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旗震山河》

第二十二章 除妖虎双娇奇遇

作者:秋梦痕

好狠的三佛,居然对付少女施展妖龙掌,江雁儿已经气若游丝,洞内虽然无光,然在奇

幻手的诊断下,竟连下手人的武功都能看出。

一直到日落黄昏,奇幻手终于在满头大汗下收了手,这时江雁儿竟睡着啦!

奇幻手紧紧守在江雁儿身旁,也许他知道伤者要睡多久,只见他自己也盘膝打坐了,这

一坐,整整就是一夜!

天亮了,洞中却没有光线,意外的,江雁儿反而先醒啦,可见她的功力如何高强,这时

她面对这个从未交谈过的青年,两只秋水般的眼神,射出莫名其妙的光彩,静静的看着,连

瞬也不瞬,也未喃喃自语。

“你醒了!”江雁儿看到奇幻手动了一下。

“啊,对不起,你怎么样?”

“有你全力施救,哪怕我是死人也不会有事了!”

“江姑娘,你的功力真厚,换个,我是白费力!”

江雁儿在奇幻手醒来后,她的眼睛反而不睬他了,头儿反向洞外看,轻声道:“这是什

么地方?好静,只怕十天八天没有人影前来!”

奇幻手道:“你喊喊看,外面有没有人来!”

“我不会喊!”

奇幻手轻笑道:“你检查过你的衣裙没有?”

“不必检查,你是从我背后运功的,不过你是如何看出我是遭遇妖龙掌的?”

“哈哈,当然是翻开衣裙才能查看出来呀!”

“别胡说,我虽然看得出你不是坐怀不乱之人,可是看得出你有分寸!”

奇幻手正色道:“我好色,但与人不同!”

“你是哪一种好法?”

“我是色神!”

“又胡说了,色哪有神的?”

奇幻手道:“人世中有三种,色神、色鬼。色狼!”

“你不问我关于拔都王子的秘密了”

“问你也不会说,我也不想问。”

“好,那我要走了!”

“请!再遇上三佛你也不怕了。”

“你是说?……”

奇幻手笑道:“你运运功就明白了,对了,你是如何被三佛困往的?玄冰宫主、白牡

丹、陆秦娥呢?”

江雁儿道:“现在明白是三佛用的计,他先派大批高手拦截玄冰、牡丹、秦娥,我不喜

欢打斗,立在远处旁观,她们三人被引开后,三佛出现了!”

江雁儿忽然转过头:“你与玄冰在一起多久了?”

“不,你说错了,玄冰跟我一起多久了。”

“对!她如不跟你,谁也休想跟她在一起,可是她骂你臭男人没?”

奇幻手笑道:“你猜猜看!”

“不问可知,你是她第一个不骂的男人。”

“哈哈,你也特别,你是我第一个不毛手毛脚的女子。”

江雁儿这时才瞟了他一眼道:“你上有春色深如海,我是青楼一小花!”

“言重了!言重了!黄金不怕火,美玉不怕污,莲花出浊水,玫瑰自有刺,不过话得说

回来,也许有一天我会向拔都挑战!”

汇雁儿表情依旧,站起来道:“我走了!”

她不等奇幻手说话,人已走出,但忽又回头道:“你不气我?”

奇幻手笑道:“我哪里有气?”

“救命之恩,说不出一个谢字,谁都有气。”

“哈哈,姑娘身上找不出一丝俗气!”

江雁儿走出洞口,她不向峰顶,飘然落入谷中,这时她忽然一顿,抬头望望洞口,良

久,不自禁的轻叹一声。

天已大亮,江雁儿自己也不知走了多远,但忽然听到一群欢叫之声。

是一群黑衣蒙面人,他们迎上江雁儿,为首的急急趋前拱手道:“小姐,我们终于找到

你了!”

“是谁派你们来的?大群王子?主子?”

“小姐,大群王子、多尔王子、永镇王子全牺牲了,是主子派属下等寻小姐!”

“三王子是绿袋怪人杀的?”

“还有程金刚、郎独那两个家伙。”

江雁儿冷声道:“主子要我跟大群王子钓奇幻手,鱼没钓上,反而死了三员大将,

哼!”

一群黑衣蒙面人不敢开口表示什么,只领着江雁儿向西急奔,走的路线奇奇怪怪,显然

是怕人看到。

走到中午,进入一座谷中,谷中的黑衣蒙面人真是数不清!

到了一座洞口,忽然听到洞内有人放声大笑道:“雁儿,你平安回来了,好极了,快请

进!”

洞口出现一个人,也是黑衣蒙面,只见他接住江雁儿拉着向洞内走,到了最后,洞中光

明如昼,一看没有第三者。

“坐坐!辛苦了!”

江雁儿淡淡的道:“还好,没有送掉命,下次派我跟谁去钓鱼?”

“雁儿,不谈未来,对了,本座接到密报,听说你被三佛捉住,可是我派大批人去时,

不但不见你,连三佛的影子也没有。”

“你不亲自去,谁能赶得上时间!”

“是谁救了你?”

江雁儿道:“是你作梦都不忘的那个人!”

“哈哈,奇幻手!对,除了我和他,再也没有第三人能从三佛手中把你救出。”

“你不问我经过?还有某些事……”

“不必问,他是色仙!”

江雁儿惊奇道:“他自命色神,你称他色仙?”

这黑衣人当然是拔都无疑了,只见他郑重道:“色神色仙都一样,你的美色他不可能不

爱,只有这一点我不如他!”

江雁儿道:“可是他也有一点不如你!”

拔部大笑道:“对,恐怕他一辈子也难认出我,除了你,再也无人认得我,连我父王、

母后、师傅在内。”

江雁儿道:“我累啦,喜儿何在?”

拔都道:“你的禁室在洞的最后面,喜儿正在替你整理床褥!”

江雁儿也不说告退的话,起身就向后洞走去,到了最后洞内,只见一个少女迎上道:

“小姐,你和主子的谈话我都听到了。”

江雁儿进入石室,举目左顾右盼!

“小姐,我都布置好了,室内说话,外面一点声音也没有。”

江雁儿关闭石门,坐下轻声道:“主子的宝箱呢?”

“小姐,在床头,怎么啦,知道真正血战旗了?”

“没有,箱中七面旗子没有动?”

“小姐,原封未动,怎么办?你仍旧不知哪一面是真的!”

江雁儿叹声道:“只怕全是假的,不过外面还有两面未见过。”

喜儿轻声道:“这样说,小姐的两件心愿何时才能达到,你与奇幻手相处那么久,难道

不提这件事?”

提起奇幻手,江雁儿如有所失,只见她摇摇头,抬头望着洞顶。

“小姐,他真的对你没有什么?”

“喜儿,他是武林奇人,你别想错了!”

喜儿也有十七八了,心性十分乖巧,她看得出,知道与自己亲如姐妹的人儿似动了从未

有的感情,只见她小心的试探道:“小姐,我们离开拔都好了!”

“不行,我要得到真正的血战旗,得到真旗我才能报灭门之仇。”

喜儿叹声道:“已知的九面旗,主子夺了七面,小姐自己一面,还有就是阴巫鬼婆和千

手神愉夺到,除了那两面,这八面都没有希望了。”

“喜儿,我叫你偷偷翻看那七面,发现有一点不同没有?”

“小姐,实在看不出……”她忽然一顿。

“噫,你想到什么?”江雁儿看出她表情不对。

“小姐,有一点,七面旗中,有一面质料好似不同,如不反复看,一点也看不出。”

江雁儿大喜道:“快,快用我的一面换过来!”

一夜过去,吃过早餐,江雁儿若无其事的带着喜儿出洞了,她的行动不必向拔都说,也

没有人敢问,也许拔都已经不在洞中了。

别处都是山,不是峰就是谷,喜儿站住道:“小姐,我不能送远了,提防主子起疑

心。”

“好,你回去,他如问起我,你只说不知道。”

“小姐,除了他要你有重要事去办,从来不问你去哪里!”

江雁儿轻声道:“我找到奇幻手,请他看看这面旗,不管有没有收获我都很快回来。”

一连数日,江雁儿都没有看到奇幻手的影子,不过她一点也不急,这天下午,天又黑

啦,她走进一镇,但在她后面竟暗暗叮上两个老人。

江雁儿到底缺乏江湖经验,她竟一点也未留心。

原来两老人是一男一女,只听老头向老妇道:“香香,你看清楚没有,难道真是拔都情

人?”

“长虫!亏你跑了一辈子江湖,她确是烟花门的少门主,不过你得当心,这个丫头道行

高得很,比起老鸨强得太多。”

“嘿嘿,香香,明的不行来暗的,她今晚非落店不可,逮住她,萧南宏一定以你我为心

腹,北国神剑不难到手!”

“哼,凭你的灵蛇香,别作梦!”

“哎呀,香香,用你的‘如兰三日睡’呀!”

“那还差不多,好,盯住她落足之处,三更下手!”

“香香,咱们不是普通江湖人,谈什么三更,过一更就够,难道那丫头过更不入梦。”

江雁儿已经进了店,当她叫来吃的时,店家放下饮食笑道:“小姐,这张方胜儿有人指

名交与你!”

江雁儿闻言一怔,接过问道:“是什么样的人?”

店家临走笑道:“是掌柜的转交,小的没有问!”

江雁儿拆开纸条,只见上面写道:“今晚落店,要住后院,后院是四合院的院子,北面

一排,分一三五七,南面二四六八,人已住满,西面有十一号最适合,无后门后窗,我住在

十一号对面二二号,知名不具。”

江雁儿这下可糊涂了,知名不具,她知道谁?吃完饭,叫来小二道:“店家,后院十一

号房可空着?”

“啊呀,原来小姐是小店常客,失敬失敬,对呀,十一号空着,小姐还是要住十一号,

行,小的给您定下来!”

“店家,十一号对面二二号住的是什么人?”

“啊,小姐,是一对青年夫妇!”

青年夫妇?江雁儿更糊涂,她何曾有这种朋友,想不通,饭没有吃完,她便急急向后院

走。

小二一见跟着,带到十一号房中,一看房子真清雅,而且真没有后门后窗,她于是向小

二道:“店家,将茶水送后你就去忙吧,这儿不叫你不用来了!”

小二刚走,忽听门口有人轻声道:“快到二二号来!”

这又是莫名其妙,江雁儿开门一看,但见门口空空,好快,连人影都不见,不过她听出

是少女声音,整理一下衣裙,带上房门,直奔二二号。

刚到门口,只见房门半开,里面露出半张美女脸!

“吓,是青青!”她看到的竟是玄冰宫主。

进了房,江雁儿豁然道:“店家不明白。说这号房住的是青年夫妇,他哪去了?”

玄冰宫主微微笑道:“谁呀?”

“呸,你还作怪,当然是你老公呀!”

玄冰宫主咭咭笑道:“放心,过了今夜也是你老公,他现在忙得连饭都没有吃。”

“忙什么?”

“哎呀,你真没有良心,他为了你,正在别处布置,晚上你就明白啦!”

江雁儿当然不解,不过她也不追原因,一看房中只有一张大床,不出噗嗤笑了。

“不当玄冰教主了?”

“谁说的?”

“你们住进这房几夜了!”不说天而说夜,妙语。

玄冰宫主似与江雁儿非常知己,只见她轻笑道:“我教你的素女经练成没有,当心今

夜,他是不倒翁啊,吃不消可不能叫!”

“呸!”江雁儿瞟了她一眼,脸上已堆起红云,问道:“阿奇出去多久了,今夜到底有

什么事情发生?”

“不可说,不可说,到时你就知道!”

天刚黑,门口问进来一个青年,江雁儿一看真是奇幻手,她虽是第二次见面,但心眼里

却如百年情人,不过她只笑而不言。

玄冰宫主急把房门关上,追问道:“你搞什么鬼去了?”

奇幻手非常自然的把二女拉到床边坐下,一手一个搂住,三头挤在一起,轻声道:“长

城蛇和喷香女决定在二更要向雁儿下手!”

江雁儿被搂,心中跳个不停,全身发热,但她十分享受,反向奇幻手靠得紧紧的,低声

惊问道:“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?”

玄冰宫主伸手进入奇幻手的长衫下,不知摸什么,可是奇幻手的右手却到了江雁儿的裙

底下,似试探,似无意?江雁儿的心,几乎跳出口,不过更迷惑了!

三个人一面享受,一面轻言细语,简直不知说什么了。

最后,一张床上,一男两女躺下了,房子里没有风,但却春风阵阵送,没有花,花香扑

鼻,有云、有雨、有梦!

良久,良久,不知不觉,二更到了,玄冰宫主整理一下衣裙,坐起来笑道:“二更到

了!我们在窗里偷看,不知星宿老魔发觉没有?”

江雁儿意犹未尽似的,还是躺着道:“他住在哪一间?”

奇幻手又把玄冰宫主勾下,依然左拥右抱,笑道:“星宿神魔住正面一号,他师弟火焰

神君住三号!”

玄冰宫主笑道:“你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二章 除妖虎双娇奇遇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旗震山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