住,古雷神掌又是雨点般发出。

人怕成名,又怕辈份高,一个高辈份的成名人物,最好不要随便出手,一旦出手就是下

不了台,最后只有两条路可走,不胜就败,尤其是对付晚辈出手,胜之不武,败则声名扫

地,目前的局势很清楚,山海灵已经是骑虎难下了,他只有豁出老命死拼了!

就在这时,突然从崖顶发出无数的喝叱声,人影如同秋叶般飘活,为首的竟是一个少女

带着数十名蒙面黑衣人!

这个少女没有人认识,其实她就是高丽灵的徒弟,也就是高丽公主。

郎独立向程金刚大笑道:“阿金,化外之人就是不要脸,山海灵以其辈份之高,开始就

是以多占面子,现在又进来大批援手,他为什么不寻个地洞钻进去。”

程金刚大笑道:“为了面子丢了老命,那多不划算呀!我这话,不知绿袋老兄同不同

意?”

突然一声啸起,绿袋怪人双掌齐推,硬把兴安灵打起三丈高,可是他看也不看,人如淡

烟般消失了!

紧接着,就听崖顶落下的黑衣蒙面人群连连发出惨叫。

天色又暗,石笋、人物难分,山海灵猛地扑向高丽公主大喝道:“快把他们集合!”

郎独闷声不响,靠近程金刚示意,双双就向崖上纵。

老古嘴接着向二人连声道:“你们这一手很聪明,回来得最好!”

“怎么啦?”郎独急问。

老古啪道:“阿奇刚刚暗中指示,全谷老怪物非在天黑出动不可,他已把胡乃的血战旗

故意动了手脚,现在加上阴巫鬼婆那一面,谷中必定大乱。”

程金刚道:“阴巫鬼婆也在谷内?”

老古嘴道:“老辈人物全在谷内,这是绿袋怪人之计!”

程金刚道:“绿袋怪人为何突然隐身展开暗杀?”

老古嘴道:“拔都身份不明,他也是黑衣蒙面,绿袋怪物一心只想引杀拔都,他在无可

辫识之下,只有向黑衣蒙面人展开暗袭,这是靠瞎猫碰死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章 烟花女子身怀绝学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旗震山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