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旗震山河》

第二十四章 硬物自有硬虫蛀

作者:秋梦痕

獠面人妖本来就是半人半猿之物,一旦成气候、能发人言毫不稀奇,可是他说没有害

人,这却十分难解,天外心魔立向奇幻手道:“你相信它?”

奇幻手郑重道:“除了人,任何物体都不会撒谎!”

一顿大声道:“黄旋风是人?”

“他是人!是穿黑衣的人!他的武功法术我们不怕,我们只怕狼主的‘蛊灵’,我们已

无处可逃,只有这个洞他不能来,蛊灵怕反影!”

奇幻手道:“偷各国珍宝的也不是你们夫妇了?”

“我们不知道,我们只知修练!”

“我不会对你们夫妇下手,而且要谢谢你们替我解开心中之疑!”

“你是善良的好人,我们也谢谢!狼主在森林!他的武功高强,蛊灵天下无敌,你们朝

正洞口出去,那是巫峡!可以避开!”

奇幻手道:“你们躲在这里无食物,过了几天非出去下可,我这里有金丹四颗,食后能

维持半月!相信我!再会了!”

奇幻手拿出四颗丹葯放在地上,立即和天外心魔、江雁儿走向正面洞内!

“善良人,请慢走!”

奇幻手停住道:“还有话说?”

“狼主身边有一个青年男徒,名叫少狼主,两个女徒,一叫金精,掌管金蚕蛊母,一个

叫银花;掌管蛊灵!她们只是武功略逊于狼主,对蛊有发号之权,很好认,一个穿花豹皮,

一个穿花鹿皮,男的和狼主一样穿虎皮!”

奇幻手道:“我记下了!”

“留心啊!两女腰间挂有九个小木铃,别让她取下摇动,蛊母蛊灵一听铃声就像幽灵的

扑上你身!只要不接近三丈内,她是不会摇铃的。”

奇幻手道:“我记下了!”

回身向天外心魔道:“出了巫峡再说!你老可知狼主是谁请来的?”

天外心魔道:“不是请来的,是拔都用激将法激来的,狼本好勇斗狠,只要说内地高手

如云就行了,獠面人妖只知直觉的、简单的道理!”

奇幻手连连同意道:“所以我也只用简单的方式与他对话!”

天外心魔发出疑问道:“四五件稀世奇珍有三件是武林至宝,于阗的祥光宝刀、吐蕃国

自明灯、萧南宏的北国神剑,既然不落在獠面人妖手中,那会是谁下手盗走的,这个下手之

人的武功也就太高强了!”

奇幻手道:“除了狼主是野人,野人是否懂得宝物之外,那就是拔都了!”

天外心魔道:“狼主不爱宝物我看不可能!拔都却派人搜查,难道是烟幕?”

奇幻手道:“拔都不出面,拿他毫无办法!”

天外心魔道:“狼主的武功已经深不可测,现在又知道他有非常可怕的蛊母、蛊灵:拔

都如虎添翼了!也许他认为可以置你于死地面现身了。”

江雁儿道:“不,对拔都我比谁都清楚!他如不见到自己认为真正对手倒下,他是不会

以本来面目出现的,我怕他先向阿奇亲近的人下手!”

奇幻手道:“除了他本人,最高级的也是他的一批替身,现在不是他替身对手的可以说

没有了,这一点我还不担心,拔都太小心却是他的优点也是缺点!”

出口确是巫峡的悬壁上,下临长江还有二十余丈高,上面全是藤萝杂树;三人到了洞

口,天外心魔伸头一看,轻声道:“这个洞里真是不会有人来到,来到上面也想不到这里有

奇洞。”

三人刚出洞口,忽然看到江面有条木船,船上坐着两个蒙面青年,穿的全是一身黄,每

人背上背着小包,腰挂着短剑,看似十分悠闲!

江雁儿一拉奇幻手道:“你看这又是哪号人物?”

奇幻手摇摇头,转身看着天外心魔道:“老头子,你的见闻够多了!”

“别逗我,小奇!现在江湖上的武林人,老的、中年的、你们这批少年的,比来自新疆

的野马还多,现在加上北疆来的,你叫我老头从何数起?”

江雁儿忽又低声叫道:“快看!”

她指崖上的北端道:“青青,是青青,她怎么晓得我们在这里?怪!她没有把阴云和何

爱送走!”

天外心魔道:“她们三个不是在追我们,眼睛盯着江面!”

不久,玄冰宫主似忽然看到这面,只见她高兴得跳起来但没有出声,带着二女火速奔

来,一到就叫道:“阿奇!真是意外,你们在这里!”

奇幻手望着低头不出声的二女:“你们三个是怎么一回事?”

玄冰宫主道:“别问我们,过后向你说,快看江面那两条船!”

两条船?不错,在一条是由右面悬崖下行驶,正在奇幻手手脚底下,那条船上也是坐着

两个人,但未蒙面,是女子!吓!身穿豹皮和鹿皮衣。

天外心魔道:“狼主的女徒,金精和银花!”

奇幻手道:“看情形,金、银二女似在注意前船的两位蒙面青年!”

玄冰宫主道:“我和阿云、阿爱从秭归城江边追起,一直追到这里!”

江雁儿道:“你们弄清楚船上两批人物没有?”

玄冰宫主道:“前面两个黄衣蒙面青年根本无从查起!但后来我们发现他们与黑衣人接

头,知道是拔都的人,后来仔细一调查,逮住一个黑衣人,才把事情弄明白!”

天外心魔道:“宫主调查结果一定与我们知道的相去不多,小子!这种在岸上盯不是办

法,你在悬崖走,我老人家要到巫峡江面去!”

奇幻手道:“要小心!当心蛊母蛊灵!”

一见天外心魔走了,奇幻手这下好问玄冰宫主了,他领在崖顶掩蔽而行,回头道:“青

青,你们就是为了眼前怪女就不回去了?”

玄冰宫主似有心事,瞟了江雁儿一眼答道:“不是啦!我看到处都是拔都的人,冒了几

次险,后来又看到四个怪人!……”

奇幻手叹道:“我有你和雁儿拖着,根本不能隐藏,现在又多两个,我……我简直成了

游山玩水了!”

玄冰宫主道:“好吗,我们四个一道走就是了,不缠住你行不行?”

奇幻手见她那可怜样子,明知她是装的,但也忍不住笑道:“别装了,现在我更不放心

了!你一定知道‘杀神’和‘狼主’这字号了,他除了自己的徒弟,简直见不得美女!”

江雁儿道:“我们又不是好惹的,难道任他摆布,为了名节,大不了一死!”

奇幻手叹道:“死不重要,怕的是死不成!好啦,天外老头也许到达码头上了!”

来到码头,先已听到两个女子的喝叱,奇幻手大惊道:“坏了,不知是杨老还是黄衣青

年,这是苗女的叫啸声!”

玄冰宫主道:“快去看!”

奇幻手带着四女奔到码头,只见到处都是人,围观的有普通人,也有武林人。原来打斗

的不是天外心魔,而是两个黄衣青年,另外一面确是穿豹、鹿皮的苗女,奇幻手看到杨老头

单独一人藏在树后偷看,立即走近问道:“如何打起来的?”

“两个黄衣青年先挑衅,你们看,双方打得确实激烈,但并不下杀手!”

玄冰宫主道:“有意思,两苗女对黄衣青年很有情意啊!”

奇幻手道:“当心老羞成怒就放蛊!”

江雁儿道:“不会啦!苗女似只想激出黄衣青年的真功夫!”

天外心魔道:“很奇怪,从一开始,只听到金精和银花两个苗女的叫声,两黄衣青年一

直没有吐出半字,难道是哑巴?”

女孩子到底是细心,玄冰宫主轻轻把三女孩拉到一边,悄悄的道:“你们看出苗头没

有?”

江雁儿道:“黄衣青年好像举动不刚,出手和苗女一样,全无刚劲!”

阴云道:“我看他们是女扮男装!”

何爱笑道:“难怪她们不开口,怕露马脚!”

“喂,你们四个在那边叽叽咕咕的干什么?过来注意双方的武功,以后难免遇上,知己

知彼,苗女的武功非常怪异!”

玄冰宫主靠近问道:“阿奇,你看到有黑衣人没有?”

“你真傻!在这种场合,黑衣人是不会出现的,纵有拔都手下在场,他们早有准备,脱

掉黑衣和面罩,谁也认不出他们的身份。”

天外心魔道:“这是一定的,说不定在石头上立着的五名大汉就是!”

奇幻手笑道:“他们的表情很急躁,那是恨不得两苗女取胜,可是两苗女偏偏不放蛊母

和蛊灵!”

阴云这时开口,问道:“蛊母和蛊灵有什么区别?”

天外心魔道:“妞儿!阿奇也不知道,你问他不是白问!蛊母是万蛊之母,是活的,等

于武林人物在一场决斗后,剩下最强!蛊灵是把各种最毒之物,加以祭炼,总其灵而合一,

是无形的,又称蛊咒!”

苗女的腰间真的各挂一串木铃,但就不拿出使用;玄冰宫主忽在江雁儿耳边悄悄的道:

“你看她们长得如何?”

江雁几轻笑道:“健如男孩,美比玫瑰,只是多刺,只怕我们的人儿不敢领教,你想到

哪儿去了?”

玄冰宫主道:“慢慢来,先把现成的撮合再说!之后能把苗女引进,等于双倍收获,剩

下狼主师徒两个就不怕了!”

大概两个黄衣青年已经试出苗女的武功,只见他们忽然闪开,拔身而起,高升数丈,突

又横纵,人如双燕飘出,直朝江对岸飞去。

两苗女娇喝一声,居然照样力追,四个人变成鸟似的,霎时消失在对岸不见了!

天外心魔再也不向奇幻手招手,身子一晃,人也不见了,四女同声惊叫道:“杨老头,

杨老头!……”

奇幻手低声道:“别大声!我们由下面过江,这里不便!”

他带着四女悄悄离开码头,退回悬崖顶上,在下方数十丈处偷偷的过了江。

在对岸数里外,两个苗女没有追上黄衣青年,她们自己却被一个身着虎皮大汉给拦住

了,二女一见大汉,双双立住,同声叫道:“师兄!”

“大师妹、二师妹,你们犯了叛师之罪了!”

“什么?师兄,你说什么?”

“金精,师傅的命令,你们为什么要反抗?”

“师兄,你没有搞错吧?你知道师傅想要干什么?”

“银花!少开口,师傅要你们陪宿,那是命令,你们只有答应。”

“呸!那是禽兽,是畜牲,世上那有师傅要徒弟陪宿的?你走,我们不要听!”

虎皮大汉冷哼道:“你们不受命,当知是如何死法的,刚才你们又不放蛊,这是罪上加

罪。”

“固使!你滚,如再噜苏,我们不客气了!”

金精顺手取下木铃!

大汉一见,脸色变了,速速后退,恨声道:“好好好,你们真个反叛了,找不能抗蛊,

但师傅是训蛊的,你们死无葬身之地了!”

大汉气冲冲的反身奔出之后,两苗女似也觉出大祸快临头了,二人呆了半天,银花道:

“师姐,我们怎么办,逃是逃不脱的!”

金精道:“师妹,我早说过,那野人是个禽兽,你硬是不肯脱离,在我们未接受驱蛊令

时。那时逃走他就追不到我们,现在只有以死抗命了!你想想看,他害死多少女子了,我们

还能避得了,平时他眼睛常常对我们射出邪光,口中又经常说我们如何美,如何迷人!他早

已有心了,该死的野人,我就是无法暗杀他。”

不知是怎么一回事,玄冰宫主、江雁儿三人带阴云、何爱不见了,这时单独行出了奇幻

手,只见他向两苗女走近。

金精一眼看见奇幻手,立即示意银花:

‘师妹,他是谁?”

银花吓声道:“是老野人给我们看过的画像,也是拔都王于要杀的奇幻手。”

金精道:“他们要除的就是我们要保护的,试试他!”

二女毫无做故作,双双瞪眼望着,不说也下笑。

“哈哈!没有追上!”奇幻手又摆出另外一套架式,装出老相识。

金精道:“我们师姐妹正在找你。”

“哈!别唬人,咱们无亲、无故,也无恩仇,找我干啥?别看错了,我可不是那黄衣兄

弟之一啊!”

“你是狼主、拔都要除掉的第一对手,姓奇的,我们看过你的画像。”

“我的天呀,这是说,我自己送上门的罗!”

金精向四下看看,还是板起脸道:“你一个人?”

奇幻手耸耸肩,装出无奈道:“死还要人陪?”

银花向金精道:“师姐……”

“你别管!”她向奇幻手上下一打量,挥手道:“走!”

“去哪里?”

金精道:“到了就明白,天黑了,我们要你作饱死鬼!”

“哈哈!上法场前还有一顿酒菜,我怎么会忘了!”

二女神着奇幻手一直向东走,在路上,金精冷声道:“姓奇的,你有什么本事,害得拔

都从高原把我师傅挑拨出来。”

奇幻手哈哈大笑道:“区区练成一种名为‘头晕心跳’功,动上手时就发动,男人遭遇

就头晕,女人遇上就心跳,厉害得很啊!”

银花道:“真有这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四章 硬物自有硬虫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旗震山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