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旗震山河》

第二十五章 昔日冤家今成亲

作者:秋梦痕

两个黄衣青年突然发出了声音,而且是女的,这却使萨孟呆了一呆,但接着哈哈笑道:

“原来不是哑巴,甚至是女的,好极了!女的也一样,大爷我来到中原,这是第一次出手,

杀两个女的开开张!”

他已开始运功了!

两黄衣青年互望一眼,一伸右掌,一伸左掌,剩下的两手突然互扣,同时大喝一声,扑

上就推,直逼萨孟。

在刹那之间,萨孟似有什么发觉,但已避不及,只得双掌推出迎敌,双方四掌一接,突

然都不由自主,四掌全吸住了。

萨孟这时想逃也没有用了,吓得大叫道:“你们练有绝传的‘海眼功’,海盗王没有

死?”

他的面色看不到,但他一身金色渐渐在月光下失去光芒!

两黄衣青年之一冷笑道:“我叫端木兰,她是宇宙风,也就是你们大辽人认为失踪之

人,不错,海盗王还活着,他非常健康,我姐妹得了鬼头恶虎金丹,只有这种异丹才能练

‘海眼功’,也只有这种内功才能对抗你‘两极吸元神功’,拔都不把你放出来,就是顾虑

海盗王,现在我们互相吸,你吸完我们的内功,当前武林无一是你对手,否则嘛,你的内功

全是我姐妹的了。”

话已挑明了,只见萨孟颤声道:“两位姑娘,请你们慈悲,放了我,从此我不再为拔都

效力了,也从此不再出现江湖。”

端木兰摇头道:“放得了你,我也不会放,你跟随拔都十几年了,他是世间最狡猾、最

阴险的家伙,你不会没有学到一点,何况两种神力一吸住,除非一方死亡,否则不由自主

的。”

金身人萨孟还有什么话说,只有拼命运功吸,然而他已觉出自己内功如同一股溪流,急

急不断的向对方掌心流去。

这时胡乃和郎独。程金刚早已打开,三对四,打得飞砂走石,地动山摇!

“胡大哥,你是什么掌呀?”

郎独看出胡乃掌法怪异,但却劲力雄沉无比。

“哈哈,郎大个子,阿奇教你的是‘古神大法’,教程大个的是‘雷神大法’,他偏

心,只肯教我‘五鬼推磨’法,这名字多难听,好在这一套玩意不赖,居然正合我的意思

哩!”

四灵合起来也只是郎独和程金刚对手,多出一个更强的胡乃,他们简直成了走马灯,被

打得团团转,不到半夜,他们都变成骆驼了,转动已不灵活!

一阵闪雷般震动,四人挨了无数的重击,一个一个的倒下!

“住手!”胡乃阻住郎、程二人。

“胡大哥,怎么啦?”郎独退开问。

胡乃一指四灵道:“他们元神全震散了,神仙也救不活,难道你们要吃肉酱?

快,我们去看黄衣青年兄弟。”

“不!”程金刚在石隙中把四灵一个一个的抓起向江中抛!

胡乃一见会意,连连道:“程大个也有细心的时候,对,免得被黑衣人发现,否则会惊

走拔都。”

三人找到那片草坪地,吓,哪里有人,萨孟、两黄衣青年,全不见了,地上也没有尸

体,到底谁胜谁败呢?

四灵和萨孟是拔都派出攻打萧南宏的,打完萧南宏再回头对付奇幻手的人,可是这一变

化,使拔都作梦也想不到……竟在出师不到半夜,他所倚靠的力量全毁了。

萧南宏那一面当然一无所知,大祸未上门,同样在梦中,不过他的势力也不稳固,只要

拔都在一天,他绝非拔都对手。

在天亮不久,巴东城的南门口,这时来了三个身穿蓝衫,头带书生巾,面貌平凡的青

年,每人肩上都挂着一个长形包裹,但绝非读书人。

进了城,找到一家客栈,也许是真饿了,叫来了酒菜就大吃大喝。

“银花,不要注意楼上!”

“阿奇,那老头是什么人?”

原来这三个书生竟是奇幻手、金精、银花他们,只听奇幻手道:“是黄钟神魔!”

金精吓声道:“数十年前五岳会中人物!”

奇幻手道:“是现在江湖上最老的几个之一。”

银花道:“天亮前见到那个也是?到底五岳会还有几个活着?”

金精道:“老野人说还有八个!”

奇幻手道:“狼主的辈份比天外心魔都低,他怎么知道?”

金精道:“我也不明白,他还在找这八个人斗武哩,拔都如果不答应他五件稀世之宝,

连拔都都是他要找的人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奇幻手暗暗将她一拉,轻声道:“这个人你见过?”

金精一看是银衣大汉,轻声道:“银卫长,是拔都两大卫士之一,还有个更强的叫金卫

长,狼主曾经和他们动过几次手。”

奇幻手问道:“胜负如何?”

金精道:“拔都在暗中叫停,都没有分出高低,不过狼主说过,他们武功确实很高。”

银衣人也是带着面罩,不过客栈里的人也见多了,见怪不怪,只见他一直向楼上走,而

且直向黄钟神魔走去。

店家生怕发生事情,跟脚而到:“大爷,请这边坐,要吃点什么?”

银衣人已经在黄钟神魔桌上坐下了,将手一摆道:“小二,你退下,大爷什么也不

要。”

店家闻言,心中直嘀咕,不敢多问,立即退开!

黄钟神魔视如不见,只顾自己喝酒。

“前辈!没有找到天外心魔?”

“没有时间,你主人怎么说?”

银衣人道:“见到奇幻手的人头,五件宝物一份不少。”

“见不到那小子人头呢?”

“前辈,作买卖讲的是顾客多,想作这笔买卖的人多得很,当年五岳会活着的有八个,

最近与我主人许下承诺的除了前辈,还有……”

“哼,还有神剑岛主袁开胜。”

银衣人道:“不是五岳会中人还有杀神!”

“哼,那野人!好了,你回去,告诉你主人,千万别耍花招,老夫势在必得,到时交不

出货,只怕不是老夫一人要找他。”

银衣人冷冷的道:“有本事拿人头来换,没有人头看都别想看一眼!”

银衣人说完下楼,经过客厅时,有意无意的扫了奇幻手一眼。

金精在他走出店时,轻声道:“难道他对我看出什么?”

奇幻手笑道:“也许只看出你们是女扮男装,不过在我们的易容下,他的眼睛保证不管

用。”

银花道:“你听出他与陶老头说出什么了?”

奇幻手轻笑道:“拔都派他向陶老头卖空心汤圆,还是要我的人头。”

银衣人刚刚踏上街,劈面就遭一股掌力,他紧急一退大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“是我郎独!”

他看出行人中立着一个大个子,冷冷笑道:“听说过,送上来找死?”

只有郎独一人出现,还有胡乃、程金刚呢,事情有点名堂,只见郎独摆手道:“在街

上,你的黑衣人不便露面,同时也怕误伤民众,到城外较量较量如何,阁下是大辽第三大高

手,威名盖过五灵,我想你不会却步吧?”

‘哼!大爷管你什么百姓,现在就要你的命!”

说完扑出,掌掌如风!

郎独一连数闪,冷喝道:“到城外,你还有机会逃走,现在你是死定了。”

立即还以“古神掌”,招招下重手!

店里面所有食客都听到街上人声喧哗,震声沉沉,地都摇动了,金精急急道:“外面打

起来了!”

奇幻手也不明白,笑道:“是谁动手?”

立即会过账,三人随着食客拥出店外,一看笑了。

“你看!那紫衣大汉!”

奇幻手在她身边道:“名叫郎独!”

二女啊声道:“也是拔都很头痛的人物,你看,他还占居上风。”

这时围观的人真是不怕死,不但距离近,而且越来越多,银花忽然道:“我认出一个本

来是黑衣人,现在穿一般衣服了。”

奇幻手道:“那是自然的,城中有官兵。”

金精道:“官兵不干涉打斗?”

“有密令,装作不见,如果真要干涉,那只有冤死!”

突见一个老人从人群中冲出大喝道:“住手,住手,谁要再动手,老夫要他的命!”

金精一看是黄钟神魔,噫声道:“这是什么一回事?”

奇幻手道:“你忘了,银衣蒙面人是他的买卖连络人,看样子要逼我出去了。”

这时突然有个短小的影子,冲出大笑道:“老家伙,你凭什么叫停,江湖上有个臭规

矩,叫停的人要有三大盖得住,名誉盖得住,辈份盖得住,武功更要盖得住。凭你‘黄钟神

魔’四个烂字号不管用,来来来,要盖我给你盖,看你盖子有多大?”

黄钟神魔见他其貌不扬,吼声道:“你小子是什么东西?”

矮子哈哈大笑道:“别大声吠,当心我给你耍无赖!”

“无赖”二字,陶老头不懂,但把人群里给騒动了,银花一拉奇幻手道:“四周人群怎

么啦?”

奇幻手笑道:“人群中藏有大批不穿黑衣的黑衣人,他们被‘无赖’二字杀伯了,你们

不是想知道绿袋怪人嘛?他就是,不过把绿袋装去掉啦!”

黄钟神魔真个生气了,当前小子不但瞧他不起,而且叫出他的字号来,只见他一步一步

的向矮子走近。

这时郎独已经施展出十成功力,可说全把优势掌握,只见他大叫道:“胡大哥,当心他

腰间的钟!”

“哈哈!郎大个,钟声只要悦耳,那就让他摇摇!你还没有看到我们的大老板呀,有他

在,任何事情也盖他不住!”

“好啊!他来了不打暗号,太不够意思了!”

金精急向奇幻手道:“胡乃凭什么认出你?”

奇幻手笑道:“什么也瞒不住他,鬼得连阎罗王都没有辄,也许你们的易容盖不住

他。”

银花道:“就算认出我们,那也无法证明我身边就是你呀?”

忽然有人在侧面轻声道:“是由我们的身份看出的!”

两女急回头,循声一看,不知什么时候挤过来四个青年,金精一拉奇幻手!

奇幻手不回头,笑道:“从左算起,青青、雁儿、阴云、何爱。”

二女闻言大喜,一拥过去就要叫!

“别叫!”一个青年拦住二女:“阿金,阿银,人大多,拔都手下来了一百多人!”

金精道:“我们怎么称呼?”

“论年龄,现在随便!”

四青年是谁就不必问了,她们走到奇幻手身边,玄冰宫主尚未开口,突然看到胡乃和黄

钟神魔干上了。

这时奇幻手的眼睛始终盯在对街人群里,他又发现了什么?

玄冰官主靠近他,耳语道:“昨天可乐?”

奇幻手微微一笑,不答,反示意道:“你看,对街人群里谁最好看?”

“你说那两个青年?”

奇幻手道:“你带着她们过去,暗中与他们招呼,回来时我有交代。”

“吓,他们是宇宙风、端木兰!”

奇幻手道:“也就是黄衣蒙面兄弟。”

“你有把握她们会接受我们六个?”

“不能容忍的就不是我的人!”

“我一个人去就行了!”

“不,这是礼貌!”

六女在人群不注意下,一个个拥了过去,那两个青年一见,全笑开了,也急急迎上,只

见她们毫无做作,嘀嘀咕咕半天,不知说些什么,接着又拥挤过来。

奇幻手向着她们迎上正色道:“你们八人一道我放心了,干娘来了没有?”

“来了,她老人家带着温心苾、姜世华在东门客栈。”

奇幻手道:“你们火速前去!会齐了立向巫山第一峰,展开向萧南宏突袭,千万别放过

萧南宏和大燕三佛,事成后,急奔八达口。”

端木兰道:“东奥八达?”

“是的,与拔都作对的王子,也就是与一枝花勾上的王子,他带着一枝花、白牡丹、陆

秦娥三个女子,还有出卖甘姑娘和四小的八方金刀蒋士奇,越城公子裘啸峰现已逃走,但必

经八达口。”

宇宙风道:“对付他们要我们这大力量?”

奇幻手道:“不错,杀他们只要你们两个就有余,如果要保住夺到他们的东西而不被别

人再夺走,只怕加上干娘也毫无把握!”

说完又向金精和银花道:“我本不许你们用蛊母蛊灵,但在实力无法抗拒时,你们就看

着办。”

金精道:“什么样的大敌人会出现?我们夺到的又是什么?”

奇幻手道:“五岳会有八人,除了现在的黄钟神魔不算外还有七个,拔都如果不被找

出,他会带狼主去,当然还有很多。”

八女问言紧张了,端木兰道:“你自己呢?”

奇幻手道:“可能的话,带郎独和程金刚、胡乃一道,否则只有单独去找拔都了,此人

不除,北疆永远不会太平。”

“宫主、你留下照顾阿奇如何?”端木兰似出于内心的话。

玄冰宫主正色道:“今天的事,谁都不能作主,连阿奇在内,只有听我的,你们都明

白,我是首先与阿奇有正式关系!小可、大可,你们留下,我还有大批玄冰宫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五章 昔日冤家今成亲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旗震山河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