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旗震山河》

第二十一章 巫山春梦各不同

作者:秋梦痕

烟花妖鸨带着一群少女刚走,谁又知道在斗场远处的山峰上还坐着两个男女青年,原来

他们竟是奇幻手和玄冰宫主,不过他们不是看打斗,而是目不转睛的在注意一座崖下!

“宫主,你能确定那一男一女不是拔都和一枝花?”

“奇兄,你想要出手?”

“有何不可?”

玄冰宫主道:“杀一个拔都替身事小,打草惊蛇犯不着,拔都现在将替身不穿黑衣不蒙

面,就是要试探你的动静,你这一出手,他又有了警觉!”

“宫主!你要找我就是为了这个?”

“当然,我好不容易打听到他这秘密。”

奇幻手道:“拔都对一枝花已经着了迷,他肯把禁脔给替身拥拥抱抱?”

玄冰宫主道:“这恐怕是替身被*火所烧,忘了杀身之祸,同时一枝花乃水性扬花,替

身也好,拔都也好,她会在乎?现在毒婆婆带全部都走了,你不用担心啦,我们把这替身盯

下去。”

奇幻手道:“你是何等清白的人,不宜看这种肮脏的行为。”

玄冰宫主在他身边轻笑道:“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在乎的男子!”

说着,轻轻靠在奇幻手怀里!

奇幻手轻声道:“你忘了,你是玄冰宫主,这是犯教规的!”

“犯教规!”她轻笑一声:“教主是皇帝,皇帝做事哪个敢管,再说罢,我又有分

寸!”

“宫主,你知道我已有两个丫头在缠着,而且永远抛不开的。”

“阿奇,你也知道我永远抛不开玄冰教,放心,找不会嫁给你!”

奇幻手轻轻将她搂住道:“当心啊,我可不是鲁男子,柳下惠啊!”

“格格,你若是那种木头人,我连看都不看你一眼。”说着反搂得更紧!

两人搂着,越楼越紧,最后各不自主的两chún相合。

他们的掩蔽良好,对于远处崖上的一枝花和假的拔都举动都看得一清二楚,但对方却一

点也未发现这面。

“阿奇!”玄冰宫主松了手,但仍依在怀中,轻声叫。

“什么?”奇幻手兴犹未尽,一手抄着柳腰。

“一枝花站起来了,他们要离开啦!”

奇幻手道:“这是星月在空,深更夜静,惠风和畅,正是美景良宵,一枝花只怕想和那

假拔都进一步那个啦!”

“你胡说,这里没有店,没有床,难道也能……”

“美人儿,你是外行,一枝花是深知其奥的老手,巫山区内,秘洞可多哩,找一席秘密

洞隙,比人多的客店更乐!”

“呸,你真不老实,好似识途老马!”骂过又低头道:“端木兰和宇宙风已经与你那个

了?咭咭……”

奇幻手故意不否认,轻声道:“美人在抱,心机难持,两厢情愿,当然难免,这是巫

山,难道你不想云雨!”

“我怕!”玄冰宫主立即将他推开。

“不好,一枝花和假拔都下崖去了!”

玄冰宫主拔身而起,如电追去,这下可把奇幻手慌了手脚,扑出就抓,轻声问道:“你

要作什么?”

玄冰宫主道:“我虽怀疑是假的,万一是真的怎么办?岂不是失去机会,追上查个清楚

才行。”

“那也不宜猛追呀,当心被对方察觉。”

玄冰宫主道:“那你走在前面啊,人家的轻功很高呀!”

“放心,在我的追踪下,鸟也逃不脱!”说完拉着她又笑道:“跟我来!”

“呀,不是这个方向嘛,他们直扑崖下的!”

奇幻手轻笑道:“追兔子不可以追他屁股后面,打老虎要打前胸,你跟我来准没错!”

玄冰宫主不知奇幻手凭什么神通,居然另走一路,但走了不少暗道后,只见奇幻手又停

停看看,最后指着一座山崖下道:“快,我们要先到才行!”

“他们会来?”

奇幻手笑道:“山人自有妙算!”

走到崖下;奇幻手又察看一会地势,拉着玄冰宫主道:

‘他们正在向这里来!”

“难道他们真在找秘洞?”

奇幻手道:“有秘洞当然好,免得作露水夫妻,必要时有干净草窝也行,猴急了管他什

么星光月下。”

“呸,你越说越不像话了!”骂是骂,她已和奇幻手贴着脸啦!

“有了,有了,这个洞不错,又隐秘又干净,大概还很深!”

“当心有毒物!”

“不会,有我在,什么毒物也别怕!”

他领头走进洞,一看吓声道:“是经过人工的古洞,曾经有武林人物住过,太好了!”

走进八九丈内,发现石壁上还有未烧完的松油火炬。

到了最后,玄冰宫主指着四壁道:“没有石室!”

奇幻乎忽然抬头,稍微一看,提起玄冰宫主一纵,到了顶端,侧身一扭,进了顶端一

洞,轻笑道:“他们进来时,不会想到这里还有秘窝吧?”

玄冰宫主一看,脸上泛起红云,低声道:“你该不是为自己着想吧?”

奇幻手搂住玄冰宫主躺下笑道:“也为自己,也要看他们行事,一方两便!”

“不,我不!怕他们看到!”

奇幻手这时把持不住,紧紧吻住她,手也不规矩了!

玄冰宫主如何能抗拒,三挑两拨,全身如酥,起了作用,微微发抖,气喘心跳,投降

了!

正当浓云深沉,狂风劲吠之时,快到大雨倾盆之际,奇幻手低声道:“你练过素女

经!”

玄冰宫主喘气如兰,嗯嗯的道:“你好霸道!不知端木兰和宇宙风如何受得了!……”

“她们也练过,你放松一点嘛,不要怕怀孕!”

“小心,他们进来了!”

假拔都现了形,只有三十几岁,一枝花看来真个风騒,她已被假拔都抱在手上!

“死鬼,快放我下来,这里可以了!”

“花儿,你比我还急!”

两个人一点也不斯文,七手八脚,衣带如秋风落叶飘下,无须挑战,立即真刀出现。

玄冰宫主不敢看,但又偷偷看,可是她的全身更抖了!

两场秘战中,一场已进行很久,另一场刚刚开始。

“屠同!”突发一声大喝,洞外冲进一个黑衣蒙面人来。

恰好,奇幻手和玄冰宫主刚刚收兵,衣服也穿好。

下面假拔都和一枝花可惨了,大战方酣,这下害得二人又惊又乱,干脆,假拔都吼叫

道:“蒙荼,你管不了我!”

进来的黑衣蒙面人冷声道:“主子派你作何事,你居然敢欺主!”

一枝花毫不在乎,格格笑道:“蒙荼,怎么样,我还没有穿衣服,看到不动心!来呀,

我叫屠同出去把守!”

这一手可真灵,只见蒙荼两只眼睛射出精光,好似要吞口水!

屠同心机一动,来一手猛不防,双掌齐出,结结实实击在蒙荼胸口,只打得蒙荼狂叫一

声,口中血水如泉涌,蹬蹬蹬,退了二步!

屠同一不作二不休,双掌又合!

奇幻手灵机一动,忖道:“我要造成他们内部大乱!”

念动声出:“住手,想杀人灭口!”

这一声由空而降,立将屠同震住;那蒙荼一看,趁机开溜,人已冲出洞口!

一枝花立知有变,捞起衣裙,猛推屠同:“追!”

追是假,逃是真!

“阿奇,快追出去?”洞中已寂静无声,奇幻手捧着她的粉脸猛亲。

“呀!你不追?”

“追什么,救了蒙荼就行了,他这一逃,拔都火大了!”

“哎呀,屠同和枝花还敢回去!”

奇幻手笑道:“在拔都身边,我猜屠同的暗势力必定不小,否则他不敢和一枝花勾上,

屠同当然不敢回去,但看情形他绝对不肯坐以待毙,乱是一定了!”

洞中不可久留,奇幻手拉着玄冰宫主闪出洞口,轻声道:“你回去,免得你手下到处寻

找,但要小心,拔都早有除你之心了!”

玄冰宫主道:“不!我的宫女由左右护法领导,现又由北方调来十三长老,拔都不敢轻

举妄动!”

奇幻手笑道:“我也想你陪伴我,现在我们去地藏谷看看,不知胡乃的计策捣到什么样

子了!”

“绿袋怪人真的是胡大侠?”

奇幻手道:“如果不是他,任何人要帮助我,我也不会让他装神弄鬼,四小被害,我痛

心,他更伤心,我要拔都付出百倍的代价!”

玄冰宫主道:“我听人说,你要去大辽?”

“你放心,我去大辽不会乱杀好人,不过拔都不逃,我能在中原除他更好,他如逃回

去,你想我会甘心!”

玄冰宫主叹声道:“大辽王作梦都想要大宋山河,我虽不是大辽子民,但数代来与大辽

也有血亲关系!”

奇幻手道:“现在不谈这些伤感情的话,先尝到痛苦的还是我!”

“阿奇,你还是穿黑衣蒙面好,此去一定会遇上不少拔都的人。”

奇幻手道:“蒙面很难受。又怕自己人误会。”

玄冰宫主道:“拔都未除之前;你还是隐身的好,他知道我不会和任何男子走在一块,

能与我同行的一定是你,你说怎么办?”

“放心,能看到我的距离,我就先发现对方了!”说着,他将玄冰宫主一推。

“有人?”

奇幻手和她往石后一藏,轻声道:“长城蛇、喷香女!”

不一会,一个五十几岁的女人首先出现,后面跟一位六,七十岁的老人,玄冰宫主暗暗

佩服奇幻手的武功,忖道:“我不介未看到别人,连声音也没有察出!”

“老长虫,你说,我们又不属大辽管,也和大辽拉不上半点关系,拔都派人要我献出全

部宝藏,这从那里说起?”

这是号称喷香女的声音,语气里十分气愤。

老人似很沉着,只听他道:“你与大辽五灵有过交往没有?”

妇人道:“提起五灵我就有气,当年在高丽夺宝,高丽灵还与扶桑鬼子联合向我下手,

今晚他还丢下话来,说我如不献出宝藏,叫我在武林立不下足!”

老人道:“问题是你在大辽作了几件案子,拔都要侵吞宋土,急需大量军费!”

“老长虫,你在帮拔都说话!”妇人猛地站住了。

“你怎么了!听话不听请楚,你我几十年的关系了。”

“死鬼,你记得就好,快说,我该怎么办?我几十年的心血,难道叫我拱手送人?”

“这样好了,血战旗不夺了,北国神剑、戈壁神眼全放弃,我陪你到罗刹国避开一段时

期,拔都目前损失惨重,他回不回得故乡尚不一定哩!”

“不,我得到血战旗,就是武林第一,我非把拔都踩在脚下不可。”

长城蛇叹声道:“两面血战旗,一面仍在阴巫鬼婆手中,一面已到了贡葛大仙手中,一

个炼成无形十三剑,一个炼成‘鬼母游魂’,我们除宁智取,硬拼绝对讨不到好处!你如非

夺不可,这样好了,我们向萧南宏授意靠拢,一方面仗萧南宏和‘大燕三佛’之势,拔都一

时不敢向你我下手,同时一有机会,夺取萧南宏的北国神剑,这是克制贡葛大仙上策!”

“对,你终于想到办法了!好,我们找萧南宏,他早存聘我们之意,此一去,八成一拍

即合。”

玄冰宫主一看对方消失后,轻轻推动奇幻手道:“萧南宏的力量大增啦!”

奇幻手笑道:“刚才两人,谁的功力最强?”

玄冰宫主道:“喷香女,她虽老了,但刚才看到,似还不到四十岁呢!”

奇幻手拉着她依旧向地藏谷行去,笑道:“他们这一对为何不结婚?”

玄冰宫主道:“他们当然也有他们的想法,听说武林有五大富公富婆,喷香女就是富婆

之一!”

奇幻手道:“我对她的宝藏倒有兴趣,这种人的东西,百分之百是不义之财!”

玄冰宫主道:“谁知她藏在什么地方,对了,这两人离开了地藏谷,无疑问,我们去只

是空谷啦,还去作什么?”

奇幻手道:“我得找到胡乃问清情况才行,还不知他是否安全。”

“不必找了!胡大侠本身功力,遇上任何一个老辈高手,他也不会吃亏,现又练成你教

他的奇功,那还担心什么?我们到鸡心岭去,这儿离该处不远,岭下有镇,到时正好天亮,

不吃不行呀!”

奇幻手道:“依你好了,听说‘拜火王师’就是鸡心岭人。”

玄冰宫主道:“什么是鸡心岭人,他在鸡心岭练过功,他的‘魔火神环’就在岭上周仓

庙练成的,他和‘九天教主’、‘大花和尚’有点交情,后来把周仓庙让给了九天教主!”

奇幻手道:“地藏谷散了场,他们会不会回鸡心岭?”

玄冰宫主道:“你怕遇上还是想遇上他们?真是的!”

奇幻手道:“凡是这批老家伙我都想试试其功力,九天教主的‘老君丹成杖’,大花和

尚的‘九牛神功、九牛掌’,不知到底有多厉害?”

玄冰宫主道:“我虽没有见识过,但传言是非常了得!”

天还未亮,前面山下已经看到镇市了,奇幻手道:“太早了,恐怕未上市,店都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一章 巫山春梦各不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旗震山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